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 永楨札記, 生活居家
Leave a comment

永楨札記:免疫力

我不是個醫生,也不懂免疫力的問題,但在台灣過了前半輩子,來美國過後半輩子,卻有個問題直在我腦裏打轉。

小時候,在台灣的路上常看人推著攤子出來叫賣,從早上日式醬菜攤,到晚上大街小巷的燒肉粽。夏天白天的枝仔冰,冬天晚上的烤玉米。節日廟會時,更有許多人會圍著烤香腸的攤子,在那裏撒骰子玩彈珠,就是要跟它賭一把,看能不能贏那幾串香腸加大蒜。我家人不准我們在外面隨便買東西吃,說是不衛生吃了會生病。但哪一個小孩不偷偷往外跑,買了就找個地方吃,嘴吧都沒抹乾淨就囘家,大人們也心知肚明,睜一隻眼閉一眼的讓它過去,倒也沒發生過什麼腹瀉拉肚的事情。反正都相安無事,日子也就這樣一直過下去。倒是那時常聼到人說,某個美國人吃了路邊小攤的東西拉肚子拉的走不動。(那時台灣人看到所有白種人,不管他是那國人,一律稱為美國人。)以後看到有美國人在路邊吃東西,一羣小孩就會嘻嘻哈哈的圍繞過去,靜等下回如何分曉。那時就是在想著,好吧,你們都笑我們是東亞病夫,說你們美國是世界第一大國,我就看看你有多厲害,連吃個東西都會癱倒在床。

沒想到美國住久之後,這笑話就發生在我身上。有一年到墨西哥的一個海邊小鎮,看整條泥土路邊架起許多攤販小店,就好奇的想試看到底是煮些什麼。那些店販只是用幾根木頭支架起來,再罩上一塊油布擋風遮陽,幾張矮桌幾板矮凳加上一桶清水,就做起生意。路邊塵土飛揚,也沒水電,一桶清水就煮菜洗碗樣樣來,我看了是有點怕,怕不衛生。但想想,小時候台灣不也是這樣嗎?一身是膽,大大方方坐下來,就大口喝酒大口吃肉起來。哈,這麼囂張也囂張不了多久。那天中午吃了,傍晚回到旅館就直跑厠所,整個人虛脫的懶洋洋倒在床上。這一倒,倒了我四天。我雖然不是金髮碧眼,到了這裏,我完完全全是個美國人了!

從那時我就在一直想,為什麼我免疫力會變的這麼差呢?是不是在美國住久,任何東西都太「乾淨」,久了,那身體的免疫力就喪失了?不僅是我在美國的人如此,在台灣我也看到很多人不敢吃路邊的東西,一吃就生病。台灣現在的衛生環境比起我小時候,實在是天差地別,現在的台灣在衛生方面非常講究非常注重。但相對的,我們卻常常聼到很多人說,這個不能吃,那個不能吃,過敏的問題很嚴重。我在想,我們是不是在製造一個環境,讓我們的抗體都在休息不必工作,久而久之,那些抗體就罷工了。但如果要身體内有這些抗體,在乾淨和骯髒之間的界限是什麼?可是我相信,如果一個孩子一出生,就保護的很好,生活在一個完整無菌的環境,有一天,當這孩子走出它的環境時,他一定會病倒,不能生存。這不僅是吃的問題,我想在生活成長上也一樣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