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聞孚

男人、母親與妻子

寫這樣的字,自己覺得很心虛。

因為我的母親在我1972年入伍當兵一年後就病逝。所甚至連最後一句話也無法聽到。趕回家,還是輔導長接到妹妹的信之後,特例讓我請假的。當時,我還以為是連長被我煩到不行,勉強讓輔導長放行的。那一晚2-4的衛兵,我沒有衝動到拿著槍進營房掃射,也許就是母親的亡靈安撫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