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Leave a comment

美中關係詭異 論世之事、因為之備

《人難與天爭》

密蘇里的觀光鴨子船 (Ride the Ducks) 號,19日下午在布蘭森市 (Branson) 近郊的 (Table Rock Lake) 桌岩湖出事,當日傍晚7時多警方接獲船難求救。據了解,觀光船在啟程後天氣突然轉趨惡劣,氣象部門約在6時半已發出暴風雨的嚴重警告,且最高風速達每小時63哩。事發後相關人士表示,這次翻船意外前,氣象部門早已發出連串警告,提醒民間提防狂風暴雨,換句話;這次事故只要船公司稍加注意,事故是完全可以避免。

(Ride the Ducks) 在行駛時,被風暴掀起的巨浪捲入湖中,全船31人有17人遇難。死難者中有9人是來自印第安那州同一個家庭,只有2名家人僥倖生還,婦人(Tia Coleman) 在生還之後說:「我失去了所有孩子,也失去了丈夫,只有我和外甥活下來。」她也向訪問的人表示,全家11人原定去佛州旅行,但因前往密蘇里州的路程較短,所以改變了行程,他們在登船後,船員稱氣象部門有提出警告,但會在暴風雨來之前帶他們遊覽湖泊,後來船長改變路線以避開風暴。

(Tia Coloman) 稱,鴨子船出發的時候風平浪靜,她當時坐在船上較前的座位,湖面初時看來沒多大威脅,就好像平時一樣,後來才變成波浪起伏,船長也在船上向遊客表示,沒需要穿救生衣,「所以沒有人在出事前去穿救生衣」,只是聽船長指示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好。想不到等大家意識到要去穿救生衣的時候,一切發生在剎那間,已經來不及了,原本很多人可以不用命喪湖底的。

這件事發生後,我們讀到不少報告與報導,任何說法都有,甚至連鴨子船結構或老舊都有人批評。這使我們想到,好像聰明的人類,遇到事情的發生,總離不開找一些莫名奇妙的理由,增加發生不幸事件的矛盾,給予永遠離不開的壓力。好像從來沒有人願意,先給不幸遇到災難的人,一點溫暖讓他們梳理悲傷的情緒,使之能積極面對未來的困難。

老實說,在氣象局警告之後,這艘觀光船本來就不應該冒險出航,但老船長有可能對 (Table Rock Lake) 相當的熟悉,且存著僥倖的心理,認為只是湖豈能掀起什麼大浪?他又改變了路線,應該沒有大問題,於是又犯了第二個錯誤,叫大家不必穿救生衣。整起事件,完全是人為的因素,卻也顯現了當陽壽已盡時,人是難與天爭的,(Tia coloman) 一家11口人沒有去佛州,改變了行程,最後只剩下二人倖存,冥冥中的玄機,值得我們去領悟。不過「人溺己溺」我們還是得先為所有失去親人的受難者祈福,並送上我們虔誠的哀悼!

《華人終究躲不過宿命》

自從美中關係愈來愈緊張,多年來在國際政治舞台上的矛盾加劇,只因彼此在政策面上擁有解不開的「結」。我們一直希望,至少能避開「貿易戰」,然而事與願違,還打的相當的熱烙。我們的憂慮是怕,在美的華人受到美中關係惡化的影響而受到非議,仍然逃不過,只是還不到惡化的地步。

近日在美國科羅拉多州舉行的 (Aspen) 安全論壇中,美國政府多個情報高官紛紛指陳,中國是美國巨大的威脅,且遠遠超過俄羅斯。中情局東亞部負責人 (Michael Collins) 就直言,中方正對美發動 (安靜的冷戰),除使用傳統間諜,也有經濟間諜,是調動一切資源試圖取代美國在全球的主導地位。(當我們看到這則報導時,雖然不至於震驚,反正該來的還是會來,只是想不到比我們預估的快。)

(Aspen) 研究所是總部設在首都華盛頓的國際問題智庫,而安全論壇是該研究所每年都在科羅拉多州舉辦的研討會,探討國家安全的一些關鍵問題,今年召開的時間從7月18日至21日。20日下午的會議主題為「中國崛起」,在 (Michael Collins) 看來,中國對美國展開新的冷戰跟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有密切的關係,他說:「從中國官員的言辭來看,我們提出的論點是從本質上說,他們對我們正在進行的是一種冷戰。」

(Michael Collice) 繼續說:「這種冷戰和美蘇先前的不同,但按定義來說就是冷戰。一個國家利用合法和非法、公開和私下、經濟和軍事的所有權力管道來破壞其敵手的地位以便後來居上,同時又不訴諸衝突,中國不想要衝突。」他也表示,這與俄斯更加公開的活動有所不同。(我們最憂慮的是,他認為中國對美國的威脅是「國家級的」,除了傳統間諜、經濟間諜,也以非傳統的方式以及通過網路收集情報,最終的目標是破壞美國全球影響力。)

如果(Michael Collice) 表達的是個人觀點也就算了,在這次的論壇上我們感覺它顯然也是美國政府內部的,一種相當廣泛的共識。因為在同一論壇上,承擔美國境內反間諜組織職責的(FBI)局長也說:「我認為在反間諜角度來說,中國在很多方面是美國當今所面臨最廣泛、最具有挑戰性、最重大的威脅。」美國的情報總監也表示:「我們必須要做一個判定,中國究竟是一個真正的敵手,還是一個合法的競爭者。」

這一些觀點的可怕是,對於不是在美國出生的華人,尤其是仍未入籍為美國公民,或者是說連「綠卡」都還沒拿到的人,直接造成「影子」威脅。美國現在的反移民政策,很大一部份是不願再去負擔「拉美裔」的非法移民,然而拉美國家無一擁有可以成為「美國敵人」的條件。中國既被認定是美國的威脅,加上「間諜論」,未來一些未入籍或非法居留的華人,倘若因本身好出風頭的個性,攤上了些事被抓,立即被染上了某種色彩,我們豈不是要經常走上「街頭」抗議?來營救他們嗎。

偏偏國內的兄弟姊妹仍不斷地往美國跑,我們之前也提過,在中國駡美國最凶的主,不是本人就是家人首選都是住在美國,無形當中,也給爭取尊嚴、重視華人社區的我們,在往後的日子,在各項工作中,帶來一定的難度,而且有些事,也許連民意代表都無能為力。而最可怕的盲點是,華人在美出事互咬的事件頻發,結果是造成對華人的傷害「雪上加霜」。

《美中貿易戰雙方都有心理準備》

也許會有人以為美中這場貿易戰是一個突然發生的狀況,但是如果你稍為注意一下二大國在這三年的互動,肯定會發現,很多方面雙方早已暗中都在準備。只是今年以來,二大國都在尋求避免衝突,你來我往努力的談判,卻被不斷升碼的喊話破壞,再經由媒體的推波助瀾,使雙方的緊張關係,不斷的由綠燈轉紅,弄得人心惶惶,其中以生活在美國的華人為最,猶如在洗三溫暖一樣。現在貿易戰已開打,反而使大家坦然以對,至於升不升級,已非衆人所關心的議題,若一定要去找一個最大公倍數的答案,就是「何時會結束」。

早在二年多前,中國已逐漸減低從美國採購農產品,尤其是大豆,而且早已規劃對美反制增稅的收入,將用於補貼各項受貿易戰影響的企業。美國農業部24日宣布,計劃撥款120億美元,緊急援助因貿易戰蒙受損失的農場主。川普當天在堪薩斯城舉行的海外戰爭退伍軍人全國大會上敦促國人,在處理關稅問題上要有耐心,表示貿易談判正取得重大進展,好的結果即將到來,農場主最終將是貿易協議的最大得益者。

中國與一些國家的自貿談判亦正緊鑼密鼓地進行,其中包括一直被美國控制的巴拿馬運河,主要的原因是川普政府一直在減低對外的援助,甚至不惜向盟友叫板要公平、要錢來壯大美國。那麼也就怪不得中國以經援建立一套體系,美國已擋不住中國與世界其他國家接軌,特別是未開發或經濟欠優勢的國家,形成合作的機制。但我們也看到已開發的國家中,在政治、經濟各方面與美國比較類似的如「歐盟」,到最後必定會在某些部份與美國妥協,這也可能導致「WTO」的直接走向沒落。

人類的發展,有很大一部份都與政治、軍事思維有關,所佔的邏輯遠比我們想像的強大,也會使各國在潛意識上,會很自然的在遇到困難時,我不同意你,但選擇理解你,這種精神上的堅持,是歷史的情感,也是一種共業,為了生存的不得不「相信」。就像我們曾說川普總統該駡,指的是他在處理俄羅斯的問題上,令人難以理解,甚至民調只有26%的人支持,但7月份美國民調上整體支持川普的人為45%,還比6月份微升1%,這其實也說明了一個事情,人們企盼美國「再回到從前」,也支持美國不要再當「員外」,打腫了臉充胖子,到處去散財做老大。

早在2016年中國已經開始控制外匯資金的不正常流通,也在減低對美地產的投資,並逐漸要求把資金移回國內,我們也曾撰文提醒美國的房產業者,主要的原因是,我們也擔心美中的不正常資金往來,會在華人社區埋下不可預期的禍根。當美中貿易關係緊張,加上中國相關部門打擊境外投資的政治壓力,去年中國買家大手購入美國物業的熱潮,早已在悄悄的逆轉,中國物業擁有者,已開始抛售,只是為了保持一定的價位,都在掩蓋消息。但美國的買家早已等待許久,能瞞的就只剩華人社區,中國的投資者早已成了美國商業物業的賣家多時。

中國保險公司、企業集團過往熱衷在美投資房地產,動輒花數百億美金購買酒店、辦公樓和天價的空地興建大樓住宅,都已逐漸的人去樓空。(Real Capital Analytics)的數據顯示,今年第二季度中國投資者出售了12.9億的商業物業,購入的物業僅值1.26億美元,相差逾10億美元,是2008年以來首次。美中貿易戰開打後,中國政府改變政策,轉而打擊境外物業投資,藉此穩定匯率和銀行體系。有分析員指出,海航集團、綠地控股集團等中國企業正估售昂貴的物業,以償還債務,同時應對國內的監管和市場壓力。

美中貿易戰,首當其衝的竟是華人社區,從去年開始,一些開發商已很難從銀行借到營造貸款,我們替高價收購空地的華人開發商感到擔心,有錢買空地,沒有錢蓋大樓的現象肯定會層出不窮。加上購買房產的人,如果沒有良好的信用,將越來越難向銀行貸款,合格的也只能貸50%,這種現象,會迫使業者轉向民間集資,這些奇怪的循環若走入「惡性」,後果將不堪設想。等到美中貿易戰結束或告一個段落,該倒的人也已無救。(我們常說,金銀財氣需要福氣,福氣用完了,金銀財氣就成了過眼雲煙,應驗了生不帶來、死不帶去。)

目前在國家安全憂慮之下,加上往日部份項目未能兌現創造就業職位的承諾,部份州和地方已改變歡迎華資的立場,反而對華人有關投資格外慎重,使得中國投資過去2年直線下跌。中國發展商(Tan Zhixing)去年9月在德州(Tyler),原本計劃斥資16億美元推動房地產項目,據他說是為了數以千計的中國留學生到當地升學,並為周邊地區創造逾千個就業機會,但由於牽扯到利用各種理由吸引中國投資者,使當地官員質疑譚志興無力籌募資金,以及納稅人是否需掏腰包,項目已經陷入膠著。譚志興的建築方案,更被認為有可能是利用德州大學研究系統,構成國家安全威脅。(若說前因是詐財還情有可原,後因歸之是詐「情報」,就令人難以心服口服了。)

近三年,我們一直希望,國內的家長不要一昩的鼓勵子女到美國留學,以物質大量的提供給第二代,忽略了該有的「家庭教育」。中國本身就有很好的發展機遇,但是從海外的角度,我也們不得不語重心長的講,希望中國各省地方政府也要自我提升留下莘莘學子的條件,否則就像一位來自內地的友人私下表示,為了下一代,不願回到生長的地方生活,這是真心話,也令人鼻酸。

就拿最近爆發的「問題疫苗」而言,肇禍的長春長生公司,從整體數據顯示,整個企業在製做疫苗的過程造假,已經行之多年,但這畢竟關乎億萬小孩子的健康,再怎麼喪盡天良賺錢,也不能「摧殘國家幼苗」。況且事情已爆發相當長的一段時間,我們看到地方官場的無感和不作為,等到中國的領導人習近平要求徹查、嚴懲,才使得主事者董事長高俊芳及公司多名高管被拘留並嚴肅調查,總算還人民一個公道。(雖然我們在海外,可是當中國發生類似的事情肯定會關心,但個人卻認為長生事件,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也許是好事,殺雞儆猴的結果,反而是創造更好環境的開始,我們予以期待與祝福。)

《結語》

現在的美國,民主黨的內部出現一批「反骨」的左傾熱潮,尤其是最近在民主黨內部的初選中,成為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他們有一個統稱叫(Democratic Socialists of America, DSA),但仍未成為獨立政黨,還是在民主黨黨內。DSA最令人矚目的表現是28歲的(Alexandra)在紐約初選中爆冷的擊敗紐約皇后區黨主席,資深的國會議員(Joe Crowley),也使得這位年輕的拉美裔成為家喻戶曉的人物,她在Twitter 上更經常用拉美語推文做為訴求。

最近由於DSA的躍進,也使得部份政客認為此乃有機可乘,但是不斷的以宗教、膚色、移民做訴求,想要造成美國族裔問題,來加大對立的嚴重得到選票可能嗎?同時我們也擔心,這會導致共和黨的極右派因此而死灰復燃,兩個極端的碰撞,對善良的選民而言,都將是一種災難。

坦白說,美國絕大多數人,都深愛這個國家的法律與制度,在少數族裔中以華人最守法,因為大多的華人就憑著「克勤克儉」的毅力,在美國打出了自己的一片天,而且人數不少,對美國是心存感恩的。他們想要的是一個安穩的生活環境,多年的選舉學習中,華人已不是過去的「吳下阿蒙」,不會再被激情的政治口號所「迷惑」。

Filed under: 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by

杜彼得

紐約民主党州委員,第七社区委員,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会總幹事,皇后社区大学与紐約皇后醫院顧問,慈濟功德會委员等,從事服務工作超过二十年以上經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