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comment 1

論國際情勢之演變 不法常可因為之備

《無字天書》

行走街上常被問及,每週之撰文是否為「散文」?這也是個徘徊於個人腦海中良久的問題。憑心而論,若以現代人對散文的概念,很自然的會以意境(無病呻吟)來加以詮釋,那麼在文章一開頭,或多或少我們都會先以情理將讀者導入一個心思,然後再正經八百的時事分析與評論,聽起來有點無厘頭,但若你讀之再三,定會發現筆者之用心良苦。因此;愚每週之拙文,應是介於「社論」與「散文」之間,若將之歸之為「實事求是」之雜記,就最為貼切。

春秋戰國時期是中國古代散文蓬勃發展的年代,曾有許多優秀的散文著作,史上稱之為「先秦散文」,它又分為歷史散文和諸子散文兩種。歷史散文著名的有「左傳」、「國語」、「戰國策」。諸之散文就厲害了,它蘊含儒、墨、道、法等學派的文章,其中「論語」、「墨子」、「孟子」等,是孔丘、墨翟、孟軻的弟子對其師言行的記錄,「莊子」、「荀子」、「韓非子」等則為其本人自著。(歷史的煙塵掩蓋了這些幾千年都值得稱頌的著作,卻永遠也掩蓋不了它的價值,我們這代人才疏學淺,厚顏賣弄筆墨一二也就算了,又豈敢以「散文」稱之。)

《諸事皆有因》

上星期北加州一名飛行教練及其助手被控涉嫌綁架中國學生施天舒,目的是企圖將之「遣返」中國。新聞一出來,華人為之震驚不已,在這個自由民主一切依法的國度裡,竟能在光天化日之下,目無法紀的如此對待華人。這個座落於北加州的飛行學校,原來在美國航校中的排名不高,還曾經倒閉過一次,後來才被中國青島的九天國際飛行學院收購。施天舒同學來美已有幾個月,他已經到了可以單飛的階段,但教練認為他不具備飛的資質,也就是會造成安全上的顧慮。

同校的教練中,有一曾和施天舒上課飛行過的老師說:「他可能學不會,航校了解不是每個人都適合飛行的,當然也不是每個人都願意承認這一點。很多教導員和施天舒飛過以後,都認為,他沒有足夠的能力去應對突發狀況,也不了解塔台的指令,那麼送學生回去是很正常的事,這次航校可能用錯了方式去通知。」而從當地媒體公佈的錄音來看,教練的華裔助理對施天舒說:「接到國內通知,你今天要回去,什麼事情我們國內解決」,似乎航校已和該學員的委培機構溝通過。

整件事情可能並不是綁架,而是航校依規要把不合格的學員送回國,且因航校的總經理麥康基脾氣爆,在溝通時與學生起了衝突,並且強行把學生送上飛機的事情,可能採用的方法不對,才引起了軒然大波。換句話說,是航校想合法的停飛學員,卻不小心用了不合適的方式去告知和行動。(華人未來在處理有關族群的各項紛爭事務,都應該採取實事求是的態度去了解真相,冷靜分析後再以理性去判斷,再採取必要的行動,方為上上之策。)

川普政府不管國際,特別是巴勒斯坦人的反對,將駐以色列美國大使館由特拉維夫搬到耶路撒冷,在新使館舉行揭幕儀式時,在加沙地帶爆發大規模抗議中,最少造成55人死亡,多國讉責以軍的報復行動。不過據了解早在十多年前,在東耶路撒冷,就早已有美國領事館,只是這次美國連大使館也搬來此地,變相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之首都之地位而已。(好幾任的美國總統都曾表示要將大使館搬遷,川普政府只是將一直只說不做的事情,勇敢的實踐了。)

為了在期中選舉能旗開得勝,民主黨人一直呼籲說,自從川普上任後,他的外交主張,包括推動對伊朗實施更強的制裁,導致油價上漲了50美分,儘管石油公司從共和黨的稅收法案中獲得數十億美元的減稅,但汽油價格仍處於近四年來的最高水平。這也許會造成民主黨在期中選舉感到樂觀,但是我們憂心,這能不能用高油價歸咎於總統來說服選民,2012年共和黨提名的總統候選人羅姆尼,也用同樣的理由攻擊前總統歐巴馬,然而卻以失敗告終。

宇宙之浩瀚,大家心裡也都很清礎,不會只有地球上有生物,否則就不會有那麼多人在研究UFO造訪的記錄,還牽引著不少科學解釋不了的神秘事件,反正言之鑿鑿,外星人之說更是如影隨形。更有甚者認為,外星人早已混入人類群體中,並已落地生根,說不定你我他之一就是外星人的後代,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今天的地球,奇人異事、奇葩怪咖不缺,為了不使自己想多了生病,不如自我承認是外星人,卻不知如何或要怎麼回到那個星球?不如好好地在地球活著,一切就迎刃而解。

最近因為中興通訊事件,導致港人憂心忡忡,深怕香港經濟被波及。但是反觀2008年美國的金融海嘯,中國內地也被衝擊而險象橫生,香港銀行家也曾提出很強的預警,結果呢?香港的樓市愈來愈貴,過去幾年內地樓市也不在話下。不過也有奇人如是說:「中國高科技裁員不必怕,大家可以轉做物流的快遞專員,害慘的是機器人,因為好多公司正在開發人工智能解決人手問題。」(博君一笑,一樣米養百樣人,說這話的人,不知是否為外星人?)

在校園槍擊案不斷發生的陰影下,令全美無數青少年與他們的家長,每天都生活在惶恐之中,而控槍的呼聲越高,就會給民主黨推出的候選人,在期中國會的選舉中,造成更高比例的當選機率。白宮5月30舉行的例行記者會上,有位來自加州的13歲男童(Benje Choucroun)以學生記者身分,並爭取到提問的機會。身穿藍色西裝的舒克龍拿著事先準備的稿紙說:「我和同學都常在擔心會遭到槍殺,政府現在採取了什麼措施?未來又有什麼樣的辦法來阻止這樣荒謬的悲劇?」

孩子坦率的一席話對槍案恐懼的敍述,使得平日在白宮記者會作風硬朗的發言人桑得斯激動的聲音顫抖的回答:「對於學生和家長來說,沒有事情比學校不安全更令人懼怕。」發言人也勇於承認對此感到很難過,畢竟她也是為人之母,不會沒有感覺。(老實說,如果不是民主黨有許多左傾太甚、自由主義狂熱的首長,他們目前在各州的做為令人民感到表面無奈、內心厭惡,期中選舉民主黨有望大勝。現在依我們看,衆院民主黨席位必增加無疑,但要過半,恐怕還差一大截。)

最近中國的投資者對澳洲住宅物業的熱情減退,正轉向日本和東南亞國家。瑞銀集團(UBS)訪問3400名中國人,發現他們投資澳洲物業的熱潮在2016年達到頂峰,從2017到今年已逐步回落。瑞銀的報告稱:「隨著信貸條件收緊,外國買家不太可能加持,抵銷澳洲國內經濟放緩(過去中資進場帶來的熱頭已失)。我們對澳洲主要地產持審慎態度,因皇家委員會調查,澳洲本身的信貸風險正在增加。」

這次澳洲的轉變,使我們想到早幾年,中國大媽買黃金舉世聞名,後來遭大鱷吞噬的記憶。中國土豪到處地產狂熱,一開始投資的人賺錢,可是他們沒有去算,賺到的銀子全部是中國來的後繼者,並沒有賺到投資國外當地人一分一毫,換個角度說;將來虧的,也是來自中國或當地華人的資金。那麼大家算一算,溢來溢去的錢都是那裏來的?被中國資金狂熱鍾愛的國家,可有任何損失?中國的土豪最欠缺的是「教育水平」,只知賺錢,那看的到法律與文化的差距,中國政府限制資金出匯,是有其不得不為之的必然。(我們想說的是,澳洲如此,美國已不遠,前些日子有微信智者提到美國六大城市會首當其衝,其中有舊金山和紐約,絕對不是空穴來風。而且未來美國一旦巨變,地產不會是慢慢下滑,而是一瀉千里,讓人措手不及。)

《美朝大戲會不會準時上演》

正常來說,這場好戲應該會準時上演,兩位主角,無論是川普總統還是金正恩本人,對彼此的見面都抱著一定的誠意的,川普要的是外交的成果,金正恩要的是糧食和重整朝鮮的經濟。原本唯一的阻力是來自於美國本身,反對派當然不願見川普有任何外交上的成果,雖然他年紀不小,但壯的像牛一樣,怕川普連任。韓國保守派最近又鼓動「脫北者」發表極端的言論來破壞韓朝的和諧。

最近金正恩在韓朝高峰會談總結發言中表示,將竭盡全力爭取好結果,相信可以做到,並表示和文再寅再一次拉近心靈對話,希望朝韓對於川普與金正恩的見面,各自努力並負起責任。(這相當程度表明,金正恩期待與川普見面的緊迫性,除了想讓朝鮮脫離經濟制裁,關鍵是保證他的政權。金正恩的顧慮和韓國軍方的強硬,都是出於同一個原因。美國和日韓不斷的舉行軍演,目的就是消滅玩核的金家皇朝,而且至少準備了廿年,一旦動手;沒有人救得了金正恩,當然聯軍的損失也會不輕。)

最近朝鮮流傳者一段影片,內容是領導人金正恩視察沿海地區時,因國家經濟慘狀而潸然淚下。在朝鮮,金正恩基本上和神同位階,都被人民跪拜著,認為他是無所不能。川普上台後,把朝鮮問題列為首要之務,除了加強軍事打擊,在經濟上祭出最嚴厲制裁,而金正恩已無力改善這一情況,以金家享有的高級生活,若持久下去,他早晚也會被饑餓的人民推翻。(金正恩的落淚顯示會在與川普見面時讓步的跡象)

北極熊已看不下去了,原本對朝鮮表面不示善的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忽然到平壤訪問。還當面邀請金正恩訪俄羅斯,還表示「您來俄羅斯吧,我們會很高興。」他還放了一個馬後炮說:「只要對朝鮮制裁持續,朝鮮無核化的目標就無法達成。」拉夫羅夫充分顯示司馬昭之心。拉夫羅夫更贈送了一個盒子給金正恩當禮物,盒面是俄羅斯貴族騎馬馳騁鄉林間的彩繪圖,他還笑瞇瞇告訴金正恩,「你可以把秘密鎖在裏面」還把鑰匙交給金正恩。

另外中國將在青島舉辦上海合作組織領導人峰會,有消息說,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可能邀請金正恩與會,俄羅斯普京將與金正恩首次會面。多事者開始造新聞,謂這將可能給朝鮮的安全提供集體保護,為預定6月12日在新加坡舉行的川金會提供實質的支撐。(我們的看法正好相反,俄外長的司馬昭之舉,加上普京的與金正恩會面,都會使川普延後與金正恩會面,果不其然前二天,白宮已傳出可能沒有準備妥當,6月12日見面有困難。)

幸虧朝鮮第二號人物金英哲訪問美國,在星期五由國務卿陪同下與川普總統見了面,原本只是把金正恩親筆信帶給川普,但雙方會談了二個小時,金英哲也受到美國禮遇。星期五下午川普在面對記者時說,6月12日川金會會如期舉行,但川普強調,只是見面友善一番,是否會如預期達成協議,要視兩人見面後而定。不過川普又表示,美國有上百種方法,可以對朝鮮再制裁,現在都暫時不會使用。(我們真心希望美朝能達成協議,只為朝鮮半島的生命著想。)

《美國左右開弓》

5月30日美國有五十多名先遣人員已抵北京,主要是在美中達成暫時不打貿易戰的情況下,雙方開始進入實質性的磋商。然而就在29日白宮官網突然發表聲明,美國將加強對獲取美國工業重大技術的相關中國個人和實體施行出口管制,並採取具體投資限制,擬於6月30日前正式公布相關措施,之後不久將正式實施。中國商務部也迅速做出回應謂「既感到出乎意料,但也在意料之中」。中國外交部批評美方「出爾反爾,美方有悖於不久前美中雙方在華盛頓達成的共識」。(我們算是看到了中方在反應上的穩健與成熟,不再像過去以駡止駡的方式回應,未來中國的駐外單位也會改變,太左的偏激做法,將會被求同存異和善的吸引僑心所取代。)

美國有些要命的專家又開始分析,說這是白宮試圖在即將到來的貿易談判中增加對華施壓的籌碼。我們卻認為是一派胡言。除了50人的先遣團,美國商務部長羅斯6月2日至4日將率團訪華,白宮此時祭出聲明,豈不是自打嘴巴背負萬一談判失敗的因果?反而是新華社的評論說到重點:謂川普政府的改變是為了增加籌碼,還是為了爭取選民支持,都將讓美國在國際道義上陷入尷尬。

繼對中國施壓後,美國對歐洲與盟國之鋼鋁課徵關稅,一夜之間加劇美歐貿易緊張關係,也讓將於加拿大登場的七大工業國財長會議蒙上陰影。現在所有美國的盟邦,也都磨拳擦掌準備對美國產品課徵關稅進行報復。由此可見,川普政府在面對期中選舉的壓力有多大,前有控槍法案對民主黨利多,後有共和黨人說,現在只有川普黨已沒有共和黨,因為早前以為可以把川普當傀儡的人都已消失。川普之所以得到美國人支持,就來自於他敢作敢當的「美國優先」,換句話說,川普政府除了硬幹,完全沒有退路。

上周我們曾說,中興通訊的案子,不會馬上順風順水,原因是;川普雖然再三強調他與習近平關係良好,關鍵是儘管美國總統擁有決策權,不過體制上並非他一個人說了算,他的政府內部也有「鷹派與鴿派」的較量,且中興案引起國會兩黨罕見的一致批判,充份展現民主的制衡。偏偏中國在過去3個月批准伊萬卡‧川普公司的第13個註冊商標,中國有關部門還批准了另外8個。(紐約時報)立即撰文稱,中國宣布批准伊萬卡註冊商標幾乎同時,川普尋找一個途逕避免中興破產,是否是個巧合?

「一個人在安靜的房間內,嘗試與別人扯上關係。In the end, stories are about one person saying to another」,2017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Kazuo Ishiguro),在他的得獎講題(My Twentieth Century Evening and Other Small Breakthrough),道出他的寫作態度。寫,是為了與別人溝通,讓他人了解,而不是因為會有機會獲獎,才用心寫。

Filed under: 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by

杜彼得

紐約民主党州委員,第七社区委員,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会總幹事,皇后社区大学与紐約皇后醫院顧問,慈濟功德會委员等,從事服務工作超过二十年以上經歷。

1 Comment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