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Leave a comment

莫為之而為者,天也 莫之致而至者,命也

《做好自己的定位》

紐約市警局(NYPD)在每年的8月份都會在各警分局,分別在同一時間舉行「全國打擊犯罪夜」,雖然名字聽起來有點嚴肅,其實是警民共同聯歡會,目的是促進警民相互合作的和諧關係。FCBA一直以來就希望法拉盛的華人社區,能和轄區的109分局有更好的互動,因此每年贊助警局各項相關活動,如鬼節的「孩子要糖」、聖誕節的大餐,經10年如一日。

我們非常了解,2000年以後的華人新移民不斷的湧入美國,在紐約,只有法拉盛大至兩岸三地,小至各省、市的華人都不難在此區找到符合家鄉口味的美食,還有帶有「鄉音」的鄉親,也使本區成為華人新移民定居的首選之地。不容否認的是,接踵而至的法律、文化、語言的隔閡,也會給新移民帶來一定時間的適應期,倘若維護治安與法律的警察,對華人帶有偏見,那後果就不堪設想。(也感謝老天的祝福,109分局多年來都保持與華人有良好的互動,我們的努力,也沒有白費。)

另外一個讓我們必須去做警民關係的原因是,法拉盛的華人在小商業澎湃的發展中,充滿了現金交易的生意,常會成為壞人特別關愛的對象,從金融風暴之後,本區華人經濟區一枝獨秀的亮眼表現,有各式各樣的原因,「治安」維持良好,絕對有它不容忽視的功勞。五年前,FCBA就開始把觸角伸向107分局,由於看到它的轄區新鮮草原,也許是因小孩教育的學區問題,有很多華人新移民入住。這些年我們沒有少接華人在該區出事後,尋求協助的電話。

8月6日星期二,早前已說好要頒獎給我們的107分局,時間是定在晚上7:30分,想不到前幾天,109分局通知也要在「打擊犯罪夜」頒獎給我們,不過時間是定在6:00,時間錯開使我們得以同時受獎。因為是第一次參加107分局的活動,我們就格外重視頒獎後的發言,如何彰顯華人在氣度上與其他族裔從文化上有何不同?

我們說:「華人永遠沒有忘記在成為美國公民時對上帝的承諾,為了自由、民主、公平正義而移民到這個國家來。同時我們也了解,由於文化和語言的差異,我們只有在治安良好的條件下,才能安和樂利的生活與做生意,因此,對於警局的活動,FCBA和我代表華人,不想用支持的字眼,寧可選擇用感謝來做為我們對NYPD的肯定。」(講這席話,我們沒有一絲一毫的違心,完全是肺腑之言。)

生活在這個多元文化的國家,從文化上美國也一直維持著特殊法制的尊嚴,為了使自己能有更陽光與正面的腳步,至少可以精神抖擻的邁向環境的挑戰,我們深刻認識到華人的「現金交易」所帶來的危險。特殊族裔對華人青睞的威脅,不只是需要警察的公平維護治安,倘若語言的隔閡造成警民關係緊張,華人豈不是要在暗地裡低聲啜泣,不該遠渡重洋而來。(不,我們選擇用感恩與謙卑來融入與定位,我們更要贏得敬重與尊嚴,使華人落地生根。)

《瘋狂的紐約政治衝擊華人》

白思豪市長在連任之後變本加厲,不只是各項政策不得人心,他在市長任內的舉措也使他官司纏身受到調查不斷,光律師費就花掉納稅人數百萬美元。在這個基礎上,白思豪自認他偏頗的「自由主義」抬頭,會受到選民的支持,今年以來加入了明年美國總統大選,民主黨提名的黨內初選競爭,最近連紐約市警務處的月度犯罪率公佈也缺席。8月6日在某學院發布的民意調查顯示,白市長被評為紐約州內最不受歡迎政治人物之一,53%的選民不支持他,只有26%對市長有正面看法。

權威的昆尼皮亞克大學於同日公布民調顯示,不到1%民主黨人和民主黨傾向選民選擇白思豪成為被提名的總統候選人。很可惜紐約州參議員陸天娜(Kirsten Gillibrand)參選民主黨的提名,她的民調也不到1%。他們二位有可能因支持率低,失去參加9月12日至13日的公開辯論,使紐約的總統提名候選人,在下一輪的辯論會全軍覆沒。

有如此瘋狂的市長,當然就會有瘋狂不亞於他的教育總監卡蘭扎,紐約市成立了(Panel for Educational Policy )教育政策專門小組,對所謂的「文化響應持續影響」進行投票。會議因缺乏中文翻譯、理念不合、程序缺乏透明度等原因遭到華人家長強烈抗議。一位與華人家長一同前來並登記可發言的人,隨後被告知不能發言,當華人家長知道情況後,憤怒的高喊「解僱卡蘭扎」。

8月6日在警局的打擊犯罪夜的活動上,這位教育總監公開下午6時到展望公園(Brower Park),然而在日間12時半至2時半,他與布碌崙20學區教育委員會(CDC)開了一個閉門會議,9名(CDC)成員中,其中有二位華人竟未被邀請,又引起數十華人家長的不滿在門外示威。(這二年我們真正體會到紐約同源會和會長陳慧華為了教育的問題,不斷地與市教育局對抗的努力,一群極為有心的華人家長,奔走於州府與市府之間,令人肅然起敬。)

從去年底開始,自由主義的國會議員AOC從皇后區竄起之後,這些年輕的瘋狂民意代表,也和紐約市長一樣,不停地在改變紐約市的各項政策,而且態勢咄咄逼人。曾經有朋友認為華人似乎是該考慮搬離紐約?我們就認為不宜,主張運用華人的文化優勢與耐性,團結其他族裔,一定要與之抗衡,絕不消極的坐以待斃。上個月皇后區DA的選戰激烈競爭,最後三個星期我們出面力挺皇后區長Melinda Katz,8月5日法院已正式裁決區長以55票險勝,代表民主黨競選DA,證明了「有志者事竟成」。

在警局的活動中,由於我們奔走於兩個地區,不少主流社會的人主動過來握手,異口同聲的說, 在DA 初選最後的衝刺中,看到華人在新聞和Twitter及Facebook上的呼籲,力挺較為理性的區長,使他們深受感動,尤其是我們當時強調要以尊重警察來和另一候選人(Caban)做區分,感動了許多NYPD in Queens,大多數的票都投給了Melinda Katz,同時他們也看到在華人聚居區,25和40選區Melinda的票也都得到第一。(事實又再次證明,數字會說話。)

有個人在迷宮的路途上走著,來到一個分歧路,向一坐著的耆老問路,並問該向左走還是向右走?老先生問明了他要去的地方後說:「我沒聽過這個地方啊,請回吧。」他對老者的話半信半疑,有資訊指出這是通往那個地方必經之路,命既來到此,又何必半途而廢呢?於是又不死心的向耆老求教。老者為之所動,且見他去意已決就指點如下:「前方可能有你意想不到的風險,我建議你往右走,雖然兩條路都是凶險的,右邊的凶險你看的見,左邊卻不。」(華人選擇來美國打拼,沒有任何理由往左走。)

《槍枝管控治標不治本》

最近美國在不到24小時內發生兩宗大型槍擊案,德州3日的槍擊案造成22死26傷,俄亥俄州4日的槍擊案,也導致9死27傷。除此之外,加州南灣(Gilroy)大蒜嘉年華也發生槍擊案,共造成3死13傷,19歲的槍手(Santino William)沒有留下任何犯案宣言,但表現出「暴力意識形態」並已在槍案中死亡。芝加哥也不甘示弱的自2日下午起至4日連續發生多宗槍擊案,造成4人死亡,43人受傷有醫院因為處理大量死傷被迫停止接收新急診患者。(一週内38人死亡加上109人受傷,令人不寒而慄)

德州發生的槍擊案是在(El Paso)沃爾瑪超市,疑犯是21歲白人青年(Patrick Crusius)做案時戴著耳罩式耳機,手持AK-47步槍走進超市亂槍掃射。他在行凶前大約20分鐘,曾經將一份長約2300字,題為(The Inconrenient Truth)令人為難的真相,在宣言上第一句即表明「支持新西蘭3月清真寺恐襲案凶徒,這次槍擊案是針對德州西語裔人士,他們才是煽動者,我不是,我只是在保護自己的國家,免受入侵造成的文化和種族替代」。

宣言中充滿白人至上主義語言,而且充滿對西語裔與移民的種族主義仇恨。(Patrick Crusius)否認自己是白人至上主義者,只是覺得「種族混合」正在摧毀國家,擔心德州變「藍」,西語裔人士取代年長白人選民。(其實我們也一直擔心如紐約AOC超狂國會議員的瘋狂主張,加上她們完全以波多黎各為國家,完全忽視自己生在美國的事實,早晚會引起社會的疑慮,紐約市教育總監卡蘭扎也是來自德州的西語裔。)

另一個我們非常關注的是,警察機構草率的處理報案方式,據我們了解,(El Paso的槍擊案,凶手(Prtrick Crusius)的母親上月曾致電(Allen)市警局,向警員提到兒子擁有AK-47型槍械,她為此憂心忡忡,擔心其年紀尚輕,未能妥善處理和應用武器。只可惜接電話的警員認為凶手已21歲可以合法購買武器,未能進一步跟進報案,未能有效防止本案之發生。(這個現象是存在的,也因此;使出外旅遊或購物的人防不勝防,也難怪一些國家將美國列為城市安全有顧慮的國家。)

前總統歐巴馬5日罕有地發表措辭嚴厲的聲明,讉責出自我們任何領導人之口的語言,令種族主義情緒正常化。歐巴馬這番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雖然沒有直指川普總統,但意謂非常明顯。坦白說做為多元種族一環的華人,我們在這些年深有感觸,每每政客們都喜歡拿種族來說事,尤其是類似歐巴馬所屬的非洲裔與AOC所屬的西語裔,他們完全沒有考慮自己在發言中可能產生的影響,若情緒將矛頭指向白人時,也在另類煽動非裔與西語裔的不滿,更加強了白人產生的危機意識,結果導致整個社會的不安與激化。

槍擊案發生後,川普也於5日發表全國講話,強烈讉責白人至上主義,將剛剛周末發生的兩宗大型槍殺案歸咎於互聯網、社交傳媒及精神疾病。(川普並未提及政客的責任,當然包括總統本人在公開講話時,都要盡量考慮語言措辭上對群衆的影響。前幾天好朋友州主計長DiNapoli,在Twitter提到該是控槍的時候,我們毫不保留的在Twitter上加以回應,說那只是治標不治本,必須控制政客的言論,避免群衆心理的偏差與焦慮,才是重點。)

《Andrew Yang》

第一位華人參選美國總統民主黨提名的楊安澤在最新公布愛荷華州民調中,得到2%的支持,成為第9名獲得下一輪初選辯論資格的參選人。他在其他條件上也已經達標,包括在另外3項民主黨認可的民調中達到同樣標準,鐵定能參加9月、10月舉行的下二場辯論。(不論楊安澤的主張靠不靠譜,他就是用這個主張得到許多支持,加上他在演講中口齒清晰、長相和藹,把紐約市長白思豪那狂妄高大的身軀比下去,變相的為華人吐了一肚子的怨氣,也是華人之光。)

最新民調顯示,民主黨第二場辯論結束後,前副總統Joseph Biden支持領先排行第二的Bermie Sanders 14%,Elizabeth Warren,Kamala Harris。以第一、二場辯論下來的民調反應,Biden的民調基本上一致,表示他在二場辯論表現不過不失。(從民調中我們完全可以看到,民主黨中理性的溫和派仍居上風,自由主義左派的議員雖狂,民主黨黨員中,並沒有跟著起舞。)

值得一提的是,支持彈劾川普的民主黨衆議會,人數已經過半,以現在民主黨在衆院有235名議員,象徵至少有118位支持彈劾川普。衆議長佩洛西表示,「在美國沒有人可以凌駕於法律之上」。佩洛西在聲明中仍堅持她原先在彈劾問題上的態度,應將注意力集中在國會正在進行的法律戰上。(佩洛西的軟中帶硬,使我們看到她在政治上展現的能力,川普已經接二連三受受挫在她的有為有守之下。)

《結語》

「史記」的最大特點是富有戲劇性,以「鴻門宴」,將項羽、劉邦、項莊、范增、張良等人的表現都詳細記載,每個人物的言語,都有相對入戲的效果,當然也透露著乾坤難轉的道理,有天命不可違的哲理。

如果把美國明年的總統大選,看做是「鴻門宴」,那麼現在枱面上每一位有實力的候選人,將來都可依其表現和最後的結果,將他們一一值入史記角色中。

Filed under: 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by

杜彼得

紐約民主党州委員,第七社区委員,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会總幹事,皇后社区大学与紐約皇后醫院顧問,慈濟功德會委员等,從事服務工作超过二十年以上經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