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Leave a comment

美人囤積「恐襲」擔憂 造就了川普的當選

《選舉人票的公平與否》

經過再三的查證,選舉人票在沸沸揚揚的鬧聲中,川普被跑了2票,喜來莉被少了6票,一切總算塵埃落定。我們從官方公佈的(非選舉人)的總投票數中,發現加州喜來莉贏川普四百多萬票,紐約州也贏了一百六十多萬,兩州喜贏川近六百萬票。那麼以此換算,其他州川普贏了大多的選票。

我們都很清礎,美利堅共和國是由50個州組成,缺一不可,且每個州在歷史上都有它的價值,倘若沒有選舉人票做底蘊,豈不是任一屆的美國總統,只要重視紐約州與加州選民即可。如果是這樣,聯邦參議員每州有二位,聯邦眾議員才以人口數去分比例,那麼聯邦參眾兩院的領頭人,豈不是都必須由加州或紐約州產生的議員來擔任?事實上我們看到的並非如此,參議院多數黨領袖和眾議長,他們二人都非這兩大州產生,憑藉著他們的資歷與各方面的表現被選上。

政治的脈絡和人的一生,其實都不外乎一個「源」字,但是我們要強調的是,每個國家和民族,在源的解釋與定義上,都會有文化與地理的差異。美國的源過程不長,重要的是;美國的多元文化組合,使人民在前進的道路上懂得珍惜和回顧,他們更懂得歷史走過的價值,30年旅居美國的歲月,我們真正體會到的是,美國人在接受環境改變中,求新、求變,卻永遠「勿忘初衷」。通俗一點的說,他們珍惜憲法、遵循法律,好的、壞的反思完之後,調整心態重新出發。

最終我們看到的是,美國在民主選舉的過程中,不論結果如何,會以向前看的心境去面對,這次川普與喜來莉的競選,是我們看過美國總統大選中,最死纏濫打的一次。很多人可能放不下的是莫名奇妙的「選前承諾」,使事情變得很複雜,既然承諾沒有保證,人們又何苦強求?正如緣木求魚、刻舟求劍,繼續堅持的話,剩下的只有失望、焦慮、惶恐、破碎、長期陷於不安狀態。大家只要學習精進,從中體會真諦,不要讓自己沉澱在「承諾」的空歡喜,你會發現美國有其成為大溶爐,吸收來自世界各地精英的優點。

前一陣子意大利為政治改革進行公投,結果總理支持的改革方案被人民用選票否定,活生生的使執政者總理垮台。作為歐盟發起國之一,義大利這一次公投結果對全球政治的影響超過英國的脫歐。美國的總統大選結果,又絕對的超越以上兩者,連串的政治顯現,反映了全球經濟充滿了不確定性,使2017年會是多變的一年。川普的團隊組合,我們看到候任總統川普,正在從美國的角度做自保,而他保護的是美國的安全與利益,從行事上當然會與以「人道」自居的歐巴馬政府,到處管卻越參和越亂,在各方面大異其趣。

《歐洲與各地的顛簸歲月》

德國警方在周一晚上柏林聖誕市集大貨車撞人群的恐怖襲擊後,在全歐洲追緝一名與回教極端分子有聯繫的德國接受的突尼斯難民(Anis Amri),目前他已被義大利警方擊斃。德國情報及執法部門曾經監視他幾個月,過去一年他先後被捕3次也被釋放了3次,且就在今年7月份,德國相關單位拒絕了他的庇護申請,但由於文書上出錯,基於「人道」主義,無法執行驅逐令。遲遲未能把他送回突尼斯,也失去對他行踪之掌控,才會產生此次的悲劇。

結果是一輛大貨車在19日晚上撞向德國首都柏林市中心聖誕市集內的攤檔和人群,造成最少12人死亡,48人受傷。警方在現場附近拘捕駕駛貨車的疑犯,據報是來自阿富汗或巴基斯坦的難民,今年2月才抵達德國。這是繼今年7月法國尼斯市貨車撞人群後,第二宗同類事故,令歐洲聖誕節日氣氛蒙上陰霾。

柏林聖誕市集是德國最著名的聖誕活動,吸引當地人和外國遊客,成為年度的盛事,市集內色彩繽紛的燈飾最引人入勝。數星期前美國國務院曾警告歐洲,在各地市集和公共場所於假期季節,可能會被極端組織襲擊。我們也替這些無故被害的無辜生命叫屈,他們的政府基於人道救援難民,他們卻要默默地去承受災難。如果命還在叫「歷煉」,命若不在了,家人和親友的苦痛,只能指望別人的憐憫和同情。

候任總統川普在事件發生後,迅速作出回應,讉責暴力,他在他的(Twitter)發出訊息,直指這次事件與「伊斯蘭恐怖分子」有關,指他們持續不斷屠殺基督徒。他謂,這次事故連同在土耳其及瑞士發生的暴力事件,都顯示出情況沒有最壞,只有更壞,又說:「文明世界一定要改變思維」。(我們很想告訴川普,恐襲的擔憂,是美國人投票給你的原因之一。)

約旦南部城市卡拉克19日發生槍擊事件,多名槍手首先襲擊警察,之後闖入著名旅遊景點卡拉克城堡匿藏,與警員駁火,導致多名遊客一度被困城堡內。警方最後擊斃至少4名槍手,檢獲大批爆炸品、武器及自殺式炸彈背心。可憐的是在事件中有10人被槍手射殺,包括一名加拿大女遊客、7名警察及2名當地平民,另有至少34人受傷。

同一天,瑞士蘇黎世19日傍晚也發生槍擊事件,至少3人受傷。蘇市警方證實,槍手19日潛入該市市中心一座清真寺,隨機向在祈譸的人群開槍,事發後凶嫌隨之逃逸。去年3月,比利時布魯塞爾接連發生爆炸襲擊,造成32人死亡;7月14日法國國慶,一名31歲的突尼斯裔法國人駕駛一輛卡車,衝擊人群,造成86死,200人受傷;7月22日德國慕尼黑北部的奧林匹亞購物中心發生槍擊案,造成10人死亡,27人受傷。

世間有兩苦,一是經由努力打拼的事業、感情、學業到最後功虧一潰,全部付諸於流水,結果是空歡喜一場後的悲傷。另一種苦是,在無寃無由之下,被人截取了大有作為的生命,且受苦的是活著的家人與親友。後者的苦超過前者的哀傷,影響的層面也更廣,歐洲人正遭遇前所未有的苦。

鑑於柏林發生聖誕市集貨車衝人群事件,本周三起,英國白金漢宮舉行衛兵交接儀式時,將關閉前方道路。英警方指封路新措施將試行三個月,屬「必要的防範措施」,因衛兵交接吸引大批民眾駐足。(歐洲的草木皆兵可見一斑,現代人追求自由、人權、人道主義解放,但解放後,已成為各國政府視為急欲擺脫的枷鎖。)

即將離開白宮的歐巴馬總統22日宣布全部取消美國要穆斯林移民登記的監視系統,令候任總統川普要擴大穆斯林登記的計劃的目標更難實現。這個911恐襲紐約發生一年後,專門為來自伊斯蘭國家抵達美國的男性而建立的名為「出入境登記國安系統」(縮寫為Nseers)的系統,規定來自中東國家的男性在抵達美國後立即向聯邦政府登記。

坦白說,塑造川普現象的總統歐巴馬,先不說他做這個決定是對美國好與壞,至少早幾年當政時為什麼不廢?偏偏現在歐洲草木皆兵時,總統歐巴馬任期剩下不足1個月來廢(Nseers),實在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更何況人們正惦記歐巴馬8年任期中,從不用「聖誕」二字的疑慮時,豈非雪上加霜?多少美國人會感念這個歐巴馬這個舉措?

《敍利亞的悲情,是美俄的共業》

19日在土耳其首都安柯拉,俄羅斯駐土耳其大使(Andrel Karlov)遭近身警衛槍擊身亡,槍手並在射擊後拿著槍高喊:「別忘了阿勒波!」,最後凶手被持種部隊射殺。所有現場的畫面,在世界各地的新聞中熱播,不曉得為什麼?我們再三的看新聞,竟沒有同情的感覺,反而悲悽於年輕的凶手,拿著美好的前程不顧,不惜為敍利亞第二大城的人民請命,想喚起全世界的注意。

阿勒波就是上次我們寫的期待美國救援的敍利亞第二大城,是敍內戰以來,政府軍與反政府武裝長期爭奪的焦點,也是外國勢力、恐怖組織交錯的犠牲品。我們真正同情的是,不斷受難死於政治零和遊戲的老百姓,他們完全沒有置喙的餘地?且他們的命運在最近,由俄羅斯、土耳其、伊朗的外長準備在本月20日加快圍繞敍利亞局勢的磋商,結果前一天俄駐土大使先嚐苦果。

我們常想到,還能幸福過「平安夜」的人們,不能凡事都以「政治」的角度去思考眼前的悲劇,反要以自己所能,先想想那些比我們苦的人,他們多少年很難感受到世上的陽光和美麗,家庭團圓、娶妻生子、談戀愛、爭取光明前程等等,對他們而言,就有如到天上去摘星星、摘月亮。這一切使他們的心中充滿了對世間的怨恨,太多的鮮為人知的小故事,不但使他們失去感恩,進而產生仇恨傷害接納他們的人。最關鍵的是,以人道接納他們的歐洲各國,以極其膚淺的意識認為在救濟難民,卻不懂要找到他們可接受的方式,想方設法在難民群中,教育播種善良的種子,使他們能開出最美麗的「人性之花」來。

中東的局勢,含今天的敍利亞,多少因果循環都緣之於過去美蘇的「冷戰」,各國的領導人為了鞏固權力,加上「石油」帶來的財富,使此區永遠脫離不了惡因、惡果。遠的不說,伊拉克解放後,歐巴馬政府沒有配套的想從中全身而退,卻成就了伊斯蘭國(IS),再從各式各樣的傷害中,誓言消滅(IS)。

敍利亞內戰,為了推翻阿塞德政府,美國又暗中與(IS)合作支持反政府軍,我們一方面要打擊伊斯蘭國,另一方面又與其合作,不只是矛盾重重,更令人沮喪的是,歐巴馬政府除了喊話與金錢外交,竟因「重返亞太」使美軍在本區該作為卻無所行動。俄羅斯普京,藉著消滅(IS)之名,實際是支持敍利亞政府軍,好戰的俄國大兵長軀直入,說到做到的使阿勒波成為鬼域。(了解這一切,你會同情俄國駐土耳其大使被殺之事嗎?我們只願敬佩六十多歲(Andrei Karlov)大使為俄國壯烈犧牲。)

敍利亞的戰略地理位置,使其成為爭鬥的對象,各國為了從波斯灣通往地中海的油管,以利銷售歐洲市場,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前,使英法兩國劃設了敍利亞、約旦、伊拉克的邊界,今天兩條油氣管道的興建問題,也使這場敍利亞戰爭,被稱為「油管戰爭」。

我們不得不氣憤的說,放眼中東各國,竟找不出真正能好好為老百姓設想的領袖人物,否則也不致於受美蘇冷戰、歐洲大國鯨吞到,今天阿拉伯世界的人民人見人怕,而他們的思想和極端的心態,也的確有使人懼怕的理由。糾纏不清的因果循環,恐怕上帝與阿拉真神坐下來談都無法釐清,更何況凡夫俗子的世人?

《結語》

只要我們還選擇生活在美國,就必須以這個國家為重,既然川普當選為下屆美國總統,我們也只有相信他的(Let America great again),希望他能重組世界秩序。美國是一個自由的國度,任何人絕對有自主權「去留」,我們選擇繼續留在美國,為華人社區的尊嚴奮鬥。

Filed under: 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by

杜彼得

紐約民主党州委員,第七社区委員,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会總幹事,皇后社区大学与紐約皇后醫院顧問,慈濟功德會委员等,從事服務工作超过二十年以上經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