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仁專欄
Leave a comment

就算他是現代的項羽 華人何妨扮江東父老

《紐約市市長的選舉詭異值得學習》

多年來每逢選舉,一般人在看民調都會以昆尼大學所作的民調來做為最精準的參考,因為這間大學的出名,是在培育做民調的人才,所蘊含的理論基礎雄厚,三年多以前的市級選舉,昆尼的民調竟相差不到二個百分點令人折服。

9月3日由昆尼所公佈的民調,民主黨市長參選人中,現任的公益維護人白思豪支持率不僅持續居首,更首次衝破40%(三年多前劉醇逸選主計長時,當昆尼民調他是第一時,華人一直期待能於初選前突破40%,但是自始至終仍維持在38%左右,投票結果就是民調顯現的數字,後來才又於第二輪投票中打敗葉斯基競爭,方能代表民主黨出戰,再打敗共和黨的候選人,成為市主計長)。

市主計長劉醇逸排名不變,但支持率卻下降2%,他也出面直指民調結果是錯誤數據,卻因為不斷重複而影響到他的選情。按照規定,選舉中如果沒有任何參選人支持率超過40%,則必須在得票前兩名的參選人中再進行第二輪複選。有華人同胞質疑,為什麼昆尼和其他市級的民調在採樣的過程中,從來不會對亞裔諮詢有失公平。

首先我們要說明的是,不對亞裔做採樣,不是今年才開始,換句話說,從來並未因此而失準過。值得探討的是,雖然亞裔自稱有近13%的人口,但投票數字顯示,從未超過2%,過去在經費的爭取上,我們也因此而吃了很多悶虧,除了怪自己不投票我們又能怨誰?

換一個角度來說,也許有人會認為,亞裔的民調絕對不只是2%,或許是做民調的人,無法正確去估算到底亞裔真正有多少票?很好,那麼眼前就有一個機會可以證明。

首先做為美籍華裔我們要認識與了解,無論哪個城市國家,老百姓是需要時間去學習,才會懂得如何使用民主的權利和徹行相應的義務,那麼為了自己族裔的成長與被重視,除了投票之外,就是想方設法讓每一張選票被看到,給予正確無誤的評價。

一、如果劉醇逸是項羽

從去年到現在,我們看到市主計長劉醇逸從選戰一開始到目前,不斷的節節失利,到底是為什麼?容不得我們去思考,也沒有必要,唯一想要提醒華人的是:(一)他是亞裔更是華人的從政先軀,且短短時間,爬上市級民選官員的位置,表現突出受到各方的重視。(二)由於文化的差距,加上對市政的看法不同,他的一些做法與看法,並未得到該有的掌聲與共鳴,我們更看到事實上他在其他族裔能得到的選票,將非常有限,令人惋惜時不我予的悲切。(三)做為華人何妨扮一次江東父老,就算劉醇逸是項羽,大家踴躍站出來把票投給他,更重要的是主流社會會把劉的每一張選票算在亞裔特別是華人的身上,也讓我們自己真正看到,到底我們有多少選票的價值。

英國工業革命初期,每個人的工作都像一台機器,在生產線上一起準時開始又一起準時結束,好比工廠所有螺絲都要齊螺絲帽才能運作,為了讓一切能進行順利,當年有一個職業是每天叫醒你,俗稱「人肉鬧鐘」,直至1920年左右,鬧鐘普及始才停止。現今的社會這個行業仍存在,但已不再是「工作」而是你的媽媽、太太、親人在扮演著鬧鐘的功能,而且奇準無比。劉醇逸的勝負已不重要,劉的得票卻影響到華人的未來至巨,9月10日星期二,我們一定要做一個鬧鐘,扶老攜少的團結出來投票給他、護著他,也證明我們族裔的尊嚴。

二、白思豪競選策略成功

這次市長選舉民主黨參選人競爭十分激烈,由於韋納的重披戰袍,我們幾乎看到了傳奇的選舉策略,甚至於「明修棧道、暗渡陳倉、聲東擊西」全都出籠,棋中人不自知,更不知最後誰是棋主。之前的民調顯示,任何一位參選人都不會得到40%以上,複選似乎難以避免,但也使參選人抱著希望,最少能成為第二,爭取下一輪的比賽機會。

等到一個星期前,棋主終於顯現,那就是市公益維護人白思豪,不到一個星期更加速前跑,目前白的民調已超過40%,如果依此形勢遽升,下星期二初選之後,民主黨就會有共主產生。自思豪背後的幕僚,在之前一直讓他保持在第三順位,實在是明智之舉,我們也看到了當年市議員顧雅明競選的影子,只是方法稍改配合劇本演出,的確令人嘆為觀止。初選後才是考驗白思豪團隊的開始,民主黨人經過這一番血淋淋的廝殺,稍一不慎,共和黨人將漁翁得利,加上經濟仍不景氣,民主黨人再丟市長寶座,當屬情理之中。

三、柯魁英的馬失前蹄

前幾個月一直以二位數字領先的市議長柯魁英,仍然持續著民調下滑的頹勢,目前以18%居第三位,這位鐵娘子從選戰一開始即成為眾人攻擊的目標,其中以2008年成功推翻市級官員任期限制,令市長彭博成功獲得第三任期為最大的攻擊點。柯魁英早已預料到會引起公憤,她的團隊早已準備了字斟句酌的說法,來解釋為什麼她做那樣的決定。

但是柯魁英團隊並沒有察覺到一些競選策略的運用,尤其是韋納在那麼大的醜聞之後,卻仍留在崗位上競選,前主計長湯信仍力爭上游的勇往直前,劉醇逸的戰到最後之決心,每一個環節都在稍減,她的民調支持度,打擊她的威信。加上她的自視過高,輕忽了二個重點(一)她輕忽了少數族裔(含亞裔)的影響力。(二)一般人嘴巴不說,人們仍然比較支持男女的婚姻。

在紐約這個大都會,是有一定多元文化的包容性,但是文化的差異,乃至有形的情感表現方式不同,柯魁英這位鐵娘子,大概是市議長當久了,加上耿直的個性,優越感使她很難起死回生。1865年之前,美國南部有蓄養奴隸,歧視黑人之風俗,林肯總統不惜一戰廢除黑奴制度成為最偉大總統,所以儘管被暗殺,沒有人敢指責林肯胸襟狹隘。人類在追求幸福方向是平等、自由、理性、法治,但今天的社會,多元文化的包容,永遠都超越不了文化的差異。

四、燒錢的選舉,使候選人貪欲無限

有人把此次民主黨的初選中,各項政治抨擊名詞如「地產業發展商」、「私有與共有公寓」等字眼,從候選人口中不斷的在演說中脫口而出,目的是要顯現自己是如何重視黎民百姓,然而數據告訴人們,他們都沒有少從地產業收取數以十萬之計的捐獻。

到8月底為止,市長募集的3000萬元中,有近10%是來自於地產公司與其僱員的捐獻,而這並不包括他們的親戚。其中以柯魁英獲得71萬6700元為最多,韋納獲64萬3550,湯信獲29萬9000元,白思豪獲21萬53元,劉醇逸獲14萬1800。(這也表示候選人用攻擊地產業來區分與彭博市長政權的關係)

人類的慾望,是一隻永不厭足的怪獸,當你將牠餵飽,以為終於滿足了,其實不然,牠的胃口經由時日會越變越大,終至不能控制的地步,政治人物也一樣。選舉為了支票,選票不惜不切手段去承諾交換捐獻,卻忽略了當選後,能否在競選職位上去實現諾言。以紐約市而言,未來市長不論是誰,不得不令人擔心,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倘若經濟持續不振,沒有足夠的稅收,可以讓任何市長實現競選諾言?

《華人保守文化不懂選舉乎?》

中國在遠古時代就有選舉制度,並有與民共治的民本思想及精神。禮運大同篇載:「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是謂大同。」

雖是出自儒家思想,但若遠古時代無此傳聞,儒家又何來「大同」思想之根本,故天下非一人之天下,而是天下人之天下,統治者由賢人而出任比世襲為佳,此乃「民主」觀念的萌芽。這種政治必以人民為本,也是中國人由古至今追求的理想,應證古人曾以「選舉制度」來達到民治、民有和民享的大同之世。

華人近代史綜有千萬原因不懂選舉,但移民美國多年且若已入籍為公民,又何來理由不登記選民參加投票的行列?我們難道永遠只持獨善其身自掃門前雪之心?

何不用眼、耳、心去看候選人之才,行選賢與能之實推己及人,不為什麼只為給下一代的生存,增加能見度與競爭力。

《選舉結果不必怨天尤人》

在市長選舉中,華人沒有少聽到因劉醇逸民調的演變而憂慮,尤其是最近,各式各樣歧視的名詞更是充斥坊間,我們認為這只是選舉語言不必當真,也毋須同仇敵慨,我們只要出來投票就好。

雖然可能要面對失利,唯有求諸內,我們不可以妄想去控制外人的想法與做法,可以做回自己,不必長期沉溺在悲傷之中,不要讓自己無緣無故成為受害人,往後的日子仍然要過,而且我們要讓未來過的更有尊嚴,更有底蘊。

這些年認真的思考,華人參政史也有十多年了,自己族裔的民意代表,是否有站在自己同胞的立場去思考問題?我們看到的不是百分之百私心自用,就是政治能力不足,或者是缺乏中華文化的基礎,反正原因各有所依莫衷一是,有得有失,過程中令人感慨,能領悟則為勝事。

「悟」有多難,仍要勇敢去面對,我們要學習管理負面情緒,要加深憂患意識,承擔對族群同胞的一份責任,不能夠放任自己,逐漸你會發覺,其他人的同情與關懷,都不會持太久。

《結語》

很多人跟在twitter有最多的Followers,類似像影星與歌星都有很多的Fance(粉絲)。在政治上,華人也有這種習慣,導致於人云亦云,盲從的把自己的票投出去,從未思考,小小的一張選票代表的是自己的尊嚴與人格,甚至是把自己未來的生活品質做為代價。

我們希望華人在未來跟隨投票的過程,要停、聽、看、察其言、觀其行,判斷正確之後才跟,投了就不要「後悔」。讓我們理性的攜手同行,彼此感恩、彼此祝福。

Filed under: 存仁專欄

by

杜彼得

紐約民主党州委員,第七社区委員,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会總幹事,皇后社区大学与紐約皇后醫院顧問,慈濟功德會委员等,從事服務工作超过二十年以上經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