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Leave a comment

這一場暴風雪,打醒我的思緒

《不愧為法拉盛市長之名》

從顧雅明當選為法拉盛(紐約市議員)第一天開始,做為了解他、支持他的夥伴,我們幾乎戰戰兢兢的期待,他能成為一位平凡卻偉大的父母官。因此在各式各樣的場合,我都公開以法拉盛的市長稱他,延續到今天,多少年了;(Mayor of Flushing)成為顧議員的代名詞,伴著他善良、可愛的笑容相得益彰。

那天,在一場與教育有關的記者招待會上,目前強勁有力的市議員辦公室的團隊,在招待會接近尾聲時,忽然給他遞上了一個字條,只見法拉盛市長突然宣布插播一段訊息。顧雅明很大聲的說:「此次清掃殘雪,市政府太不重視我們皇后區了,二天過去了,法拉盛到處積雪,行人、車輛寸步難行,叫小商家如何營生?」他更一一的以文字、圖片佐證,可以說火力全開,媒體也很配合全面大幅度的刊登。

不到二天,看到法拉盛街頭,市府清潔車24小時不分晝夜的全面清理本區,星期四上午,走在街頭上,人們安逸的漫步,不用再抬腳避開積雪。故意在街上多走了數條街,個人看到華人同胞走走停停,臉上沒有了陰霾綻放著笑容,心中感到非常的欣慰。望著陽光對著上天吶喊:「老天爺,我們沒有選錯人,他是最棒的,只是需要好人與好的團隊跟他一起打拼。」

一個下午顧雅明和我單獨談華人參政,我們一致認為必須鼓勵華人參政,但是最好是年青、有才能的人,前提是;必須是一個有服務熱誠又善良的人。特別提到,顧雅明在當選市議員之前,在社區樂善好施了10年,當年華人社區幾乎人手一個「安康寧西藥房」的大布袋,每天幫他做免費廣告,使他有一雅號叫「員外」。

最後顧雅明補充說:「Peter,當年我二次競選全部自掏腰包,沒有跟任何人拿一毛錢,甚至很多幫我的人,我都給錢感謝他們的努力幫我競選,你知道嗎?二次競選我整整花了一百萬美金。」(個人打從心眼尊敬這位長我幾歲的兄弟,大善人)

《不顧風雪出席孟昭文籌款餐會》

星期五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會年會,當著千人之前,頒獎給數位成就「農曆新年」成為紐約市學校公定假日的議員,第一位接受頒獎的當然非國會議員孟昭文莫屬,她就是第一位用法案提出「農曆新年」成為公定假日的前州眾議員。這些年,只要孟昭文有籌款活動,都會義不容辭的為她找一桌朋友,希望每位朋友至少給美金500以示支持。

由於紐約在上星期六整天,完全被史上罕見的暴風雪蓋住,孟昭文的籌款偏又選在星期日中午,因此星期天一大早起床,不斷的給朋友打電話,請大家務必出席籌款餐會。帶著自己的支票,準時到達現場,不到廿分鐘,同桌朋友已坐滿,填寫籌款單交完支票,看到紐約市長白思豪蒞臨10分鐘致詞以示支持,他大人前腳一離開,中午1時10分我就離席回到辦公室,準備每週曰2時到3時的「存仁社區論壇」 (做了16年的電台廣播節目)。

席間有友人問到:「孟昭文沒有競選對手,為什麼仍然要不斷的籌款,向大家要錢?」我的回答是:因為她是唯一的華人國會議員(在美東地區),而她的選區華人又相當集中,所以沒有人敢出面向她挑戰。至於她家人為什麼要幫她籌款?我們相信,一定有他們的道理,在美國的民主機制中,籌款多少是一種競選武器之一,有時候;候選人籌款的數目,常常會嚇退想要與你競選的對象,而這也是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手段。

過去這15年中,個人投注不少的生命力與智慧給二位年輕華人的第二代,2008年之前的劉醇逸,2009年之後的孟昭文,都是華人社區的驕傲,對我而言,一位是過去式,一位是現在進行式,雖然表現的做法完全不同,但都能以「優秀」來形容各有各的長處。做為他們的長一輩,他們也都能體會,我希望他們爭取華人「尊嚴」的心願,在不同階段上,他們也都能適時的創造一些使我有所持的條件,除了關愛;更多的是以他們為榮。

《華人群體的表現不俗》

華人社區從2000年, 產生第一位亞裔的市議員劉醇逸開始,整個法拉盛的發展日新月異,年復一年本區在開發案、市場經濟、街頭繁榮,都讓美國主流社會的人刮目相看。認真觀察了數年,我們得出兩個結論,(一)中國經濟強了,2000年以後到美國的華人,不再是偷渡來美國打工的,而是充滿了財力、購買力旺盛的華人,直接挑高了法拉盛各方面的市場。(二)早期移民的華人,刻苦耐勞加上聰慧,創造了許多,早期移民想不到的行業,他們憑著膽大心細,成就了自己,更成就了社區。

孟昭文的親和力,也使她隨著華人社區而水漲船高,一躍而成為第一位美東的國會議員,而不僅如此,不到數年,亞裔社區已擁有四位聯邦、州、市級議員,華人實應相互提攜、彼此感恩。我們倒想於此提醒華人兄弟姊妹,在美國僑界表現活動與希望雖好,也值得驕傲,但眼下美中在各方面的互動,似乎有衝過頭的味道,隨著美中經濟、財政受外交與內政之影響,已逐漸浮現了「矛盾」之勢,華人不可小觑。

《美中兩大國關係既合作又自然矛盾》

如果以「冤家路窄」來看待美中兩大國的關係,實在是再恰當不過。2008年金融風暴摧枯拉朽了世界各國的經濟,唯獨中國之經濟一枝獨秀。這個時候,整個國際情勢並不因經濟而有利於中國,各式各樣對中國之崛起假設層出不窮,中國當然明白,只有美國方能肯定中國大國之地位,且能化解各國之疑慮,證明中國乃是「和平之崛起」。前些年,中國曾為美國最大債主,且大量中國資金不斷湧進美國,總統奧巴馬更是大開方便之門,迎接中國貴客,(EB5)的盛行一路綠燈,大家有目共睹。

原本以查緝非法資金,逃漏稅為本的美國,過去不斷的抨擊瑞士協助各國富人藏匿資金於該國金融機構,是相當不負責任的國家。想不到,曾幾何時,美國竟在無形中變成了「新瑞士」,成為各國富人避稅、藏錢最有保障的天堂。而其中竟以「中國」為最。再加上美國拒絕簽署執行經合組織(OECD)的全球披露標準,無意中創造一個新的熱門市場,藏匿外國財富的佳境。

從去年年初開始,隨著美國經濟好轉,相關單位已開始警覺,不能再讓各國資金肆無忌憚的長軀直入,特別是中國的資金。因此美國選擇與中國政府合作,以反貪腐之名,在去年年底開始制定了政策,對任何現金買賣或超過300萬美金的房產銷售,必須交待清礎資金來源。(有朋友私下表示,杜某人你寫了一年提醒大家資金轉移的問題,終於被你猜中了。此話有語病,咱可不是用猜的,而是長期觀察,且有跡可尋。)

任何一個大國政府,在經濟疲軟之時,肯定會想方設法引進大量資金投資,以增加政府之稅收,創造民間市場的活動正能量。一旦經濟回穩,負責任的強國政府,肯定會想到大量非法資金,對己國市場經濟可能造成的不良影響,而這個時候,制定政策祭出回馬槍的計策,看似有欠厚道,卻是保護己國利益的良方。(美中兩國政策、法律、文化、背景都是截然不同,那麼就更不在話下,從世界經濟與貿易較勁上,美國顯然技高一籌。)

中國的相關單位,一方面積極反貪腐的力度,也逐漸體會資金外流可能造成的不良影響,正加強制止經濟成長減緩引發的資金外流,不過從另一方面也會損害把人民幣推上國際舞台的速度。2014年2月中國的外匯存底支撐人民幣幣值,以免幣值跌得太凶,事實上到去年年底,中國外匯已減少大約7000億元。

我們也看到中國在防止資金外流方面,採取了幾項強而有力的措施,包括遏制外資企業把在中國賺的錢轉移到國外,縮減香港銀行可供貸款的人民幣資金,禁止人民幣基金從事海外投資。中國央行也採取一系列行動,試圖阻止投資者作空人民幣,並掃蕩境外轉帳,且考慮進一步採取行動,誘使資金回流,包括讓外國居民和公司開設較長期的銀行帳戶。

中國央行這些突然採取的做法,正趕上中國投入幾千億元外匯存底支撐人民幣幣值,並遏止減息放鬆銀根、人民幣貶值和資金外流的日益嚴重惡性循環。中國相關人員也表示,資金外流太凶可能威脅金融系統穩定。國際貨幣基金會兩個月前才把人民幣列入它的國際儲備貨幣,肯定中國已成為全球經濟強權,曾保證讓市場對決定人民幣幣值發揮更大影響力的北京,現在確實有點後悔速度太快。許多投資者也對中國央行對其政策缺乏溝通表示關切。

很多海外的開發商,特別是華人,都有點擔心中國在金融政策上擴大調整幅度。但我們認為,短期內應該影響不大,主要是中國在各項系統上的變化,由於幅地與人事編制太大,很難在執行上一夜奏效,過去華人一直樂道:「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就是這個道理。無論如何,在美國做房地產開發買賣的投資者,必須仔細觀察美中未來在金融上的互動,方能使自己立於不敗之地。

至於說美中兩大國,在經濟層面上,彼此的相關單位與技術官僚,心中都再清礎不過,沒有一方會坐視對方吃虧不管,或故意落井下石,因為任一方的崩潰,另一方絕對不會有好果子吃,除了魚幫水,水幫魚,我們看不到全世界有任何一個強國能在美中金融上有任何的助力。

《中國A股「股災」》

面對中國經濟下滑、人民幣貶值、資金外流,加上油價重挫,外圍股市也不景氣,中國股市越跌越急,26日繼續重現千股跌停奇景,滬指重挫6.4%,再創14個月新低。「金融大鱷」索羅斯又不斷唱衰中國,面對不斷來襲的做空之聲,北京官方透過媒體也連連發聲砲轟。其實認真研究A股「股災」原因,人民幣匯率大幅波動,港股及匯市遭大鱷連續做空,股市成交萎縮,市場缺乏新資金入市都是原因之一。雖然中國央行持續放水,但降準預期落空,春節臨近,資金緊張仍未明顯緩解。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6日主持召開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會議,研究「供給結構改革方案」及其他問題。新年開始,中國經濟就出師不利,先是股市和匯市雙雙大跌,隨後,中國政府宣佈,2015年中國經濟增長率為6.9%,為25年來的最低點,國際貨幣基金最新的報告偏偏又稱,中國經濟將在2016年放緩到6.3%,2017年降到6%,更使得一切雪上加霜。

中國經濟正處於轉變增長模式的過程中,要把原來國家投資拉動為主轉為消費拉動為主,有觀察家擔心,這一過程怕會導致中國經濟「硬著陸」,但是目前看來還不致於那麼悲觀。理解中國經濟,就應該先理解中國政治,雖然不斷有人建議,希望中國領導人要放鬆或是解除對經濟的管控。我們卻認為,中國領導人會從各方面去考量,以確定要做到多大程度的管制放鬆,同時又不致於影響對權力的掌控。

綜合各方面的數據與報告,有相當程度上我們看到,雖然中國智庫數量僅次於美國名列世界第二,但從國際影響力,產出思想產品的品質和引領決策層來看,仍有不少的軟肋,大致上會朝著人云亦云以免犯錯的方向去建議,導致於智庫封閉發展不開放、管理效率低、自主性差。(就某些事情上,在海外我們也深深感受到,在自主性的教育上,中國似乎應該加強「理性自主教育。」的尺度。)

中國智庫需從宏觀層面健全「智政通道」,引導智庫服務於決策大局,並從微觀層面加強人才、經費管理、考核和資料庫建設,讓智庫發揮「信得過、用得上、想得起、離不開」的實踐性作用。所以中國智庫大可不必做大,反而應做「強」、做「精」,遇到問題能夠穿透,能在短時間對問題說明白講透徹。

《結語》

中國的問題與海外華人息息相關,雖然海外僑界有來自兩岸三地不同領域的隔閡,然而卻因語言與文化的相似,經年累月很容易融入為一體。但是由於成長教育環境的不同,第一代華人常因母國政治的包袱,形成沒有必要的區分,且因政治敏感,往往會藉理由入人於無枉之災,造成由點到線所形成的面頓失該有的光茫。幸虧,華人僑界理性者多,抛開枷鎖自我凝聚,才使整個華人社區欣欣向榮。

另一個值得鼓勵的是,做為第一代華人,真的要「不獨親其親」,無私的把自己所見、所聞、所能、無私的傳承給第二代華人,對待別人的子女要有耐心與愛心,畢竟俗語說的:「友人教育子女比自己教育更給力」,也唯有如此,才能使華人團結顯現「實力」。我們更應該叮嚀第二代華人,也能以此為榜樣,善待未來第三代華人,且更要「不獨親其親」。

Filed under: 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by

杜彼得

紐約民主党州委員,第七社区委員,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会總幹事,皇后社区大学与紐約皇后醫院顧問,慈濟功德會委员等,從事服務工作超过二十年以上經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