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Leave a comment

道可道,非常道 名可名,非常名

《瞬間急變,禍福自修》

7日中國股市「熔斷機制」再度發威,A股兩次熔斷再次暫停交易。由於今天的世界金融深受中國之影響,美國股市跟著應聲下跌,很多股民面對股災,臉色一片慘綠,有人問:「股民是不是賠的很慘?」我們的回答的是:「不,他們只是把賺的吐出來一些而已,喝慣了紅豆湯的人,忽然改喝綠豆湯,會有不適應的感覺,倘若繼續執迷不悟,接下來苦瓜湯將登湯。」

如果人活在世上只能面對順境,久而久之已失去面對困境的能力,這就有點超現實,怕的是你不知足與不知道該見好就收,那麼你就只能沉迷其中,等待命運的宣判。我們必須走在身處的時代,並了解環境的主旋律是什麼?整個世界的走向是在主張或反對什麼?問題是,追本溯源,你能洞悉2016,也許整個國際社會可能會有驚天動地的變化,請問你準備好應對了嗎?

去年聖誕,英國女王伊利沙白二世文告說,經過艱辛的一年後,光明必定戰勝黑暗,她強調,歐洲在過去這一年,經歷了恐襲和難民危機,女王引用了聖經「約翰福音」的章節,「光在黑暗中照耀,黑暗絕不能戰勝過它」。89歲女王的文告都是親自撰寫,也反映出她個人的想法和信仰。

美國總統奧巴馬在去年和夫人在聖誕節賀詞,除了祝全體人民節日快樂,並感謝保衛美國人民安全的所有軍人和眷屬,並鼓勵民眾以愛來善待和幫助別人。奧巴馬說:「這些精神是凝聚我們的力量,不僅凝聚基督徒,也凝聚所有擁有不同信仰的美國人。這正是這個節日的意義:它讓我們聚集在一起,作為一個大家庭,慶祝我們所秉持的價值和因此得到的佑護。」

我們不願對英美領導人做任何評論,卻願意藉此機會提醒大家,從去年聖誕到現在,我們不只一次細讀專注於他們二人在聖誕節的講話,為什麼會如此的不同?不論奧巴馬執政這些年的政績如何?至少他更有「悲心」,是因為他的膚色使他不同,還是與生俱來的善良,端看人們去解讀。

《朝鮮試爆氫彈》

中國相關單位6日上午位於中朝邊界的延吉、琿春、長白縣等地發現均有明顯震感。朝鮮隨即宣佈,成功進行試驗第一枚氫彈。朝鮮國家電視台報導:「朝鮮首次氫彈測驗,已在2016年1月6日上午10時,根據勞動黨的戰略決定,成功進行。」並指出,這是為守護朝鮮的生存權。中國新華社稱朝鮮實施氫彈試驗,與國際社會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的目標背道而馳。

為什麼於此特別提中國的反應?我們想到1950年10月8日中國人民志願軍出兵朝鮮,幫助朝鮮軍隊抗擊聯合國軍,俗稱「抗美援朝」。當時中華人民共和國剛成立百廢待興,朝鮮領導人金日成被趕到了北京坐以待斃。

中國志願軍經過三次大戰役後,後勤供應出現嚴重問題,部隊缺吃少穿,幾乎無法繼續作戰,主帥彭德懷返回北京,1951年2月24日,軍委擴大會議在中南海居仁堂舉行。當會議討論到具體軍需,有些官員強調國內政府機構剛剛建立,許多問題難以解決。彭帥火冒三丈,一拍桌子:「這也困難,那也困難,你們去前線看一看,戰士們吃的什麼?穿的什麼?現在第一線部隊的艱苦程度甚至超過長征時期,傷亡了那麼多戰士,他們為誰犧牲?為誰流血?」

彭德懷的發怒之後,中國大城市官員民眾晝夜為志願軍趕製炒麵等食品,迅速送往朝鮮,暫解了志願軍斷糧之苦。以後隨著條件的改善,支援的工作走上了正軌。這才有了金日成的銅像佇立於平壤的街頭,後來的金正日偉大的領袖,還有現在的天才巨人「金正恩」。

金正恩的試爆氫彈就算不告訴美國,至少從道義上,朝鮮都應該照會北京一聲。朝鮮中央電視台6日公開了領袖金正恩指示進行氫彈試驗的親筆簽名。簽名中顯示,氫彈是朝鮮核武器發展更高的階段,核子試驗是主權國家進行安全防衛的自衛權力,用途在於防止美國侵略。朝鮮表示如果外部敵對勢力不侵入朝鮮,朝鮮不會使用核武器。據說過兩日就是金正恩生日,故核試爆其中一個目的是為了向他獻禮。

抛開朝鮮人民民不聊生,在穿不暖、吃不飽的日子中艱苦生活,還要為偉大祖國獻上氫彈做為領導人的壽禮不談,反正身為朝鮮人民,是出生的不幸。我們想到彭帥的話:「那麼多的中國戰士,他們為誰犧牲?為誰流血?」而這些中國亡魂,竟無法換來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在氫爆時,知會中國相關單位一聲,令人相當感慨也痛心。

是到了中國在對外援助上,要認真思考與評估它的實際價值,我們反觀中國歷史曾有兩次是用道家思想來治理國家的,得到了盛世,即;漢代的文景之治和唐代的貞觀之治。它們講求休養生息,發展生產,都取得了良好的效果,這都是無為而治。

內心的平靜,是心靈深處的恬然、安謐、舒適和自在。心靜並非什麼都不想,而是不露聲色、不思勝負、不思得失、不思榮辱、心無煩惱、形無勞倦的一種精神境界。我們相信有良知、良能不論海內外所有的華人,都會希望,中國更施出強而有力的方法,迫使朝鮮不能再為所欲為,忘恩負義。

《美國的法律與文化的再認識》

美國總統奧巴馬5日宣佈他在執政最後一年繞過國會,以行政令方式採取的控槍措施。他在力推這些旨在遏止現在社區屢見不鮮的大型槍殺案及自殺案中措施的同時,憤恕的讉責槍械暴力,在提及無辜的小學生死難者時,他更難掩激動情緒,聲淚俱下。

奧巴馬指出,槍權遊說分子可能會將國會作為人質劫持,但他們不能將美國人作為人質。他也承認,新的控槍法不會在一夜之間出現,也不會在本屆國會或他的總統任期內出現。他強調,他已經指示執法機構與政府其他部門採取力所能及的行動。(很多人也許不能理解,為什麼做為世界領袖權威的美國總統,對於區區國內禁槍,在發生那麼多悲劇之後,仍然束手無策?原因就出在美國是一個遵守「法律)的國家,也是文化的特色之一。)

引發美國政治及社會爭議的反政府行為其實並不少見,反槍與擁槍者都各有所持的舉行示威遊行,甚至贊成擁槍者的人數與願意出錢去遊說的人更多,他們的理由,在發生那麼多不幸事件之後,仍然振振有詞。最近德州更通過法律,准許帶槍進餐廳吃飯,讓人不禁想;會不會再回到西部開拓史,將來有一天,一言不合,是不是要比一下誰掏槍掏的快,打的更準?

俄勒岡州有超過一半土地是屬於聯邦政府,大部份比例是由「土地管理局」擁有,也使得該局在西岸常遭到抨擊。部份原因是該州東部的人口不多,大部份集中在波特蘭及沿海地帶的走廊,是野生動物保護區故人跡罕至。人口多寡又和聯邦土地擁有權之間,有歷史性的連結。

2012年,美國國會研究服務處檢視西岸政府和人民之間的緊繃關係,特別是像哈蒙德和邦迪之類的牧場主人及農民,使用聯邦土地來放牧或其他用途。哈蒙德73歲和46歲的德懷特及史帝文父子,被控於2001年及2006年於聯邦土地縱火,他們辯稱是「焚燒入侵植物」和「防野火預先燒出防火牆」,這個案子最近在俄勒岡東部造成政府與人民關係緊張。

原本哈蒙德父子三年前被定罪為父親三個月、其子一年,但去年10月聯邦法官認為他們縱火罪比法定最低本刑五年太輕,因此又各加了四年牢刑。一些同業者不滿,最近佔領俄勒岡國家野生動物保護區大樓並擁有武裝,呼籲全美各地支持者加入他們反政府的行列。他們希望土地產權移交給當地政府,使人們可以自由使用,不受聯邦監督。

好笑的是,帶頭抗議並不是被判刑父子,也不是當地的居民,而是來自內華達州的牧場場主邦迪父子組織了這場抗議野生動物保護區的示威。而這已不是邦迪父子第一次幹這種事,前年他們也曾鼓動有效放牧的權利,集合大家跟聯邦執法機構對峙。

因縱火被判刑的俄勒岡州牧場主人父子二人,本月4日依約向位於加州的監獄報到。反政府的武裝父子卻仍繼續佔據野生動物保護區政府大樓。倒是聯邦政府卻無意立刻採取行動,奪回在俄勒岡州東部偏遠的沙漠這處馬盧爾國家野生動物保護區。沒有迫切理由處理,是因為無人受傷、無人被扣為人質,且時值隆冬時節,就算真有對峙僵局形成,影響也很小。

組織佔領的人群自稱「憲法自由公民」要求政府五天之內回應有關牧場父子被延長刑期。類似像這樣的事情在美國已不乏先例,1992年愛達荷州石嶺案,1993年德州的韋科案,後來官方突擊,曾造成暴力與死亡,並使極端的反政府觀點在一些角落大行其道,乃至於1995年奧克拉荷馬州聯邦大樓爆炸案。與此相對,2014年政府在內華達州的邦迪案中選擇退卻,當時邦迪的支持者簇擁者聲稱不惜與官方一戰,他們的勝利也讓西部對政府佔地之舉不滿的人士受到鼓舞。

俄勒岡居民並不支持佔領行動,當地居民要求外來團體不要介入,更擔心他們的出現可能會引發暴力。當事人哈蒙德家族也拒絕邦迪家族的支持。家族的律師向警方的聲明中表示,「不論是邦迪或是這個組織團體的任何人,都不能代表哈蒙德家庭。我們已向所有人作出承諾,我們會依法實踐。」俄州的抗議者幾乎都是白人,領銜是邦迪兩個兒子,他們成功對抗聯邦後,曾被保守派領導人大加稱許,一直到他們說:「黑人如果繼續當奴隸」,所有稱許他們的言語才停止。

美國西部開拓時期,政府取得土地後分配給農作或經濟成長,包括洛磯山和內華達和猶他州沙漠,土地日益荒涼,到了19世紀末,隨著1872年黃石成為美國第一個國家公園,土地保護區成了新焦點。上個世紀,政府的重點改為不再釋放土地給私人民眾,改採自行經營。

1976年通過的聯邦土地政策和管理法,政策規劃更具體,持有土地成為政府財產。在聯邦政府態度轉變之後,在西岸包括州、國會議員聯手推動著名的「山艾樹抗爭」,是由跟雷根政府友好的組織發動。何謂「山艾樹抗爭」?發生在1970-80年代,要求聯邦將土地歸還各州控制,由各州州長、國會議員聯手推動,國會眾院在2014年通過法案,禁止土地管理局購買新土地。(土地管理局現在管理2億4730萬英畝土地,約佔全美面積的八分之一。它也擁有7億英畝濱水的聯邦礦產,並負責管理各種天然資源,包括美國各地的伐木、採礦和開採油源作業。)

《結語》

從90年代開始,我們不斷細心學習與觀察,美國政府與人民在面臨極端事件,可能採取的態度與結果。第一個令我們注意的案子,就是國會要罷免性醜聞的總統柯林頓,結果是不出我們所料,為了經濟;眾口爍金,柯林頓平安脫險,直到現在仍活躍於世界政壇。從理論上,它也意味著在民主自由的機制,道德是可以採取雙重標準的,也可以成就「積非成是」。

若從簡單的述說讓人易懂,那就是少數必須服從多數。以此類推,過去華人歷史中,忠臣賢良,枉死於亂刀砍頭成為冤魂,似乎不足為奇。做為華人,生活在美國,我們有理由靜觀這個國家在處理特殊情境的演變,由觀察中產生智慧,方能使自己與華人社區,在僑居地生存的更具信心,更被待見。

Filed under: 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by

杜彼得

紐約民主党州委員,第七社区委員,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会總幹事,皇后社区大学与紐約皇后醫院顧問,慈濟功德會委员等,從事服務工作超过二十年以上經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