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仁專欄
Leave a comment

身後有餘忘縮手,眼前無路盼回頭—嘆馬英九政府之困境

在台灣長大的每一個人,從小到大都親身經歷了民主政治的洗禮,每到選舉的時候,街頭巷尾的宣傳單,帶動著時間的年輪,成長的記憶,由戒嚴到落實民主,值得珍惜。值得驕傲的是曾經身為亞洲四小龍的頂尖,避過日本的金融泡沫,讓我們這一代的人,在八零年代移居海外,看到百貨公司陳列Made in Taiwan的貨品,不只是沾沾自喜,心中的甘與甜,更非筆墨可以形容。

每每看到台灣島內的政治運作,就使人感到無奈,沒有方向感的政黨政治,什麼時候才能真正回歸到民生樂利與共體時艱?失去了經濟優勢的台灣,明天不想成為亞細亞的孤兒都難。

《馬政府的四面楚歌》

多項有關馬英九總統施政滿意度民調,在他520就職的前夕,全部跌到谷底。18日馬總統對此表示,看到也聽到了民眾反映,對於這段時間造成民眾的不便與憂慮,他感到不安和虧欠,將會認真檢討、改進、努力;但他堅持政府改革目標不變。

事實上,馬英九的個性剛硬不像表面的軟弱,早在他擔任法務部部長到主政台北市時即人盡皆知,人們期待的是開雜貨店的老板與大百貨公司的董事長終究有極大的不同。雜貨店的老板可以想要購進20箱美國紅酒,明天即可進貨!百貨公司的董事長就沒有這個權力,他必須審視聽相關部門或市場季節性的評估,由採購部門決定機制,有可能董事長要「紅酒」到最後進的卻是「香檳」。

台灣的體制,依照慣例,總統大選後前行政院長院長吳敦義須下台,等待到520上任副總統之職位,陳沖先生也適時的頂替了行政院長之職。一夜之間陳沖院長帶領著一群新血輪的財經內閣走馬上任,其中部份政務官都是由事務官提升,做事一是一,二是二,缺乏彈性可想而知。

結果油電雙漲、證所稅開徵案引發民怨,馬英九總統民調下降到谷底,民眾不斷的走上街頭抗議,陳沖院長的臉孔與神情,急需請教美容專科門診。

我們於海外看的一頭霧水,照道理說,新內閣馬上要就職,暫時接吳敦義團隊的陳沖人馬,從政治操作上而言,應該想先熟悉各部會的會務,做好與群眾合拍的關係,等正式和馬吳一起上任之後,再來個「新官上任三把火」推行政策。陳沖是一個有為有守不善交際的行政首長,原本大家就擔心他跟馬英九頗多相似度,果不其然在沒有人護航的情況下,其團隊的運作,連國民黨籍的立法委員都「跳腳」。

眼看著情勢不可收拾,馬總統終於以「影武者」的姿態,帶著極弱與疲憊的神情,出面滅火,暫緩調整油電漲價。有友人從台灣回來,很認真的告訴我們,馬英九「勤政愛民」凡事都事必躬親,身旁又缺乏其可依賴之將才,把自己深鎖於總統府。

可是總統就是總統,從層次上而言,他必須介於行政院與人民之間,萬一行政機制有失激起民怨,他就可以緩和氣氛,反之;馬英九就會把最高領導人的職位,在無形中自降為各部會的首長,進不可攻退又不能守,事情出來了想推給在野黨政治運作都不可能。(是到了馬英九要修正領導風格的時候了)

《馬英九總統的520就職演說》

「堅持理想,携手改革,打造幸福台灣」是馬英九總統在520就職演說的主題,他並提出經濟成長、社會公義、綠能環境、文化國力與人才培育等五大支柱,以全面提升台灣的全體競爭力。他也展望台灣的黃金10年,要在其未來4年的任期中建設和平幸福的台灣。

「我們是一家人,台灣就是我們共同的家園」馬英九更表示,深信不管朝野之間有什麼歧見,即使和解存在不少困難,他相信,民主是大家共同價值,在這個基礎上,一定可以尋求共識,合力解決問題。馬英九肯定競爭對手蔡英文、宋楚瑜在選舉結果揭曉時候展 現的民主風度。(今年台灣的總統大選,他們三人的表現,的確足以讓台灣的民主政治成果,傲視於全球的民主自由國家)
針對馬英九上述的言詞,我們認為可圈可點,唯一需要的是從部會首長中,必須全盤調整,政策面更要顧及民生樂利與當前實際的情勢,以免演變成政府與人民期待大幅度的落差,各唱各的調。可惜我們看到,現行的行政院團隊13部會全部留任,有些部會的首長,連我們在海外都能感到他的不適任性,而且與馬英九的個性相似度太強,關係到海外的是「外交」與「僑務」。

我們認為馬英九總統在表現民主風度上,不斷的讚許在野黨或與其競選的人之餘,更要放眼在二個現象上。(一)這邊總統在主辦就職大典,外面多少群眾因對政府施政失望,聚集在辦「廟會」抗議。(二)國民黨本身的子弟兵,有多少民意代表,在搖旗吶喊中,眼角泛著淚光。例如台中市長胡志強未參加馬英九的就職典禮,被懷疑兩人有心結,逼得他21日出面解釋:「誰會懷疑我跟馬總統的情感?我們之間有諒解要以地方為重,兩人沒有心結」。(此地無銀三百兩,現階斷台灣執政黨中,到底有多少胡志強的分身?)

《馬英九在演說中又再次自陷雷區》

這二年我們不斷的在強調,一旦兩岸簽署「經濟合作協議」,台灣就必須要努力做好自身的經濟,加強與國際間的接軌,深思熟慮台灣在對外競爭上的優劣勢。在政治上,最大的保護點只有「維持兩岸的現狀」,在有限的外交上採取「親善」,內政、僑務上必須穩住的海內外含台灣本島,人民對台灣的「向心力」。

最近前總統李登輝在最新一期「財訊」專訪說,世界的秩序正在改變,台灣面對國際上的困難,「喊台獨沒有用,只要把蔣介石的國民政府改成民主化和自由的政府,台灣民主化的問題就解決了」。這個說法,在紐約很多原本「台獨」的大老中也有共識,因為在蔡英文選輸之後,不只是沒有過去的漫罵,逐漸轉換成默認現行的制度。許信良在絕食抗議中,更以「其言真善」,來肯定李登輝的說法。

馬英九在演說中以「一個中華民國、兩個地區」,來做為他對兩岸關係的主張。說法一出,美國政府沒有回應,而是恭賀他開始新任期,北京方面傳出,相關部門對馬很失望。

有相關單位表示,馬英九的說法是延續吳伯雄在北京會見中國國家主席胡景濤時提的「一國兩區」並沒有什麼區別?中國大陸的學者在表達失望也解釋,北京期待的,應該是台灣能認同「台灣與大陸同屬一個中國」。民進黨的林右昌事後聲明,馬英九未經人民同意,逕自以自己的意識型態,把台灣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定位為一個國家二個地區,這己是改變現狀,對國家主權造成嚴重傷害。

馬英九在24日表示,兩岸關係是基於「互不承認主權,互不否認治權」的概念,他是受到德國經驗的啟發。東、西德依據一九七二年的基礎條約,雙方以「統治高權」(hoheitsgewale)一詞取代了「主權」(souveranitaet),並區隔了主權(sorereignty)與治權(governing authority)的概念。

我們想說的是,「一國兩區」吳伯雄以國民黨的榮譽主席身份在北京,可替馬總統提以試風向,那是無可厚非。問題是馬英九是中華民國總統,在就職典禮上自提一國兩區,就必須強調「中華民國」,然而以現行國際法,它行的通嗎?馬英九的就職演說唯一盛讚的國家是美國,白宮發言人都不得不迴避馬總統的說法,真想深入了解,馬的說詞有沒有與幕僚討論過。(能不能不提呢?)

《結論》

馬總統英九先生,記得小時候,若有同學的父母在菲律賓工作,就代表他們家是貴族生活,使我們羡慕不已。由於政治的操作,美軍遷離菲國,該國從此失去了優勢,卻成就了許多菲勞,菲傭在台灣。台灣已不再是亞洲四小龍很久了,現在台灣一般職員的收入都比到大陸去工作的收入低,過去台灣人才到中國當主管的趨勢已不再,您看到與聽到了嗎?

我們已入籍移民國,卻不失對台灣未來的期許,請您務實的「勤政愛民」,在我們有生之年,可以不用見到「台勞」或「台傭」成為事實,好嗎?守住這一點,您就對的起「經國先生」。

Filed under: 存仁專欄

by

杜彼得

紐約民主党州委員,第七社区委員,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会總幹事,皇后社区大学与紐約皇后醫院顧問,慈濟功德會委员等,從事服務工作超过二十年以上經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