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Leave a comment

當今世道,百家爭鳴 嘆在美華人之多艱

《我們只能為自己所做的自豪》

在世界杯的頒獎典禮上,天公不作美,在滂沱大雨中,我們看到了一群俄羅斯的保鏢們,直撲他們的總統普京旁撐著大傘,深怕他尊貴的身軀被雨淋濕。引起我們注意的是,被雨水狂打無人理會的克羅埃西亞女總統格拉巴爾,一身紅白格球衣的她,高大的佇立在普京身旁,形成非常強烈的對比。她已成了落湯雞,卻依然笑容可掬的一一跟球員握手、擁抱,沒有因化妝融水而有窘態,和普京相比,她完全不像是個「總統」,但表現的更有「尊嚴」。

尤其是輸掉冠軍賽的該國球員代表上台領取金球獎時,女總統毫沒有失落感,她上前緊緊安慰的擁著球員,眼泛淚光的充滿著對克羅埃西亞隊表現優異的「感激」,真情的流露令人印象深刻。領金球獎的克隊球員莫迪說:「我們沒有辦法改變任何事,我們只能為自己所做的自豪,沒有放棄,一直奮戰到最後。」

我們想於此再提醒,克羅埃西亞是歐盟最貧窮的國家之一,在整個歐洲排名倒數第三。這個國家歷盡戰亂,醫療系統崩潰,年長者領不到退休金,年輕人失業又失學,讓生活在社會福利優質的人無法想像他們的慘狀。但是當教練與球員領取可分亞軍的獎金一千百二十萬美元時,教練在取得球員的共識後,全數把獎金捐給克羅埃西亞的「兒童基金會」。這個國家的女總統與球隊,在今年的世界杯,比任何一個球隊都更贏得世人的心,甚至於壓過冠軍法國隊的光環。

一個民族的復興,不是取決於大聲的叫喊抗議,或者是風捲殘雲的訴說,別人待你不公,完全忽略了部份族群所做所為,如害蟲般肆虐毀滅社會或受難的個人與家庭。

上周六在澳洲的墨爾本,數百名民衆,示威抗議媒體對非洲澳人不公平報導,並呼籲恢復他們的身份與名譽。他們主要是抗議媒體報導蘇丹青年團伙在墨爾本猖獗犯罪,影響當地治安,還有一些澳洲政客對他們的指責,包括總理和內政部長。(上周在新澤西一位年輕的餐館老板,被搶了錢還被槍殺,留下年幼的子女與妻子,請問他們又能向誰討回公道?)

歐巴馬主政8年,我們在撰文中,不只一次指責主流社會不可因為他是非洲裔而有所刁難,甚至批評他們對總統是否出生在美國的質疑,駡主流社會的政客不知羞恥。後來,不斷發生白人警察被槍殺,歐巴馬屢屢幫行凶的黑人說一些模稜兩可的話,我們才改批評總統歐巴馬不要忘了自己是「美國總統」,而非「黑人總統」。(坦白說,黑白族群的對立,多少歐巴馬都要負一點責任,猶如當年紐約丁勤時當市長時,對所有紐約人至今都是惡夢一場,否則就不會有朱立安尼當市長時橫掃犯罪、加強治安,還差一點被黑手黨暗殺。)

前一陣子,川普總統會普京曾引起駡聲不斷,眼看川普處於劣勢,歐巴馬先在馬丁路德金百年忌辰時,含沙射影批評強人川普,後來還跑到到南非曼德拉紀念典禮說,這會引起「內戰」。歐巴馬說:「強人政治會導致言論自由的收窄,你們寧願享受經濟建樹,而放棄言論自由嗎?」(所有美國人含非洲裔、西語裔誰不願意看到經濟建樹?他們也沒有失去言論自由,CNN與紐約時報每天與川普對著幹,總統也只能用言論自由反譏,他又能做什麼?歐巴馬你已卸任,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新加坡是最欠缺言論自由的國家,卻成就了華人統治的經濟繁榮典範,多少年它超越前殖民地香港,新加坡人深愛他們的國家。丘吉爾、戴高樂都是強人政治,到現在他們的國人對他們的愛戴絲毫未減,他們也成為世界偉人。歐巴馬是文人不是強人,除了印鈔票大發利市於美國幫助特定的少數族群,對外一籌莫展,若不是如此,又怎麼會有「川普」的當選總統,這個昔日最會質疑你出生地的商人,成為「強人總統」乃拜你之賜。

我們是就事論事,從華人角度不分黨派。那天有位華人走在路上,看到我說:「杜先生,我們每周讀你的文章,覺得像散文或詩受益匪淺。」我們先謝謝他,但加以解釋,每周之撰文絕非詩與散文,也不夠資格,因為詩與散文有意境,可以使人陶醉而忘情於世態之炎涼,例如我走了,不帶走一片雲彩,有理想的「夢境」也許可使人超脫。而我們每周的拙作,卻正好相反,根據時勢做現實分析,供華人社區參考,該選擇什麼樣的態度去面對,是警世、是責任、把人從醉夢中驚醒,至少希望能找到比較正確的態度,去面對變化多端的情勢。

《人有旦夕禍福》

上周我們提到在湖泊發生的船難,有一家11口人喪生了9個倖存2人的悲劇。7月31日墨西哥一架班機下午從該國北部杜蘭戈州機場起飛5分鐘墜落在附近的農田,據說是遇強風引發,現場殘骸升起濃煙,機上103人竟奇跡式的全部生還,只有49人需送醫院治療,其中二人情況較為嚴重。該州州長指客機起飛不久遇上強烈陣風,導致失速,左機翼首先著地;機上所有人都在客機起火前,經逃生滑梯離開機艙。(同樣遇強風,在湖裏的船竟31人中有17人喪生,真是無語問蒼天。)

27日是韓戰停戰協定簽署65周年紀念,金正恩履行向川普總統作出的部份承諾,歸還55具韓戰陣亡美軍的遺骸,白宮也發表聲明,我們對朝鮮的行動及正面改變的時刻感到鼓舞。白宮也聲稱:「經過這麼多年,對這麼多家庭來說是重大時刻,感謝金正恩。」(全世界的國家中,最重視士兵生命的國家非美國莫屬,韓戰死了百萬人以上,美軍也才損失8000名左右,而至今仍然在尋找並隆重的迎接遺骸,的確令人感動。)

說到生命,若沒有命又何能談「生」?講命就脫離不了「運」,這些年我們一直鼓勵週遭年紀稍大的友人「不爭」,是有一定「感悟」的,走過漫長的一段旅程,爭事業、爭錢財還有理由可以說是為了下一代,爭莫名奇妙的「鬥氣」就大可不必,贏了又如何?輸了又怎樣?人到最後擺脫不了造化弄人,世間總有那麼多幸與不幸讓人借鏡。當人運已告終「坐船遊湖」都能葬生湖底,可是「氣數未盡」時,坐飛機摔下來竟也能安然無恙。唯獨戰爭;好像是國與國之爭,卻是人與上天在做對,又何嚐不是老天爺在懲罰迷失過頭的「人類」。

道家之道是天地萬物的本原,是處於永恆運動中的宇宙,是大道運化的傑作,克服生與死的對立造成的生命悲劇感。說到這裡,人懂道卻不一定能得「道」,過了六十以後,我們不只一次在各方面告誡自己,凡是人就避免不了軟弱,擺脫不了個性的缺憾,有人執求於宗教不是「迷」,而是想改善劣根。比較難以接受的是,有人以信宗教訴求「永生」,實在令人不敢恭維。看看今天的世界,國也有國運,掌握人命的各國領導人,不都在鬥彼此的「氣場」嗎?他們的境界雖不同於你我,牽扯的可是一國之安危,賭桌上的籌碼是「老百姓的性命」。

《天有不測風雲》

紅的發紫的川普總統前競選主席馬納福特,在川普當選以後,原本奢侈的生活並未改變,據說;光在烏克蘭的一些事物上,就為他賺進了數千萬美金。殊不知在總統競選過後,所種下輸贏的恩怨,會有多少眼球在暗中觀察著他的舉動。600萬現金購買豪宅,在曼哈頓花92萬元購時尚的西裝,12.1萬元購買手錶,用1.5萬元買一件駝鳥毛短外套都被盡收於眼底。結果換來的是,被指詐騙及逃稅,31日開始接受法庭審訊,但與川普團隊的「通俄門」無關。

我們前面提到澳洲黑人抗議,現在我們不知道以下描述的這些人將來要向誰抗議?數以千計的外國富人,正通過重大投資者簽證(Significant Investment Visa)和商業奇才簽證(Investor Visa),避免排長隊申請澳洲移民,想要快速進入這個國家,且給澳洲經濟注入110億美元,其中絕大部份都是中國人。生產力委員會(Productivity Commission)認為其中有部份可能涉及造假未給澳洲帶來多少利益,有可能把它取消。(其中有消息指稱申請人他們涉嫌一些非法活動,如受賄、內幕交易或詐騙。這些富人頭腦燒壞了嗎?好好待在自己國家不好嗎?)

川普總統上台以後,由於他大刀濶斧的改革,使美國展現一份新的風貌,除了政黨政治(民主黨人)不得不為反對而反對之外,大概是拉美裔的人對他最不待見。也不是全部的拉美族群,不少拉美與非洲裔的人私下曾表示,若川普不這樣做,美國將會永遠停在人權、福利共享中走上沒落。在少數族裔中以華人最有良心,最近有一華人就表示:「過去歐巴馬時代,美國到處不如人,我們都後悔移民來美,根本不想入籍,川普上台後,我們第一次感到做美國人的光榮,今年已全家都入了籍,未來也一定投票給他。」

不過為了美國的明天更好,我們仍然希望總統川普改善與媒體的關係。最近川普與「紐約時報」的出版人(A. G. Sulzberger)爆發激烈的公開衝突,(Sulzberger)認為川普指責紐時及其他報紙不負責任的說法令記者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脅。川普則反駁道,反而是傳媒不實報導政府內部的新聞,令更多人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脅。(我們要說句公道話,在民主自由的國家,川普雖不能控制媒體,但媒體造假不可能,誇大負面新聞是真的,不過媒體也要明白,過份的誇大和美國的現狀成反比,人們會寧可相信川普而不看媒體,對川普與媒體,都會造成一定的傷害。)

「通俄門」的調查與川普的「誹聞」一樣,已令人們感到無奈與厭煩,俄羅斯干預美國的大選,從種種跡象顯示,老奸巨滑的普京,根本是不值得信任的人。川普與普京在峰會後,引起批評的聲浪事出有因,川普邀請普京訪美是高招,把球丟給普京。在南非出席金磚五國高峰會的普京,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只進行電話溝通並不夠,美俄領導人必須面商,針對如伊朗協議、中東衝突,和武器管制條進行探討,他準備前往華盛頓,同時已經邀請川普訪問莫斯科。

普京又強調:「川普已獲得邀請,我已對他說過。我願意訪問華盛頓,我再說一次,如果能創造出適合的工作條件,我願去。」(好一個厲害的普京,川普也不差,只是有通俄門的調查,使川普與普京私下見面會較吃虧,也吃力不討好,川普若到莫斯科會比普京來華盛頓傷害更大。普京又把球丟回給川普,而且又準又漂亮,是福是禍,如何應對接下來的場景,相當考驗川普團隊的能力。)

我們不只一次納悶,川普總統明知山有虎卻偏向虎山行,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他如此行徑,難道真有「通俄門」嗎?這二天才發現,是中國人的老朋友季辛吉向川普建議,美國應該和俄羅斯聯合遏制崛起的中國。季老在美蘇冷戰時期,因制定聯中孤立蘇聯的戰略而聞名於世。想不到最近他在與川普總統私下會晤中,建議美國應利用俄羅斯以及該地區其他國家的關係,一同遏制中國不斷增長的影響力。(這真是典型的政治遊戲,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

《嘆在美華人之多艱》

美國國務卿(Michael Pompeo)最近指出,川普政府將初期投入1.13億美元打造「印太倡議」,並表示:「我們說印太開放,意謂著想讓所有國家享受海空開放通道,美國沒有,也絕不會尋求控制印太,也反對其他任何國家這樣做。」(The U. S. Chamber of Commerce)分析表明,受美中貿易戰的持續影響,針對國內企業的全面「救助計劃」將耗資390億美元,來彌補貿易戰造成的經濟損失。但美聯儲前主席在上個月接受訪問時表示,對於美國經濟前景仍持正面態度。

我們在最近有機會與共和黨籍國會議員見面時談到「美中貿易戰」,非常誠懇的表示,若不適當減緩貿易戰的升級,將嚴重打擊華人社區的發展,不只是在房地產方面,所有民生物資,尤其是乾貨,大多仰賴從中國進口,也會跟著在價格上狂升,牽動各行各業甚深。華人這些年,對美國的貢獻是有目共睹,即便入籍忠於美國,但生活仍就要繼續。美國政府,不分政黨的民意代表,都該考慮到華人的關切,不可以像紐約市市長,除了一昧的孤行,完全不留餘地給華人,弄來個教育總監,只知道護著特定的族裔。

這位資深的議員也表示,一切恐怕要等到明年了,原本在打期中選舉,美中貿易逆差的問題就特別敏感,中國領導層又是那麼頑強以對,才會導致這樣。我們也語重心長的告知:「做為美國人,對政府施壓中國求貿易平衡,個人沒有意見。但是每個國家有其潛在的政治、經濟、文化背景,就我個人的看法是,這場貿易戰,美國在操作上缺乏對中國內部之了解,碰觸到了不該碰的底線,才會使中國從原本理解軟化中,又突然下決心硬碰。就算未來美國贏了,中國因此而受到嚴重的損傷,對整個世界經濟秩序,又有什麼好處?」

由於他只理解一半,我們也不願再說太多,就拿另一個角來比喻,希望他能聽懂。我們說:「我個人是來自台灣,也關心兩岸的和平共處,但都把心中的期望放在祈禱與祝福中,不願談也不置喙,主要的原因,就是不想介入台灣內部的藍綠之爭。台灣的環境相當特殊,我尊重島內人民意識型態的互不相讓,身在美國大半輩子了,只求做好美國公民,維護好華人社區的本份事,不必更不想被戴上藍綠的帽子,所以不得不避開。」(議員說,好像有點明白了,將想辦法轉達。)

提筆寫此文的時候,我們仍然看到了川普總統指令美國貿易代表,把擬向2000億美元征稅的中國貨品,由原擬的10%上調至25%。我們無法預估,這對即將重啟貿易談判的美中兩國,所帶來的影響是幸還是不幸?

Filed under: 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by

杜彼得

紐約民主党州委員,第七社区委員,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会總幹事,皇后社区大学与紐約皇后醫院顧問,慈濟功德會委员等,從事服務工作超过二十年以上經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