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y Chen, 名家專欄, 家庭親子
Leave a comment

一杯熱可可

十七歲的女兒從高一開始,就有經前症候群的困擾,那一年我剛離婚回台灣,每個月的那一陣子我幾乎都在網路上陪他聊天。那些時候,她會情緒惡劣,莫名其妙的流淚,或是沒來由的低潮。雖然相隔兩地,她會經由網路向我求救。還好文字有著比語音更著痕跡的好處,慢慢的一句一句地打字,可以幫助她理清情緒,靜靜的看我說的話。

她第一次向我求助的時候我告訴她:”可以幫我一個忙嗎?我很想煮一杯熱可可給妳喝,妳可以先去幫我煮一杯熱可可給妳喝嗎?“
她哭了,我說:“哭吧,眼淚存太久會超過保存期限,想哭的時候就痛痛快快的哭一場,哭不出來的時候那才是真的悽慘呢。需要我回家去陪妳嗎?如果你需要,我可以馬上訂機票回去。“”不要,等你回來,我已經不難過了,妳忙妳的事吧,我只是想跟你說說話而已。因為我不去上學,所以爸爸生我的氣。我只是需要一點溫暖,一點支持。“

”爸爸那裡我會跟他談,我只有一個要求:哭泣的時候,不要忘了看路,找到走出傷心的路。接受自己的狀況,不必勉強自己做跟別人一樣的事,我很高興妳找我談,可以幫妳解決問題,我放心多了。“

那一年她大半的時間在休學,從名校轉到離家近一點的,課業比較輕鬆的音樂學校,我建議她來台灣散心一年,她不要,說要先把高中讀完。我向來不是很在乎學校教育,這個女兒只要有動機學什麼都快,我只是希望她有正常的社交生活,去學校跟同學聊聊天好過一個人在家胡思亂想。

兩年了,雖然偶爾情緒落差很大,但是她用她自己的方式上學,有術科的時候高高興興去上學,無聊的日子勉強混過,我和她爸爸也有默契,她開心就好,當她準備好的時候,她會優雅的走出自己的路,不要在她掙扎著進入成人世界的時候逼她。

回到瑞典的第三天,她的賀爾蒙又開始作亂,我和她各佔著沙發一角,四腳交叉,打著自己的電腦,她不斷的嘆氣、咒罵,我說:“我幫你煮一杯熱可可好嗎?”
她一聽眼淚就流了下來,:”媽,我好高興有你在這裡陪我。“

陪著她在沙發上賴了一陣,我建議出去散步,十一點多了,六月初的夜晚黑不透,空氣沁涼四下無人,母女兩穿著大外套,勾著手,在住宅區的街道上天南地北的閒扯,漫無目的的亂走,直到她走出那鬱悶的情緒,累了,睏了為止。

一回到家,她又緊緊的抱住我,解放的嘆了口長氣,跟我道晚安。那惱人的賀爾蒙,想來是被我們丟到六月冷涼的街道上了!

483011_502253383126665_1144201760_n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