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Leave a comment

那一晚圓了一個緣 知天命‧華人逐夢

《耳順之夢》

去年開始,不斷有長輩與友人耳提面命,今年小生將過九進入「耳順之年」,由於過去有許多至友均因九而難避歸隱於黃泉,但為了不直接晉升為「老朽」,一直排斥做「生日快樂」將年齡昭告於天下。年初以來,每遇稍事不順,心中即滴沽,莫非老天爺暗示「過九」,讓好友助力邁向坦途,然而問題來了,生於二月農曆新年之際,又適逢(FCBA)年會與農曆新年遊行都於此月,身邊夥伴都籌備活動忙的不可開交,又如何騰出時間來慶祝。

若芬往生之後,和小女圓緣均選擇在她生日(11月11日)點爉燭為她慶生紀念,感謝媽媽把圓緣帶到這個世界,小女上了芝加哥大學這二年,我們各自在兩個城市買小蛋糕點上燭火,唱同一首歌以示情意不變。前一陣子,圓緣趁回來休假時,提議「媽媽」走了有好多年了,並為她也已成年,明年即將大學畢業,她說:「爸爸何不盛大緬懷媽媽,順便過您的六十大壽,豈不是一舉兩得」。

這一提議觸動了我整個心靈,時間既定,先選擇地點,接下來是邀請誰?節目如何進行?使父女的心意能體現,把「溫馨」與朋友分享。一個多月來,絞盡腦汁的策劃構想節目,使自己在工作、生活上偶有走神,一切盡在不言中。

走入時光燧道映入我眼簾的是慈濟的合唱團指揮,紐約的鋼琴老師,擁有茱麗亞音樂學院學歷的簡若芬,以高齡產婦生下圓緣,而且是她堅決要的,並非我們當初規劃的。還記得她在電話中和友妻耳語,對方問她是如何使自己懷孕?她偷偷的說:「每天早上喝第一泡尿持之以恆。」嚇的我多年不敢使用家裡的漱口杯。

女人這一生,無論是誰?都想在一件事上證明自己的「價值」,那就是成為一位「母親」。(其實從成家之初,我們早已向雙方家長表明,不想、也不規劃若芬生小孩。)一棵大樹叫「樗」,主幹木瘤盤結,小枝捲曲凹凸,完全不能被製作為家具,連木匠經過都不看一眼。莊子認為,樗樹無用不被砍伐,但人們喜歡在樹下嬉遊休憩,就是無用之用。其實人生有些哲理,最終價值不在於實際效益,而是改變視角與觀念,它就有自足的意義。

若芬除了高齡,又有「甲狀線激能抗進」,這二項原因都有可能導致生小孩要冒「蒙古痴呆症」的危險,所以本來成家已晚,就想好好攜手終生。奈何,當樗樹一定要拼湊使自己成為家具時,「人為」已無可阻止,人們只有更加珍惜由其鑄造的「珍品」,一方面祈求上天保護它的「價值」。事實上從小圓緣,我們二人都倍加教育,不讓她嬌生慣養,因為老來得女,誰也會防萬一自己意外,沒有人願照顧桀驁不馴的小孩。

圓緣從小就通過考試,一直在特殊的學校就讀,除了配合,就算我心內一萬個不忍,總是選擇尊重「偉大的母親」所做的決定,在她12歲失去母愛之後,我才正式接手扶養她成人的重任。堅強的人突然失去伴侶,在一夜痛哭之後,肯定會在灰色中,承擔起男人的責任。這些年我以「不再結婚」的承諾來穩定小孩的心理,一步一個腳印的父兼母職,也以父似友與她相處,看著她為回報父愛在學業上的努力,成果豐碩令我內心無限感恩。

多少年,我在11月11日這一天,唱著生日快樂歌切著蛋糕,對著若芬家中的遺像吶喊:「簡若芬,我沒有讓妳失望,圓緣一直表現差強人意的長大,我雖沒有照顧好妳,但妳卻很有智慧的劃了一個圈,讓我踏踏實實佇立於其中,且無怨無悔的甘之若飴,剩下的是;愐懷妳深愛我們父女的情。」

男人和女人對於何時需要另一半陪伴在身旁的看法相當不同,女人可能會更需要身邊有個男人,通常男人對於另一半的概念,是和女人不同。那天在晚宴上我對著二百多位好友疾呼:「男人別以為自己多堅強,像我帶女兒長大,碰到女孩子那些事,我這個既會做飯又會炒菜的父親也忘塵莫及,這幾年沒有商會秘書Connie的協助,我根本過不了女兒成長的坎。」也順便疾呼,願朋友還有太太在身旁陪伴的,要好好珍惜,正視她們做為「母親」的偉大。

晚會在我和小女以「Love is the song that never end」中展現懷念簡若芬的歌聲中啟幕,幾位相交超過廿年以上的長輩和好友上台簡要的訴說,他們心目中的「我」,感謝紐約州、市政府的民選官員與民意代表不吝前來祝賀,並頒鼓勵的表揚狀。我也首次扛起了吉他在樂隊的伴奏下,以數首具有象徵意義的歌,最後以「掌聲響起」做為結尾,感謝大家的厚愛與支持,使我能略盡棉薄,潛心於為華人尊嚴而奮鬥,邁過了不算「平凡」的廿年。

《重視華人文化的教育》

在國外久了,隨著中國的崛起,很多華人家長都了解,如果能使兒女加強中文教育,並能說、讀、寫,對孩子的未來就助力太大了。然而說的輕巧但談何容易?尤其是出生於當地的第二代華人。記得小時候不到四歲,小女已認識了近600個中文字,是我們用卡片教出來的,殊不知踏入小學之後,不到幾年,她把全部的還給卡片,唯一保留的;是寫她自己的名字,還有與我們於家中溝通的華語。(感覺上很失敗,但她上的是特殊音樂學校,主修小提琴與鋼琴,做父母根本沒有置喙的空間。)

這些年,在服務社區與為華人尊嚴奮鬥過程中,我在單獨教育圓緣的生活上,逐一用自己的方法慢慢的以她能接受的方式,移轉到她的心靈。綜合一下總結如下:1)華人是最有耐力的族群,到那裏都能落地生根。2)華人擁有悠久的歷史文化,其中有許多可貴的背景,善加運用絕對能使妳比主流社會的人,更有智慧。3)雖然眼睛與皮膚無法變色,但以歐美現在的環境,我們必須先把自己定位為美國人,不可夜郎自大,也不必妄自菲薄。4)要讓其他族裔尊重我們,像我們尊重他們,卻不必在意他們喜不喜歡我們。5)認識公民的本份,做好應盡的義務與責任。

從小喜歡給圓緣講華人歷史的故事,從最早編到不能再編的「西遊記」,到逐漸長大的「廿四孝」,產生的後遺症是,有一天她對我說:「爸爸你愈來愈不孝了。」弄的我啼笑皆非。春秋戰國列強爭霸,明清兩代的由盛轉衰,情節中的人物,傾城傾國如西施、楊貴妃、武則天等,都在父女倆茶餘飯後成為故事,植入她的腦海。最後我必須承認,到底在她的生活學習中有多少助益?不得而知,有一點是唯一能肯定的,「待人以誠、知恩圖報」,還有重視「家庭」的觀念。

我們在地球中的浩瀚也只能算是微塵一樣,更何況生存在海外,若不能自我了解與肯定,真的會有不知身在何方之感。如果我們計算宇宙的太陽數目而感到人類屬於滄海一粟的話,那麼,當我們像叩問宇宙搬叩問我們的心智,身為華人是我們的宿命,我們無從選擇,生活的環境移居海外,卻是我們自己要的,至於真正的根,很多人喜歡把它擴大到國家或民族,我卻寧可將它縮小到,它代表的是我們的子女,一個我們百年後留給世界的禮物,希望它是一個有益於人類的苗子。

多年觀察美國在學校教育上,所產生的一些矛盾,密蘇里大學校長與校監,由於學生絕食抗議,學校足球隊也拒絕比賽,最終宣告辭職。此一事件引發了種族歧視與言論自由的路線之爭,紐約時報(Nickols Kristop)也在11日撰文剖析,大學校園內的種族言論氾濫,顯示了校方領導的失敗。但是道德讉責也有淪為道貌岸然的霸凌的可能,人們經常以為衝突的兩造通常代表著善與惡,但其實經常雙方不過代表著不同的價值。

一個亞裔美國太平洋島國學生團體在明尼蘇達州大學掀起一場和平示威活動,呼籲更多在校園「代表性不足」的學生團體也採取行動,名叫「亞太裔爭取平等和多元化的組織」(APPI),在麥克納馬拉校友會中心的外面舉行示威,此校園平等和多元辦公室(Office for Equity and Diversity)正在主持年度早餐會,學生們期望吸引校友、股東和官員們的注意。

最近由趙美心、劉雲平、孟昭文逾40位美國國會議員向司法部長林奇發出聯署信,並與林奇見面,呼籲調查兩名美籍華人科學家被控間諜罪的案件中,族裔或種族是否構成他們被控的因素成為訴求。來自台灣的劉雲平說,他認為,最近的檢控模式與歷史的歧視亞裔美國人的事如出一轍。劉之所指是1882年的排華法案以及二戰日裔美國人被關進集中營之事。

國會亞太裔工作小組主席趙美心也表示,華裔科學家陳雪芬和鄧小星成為間諜案的調查目標,僅僅因為他們是華裔,他們將於18日與司法部長林奇見面討論相關的類似案件。不論未來他們見面的結果如何,對於華人而言,危機就是轉機,對生於美國第二代華人,他們在國籍認同上毋庸置疑,以目前世界各國對華人市場的渴求,其實給擁有華人面孔和文化背景的第二代,創造了許多就業的機會,當然先決條件是,他們必須是優秀的。

華人文化近10年來都在質變與量變,我們想說的是,身處在國外,如果大家能把文化中最傳統的優質,循規蹈矩的經由家庭教育輸給下一代,他們勢必會受用不盡。

說到質變量變的華人文化,我們想舉個例子,內地有部份學者,自我創造了要與諾貝爾比擬命名為「孔子和平獎」的獎項,2015年把該獎頒給在津巴布韋鐵腕治國殺人無數的穆加比,此君把國家治理的日益貧窮,可笑的是;他竟拒絕到北京領這個獎,使得此事成了西方傳媒的笑柄。

「孟母三遷」相當程度說明華人婦女在有了子女之後,不管她們有多欣賞自己,逐漸的會將重心與愛,轉移到孩子身上,這不僅僅是華人之傳統文化,也是人類的本性。然而現代的華人,尤其是在海外,我們認為應該提升母愛到父母都承擔「愛與教育」子女的責任,只有這樣,方能保有我們優質的傳統。

《結語》

六十歲的生日晚會,把我抛至另一個天馬行空,由於來致意的主流民選官員與民意代表空前,加上諸多好友的厚愛,使不少人揣測,謂我是否有意競選公職?使環繞在身邊親近的同事被詢問飽受困擾,可惜啊!真正了解我,就會明白是多麼的自擾。

若有意公職,應不致於選在耳順之年才起步,也不可能有這麼多主流政客捧場,因為一旦想競選,立馬會迎來許多自然的政敵,華人文化中有「無慾則剛」這麼一句話,心中無求心自在。反過來;別人就可有求於你,僅此差別而已。

過去我一直很疼愛華文媒體的記者,主要的原因,就是他們不只是來美留學,英文肯定不差,能擔任記者,他們的中文有相當造詣,一旦能擁有合法居留或工作的身份,以現在中國在世界的經濟地位,全世界均急需雙語人才,他們肯定能在其他領域綻放色彩。倘若久而久之,因緣俱足成為公民,他們能自我提升認同主流環境,踏入民代的競選,定能斬露頭角,會給海外華人社區創造更好的歷史。當然不容否認,有可能在競選時冒會被抹紅的風險,但只要問心無愧,華人同胞選票夠多,小小心結,難不倒美籍華裔,我們又何懼之有。

很長一段時間了,個人選擇抛開「兩岸政治」的包袱,完全以「美國公民」華裔的本位,小心謹慎不介入兩岸的事務,不論週遭的友人如何提醒或背後議論,非常堅決的先扮演好公民之角色,但不忘記自己是華人。心中有一把尺,只有這樣;方能立足並幫助自己同胞與華人第二代。孤獨的走了好多年,幸虧有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會的兄弟姊妹鼎力支持與相伴,加上許多有為華商的贊助,強化了華人社區的力量,選擇此次生日晚會來驗證。

其實個人最大的潛力是停、聽、看,不斷將華人的長處與「勤儉持家」的文化,毫不保留的輸出給主流社會的人士,而且不虛華更不避重就輕,甚至不惜強調非法居留來到美國的華人同胞,為了償還偷渡費用,一個星期工作七天在所不惜。他們省吃儉用不偷不搶,給美國社會與華人聚居的社區,帶來無形的助力,因此那怕2008年金融危機,華人也一樣發展迅速。

做為華人社區小小螺絲釘的我,如果生日被主流重視有麼一點榮耀,更貼切的說,反而是反應了華人世界在紐約被看到了「價值」,表示我們走在對的道路上,該感恩的是;華人同胞的努力。遠離熙來攘往的都市繁囂,常常在深夜反思時,掛在我心頭的是明天華人何去何從?隨著世界局勢的轉變,在紐約的華人,我們要如何邁開下一步?帶著一份心願尋找答案與方向,我緩緩的沉睡,等待黎明。

Filed under: 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by

杜彼得

紐約民主党州委員,第七社区委員,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会總幹事,皇后社区大学与紐約皇后醫院顧問,慈濟功德會委员等,從事服務工作超过二十年以上經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