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Leave a comment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 「恐憂」坦然以對

《不獨親其親》

在紐約布碌崙波羅園(Boro Park)過去一直是猶太人傳統聚居的地區,二戰後;美國政府積極照顧從世界各地移居來美的猶太人,使他們在紐約許多地方,能有安身立命工作的場所,而猶太人也和華人一樣,努力工作加上頗為具有智慧的頭腦,今天的紐約,甚至整個美國,沒有人能不正視他們在政治、經濟領域,有極為龐大的影響。(個人也一直認為,華人只要團結,走入一條正確方向的軌道,有一天;生於美國的第二、第三代華人,也會證明他們是不俗的,因此,我們必須無私的扛下引導華人的責任。)

最吸引我注意的是,在猶太人社區,就一定會有設備優渥照顧耆老的服務機構,波羅園也不例外。位於該區10大道與49街轉角的(Centers Health Care),由於猶太耆老人數減少,最近該機構專設了「亞裔社區中心」,並聘了許多華人為其工作,經過近二年的努力,目前有近七十位華裔耆老進駐該中心,受到相當良好的照顧。

由於支持他們對華人社區提供更好的服務,加上負責亞裔團隊的華人表現優秀,特別選在感恩節前夕,與亦師亦友的中華總商會董事長于金山,一同前往參觀該中心的設備並探望華裔耆老。目睹一切的狀況,我們心中充滿感謝,也不斷向該中心的大老板提及華人與猶太人在文化傳統上,的確有不同於其他族裔相互了解的空間。

不太平靜的世界,看到總統奧巴馬25日按照往例在感恩節前夕赦免了兩隻火雞,「誠實」與「阿貝」是兩隻幸運火雞的名字。總統還即興的說了:「火雞不會飛,時間過得真快,很難相信這是第七度赦免火雞。」逗得他兩個女兒與在場賓客大笑。我們很想對總統說:「火雞能被赦免何其有幸,今天生活在地球的人們,卻無法被赦免,在任何情況下,都要遭到恐怖的襲擊危險。」

當被要求對該中心華裔耆老講話時,別看平常演講無礙的我,竟一時語塞,腦海中浮現的語言是:「伯伯、大嬸多麼羡慕您們,於此無憂無慮的受到妥善的照顧,而我們卻要繼續在美國社會中,為華人的明天打拼,更要面對千瘡百孔的國際情勢。」話到嘴邊最後我選擇以「God bless American, and God bless all of you」做為發言。

孔子對曾子闡發孝治的思想,非常開宗明義,主旨是:「夫孝,德之本也,孝之所由生也。以顯父母,孝之終也。夫孝,始於事親,中於事君,終於立身。」老實說,今天海外的華人為生活而忙碌,有多少人能真正始於事親?更何況坐在輪椅的父母,所謂「久病無孝子」,幸虧美國社會對老人福利的照顧真的不遺餘力,全世界沒有任何國家比的上的。做為華人,看到耆老被猶太中心完善的呵護,內心的激動,真的非三言兩語可以闡述。

《(IS)製造法國巴黎的慘案》

法國巴黎街頭那毫無人性極端、殘忍、無理頭的悲劇畫面,透過新聞傳送到世界各地,人們看到的是,最悽慘的連環恐怖屠殺,導致於129條無辜生命的死亡。事後法國內政部長表示,歐洲國家必須在恐怖威脅面前「覺醒」。其實該覺醒的是歐洲各國,問題是「覺醒」的了嗎?

法國本身反移民氣氛,使得針對回教社群的仇恨襲擊事件也不斷升溫,從2005年的不足50件上升,到2013年的691件。最近更以世俗化為名強迫,進一步要求回教徒吃非清真餐,不准戴面紗等做法,都引起回教徒社群的強烈憤慨。

可笑的是,法國也是接納最多回教徒的歐洲國家,這些回教徒長期面對集體性的情緒挫折,外界稍有誘因,自然會轉向極端主義以尋求所謂生命意義的救贖。在3000名前往敘利亞或伊拉克參加「聖戰」的歐青中,約一半來自法國,而法國社會竟不知自己已成為極端主義的溫床。

21日和22日,土耳其航空公司和新加坡航空公司各一架航班分別遭遇「詐彈」驚魂。俄羅斯稱「恐怖主義威脅已經在全世界掀起浪潮」。歐盟主席說:「全世界,特別是美國、俄羅斯和歐洲必須合作打擊(IS)等恐怖組織。我們必須把分歧放在一邊,把焦點放在這個問題上;如果我們不解決它,它將把我們帶向深淵的邊緣。」

聯合國安理會15個成員國20日一致通過法國提交的決議案,呼籲全球聯手打擊(IS)。法國的決議案指責(IS)對國際和平及安全,構成前所未有的威脅,藏身在敘利亞及伊拉克的(IS)黨羽,各國亦要加倍努力,防範(IS)再度發動恐怖襲擊。

物極必反,當人類隨著高科技的發展進入電腦時代,有沒有人想到,人與人之間距離縮短的結果是,恐怖進入了數碼化時代,加上年青一代的人思想浪漫、怪異、新潮,歐美各國阻止不了年青人的天馬行空,甚至滿腔熱血的把宗教狂熱當成時尚,那麼恐怖主義就無所不在,防不勝防。

人類在過去那麼多年都沒有進化過,可怕的是大家都認為自己比上一代高明很多,以為比前人有智慧與聰明,懂得科學享受高科技的生活,但其實我們並沒有注意到前人生活中的教誨,有些優點;我們要能珍惜才會受用不盡,只可惜我們都把前人的優點棄如無物。現代的人只知道凡事貴在神速,彼此又缺乏面對面溝通交流,冷漠久了之後,「恐怖」就成了它的代名詞。

貓追老鼠,是貪勝不知輸,若問貓為什麼一定要追老鼠,有人會說是自然定律,可是有誰想過,貓窮追老鼠的結果,有可能落得個同歸於盡的收場。約一百五十多年,都柏林基督會教堂,就曾發生這樣的悲劇,教會人士將貓與鼠製成本乃伊,公開展示至今,希望有警世作用。當窮追不捨,不懂得及時抽身,及時放手,則是愚蠢的錯誤。在滾滾紅塵中,與我們難分難解的未必是愛人或親人,有可能是「仇人」。

《伊斯蘭國(IS)》

幾年前,人們對(IS)這個組織極為陌生,然而就在去年開始,它的名字越來越多地出現在媒體的報導中。目前學界普遍認同一點是:「基地」組織,(IS)等恐怖組織的出現與歐美等西方國家長期在中東地區推行干預政策有關。(IS)的前身是活躍於伊拉克的「統一聖戰組織」,後其領導人宣布效忠於「基地」組織。在伊拉克戰爭後,它逐漸壯大。

美國大西洋月刊有撰稿人形容說:「(IS)並不僅僅是一群瘋子聚在一起,它是一個宗教團體,有深思熟慮的信仰。」他們信仰的關鍵是,他們將建立起嚴格奉行原始可蘭經教義的「哈里發王國」,而建立這個王國的必要途徑是可蘭經提及「末日決戰」。以色列和美國則被他們視為末日決戰的對象。

一名(IS)高級頭目在接受媒體的罕見採訪中講述了組織從醖釀到興盛的過程,認為美軍監獄「功不可沒」,見證了(IS)的雛型。伊拉克戰爭期間,美軍在伊的監獄,為不少後來(IS)高級成員提供了「安全」的聯絡和策劃地點。這個頭目說:「如果沒有美軍在伊拉克的監獄,就不會有現在的伊斯蘭國。」(這個說法有多少可信度,我們不予置評,但值得大家參考。)

人生的矛盾就是如此,當你覺得人生很完美,人們就覺得悶,就想擁有些挑戰,然而挑戰過後也許你贏了,它又會給你帶來另一層煩惱與挑戰。使自己人生充滿著一個又一個衝突,規律完全建立在一個又一個矛盾上。人生如此,國家的命運又何嘗不是?

一夥持虛無立場的武裝分子,在無政府狀態的土地上爭奪到一處安全避風港,同時它又在歐洲建立了能夠攻擊平民目標的草根網,它就是(IS)。法國、俄羅斯等國在被逼的情況下,都變得更好戰了,也許有人認為解決敘利亞問題可以使用簡單的軍事手段,但是並非那麼簡單。

首先,在敘利亞有最大組織是阿拉伯遜尼派名叫「征服大軍」。他們看到反敘利亞政府的聯盟取得重大勝利,它停止行動、被邊緣化,而美國迫切需要發展當地主流遜尼派阿拉伯人,因為庫爾德人被認為是不可信任。土耳其2013年沒能阻止聖戰者湧入敘利亞,使(IS)得以壯大,也使土耳其/敘利亞邊境漏洞百出。土耳其人更熱衷於打擊庫爾德人,他們認為庫爾德人比(IS)更厲害的恐怖份子。然而俄羅斯私底下卻支持敘利政府軍,原本就是世仇的俄羅斯與土耳其,從矛盾中逐漸激化。(土耳其擊落俄羅斯的戰機事件,將來可能造成危機不容忽視。)

俄羅斯總統普京本月就曾在記者招待會中指出,全世界有40個國家是(IS)的金主,凸顯國際政治格局大變盤之下,不同國家間在某一區域角力的不擇手段。而(IS)的背後金主,據我們所知不少是來自阿拉伯世界。面對(IS)毫無底線的屠戮行徑及滅絕異教徒的狂妄企圖,如果有國家認為;不去招惹它就能獨善其身,事實上就變成異想天開。

說句公道話,今天,阿拉伯世界的激化,只有兩個國家要負最大的責任,一個是美國;另一個是俄羅斯。冷戰時期以美國為首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對抗以蘇聯為首的華沙公約組織,由於蘇聯揮軍進入阿富汗,形勢強不可擋。為拖垮蘇聯,美國在背後支持阿富汗塔利班游擊隊作戰,除了提供大量武器,還訓練了賓拉登,種下了今天的因果。含西方國家在內的世界各大國,不斷在中東石油利益上下睹注,也間接使該地區情勢一發不可收拾。

《結語》

雖然是美籍華裔,我們從心理上,正如商會理事長徐朱留弟不只一次公開說的:「我最感激美國,如果不是這個國家給我們創造了公平、自由的機會,憑我一介弱女子,又沒有受什麼高等教育,如何能夠致富?待在原來的國家,最多只能相夫教子。」大姊這番話,足以給華人社區事業有成的人提個醒做為借鏡。

但是我們要毫不諱言的說一句公道話,儘管深愛這個我們選擇移民的國家,美國在某些做法上的「自私」,也使得整個世界局勢越來越失序,而且以美國的高科技與強大的軍事力量也無可奈何?做為「世界警察」的角色,卻無力去執行守護者的任務,那麼全球恐怖襲擊的威脅,會不會變的失控?生活在美國本土的人民,生命、財產瞬間失去了保障,沒有人敢在美國本土吟唱「高枕無憂」之歌。

「生死有命」或許我們只能以「多做好事」來訴求自己和家人,別在未來遭遇任何不幸。不過坦白說,你要面對面去碰到恐怖襲擊是要有一定或然率的,它就像買獎券一樣,要有相當繁複的「排列組合」之後,方能幸運中獎,既是如此;我們何不坦然以對,真碰到了就慷慨就義「世間走一回」。

自1995年以來,洪水、暴風雨及其他極端氣候現象已奪走了60.6萬人的性命,另外有41億人受傷、家園被毀急需緊急協助。有幸看到此文的兄姊們,我們不都還是完好無缺嗎?試問,面對「恐憂」我們又何懼之有呢?何不珍惜有限的生命,多做、多想一些正面的活動,增加它產生的能量,讓我們彼此鼓勵與祝福。

Filed under: 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by

杜彼得

紐約民主党州委員,第七社区委員,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会總幹事,皇后社区大学与紐約皇后醫院顧問,慈濟功德會委员等,從事服務工作超过二十年以上經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