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 黃哲斌
Leave a comment

【捷運讓座風波】

兩星期前的一個晚上,我們全家搭捷運回家時,我不小心又跟陌生人吵了一架,原本想趕快忘記,就當成半夜碰到歹咪呀。
沒想到,我家老闆今天在臉書上提到此事,重新喚起不太愉快的回憶,乾脆寫下來,當作給十年後自己的提醒。(前陣子,好像很流行這個,畢竟我們的快閃記憶體,通常只保固兩年。)

那天,我們全家上車,車廂半空,老闆與小孩坐在車頭,我隻身坐在靠門的非博愛座。車停大站,人潮湧入,車廂瞬間爆滿,四位歐吉桑歐巴桑擠進來,四人目測均六十出頭,外表並無任何不便處。

其中一個阿桑,立即鎖定我旁邊博愛座上的兩名年輕女生,氣勢非凡地開罵:
「你們兩個,憑什麼坐在這裡?這裡是博愛座,看到我們,為什麼不趕快站起來?」

兩名女生似乎嚇一跳,一開始表情尷尬,不知如何回應,我猜,他們大概以為是偷拍惡搞節目出外景。
阿桑看她們未立即反應,繼續加碼上公民課:「這裡是博愛座,規定就是老人跟小孩才可以坐,你們還好意思繼續坐在這裡?@%$*XQEW⋯⋯」
這時,其中一個女生受夠了,終於開口:「你的意思是,你想坐這裡?」
阿桑還想罵人,旁邊同夥也開始搭話,兩名女生於是急急站起來,表情有點莫名其妙。但因車廂太擠,她們去不了其他地方,只好被迫站在阿桑四人幫旁邊。
最兇的兩位阿桑得意坐下,嘴巴還不肯休戰,繼續炫耀他們的勝利,大聲交談:「你看看,現在的年輕人,不會讓座,還要別人教⋯⋯」「對啊對啊,她們的爸媽一定沒在教,真可憐⋯⋯」

(停。)

雖然朋友都知道,我的脾氣壞,修養差,但我在公車捷運上的讓座記錄一向優良,我知道,有些老人家身體不方便,外表不一定看得出來,再加上,我家老闆兩次懷孕時,常領受陌生人的善意,所以,我原本不想開口。但是,這幾位阿桑真的太超過了,就在這裡,我的理智線斷掉了,於是對著身邊的他們說:「博愛座並非強制只有老人可以坐,一般乘客都能坐,但鼓勵大家讓位,所以,你們不必這樣兇巴巴。」

這下,換他們嚇到了,我不確定他們以往兇過多少人,但我猜,他們很少碰到我這種白目鬼,其中一個先哀兵回應:
「可是,我們老人家很可憐,站了一天,腳很酸。」
我回他:「你可以好好講,不必一開口就教訓人,我相信,台灣還算是有人情味的地方,就算她們不讓,一定有其他人會讓座。」
「但這是博愛座,讓給我們坐,本來就是天經地義。」
我再回:「老人有兩種,一種值得尊敬,另一種只會倚老賣老,揮著拐杖罵人,碰到後面那種,連我也不會讓座。」
他們眼見我不接受哀兵攻勢,於是惱羞成怒,發起四人合體攻擊,反覆大跳針。
A不斷跳針:「哼哼,你現在幫他們講話,以後等你老了就知道了。」
B最機車,我最想巴他:「不必跟他說啦,他一定是從小沒有父母,不知道老人家的辛苦。」
C繼續哀兵:「哎呀,我們真的站了一天了,腳很酸啊。」
D比較不想加入戰局,試圖把湯圓搓掉:「算了算了,不要跟他說了。」
不管我怎麼說,他們就是這四句無窮迴圈,迴到我自己都好奇,他們是不是有內建「捷運吵架程式」,只要超出題庫,他們就無法回應。
後來,我到站了,起身找到老婆小孩,擠出車廂,留下一個沒吵完的架。

事後我有點懊悔,因為他們的跳針攻勢,讓我有點失態。於是決定,下次若再巧遇他們,無論四人幫如何跳針,我只會堅定地告訴他們三件事:
一,老人家想討座位不是罪惡,只要好好講,不必靠著羞辱別人的父母,來解救自己的膝蓋。
二,如果不好意思開口,可以去要張捷運貼紙,用指的就可以,再不然,還可以自行下載列印功能強大的【讓座貼紙 2.0】( https://goo.gl/w4OcEa ),好吃好用又好玩。
三,其實,我也差不多快接近老人了,我會在我家附近公園的地底下,埋一個膠囊,提醒自己,千萬不要變成一個討厭的老人。
( 好吧,這篇就是那個膠囊。 )

補充一些經驗及想法:

我家老闆兩次懷孕中後期,就是肚子大到會說嗨的階段,每搭十次捷運公車,大約有八次會被讓座。

我家兩隻小孩還是軟體動物的時候,當我抱他們上車,十次有六次會被讓座(但我通常不會坐,除非對方剛好要下車)。

我不會因為我家老闆那兩次沒人讓位,或我那四次,就怪罪車上乘客太沒同情心,事實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理狀況,「讓座」這回事,理應出於自由意志,心甘情願,才能稱上是一種美德。

任何出自強制,或帶有規訓意味的讓座,進而抹平個體差異,變成一種集體規約,後果只會是一種災難,只會養出毫無自覺的怪物,養出自以為是、讓人難堪的老人家,即使他們只是極少數。

至於真的有生理需求、需要被讓座的乘客,無論是老人孕婦或傷者,我真心認為,除了主動開口,借助貼紙,甚至可以求助捷運站方,我相信再怎麼做,都比放任自己變成一個老厭物來得好。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