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Leave a comment

雄鷹展翅其鳴不凡 川普順利入主白宮

《雄鷹上任》

美國一直有鷹的稱號,總統更可說是鷹的最佳代表。過去的歲月;從來沒有人真正去注意到,現任的總統是雄的還是雌的鷹?當然只要是鷹,其習性與攻擊能力都很強,除非人們仔細去觀察,否則牠們在獵食的時候,不只是血淋淋的殘酷且沒有什麼不同,敖翔天空俯視地上獵物的眼神也都一樣。

從川普競選第一天開始,人們從不把「狂人」當回事,人們只看到他狀似瘋狂的肢體語言,口不擇言的令女性感到難受。但川普在辯論中句句切中要害,我們就非常慎密的觀察他在事物性上對症上下的藥。逐漸我們發現到,共和黨的精英們在指責歐巴馬的一些政策時,都採取迂迴戰術,延續這廿年技術官僚的方法,怕自己失去該有的風度與尺度,然卻言之無物,也看不到葫蘆裏到底賣的是什麼膏藥?

唯獨川普,用非常雄性高吭的聲調斬釘截鐵不斷用 “災難”來形容歐巴馬過去的政策,而且表明了沒有妥協的空間。我們開始感覺,雖然雄性激素使川普得罪不少人,長久不能看到「雄鷹」領導的美國人,也許會青睞這份失去已久的舒坦。其實早在2016年年初,我們就不只一次告訴主流政要的友人,很可能狂人會成為下一屆美國總統,且是拜歐巴馬之賜。(2016年,歐巴馬在各項政策上的優柔寡斷又好事,使美國在外交與國防上吃盡苦頭。)

雄與雌最大的差別,就是在遇事時能不能果斷,雌性的常常一腳踏兩船,剪不斷、理還亂,以賭字而言,押寶兩端,就算贏了也是很少,因為沒有任一方會真正感謝,反之;則可能全盤皆輸,且會很慘。如果在和平年代,雌性的人會左右逢源,但若在亂世,就會成事不足、敗事有餘。雄性的人在和平年代,常會遭致非議,但在世局混沌的時候,也許能帶領弱勢的局面扭轉乾坤。

從未擔任任何公職的川普,20日在家人的陪伴下宣誓就任成為美國第45任總統。我們也看到了他立即講到重申美國優先的立場,並承諾新政府將會把權力交至人民手中。川普總統的宣誓詞是:「我莊嚴宣誓,我必忠實執行美國總統的職務,盡我所能、恪守、維護和捍衛美國憲法,請上帝幫助我。」隨後川普發表了長達16分鐘的演講。

雖然川普說了不少直接了斷的狠話,但是我們於此只願提一小段。他說:聖經告訴我們,「當上帝的子民團結在一起時,這是多麼美好和愉快。」我們必須公開地表達我們的意見,誠實討論我們的分歧,但總是追求團結。當美國團結時,美國是完全不可阻擋的。不應該有恐懼,我們受到保護,我們將永遠獲得保護。我們將受到我們軍隊和執法部門偉大團隊的保護,最重要的是,我們受到神的保護。最後,我們認為必須要擁有強大再強大的夢想。(聽到這一段我們心中感到歉疚,2016年我們不只一次應邀到白人社團聚會中講話,曾經非常強烈的表達,如果早知道美國會是今天這個樣子,當初不會選擇移民到這裡,且重重指責主流政客,不懂得珍惜美國。)

早在這個月16日川普與馬丁路德金的孫子見面,在紀念他祖父這位民權領袖時,兩人在會晤時談及馬丁路德金的傳統,並討論了傳承及發揚光大馬丁路德當年為之抗爭的民權及平等選舉權。金博士的孫子在事後被問及是否感到被川普冒犯,因為川普在推及中攻擊眾議員路易斯?他用非常緩和氣氛的口氣說:「為了讓美國再次偉大,要體諒在情緒激動時,雙方都會說很多不好聽的東西,大家要向前看。」

這位雄鷹總統川普,不只是以首位政治素人擔任總統,他也是美國歷史上最年長的總統,第一位富豪總統,第一位沒有寵物的白宮主人,他的夫人更是第一位母語不是英語的白宮女主人。在他就任後,我們真的很希望川普把他的雄性激素收斂,只拿來對外,因為吵架後先道歉的人,不是因為錯,而是懂得珍惜。願意幫你的人,不是欠你什麼,而是把你當朋友。很多人忽視了這個簡單道理,希望總統川普能體會到。

但是,川普總統顯然在甫上台後,令我們有點失望了,他竟為了就職典禮到場觀看人數和媒體槓上,他根本不需要抓住媒體的偏見,應該想辦法緩和他和媒體的關係。美國是自由民主的國家,言論自由是一種精神,唯有總統能善意對待媒體,方能集中精力放手施政,在媒體有力的報導下,才能真正贏得民心與尊重。

《新總統上任三把火》

前幾天主流媒體打電話給我,問我會不會擔心未來川普的移民政策,還有美中未來可能面對的貿易戰,對目前華人社區經濟的影響?首先就移民問題,我們非常驕傲的告訴記者,華人從進入美國領土第一天開始,就勤奮的工作賺錢,以便於還錢給故鄉的親友,然後再存錢成為小商業主,並進而取得合法居留權成為公民。過去看到政府不斷採取照顧非法移民的措施,問題是;華人受益的微乎其微,過去華人不說話,並不代表我們認同政府的做法。川普政府在改革移民政策上,必定需要制定一套標準並有上下限,所以我們不會擔心自己的同胞會成為「受害者」。

至於美中未來可能發生的貿易戰,其實在去年中旬,中國已開始管制資金外流,而這也許是美中關係的演變,更多的是,美中領導人早在2015年見面時已有共識,要防止「洗錢」非法資金透過各式管道交流。而事實上過去幾年,中國熱錢炒高了本地的房價,使很多辛勤在美國工作想買房的人成為「受害者」,永遠買不起天價的房子。因此未來萬一美中有所謂的「貿易戰」,不見得會影響到華人社區的經濟正常運作,反倒會影響到開發商成為暴發戶的機會,高利率的投資必有高風險,開發商自己要承擔這股壓力。

目前以法拉盛地區而言,經濟取決於市場,市場又取決於人口數量,華人的小商業做的是人群的生意,美中的貿易戰對原有在美華人的人數,不會有直接的影響。但是我們強調,從2000年以後,大量的移民從中國大陸而來,經由努力他們不只是事業有成,也對美國社會做出貢獻,從心理情感上,他們當然會擔心美中關係的未來,如果美國政府相關單位,能看到美籍華人的付出與價值,進而考慮他們的感受,那就要小心處理所謂「貿易戰」帶來負面影響的層次。

記得小時候,常聽到有人說,希望自己可以變成一隻鳥能在天上飛,因為厭倦地上日夜蒙塵的生活,於是想飛,問題是想飛的人,在起飛時先要拍動翅膀。而人,生來就沒有翅膀,必須假造翅膀方能拍動,但在拍的過程中,可能還沒有起飛早已累的半死,與其如此,不如繼續留在地面,待尋到更好的方法,再待續而動,以免貿然採取行動,飛不成反而把自己累死。(引喻這個故事,真不知英文媒體記者能領悟多少?)

上任第一天會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關係(TPP),是川普在過去一直強調的戲碼。23日,川普在白宮辦公室簽署行政命令,正式宣佈美國退出(TPP),這也成了川普簽署的第一個總統令。(美國、日本、加拿大等12個國家於2015年10月達成(TPP),這一自貿協定被認為是歐巴馬執政期間的重要成果之一。)

24日總統簽署行政命令,重啟兩個具爭議、受環保團體批評的輸油管道項目,進一步推翻前總統歐巴馬的環保政策。川普表示,在美國興建的輸油管應該使用美國生產的鋼鐵,目的是最大程度為美國工人爭取利益。(這個項目2015年在國會由共和黨的議員運作通過,後來遭到時任總統歐巴馬運用行政令否決了。)

川普又在國安部簽署行政命令,限制難民入境及對向敍利亞等七國中東和非洲國家的公民發簽證,此舉可能會激起反對者以法律挑戰。另外他在簽署行政令後向國安部僱員表示,「我們將在美國恢復法治,從今天開始,美國將奪回邊境控制權。」他說,國安部長將在他和幕僚的配合下,立即開始建造邊境圍牆。

川普表示,「我們的南部邊境正處於危機之中,從中美洲湧入的規模空前的非法移民正在對墨西哥和美國造成傷害。我相信我們從現在開始採取的措施將會改善兩國的安全。」他又補充說,「沒有邊境的國家不是一個國家。」

我們看到川普上台以後,所有的政策都會於一夜之間與過去歐巴馬政府的政策有180度轉彎,而這並沒有什麼值得大家大驚小怪,本來他的當選與就任總統,都是因為人民厭倦了歐巴馬一些偏左的做法,以及在外交與國防上的失序。川普的優點是,複雜的事情簡單做,只要川普能重複簡單做他認為對的事情,且用心去做,慎重考慮情勢,我們認為川普有可能成為出乎人意料之外,美國受人尊敬且偉大的總統之一。

但是我們唯獨對美國退出(TPP)感到擔心,雖然有學者分析,美國的退出將讓中國得利,可以用亞投行(一帶一路)引領亞洲的經濟地位,然而我們卻深深的不以為然。過去(TPP)和(亞投行)雖然形成競爭的態勢,卻在亞太的經濟與國防外交上起到一定的相互約束力,美中在既競爭又合作上,無形的化解了許多週邊立即衝突的危機。

一旦美國退出(TPP),其他國家特別是日本,絕對不會放棄,川普的急剎車,有可能導致亞洲的國家自立自強,且不只是在經濟上,連國防、外交也肯定不再接受美國以老大哥的牽制。如此一來;亞太會立馬出現戰國七雄各自為政的局面,沒有人敢保證,島嶼與海域經濟利益之爭,不會使局部產生軍事衝突。(重點是一旦有戰事發生,川普政府能置身於事外嗎?)

《結語》

習近平在出席達沃斯年會,有一段說話,特別引起我們的關注。他說:「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習近平引用英國大文豪狄更斯「雙城記」的名句,形容全世界正面對著各種矛盾;一方面,物質財富不斷積累,科技進步、日新月異;另一方面,地區衝突頻生,貧困、失業、收入差距拉大,世界不確定性上升。

何止是國家之間矛盾叢生,那天在有上千人參加的(FCBA)年會中,有一位兄弟與姊妹在「感恩的心」歌聲之後,激動的抓著筆者的手說:「Uncle我們看到多年來你無私為華人尊嚴而努力,早年有人說你是綠的,後來說是藍的,現在又有人說你已變紅的了,真為你叫屈。」我笑著回答,真金不怕火煉,從綠變紅,只因近十年我們不介入兩岸事物久已,且重視美中關係對僑界的影響。默默做了這麼多年社區事務,「背後中傷」我早已習以為常,說話的人昧著良心肯定會感到心虛,我也衷心祝福,畢竟他們都是華人同胞。

事實上,我很清礎從台灣到美國,從小到大我不曾加入民進黨或國民黨,更沒有資格和能力加入中共,這一生整整過了60個年頭,我只加入過一個政黨(美國民主黨),也在2016年當選成為「黨代表」。(最近在一次主流的聚會中,有一白人民代對我說:「只要講到華人,Peter你的耳朵就豎起來像『鬥雞』。」這也許是公眾人物的宿命,任何批評就隨它去了,問心無愧就好。)

Filed under: 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by

杜彼得

紐約民主党州委員,第七社区委員,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会總幹事,皇后社区大学与紐約皇后醫院顧問,慈濟功德會委员等,從事服務工作超过二十年以上經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