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Leave a comment

烽火城西政府停擺 百姓無辜黃昏獨座

《白人至上主義》

川普對海地等國家移民美國使用粗俗之言詞,被批評是種族主義的蔑視,引起了國際間廣泛的關注,但沒有人比美國國內對此事表達的更憤慨,做為國家領導人被「政客們」罵到這個地步,絕對只有美國式的民主才能做到。但是如果大家認為他瘋狂「胡言亂語」,那麼你就大錯特錯了,他是有根據的重新刻劃早期的「美國精神」。

許多早期美國的移民政策,都是用川普現在的語言所構思的,而且是完全沒有彈性的。川普口中認為來自挪威的白人國家,是美國建國之初,所有先賢們的共識,可喜的是,川普後來又加了來自「亞洲」的移民而已。1790年美國第一部入籍法,就將美國公民身份限縮為「自由的白人」。(如果我們仔細思考,現在中國各地充滿了多元種族居住、工作,請問,中國政府會把這些人認為是公民嗎?今天美國人對移民的定義,其實是最多元與複雜的。)

最先被排除在移民之外的是非洲人後裔,使他們成為第一群「非法移民」,而且是被記載在第一部入籍法成為法律,也將道德與保持種族純粹性的持久聯繫奠定了基礎。真正開始接受移民多元化,是在美國南北戰爭幾十年之後。剛結束內戰時,只是解放「黑奴」,但並非立即讓他們加入公民行列。歐巴馬主政8年,非洲裔抬頭,而且不斷的與西語裔強調,他們二個族裔的選票超過白人,在某些城市,白人變成少數族裔。前幾年,我們就擔心,這兩大族裔的自大,會引起主流社會的覺醒,喜來莉沒有算到自己會輸,重點不在「通俄門」,而是沒有察覺到歐巴馬主政8年的致命傷。

1917年,美國在立法明確規定了經緯度的「亞洲禁止區」,從土耳其延伸到巴布亞新幾內亞的廣大地區的人民,中國人也在被禁的範圍內。以前的人口普查,連歐洲移民都會被調查原生國籍,稱做一個以「優生學」來實現「讓美國再次偉大」的時代,希特勒在1928年還欽佩地寫到,美國是「一個年輕的,挑選種族的民族,使踏上美國土地的移民,得依賴於特定種族的要求。」

這種注重國家出身,毫無保留的種族主義移民法,甚至在經濟大蕭條、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及冷戰和非殖民化開始時依然存在。美國被視為色彩斑斕的世界白色堡壘,這種觀念並且被科學、宗教、學術和大衆文化所支撐。(這些因素,使歐巴馬上任總統後,立即得到諾貝爾和平獎,這個獎是頒給美國的,我們本希望歐巴馬能珍惜,在施政上循序漸進,殊不知他操之過急,一路踩到底,完全不顧「物極必反」,今天我們才會有川普當選為總統的果實。)

一位母親問她五歲的兒子,「如果媽媽和你出去玩,我們餓了、渴了,沒有水和食物,只有兩個蘋果,你會怎麼做呢?」兒子回答:「我會把兩個蘋果都咬一口。」母親心中失望的流淚,但她忍了一下摸著兒子的小臉,耐心地問:「能告訴媽媽,你為什麼要這樣做嗎?」兒子眨眨眼睛認真地說:「因為我想把最甜的一個給媽媽。」霎時,母親的眼裡充滿了汗水,不斷地慶幸自己沒有衝動「罵兒子」。(今天在美國的華人,就是要跟這位母親一樣,多聽、多看、多想、少衝動,才不致於使自己後悔。)

川普上台後,我們一直耿耿於懷的,就是深怕華人跟著其他族裔一起「瘋狂」,把川普逼到走回美國建國精神的牆角,使多元文化進步的現象,在無理傲慢的踐踏下退步。主流社會對我們,基本上都能該有的尊重,自從中國經濟地位提升至世界第二位,又加大了美籍華裔的「價值」,老實說;同為少數族裔的兩大族裔,他們不見得會比白人更重視華人的貢獻。可是「白人至上」主義的極端,可就完全不同,我們的下一代都要在美國繼續落地生根下去,我們不會樂見,現在的社會秩序,因為偏激而被逆化,因為我們是擁有中華文化根基,有為有守的「美國人」。

《政府停擺》

政府停擺到星期二告一個段落,國會幾經波折終於在22日通過短期開支案,令政府停擺結束並可恢復運作約3周至2月8日。開支案在參衆兩院獲得通過後送呈白宮,總統川普當天稍晚簽署,聯邦政府持續3天的停擺鬧劇宣告結束。在當天的投票中,參議院在一個關鍵性的程序性投票中輕易邁過60票的門檻,以81票贊成18票反對的結果獲得通過,隨後衆議院以266票贊成150票反對也通過。

有主流媒體認為,這一次的政治角力,總統川普和共和黨基本上是勝利一方,堅守立場的同時也沒有犧牲多少利益,反觀民主黨賠了夫人又折兵。我們完全不認同,主流媒體的論點,整個過程中,贏家只有一個,那就是川普總統,共和黨與民主黨誰也沒有輸,決戰點是在2月8日。在這一回合中,兩黨的議員無所適從,使兩黨增加了棘手難題,白宮幕僚輕描淡寫的說:「總統身居決策高位無需事事過問。」

有媒體批評川普就任一年是非不斷,爭議的事情不在少數,我們對川普的「口不擇言」也頗覺不妥,但大家要看美國經濟,其中包括1)GDP增幅從2.1%升至3.2%。2)道瓊斯指數從19827點升至19日收市的26071點,累計升幅31.5%。3)受僱的國民人數增加了180萬,受僱比例上升至1.2%。4)失業率從4.77%降至4.1%,創下2001年以來的新低,其中非裔乖乖的回去工作,使失業率降的最可觀,從7.9%降至6.8%創下美國歷史新低。5)勞工部數字顯示,上周首次申領失業救助降至只有22萬人,是45年來最低水平。(好,就拿以上五項的成績,數字會說話,你告訴我,媒體民調只有不到40%的川普,真的是一個糟糕透頂的總統嗎?)

我們很清楚的看到,民主黨的國會議員,希望把「政府停擺」的主因,放在川普總統的「種族主義」還有個性的「漂浮不定」,但是被川普巧妙的避開了,而且還替總統解了罵海地「濫國家」的套,轉移了它的發酵。結果整個政府停擺變成是因「追夢人」和 (DACA) 被總統與共和黨反對才造成的。CNN在19日進行的最新民調顯示,有多達56%的民衆認為,批准短期開支案避免政府停擺比延續DACA更重要。

(DACA)計劃是在2012年由前總統歐巴馬沒有經過國強用行政令創建,允許年滿16歲前非法進入美國者,在曾上學或參軍並沒有犯罪記錄的情況下,通過申請獲得暫緩遞解出境,並獲得工作許可。最高法院23日同意司法部的要求,將迅速決定他們是否會繞過下級法院親自審議川普政府就聯邦法官對其暫緩遞解(DACA) 政策下達禁制令提出的上訴舉行審議。(共和、民主兩黨議員,最大的爭議點是,這些人一旦獲得身份,不能把家屬一一的申請到美國來,民主黨認為要顧及到家庭倫理,川普認為是怕影響國家安全。)

參議院民主黨領袖舒默撤回承諾,不再支持撥款興建邊境圍牆,這也顯示紐約的舒默參議員,不愧為資深的政治家,否則就真的如主流媒體說的,民主黨輸了整盤棋,而且只有這樣,他才能在未來談判桌上,凝聚民主黨議員的支持。共和黨批評舒默倒退,白宮則指舒默的承諾缺乏誠意。舒默解釋,上星期與川普總統會面時,為了爭取雙方達成協議才願意讓步,既然協議告吹,那麼一切必須重來。

川普雖不是傳統的政客,卻也「老謀深算」,在參衆兩院還未投票前,知道政府停擺已經有答案,分別與兩黨議員見面開會,就移民案進行磋商。22日下午會見兩位民主黨溫和派議員,雖然會談沒有任何承諾,也仍未達成任何共識,但川普非常留心聽取了他們的意見。就像白宮新聞秘書桑德斯說:「總統就繼續以負責任態度對移民改革步驟對話,修補美國支離破碎的移民系統。」

24日川普加入白宮幕僚長凱利舉行的記者會,與記者進行即時討論時強調,他是否支持給約69萬追夢人建立途徑入籍成為美國公民,要視能否確保撥款250億在西南部美墨邊境興建邊境圍牆及50億升級邊境安全而定。川普並提及受歐巴馬時代(DACA)保護的追夢人的前途時表示:「我們將對這個問題進行改革。改革將在未來某個時間發生。」,「如果他們表現出色,我認為,在多年後可以成為公民,這一獎勵是一件好事。」

川普更一改最近幾天與參議院少數黨領袖參議員舒默的對立態度,表示他肯定歡迎舒默到白宮進行談判,並表示他不相信舒默真的如他本周較早時說的那樣,不會討論邊境圍牆的問題。川普還特別告訴記者:「我喜歡他,我喜歡舒默,我與他一起長大。」川普也表示:「在DACA之後,我們將審視整個移民問題。在初步協議中,我們將解決鏈式(移民)我們將取代或結束綠卡抽獎….我們將興建邊境圍牆,這是三件主要的事情。」

川普的明確表態,兩黨議員立即報以熱烈掌聲。一直是國會移民主要談判人物之一的參議員,南卡共和黨人格雷厄姆立即發表聲明表示:「這一聲明代表著總統在移民問題上的領導才能,將令我們可以解決這個棘手的問題。我真的欣賞總統川普的清楚闡明,他支持建立途徑讓DACA受惠人入籍成為公民。這將對參議院要起草總統步署成為法律的議案有巨大幫助。」

《我們對移民的看法》

曾經有兩黨的議員私下詢問個人的意見,我們毫不客氣的表示,做為民主黨人,我當然會支持民主黨政客的「零和遊戲」,倘若做為華人,那麼我會說兩黨議員都該罵。DACA本身就沒有經過兩黨議員協商,由歐巴馬總統直接以行政命令簽署成為法律,但是卻沒有法官敢將之否定,所以一直延續至今。川普上台之後,也同樣以行政命令要終止,卻不斷有各州聯邦基層法官簽字暫停執行,使的人心惶惶。不容否認在民主國家機制中,這是憲法賦予的權力,且法官都是由政黨推舉經由選舉產生,在司法系統中,民主黨是多數,只是這樣的使用權力與白宮對著幹,並不尋常,也不應該常態化。

今天DACA竟成為兩黨議員最熱衷的角力焦點,而且完全不顧其他少數族群的想法,移民是對美國有卓越貢獻的,且通常到美國來留學的人,都會被這個國家的民主、自由、公平正義所吸引,想要以自己的能力獲得(H1B)的簽證留下來工作,循序漸進的由綠卡到公民落葉歸根,而這也是過去美國留下特殊人才的最佳方式。現在倒好,兩黨爭DACA,總統爭圍牆,我們相信不僅是華人,更多的美國人根本早已把議員(國會)當小丑,任何民調都不願表示意見,川普只有不到四成的民調支持,應該與這個有關。

美國是大家的,雖然華人是少數族裔,但是我們絕對不要再沉默,老是要順著被待見或不待見,這也太委屈自己了。為了壯大華人的發言權,不論來自兩岸三地何處,我們不能分彼此,我們一定要入籍成為公民、並登記為選民,投那一黨都可以,至少亮出的是我們的選票,而不是只有被予取予求的「支票」。(也許是年紀的關係,有好幾次都有想離開美國的念頭,怎麼黑的、白的當家,老是朝著西語裔去考慮,華人在那裏?但是幾十年下來,想想我們又為什麼要放棄呢?法拉盛的每一寸土地,都有華人的血汗灌注。)

《佇立在街頭的女人》

幾年前,我們曾寫了「佇立在街頭的女人」,那個時候她常在41 Ave靠近Kissena 靜靜的待著,看著過往忙碌的行人,文章中我們曾描述她也許在心中,納悶著你們這些俗人,每天可知自己何去何從?而她是那麼堅強在路邊接受風吹雨打,不伸手要錢,不打擾行人,不嚇人,穿似髒舊卻沒有惡聞,臉上永遠保有「與世無爭」的清純。沒有人知道她來自何處,只知道她是不令人討厭的華人女流浪者。

前二天109分局公佈了相片,我們才知道她因撿寶特瓶去換錢的途中,不幸中風倒地被送至醫院急救,但身上沒有證件,沒有人知道她是誰?警方尋求社區協助找她的家人,可惜這麼多年,很少見她與人交談,大家也愛莫能助。常看到有人在台上唱「瀟洒走一回」,卻令人一點感覺也沒有,這位傲骨的女士若聽得見,我們卻願意發自內心,為她唱響這首歌。

Filed under: 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by

杜彼得

紐約民主党州委員,第七社区委員,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会總幹事,皇后社区大学与紐約皇后醫院顧問,慈濟功德會委员等,從事服務工作超过二十年以上經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