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Leave a comment

閱盡甘苦上下古今 華人維權一頭地語

《最後浮現的鬧劇》

目前民調岌岌可危的共和黨候選人川普,帶著身陷性騷擾指控醜聞的敗筆,神采奕奕的面對有備而來的民主黨候選人柯林頓,放手一搏最後一次機會,闡明各自的立場,希望留給選民們,願意為其投票的空間與印象。

做為親身經歷這場史無前例的荒誕總統大選,我們相信所有觀眾對辯論的良性運作,都不抱著期待,卻為了美國的未來不肯放棄親眼目睹。私下曾做過調查,華人對美國總統大選的熱衷,也開創了歷史的顛峯,且新移民比舊移民熱情,也首次在候選人支持度上,竟各打五十大板。

不過也一如預期,辯論一開始,印入大家眼簾的是,兩位寶貝登台後,再次違反美國傳統禮儀未握手致意,這種不友善的態度也擴大到雙方的家人,不但不再同時進場,而是分別進場躲過彼此握手的過道。如果沒有看過之前照片的人,一定不會相信,他們還曾是親蜜的戰友,現在好像是延續幾代人的「世仇」。

人們很難想像柯林頓和川普過去建立的友情,面對目前沒完沒了競爭激烈的惡劣心理,不知他們可曾想過,抑或趁早放棄做回普通人?二位70歲左右的耆老,從年齡心理,我們合理懷疑他們的身體能否承受往後的艱苦鍛煉?就算當選,真的能平步青雲,或許到最終也不過是一個實現不到的夢想而已。當然能否走上殿堂仍是未知之數,可惜的是所謂「友情」都已隨著彼此的競爭 (惡性),不只是漸漸疏離,恐怕再也無法挽回。

我們只希望華人同胞,可以聞雞起舞,千萬不要跟著把和至交的友情,也舞到和兩位候選人一樣,那才真是「豈有此理」。做為現代人,移民到美國來,在各式各樣的選舉中,我們都有可能因為不同的原因而支持張三或李四,那麼「心理素養」就顯得非常的重要,一切都是由心開始,繫於一念之間。只是我們的一念,足以改變命運,足以翻江倒海,令人一步登天,也可以使人沉倫而一厥不振,不管成敗;大家要明白,都與你沒有直接的關係。

從數十年的認識中,我們唯一體會的是,選舉的結果,只有在遇到極端時,才會真正影響到一般老百姓的生活,以總統而言;歐巴馬政府這8年,是我親身體驗中,最令人有感的歲月,至於好與壞就見人見智了。以紐約市而言,過去丁勤時市長與現在白思豪市長,都給紐約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也難怪這二位市長一直惺惺相惜。我最近不斷的在回顧,得到的結論是,競選時的主張與政綱及當選後的政策,非常不容易歸納為「吻合」,紐約人愈來愈懷念彭博,年初還有人希望他出來選「總統」可見一斑。

現在總統大選的民調,柯林頓領先川普9個百分點,昨夜的辯論,川普表現不足以改變這個現實,如果這是場正常的選舉,我們幾乎可以肯定下屆總統,美國將會產生首位女性總統,和歐巴馬的首位非裔總統,在光環上將不相上下,也毫不遜色。但是我們想提醒華人的是,從側面詢問,我們發現有太多白人,正如川普在辯論中不斷提「災難」這個字眼,不少人把柯林頓做為下屆總統和此二字劃上等號。由於川普不爭氣的醜聞纏身,這些人變成隱性,他們不再為川普辯解,只會強調災難,而這也將使今年總統大選產生極大的變數。

菲律賓的總統順利的訪中,且狂言未減、變本加厲,都重重打擊歐巴馬政府的畢業成績,而「重返亞太」正是柯林頓在當國務卿時所推動,而這個重返除了日本,美國在菲律賓所下的籌碼最多。這會不會間接影響到總統大選的投票,現在美國人談論的焦點都在二位候選人身上的醜聞,卻不代表選民對美國過去外交的失利無感。

最讓筆者憂心的是,川普在過去與當天的辯論中威脅如果柯林頓當選,他可能不會接受選舉的結果,他在發言中警告選民選舉被操控,甚至20日他忽然說,願意接受選舉的結果,但只有是川普自己當選,這的確是有點「極端」,再者;他不斷強調若當選後,要送柯林頓去坐牢,真是這樣,那歐巴馬又豈能倖免?川普這麼咄咄逼人,都在促使民主黨與柯林頓走極端,以其人之道反治其人。倘若是柯林頓當選,川普又會以何種激情帶著支持他的人反抗呢?

《華人不該是替罪羔羊》

紐約數位民意代表與民選官員,10月5日和亞裔權益組織紛紛發出聲明,譴責霍士電視台3日播出的一段在華埠採訪亞裔選民政治觀點的節目種族歧視傾向嚴重,完全靠刻板印象開亞裔的玩笑。雖然出席抗議的人要求霍士就此道歉並保證類似事件今後不再發生,霍士記者5日傍晚在自己的維特上就此事解釋,他說作為一個政治幽默搞手,那次華埠的節目只是意在活躍氣氛,「這次街訪原意是讓觀眾輕鬆一笑,如果有人覺得被冒犯,我很遺憾。」

從新聞傳播的角度,霍士的記者之解釋,雖難以接受卻勉強可以說的過去,只是顯示該記者的採訪,專業度欠缺,且在禮貌上失衡,被採訪的人,聽不懂記者之言語卻笑臉相迎,倒也給華人扳回一城。反過來如果我們華文媒體記者,用華語訪問主流人士,一定會遭致惡言相向,但華人記者有教養又懂事,肯定會用英語訪問其他族裔的人。(最讓人振奮的是,有年青華裔記者,也用幽默的方式,狠狠的加以反諷霍士記者,實在是大快人心。)

有人說霍士傾向於支持川普,亞太裔選民聯盟 (AAPIVOTE) 又於最近發布最新亞裔選民調查,說是亞裔選民絕大多數支持柯林頓,且預計80%左右,並謂比歐巴馬總統2012年競選連任時更廣泛的支持。這個亞太裔選民聯盟是以韓裔為多數,華人只是極少數,他們的這一表達,或多或少會把華人捲進不可知的深淵,而事實上,華人如果有60%支持柯林頓,那都是不可思議的數字了。 (我們也希望霍士電視不是膚淺的受到一些動不動就以代表亞裔組織的影響,韓裔在代表「亞裔」的積極上,可比華人活躍多了,也使他們在爭取政府經費上屢屢得手。)

紐約時報編輯羅明瀚 (Michael Luo) 10月9日中午在曼哈頓上東區與家人到教堂之後準備去吃中飯,他們想去看看一家韓國餐廳是否有空位。當時下著雨,他們人比較多並且推著一個嬰兒車,一名中年白人女子感到自己的道路被他們擋住了,這名女子立即拿出手機揚言要報警。(這中間,是該女子先向他們大聲叫喊:「滾回中國去!」羅明瀚衝過去與這名女子對峙。)

結果是羅明瀚選擇離開,事件才平息沒有擴大,然而女子卻再次叫喊:「滾回你的國家!」羅也憤怒地回覆:「我就出生在這個家!」後來羅的7歲女兒問:「Dad why she say go back to China not go to China?」

這個事件,曼哈頓街頭到網路主題標籤 (This is 2016) 的風行。它的主題是用來紀錄亞裔美國人被歧視的經歷。羅明瀚表示收到了「血崩式」的反應,「這很合理,因為亞裔美國人覺得,其他族裔受到的歧視,都沒有他們所受到的歧視嚴重。」(除了擔任紐約時報編輯,羅明翰還是該報族裔關係小組的成員。)

美國社會上的歧視,從我踏進這個國家後,幾乎隨處可見,但並非只針對亞裔。不過隨著華人在經濟上克勤克儉表現的成果,加上我們在美東不斷的有民意代表出線,現在也已達到聯邦級的水平,主流對華人的歧視在降低。隨著中國崛起後,熱錢不斷地湧向紐約,華人被冠以「有錢的少數族裔」,華人從歧視轉為被嫉妒,才會有「滾回去」的言詞取而代之。

我們也一直擔心,華人子弟在學業上表現突出,卻認真學習不懂得「社交」,這很容易被戴上「刻板印象」,不少其他族裔把華人的形容和「財富」、「優秀」、「冷漠」劃上等號,加上美中關係的忽冷忽熱,一旦華人在任何地方有不適的舉動,竟成為被「仇視」的對象。

而這也是為什麼,每次法拉盛有新警員來本區服務時,我都在分局送他們來FCBA辦公室時,再早都會接見他們,先在室內和他們分享本區的特殊性,以及華人文化的不同,來美國後的克勤克儉,最重要的是對執法人員的尊重。然後再帶他們到街頭參觀,告訴他們華人在高昂的房租中是如何生存,這些年也帶動本區警民關係良好,20年來未見任何警員掏出手槍來執法,令人感到安慰。(我們在各行各業中,自己的所做所為,都應考慮對整個族裔與下一代的影響,才能真正顯示華人的價值。)

《孰可忍、孰不可忍》

非裔饒舌歌手YG創作的嘻哈歌曲「Mect the Flockers」,煽動搶劫華人,在華人社區引發無比憤概。我們對這個事件,視為是犯罪行為,更對所有同胞在不到30天在白宮請願網站簽名超過10萬人致以十二萬分的敬意,也對積極參予各地遍地開花抗議的華人兄弟姊妹鞠躬。這個事件YG的混蛋,沒有絲毫可以解釋的空間,在他們於費城舉辦演唱會時,近千名華人攜槍參加遊行,是一種被視為「軟杮子」後的憤怒表現。

有位朋友很喜歡柔道運動,一直以來都夢想能成為高手,忽然有一天他遇到了無禮的打劫,他決定放棄此夢想,只知道「忍讓」已到了盡頭,無法再逆來順受下去,改學攻擊性很強的跆拳道。這種追求是一種鍛煉,不是為了使拳術登峰造極,而是以暴制暴,不想永遠成為被害者,後再尋求慢半拍的「社會公義」。

上個月亞特蘭大有一華裔女子陳鳳珠家中在凌晨時,遭到四名歹徒持槍侵入搶劫,陳在驚險萬分之際,以手槍自衛還擊,其中有一名歹徒傷重不治死亡。我們替陳鳳珠的勇敢感到驕傲,雖然後來她也怕黑幫報復,已打算搬離現址,也為自己行為付出一定的代價。做為同胞,我們並不了解她身處的環境,對她的決定,若能使她與家人感到平安,也只能支持。

華人勇敢悍衛身家性命和財產,是值得鼓勵,但我們慶幸陳鳳珠在面對也持槍的歹徒,竟能順利將之擊退,堪稱幸運,倘若她遇到的是悍匪而不是B咖,後果令人憂慮。因此;我們無法鼓勵華人擁槍自重,如果所住地區治安惡化,非逼得你拿槍自保,我們建議一定要自我訓練,使你手上的槍成為武器,不要使它成為裝飾品。(有武功的人才能使手上的鐵成為「寶劍」。)

我們都不是超人,即便不能夠在生死關頭剎那,去拯救死難的弱者,但是至少我們能適當的保護自己,以免導致一個家庭的破碎,換來人世間流不完的眼淚,自己卻只能無語問蒼天。最近又有二位華人使用手槍,將入侵的歹徒繩之以法,但是我們想提醒華人同胞,壞人有他們形成的社會,從正面上來說,歹徒會因此而不敢動不動對華人行搶,但從反面上,將來他們在犯案時,會手段更激烈與殘忍,提醒大家在防盜措施上別省小錢,一定要做好萬全的準備,使居家環境更安全。

《結語》

華人社會很喜歡使用「正能量」來強調行為模式的標準化,甚至會自以為百分之百正確的想去影響別人,更可怕的是,凡是與自己想法不同的作為,就直接將之歸之為「負能量」。

其實真正的正能量應該是可以連帶把負能量的行為,看成比較正面的尺度,或者是去了解它產生的本質,是否有主客觀的因素,而不致於使自認是正面的態度,反而產生「負能量」傷害了自己也傷了別人。

華人面臨的一些美國現象,在未來隨著美中關係的詭異,只會更複雜化,其中夾雜的一些情緒,大家應該可以體會,任何人,只要你自認為是「僑領」,請您務必要了解對同胞的一份責任,不僅是要「有容乃大」,遇事時的處理,要用冷靜與達觀來取捨,使華人社區能更健康,並立於不敗之地。

Filed under: 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by

杜彼得

紐約民主党州委員,第七社区委員,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会總幹事,皇后社区大学与紐約皇后醫院顧問,慈濟功德會委员等,從事服務工作超过二十年以上經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