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Leave a comment

美國夢、中國夢?只要清醒做夢

《做夢要清醒》

人的一生中應該有多次在夢中驚醒的經驗,但是醒過來以後,往往會不斷自問:「到底是不是在做夢?」尤其是每個夢,不會都是喜極而泣,更可能是嚇的冒一身冷汗,但沒有一個人,可以在夢中擁有掌控世界的能力。

不容諱言的是,通常噩夢較容易清醒,尤其是噩夢通常都會伴隨著匪夷所思的處境,甚至於上斷頭台被處死,很荒謬古怪,當利刃架到脖子時,趕快驚醒過來是幸,最怕就是掙脫不了夢境。不斷的反思,到底自己是做了什麼不可寬恕的重罪,希望不是罪有應得。夢中的情境,也許是老天爺對眾生所為的一種善意的警告,若不知反省與珍惜,等到真正上了斷頭台時,恐怕將後悔莫及。

來到美國落地生根,沒有一位華人,不是抱著做夢的心情而來,雖然不少人在有一點成就之後,開始矛盾的以「美國」或「中國」夢交替自言自語,不過話如何闡述,只要講的出口就算數,沒有人可以反駁你。

但是我們希望華人到了海外,辛苦多年打拼,至少夢境是由自己主宰,你可以隨心所欲,做著想做又有情境的美夢,甚至利用夢來解決生活中遇到的困難。換句話說,至少在編織美夢之前,能看清楚所處環境的現實與時勢,把腦海中先清醒的了解眼下的環境變化,審時度勢之後,最起碼可避免惡夢連連,導致不敢入睡害怕做夢。

《美國現下值得我們關心的變化》

1)     共和黨初選大倒熱灶:眾議院多數黨領袖坎特,是眾議院第二號最有權勢的人物,之前甚至被大眾視為接替眾議長的人選。他在2000年當選國會議員,並於2011年成為眾院多數黨領袖,坎特和眾院共和黨領導人一直主張逐步解決移民問題,而不是像參議院那樣通過綜合性法案一攬子解決,他們沒有採取行動讓眾院就移民改革投票,而且隨著時間推移,今年眾院採取行動的可能性也越來越低。

這次在共和黨的初選,坎特竟意外敗給名不見經傳的經濟學教授,茶黨的挑戰者(Dave Brat)布萊特。坎特也成為美國歷史上現任眾議院多數黨領袖在初選中就被擊敗的首例,選前共和黨人在心理上是根本沒有準備,尤其是投票前在民調中,他幾乎贏對手近30%。更讓人震驚的是,擊敗坎特的布萊特竟是首次參選,在他的國會初選中,只花了不到20萬,卻把花了500萬的坎特三振出局。

綜觀本次維州的初選,兩人集中辯論的焦點竟是「移民政策」,布萊特指責坎特是大赦無證移民的主要鼓吹者,雖然坎特強力反駁,說自己阻止參院大赦無證客的計劃,但是顯然不被共和黨選民所接受。殘忍的是,選舉結果卻把一個明日之星坎特的政治生涯結束,顯而易見的是,共和黨的保守黨勢力在此激勵下,將會更加反對立法為無證移民提供入籍機會。

有分析家指出,移改只是激化對坎特的反對意見的表面原因,相信他在過去數年若能有更出色的表現,那麼反對勢力也不至於激化到現在地步。

值得華人反思的是,不要以為當上民意代表就可以穩坐釣魚台,任何議員,即便你在議事堂上表現如何出色,一旦所屬選區的選民沒有照顧好,後院起火,一夜之間選民可以用選票把你化成為「平民」,再紅也是過眼雲煙。另一個值得注意的是,「移民問題」在今天的美國,竟能演變到如此嚴重,成為跘倒政客的最後一根稻草,令人不得不反思。

這次維州的共和黨草根性的革命,這場政治地震將會使歐巴馬總統在推動移民改革上雪上加霜,使他在第二任期重大內政建樹上的唯一希望化為泡影。雖然總統11日在波士頓信誓旦旦地說,他不會因此而失敗,他說:「我基本上不同意這種想法,同時也要告訴眾議院議長必須取消這個念頭。」但不容否認的是,坎特的失敗,是輸在對手指責他為「特赦」非法移民支持者的現實。

本月19日聯邦高院就以5:4的投票結果裁定,絕大多數在父母提交綠卡申請未滿21歲,但在等待移民排期中年滿21歲的子女,需重新排期。這一裁決將影響數萬作為派生受益人的移民子女。此案不同尋常之處在於裁決令歐巴馬政府與權益人士在移民改革問題上處在對立的位置。甚至由歐巴馬總統親自任命的兩名大法官,在解讀移民法和國會在制度有關子女簽證排等待時間的法案時,意見也產生分歧。

根據最高法院的裁決,意味著美國公民為其兄弟姐妹以及兄弟姊妹未成年子女遞交移民申請時,當受益人等到排期獲得移民簽證來美時,而受益人的未成年子女滿21歲,這些超齡子女將無法援用其父母的優先日期。那麼每一個移民類別都有名額限制,名額往往供不應求。

最引起我們注意的是,目前華人熱衷的「投資移民」,申請者的投資金額將大幅增加。以往,投資人只需投資50-100萬美金,就可與未滿21歲的孩子進行投資移民。可如今如果進行排期,在等待到可以辦理的過程中,孩子的年齡從未到21歲變成21歲以上,那麼就要重新申請,改變申請的簽證狀態。而達到21歲的孩子將會被視作獨立的成人,無法享受未成年人和家長一起移民的待遇,需要再投資50-100萬。

那麼現在坊間不少開發商,不斷用廣告吸收投資移民,未來在某些特定問題上,沒有辦法於事前解釋清礎,歐巴馬政府在大赦問題上又一籌莫展,這些投資移民在完全不了解法令法規的情況下,豈不是要血本無歸。若因此進而產生的糾紛,能不叫人揑一把冷汗,終究他們還是華人同胞啊!

美國是民主自由、資本主義,卻也是最現實的國家,凡事都以利益與自我為出發點,關鍵時刻沒有朋友、沒有敵人、也沒有堅持。問題是華人文化中講究情、理、法,把情字永遠擺在第一位,所以凡事常喜以「老鄉」相稱,在移民的問題上,卻成為老鄉騙老鄉,兩眼淚汪汪。

「華人投資移民」在很多問題上夠繁雜,很多說法是「天馬行空」,政治現實一改變,是誰也無法轉圜。但眼下華人市場夠大、夠盲、夠無知,尤其是有些事連律師自己不用功也搞不清礎,換言之,在這個問題上,國內的兄弟姊妹花錢從商人手中買的,可能是一個難以實現的「美國夢」,請問將心比心,這合理嗎?

2)     美國中東戰略「失策」:自2011年底歐巴馬政府從伊拉克撤軍後,伊拉克政府反恐能力不斷下降,不只是衝突不斷,遜尼派民眾普遍對以什葉派為主導的政府不滿,對安全部隊的情緒也日益嚴重。

屬於恐佈組織「基地」分支的「伊拉克和黎凡特回教國」(ISIS)的武裝,11日攻佔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蘇爾,該市50萬居民被逼逃離家園。武裝分子其後南下控制拜伊吉市全國最大煉油設施,現正向首都巴格達進逼。首都巴格達11日發生4宗爆炸襲擊,造成至少22人喪生,69人受傷。位於市中心底格里斯河西岸地區的汽車爆炸,造成至少15人死亡,34人受傷。

有專家把伊拉克目前的危機說是受敍利亞危機的外溢效應,為宗教極端武裝力量在伊拉克和敍利亞壯大提供了「有利條件」。「美國從伊拉克完全撤軍,留下了一個安全局勢堪憂、宗教極端勢力不斷興起的伊拉克,這給整個中東地區的和平穩定帶來了消極影嚮,也讓伊拉克人民遭受了巨大苦難。」

美國正在失去對中東的控制,這與美國在該地區「戰略收縮」不無聯繫,更重要的是美國企圖藉「代理人」掌控中東的模式顯然失效。白宮在日前也表示,必要時有可能重新對伊拉克出兵,然而我們擔心的是,現在正值期中選舉,歐巴馬政府在各項福利政策上,已被保守的共和黨弄的焦頭爛耳,如果此時出兵伊拉克,萬一不能像早期一樣如入無人之境,今年國會民主黨的選舉,恐會潰不成軍。

沒有人可以否認,多年來共和黨人想方設法阻礙歐巴馬政府各項政策性的推行,導致美國經濟成長放緩,但另外一方面,我們也不得不指責,白宮在某些政策面上過於「理想化」,罔顧現實的層面。就拿伊拉克撤軍,從一開始我們就認為太過於草率,恐會因此重蹈越南之覆轍。

當然以美國的國勢和軍力,橫擺在眼前的一些問題,一定會迎刃而解,但是我們最最擔心的是,美國保守勢力的抬頭,可能造成排他之影嚮,尤其是更加敵視或忽視,移民對美國社會的貢獻與價值。

《華人社區要有因應的態度》

政治的不穩定,首當其衝的是經濟,隨之而來是犯罪案大幅上升、社會情緒不安。面對環境的惡劣,不同性格的人,會選擇不同的處理態度與方法。

由於各項開支的遞增,現階段美國的稅收偏高又繁複,為了避稅而放棄國籍的美國人並不鮮見,而這股風潮,華人也不能免俗的跟進。但是隨著華人第二代的成長,原本抱著「過客」心態的華人,正逐漸對美國這個社會適應,且有落葉歸根的心情,那麼就不得不重視主流社會對華人的觀瞻,因此華人相關的社團,必須不斷提升整體華人在社區的形象。

市儈一點來說,如何使主流社會在多元化的華人社區,能感受到華人不只是知道要賺錢,而且反饋給社區的善意強烈,已是華人有識之士必須共同來努力的。我們一方面要強調是華人的刻苦耐勞、勤儉持家,使華人成長迅速,更重要的是為善不落人後的美德。而且不能將善事的觸角,侷限於有家難發生的華人身上,而是要多放於公共的建設性事務上,而且要爭取每一個公共善行能使之曝光,不是怕出風頭的所謂「為善不欲人知」,而是「抛磚引玉」。

《結語》

對於立足於他鄉異國的移民而言,在移居國肯定要付出比任何人更多的辛苦與努力,尤其是在美國的華人更是,身份定居、語言隔閡、孩子的教育,建立自我的經濟基礎,無一不是要用心血換來。個人對華人同胞的心血體會最深,不論用什麼樣的方法與努力,華人成功了「感謝美國政府給予機會」,失敗了就可能「客死他鄉」,無人聞問。因此總希望華人能珍惜自己的羽毛,至少能享受自己的成果。

然而華人同胞往往在美國這個重「法」的社會,常常拿它來自相殘殺,而且樂此不疲,導致美國主流律師視華人社區如肥羊,樂得將觸角延伸到本區來。華人似乎遺忘了老祖先所謂「平安就是福」「和能生財」的傳統美德,使關心華人發展的人,不勝唏嘘。

Filed under: 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by

杜彼得

紐約民主党州委員,第七社区委員,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会總幹事,皇后社区大学与紐約皇后醫院顧問,慈濟功德會委员等,從事服務工作超过二十年以上經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