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Katy Chen

聖誕老公公的家

冬天時,小屋附近人跡罕至。當地人從小就認為這裡是聖誕老公公的家,聖誕節前夕,總會越過濃濃的積雪,端來一碗聖誕甜米粥,放在門前,隔天再來收回空空的碗。偏僻的森林小屋,當然很多動物出沒,甜米粥總在沒人的時候被動物吃個精光,但是對小孩來說那是聖誕老公公住在這裡的”鐵證”!

賣籃子

人潮慢慢湧入之後,真是熱鬧,很像台灣夜市的感覺。不同的是,這裡是瑞典,現在是白天,逛的人多,買的人少,眼前經過的又是各種不同的人種,黑人、白人、東歐人、亞洲人、阿拉伯人、拉丁美洲人、不同的人種身上有不同的味道,當他們同時出現,擠成一團的那種味道,那大概就是地球的味道了。

說服

他邀我一起去旅行,去泰國玩,去拜訪他在孟加拉的爸爸,去北歐看看他的家鄉,然後飛越大西洋,橫跨美加,再去夏威夷,剛好把地球繞一圈再回來。
那聽起來多麼誘人!但是我不能,我怎麼能在小妹和阿爸在三年內相繼離世之後丟下我阿母這麼久?
『不是不能,是不要。你們台灣人總是分不清楚,“不能”和“不要”的差別,妳還沒有聽聽妳自己心裡的聲音,妳就先否決它了,妳當然能。』
『怎麼會不要?我一輩子都夢想著出去闖。只是我沒有權力再給我媽這種牽掛。你不會懂得這種親人之間的責任感。你的家人都很堅強獨立,但是我媽不同,她需要我。』

相認

他那雙該死的綠眼睛,卻像圖釘似的,仿佛可以把我釘在牆上。雖然他對我說話時,聲調總是徐緩有禮,我卻一直聞到挑戰的意味。偏偏越危險的事,卻越能吸引我,我怎能不一探究竟就落荒而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