名家專欄, 黃哲斌
Leave a comment

繼承人生

每個成年人,大多繼承了自己的童年。從我們出生起始,就提前領受父母的無形遺產,以一種難以預料的方式。

以我為例,家父是醫生,母親是藥房老闆,他們自我年幼,就堅定希望我成為另一個醫生,同時設定我唯一的弟弟是工程師。然後,用盡全力往目標邁進,用盡全力塑造他們設想的完美人生。

結果,我大學重考三次,歷經叛逆、冷戰與家庭革命,最後成為一名新聞記者。我弟弟工專畢業,拒絕再升學,退伍後在樂器行工作,月薪一萬六,現在是一名音樂人,與朋友合開獨立唱片公司,領過兩次金曲獎最佳製作人。

在父母的教養標準下,我們從未符合期望,他們經常失望,幾度灰心;但我很篤定,我們兄弟比他們設定的目標更快樂,更知足。最終,母親也能領會我們的快樂。

仔細回想,我從父母身上獲益最多的,不是他們嚴格的教育方式,不是他們「直升機父母」式的事事掌控,更不是鞭策我們上繪畫班、作文班、音樂班;我之所以是我,因為他們的陪伴與關愛,他們的笑聲與爽朗,他們的善良虔誠與積極樂觀,這些印記,像一種隱形基因,銘刻在我與弟弟身上。

時至今日,身為一名經常徬徨的父親,每當我面對兩名男孩各自迥異的難題,面對他們的挑戰、無助或焦躁,我總是想起父母,尤其陪伴最多的母親,想起他們留下的,以及我所繼承的,那些記憶,往往給我一點鼓舞,一點智慧,一點勇氣。

母親節了,祝福天下父母都快樂。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