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Leave a comment

為身之所惡–以成人之所愛

《不因惡小而為之》

近十年,我們一直特別關注華人第二代或年輕一輩的人,而且是完全沒有性別之分別主要的原因是,已開始感受到「斷層」的危機,總覺得他們對社區大環境與鄰里之間,愈來愈冷漠,彷彿「天塌下來,與我無關」,這種冷風令人寒徹骨,驚恐帶來的隱憂,點滴困惑叫人不知所措。

這幾年,關注某青年朋友時間甚長,雖非親帶故,卻視如親世侄,小子聰明勤奮,但超乎年紀的世故,打從心眼懷疑此子是否具有正常人的情感?最近為一新進本區機構開門剪綵,也得到民意代表大力支持,當一切儀式走完過程圓滿之後,小子忽然發了一個短訊「不因惡小而為之,不因善小而不為」,讓個人激動地內心澎湃,甜的回了一則「沒有白疼你」的短訊。(可見他關心叔叔的所做所為是否如法)

並仔細的解釋為什麼?首先該機構從史島來到法拉盛辦公室,並成立亞裔獨立部門,並在華裔社區大開招聘之門,準備好好面對華人社區的服務需要。再者;機構現為亞裔負責人,是來自馬來西亞的華僑,除了上進;最為打動人的是,他是一個負責任的好爸爸,又是孝順的好兒子,故願助其一臂之力,再看該機構發展的後效。最後表明,廿年服務華人社區一絲不苟,協助開發商華人連飯都不應酬,更何況區區服務機構,更不可能叫老朽晚節不保,請小子放心。

人世間的真情,絕對是來自於友人之間,真心實意的關心,但是現今的社會,每個人都帶著一副假面具,除了背後詆毀,很少有人能發自肺腑的針對問題,不惜冒然提醒你。因為萬一不理解,還要遭惡意曲解並帶來橫禍,幸虧我們反而是以感恩的心,去接受「不因惡小而為之」的善意。

最近我們不斷檢討自己常不惜直言而不幸被背後「加油添醋」中傷的苦,往往被諫者誤解,其心又豈會感到舒服。改,一定得改,不是每個人都相信因果,相信口業傳達使人與人之間「誤解」,要背負多大的業障給自己與子孫。生活本來就不完美,我們含淚帶笑悔中頓悟,卻怨中藏喜、恨中生愛,至少到年近花甲,還能修正個人路線,不致於迷失自己直到不朽。

俠客文化在中國歷史上延續了數千年,曾有友人調侃筆者,若生在古時候必為「俠客」,仔細思量;俠客最為人稱道的精神是「扶危解困無所取」的道德操守,然生在現代,俠情不為人所樂道,世道以「利」為重,反倒成了憤世疾俗之「怪客」。活在當下的亂世,眼見社會底層民眾,他們的人身安全和基本生存權處於朝不保夕,咱們就盡點言責,供社會群體參考,從此以後,就對事不再對人,願華人心更完美,使族裔更健康。

《為天津人民祈福》

天津爆炸事件震驚中外,雖然事件原因在調查中,但是不難看到,危險化工品是爆炸的引線。事實上在爆炸發生前,危險化工品早已大規模登陸天津港碼頭,天津早就已經面臨化工圍城的局面。

早在2010年,天津百萬噸乙烯千萬噸煉油項目投入商業運行,天津建成了原油商業儲備基地。化工為港口帶來了許多經濟效益,無形中也促成了巨大的隱患,2011年,有媒體曾發出質疑,對過於密集的危險化工品專案提出警告,甚至2012年,天津濱海新區的化工廠就發生過雙氧水儲存爆炸事故,居民還舉布條抗議,成為群體性維權事件。

但這一切,都被有權有勢經營企業主所掩蓋,最可怕的是,他們清一色是關係強硬者,對化工常識一無所知,由於缺乏專業知識,使他們在經營上,只不斷的追求財富創造業績。

中國早已成為僅次於美國的世界化學品生產和運用大國,危化品儲存、運輸變得愈加頻繁,與之相關的事故率也隨之上升。美國政府在化工危險品對環境安全的要求相當嚴格,且軟體應急救難也比較完善,卻仍然無法避免災難的發生,只能使傷亡數字減到最低。

反觀國內目前,危化品行業還存在國家標準、規範、行業標準、以及各地市標準(達到200餘項)並存的現象,這也給一些「小散亂差」企業打擦邊球提供了機會,致使惡性競爭加劇。光2013年,中國國內石油化工、煤化工等化工體系內產品總值達14.25萬億元,其中80%的產品都屬於危化品。(以上這些數據,應該讓讀此文者,了解天津爆炸,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福建漳州在四個月前就發生石化廠大爆炸,當時有十多人受傷,竟未使天津企業與政府相關單位有所警惕,否則此次災難當不致於發生的如此悲壯。

事件發生後,中國中央領導階層紛紛趕赴災區探望災情,但是領導人肯定無法真正了解化工這個行業,總理李克強也只能以聞到災區有味道來表示他的關心。而「味道」所指含硝酸鉀、硝酸鈉、液碱、碘化氫、硫氫化鈵、硫化鈉、氰化鈉、電石每一樣都可取人性命,此區人民災後,恐怕很難再重返老家,因為爆炸造成的污染,有可能幾十年不適合人再居住。

民眾一直在等待官方能夠出面說明爆炸的原因,以及災後如何善後的政策,對死傷災民具體的撫恤等等,尤其是第一項,是目前大家想要弄清礎的訊息。第六天分管生產安全的天津副市長終於率領相關首長出席記者招待會。多天來,沒有任何媒體能捕捉到這些官員到現場指揮救災,也沒有像往常一樣到醫院慰問災民。更不可思議的是,當16日新聞記者問到,目前天津市政府哪位領導負責指揮爆炸的救援工作,在場的官員竟無法給出答案,只表示「這個問題下來以後我會盡快詳細瞭解」。(一直到20日,天津市委代書記才現身說明,自己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我們又再次的感覺到,之前我們曾經提過,今天中國專業技術官僚重建的重要性,連企業主也不例外。尤其是天津市有17位副市長,主管生化的副市長到第六天才出面說明事件,且愈說人民大眾和外界反而更不清楚事情發生的原委,如果再處處以政治掛帥,今後地方政府在施政上一旦有重大事故發生,恐怕很難短時間讓群眾信服。

《泰國曼谷爆炸與政治有關》

繼天津之後,泰國曼谷爆炸接踵而來,而且地點是在觀光景點「四面佛」附近,死傷的全是前往祭拜佛像的人。目前沒有任何團體出面承認責任,泰國警方推測可能與政治有關,目的是要製造混亂。泰國社會長期以來累積了諸多問題,民選政府多次被推翻,在2010年的反政府示威中,四面佛一帶就曾被示威者佔據作為據點。

近年泰國局勢不穩,軍方去年發動政變推翻首相英拉後,曼谷市面相對和平,但軍政府原本表示會在今年年底舉行恢復民主政體的選舉,後來稱為了進行改革延至明年。本月初,首相巴育又稱,由於要修改憲法,有機會延至2017年才能舉行大選,令氣氛再次變得緊張。

由於泰國政治暴力事件不斷,然而17日發生的曼谷爆炸規模卻前所未見,明顯意圖造成最大傷亡,不僅將打擊泰國經濟,並對執政軍方的合法性帶來嚴峻的挑戰。不少準備赴泰國旅遊或經商的外國人,紛紛取消購買機票和預訂酒店,旅客都說:「泰國好恐怖,暫時不敢去泰國了。」

政治不是壞東西,可是它事關治理眾人的事務,附加而來的是權力,掌握政治的人很容易成了權力帶來功名利祿的奴隸。因此在政治圈中生存的人,和追求物質享受一樣,會活得很累,其實為政之道,如果處處以黎民百姓為己任,也可以活的很淡泊,做事量力而行,從容而搏,坦然自若的追求榮耀,盡力做好每一個舉措與施政,雖雲淡風清,很容易贏得人民的尊敬。(奈何泰國這個佛教盛行的國家,從2006年至今,局勢從來沒有穩定過,傷亡事件也層出不窮。)

《嘆世事難料,但有感總比無知好》

個人有一國內「中醫自然醫療專業諮詢」微信群體前二天有一暘谷先生發了一個留言,從天津爆炸談到東方之星的沉沒,特別提到今天不論出外旅遊還是躺在家中,橫禍都是無處不在。他更提醒大家不能改變過去,至少可以創造未來,珍惜眼前人,且行且珍惜。

說的好,今天的人禍早已超出常人可以理解的範圍,不論人願不願意,境現前時;誰都必須認。我們知道過去華人相信「手相」,例如看生命線知壽命長短,看頭腦線知偏向理性或感性思維,甚至可預知會否遭遇牢獄之災,有時繪聲繪影頗有科學根據。不過當下發生在眼前的一些事情,恐怕什麼相都不用再費心,照顧好自己的心就好,追憶繁花,欲罷不能,只會留遺憾。

人這一輩子看似漫長,回憶起來其實很短,當每一次從夢中醒過來時,雖然環境仍然是反覆無常,攤開報紙人們永遠無法預估,即將映入眼簾的會是什麼「驚濤駭浪」的新聞,至少張開雙眼我們仍然有幸用心智去分辨,生活中的幸福與不幸的災情,最後會選擇告訴自己,生活過得簡單就是美好。選擇高山,那就攀登高峰,選擇寧靜,就忍受孤單吧,選擇機遇,那就去克服風險。

《淚》

一篇名為「淚」的小學生作文,令人不忍再三研讀,短短300多字道盡人生的艱難無奈,讓讀者心淚盈眶,久久難以平復。「爸爸四年前死了。爸爸生前最疼我,媽媽就天天想辦法給我做好吃的。可能媽媽想他了吧。媽媽病了,去鎮上,去西昌,錢沒了,病也沒治好。那天媽媽倒了,看看媽媽很難受,我哭了。我對媽媽說:『媽媽妳一定會好起來的,我支持妳,吃了我做的飯,睡睡覺,就好了』第二天早上,媽媽起不來,樣子很難看。我趕緊叫打工剛回家的叔叔,把媽媽送到鎮上。第三天早上,我去醫院看媽媽,她還沒有醒。我輕輕給她洗手,她醒了。媽媽拉著我的手,叫我的小名,『妹妹,媽媽想回家。』我問為什麼?媽媽回答謂這裡不舒服,還是家裡舒服。我把媽媽接回家,坐了一會兒,我就去給媽媽做飯。飯好了,去叫媽媽,媽媽已經死了。課本上說,有個地方有個日月潭,那就是女兒想念母親留下的淚水。柳彝2015年6月20日」

作者真名叫木苦依伍木,是一個來自四川大涼山小學四年級的彝族姑娘,由於父母雙亡,不但要照顧兩個弟弟,還有年邁的奶奶,擔負著一系列繁重農活,令人潸然淚下。

《結語》

一連串的事故發生在中國,生活在海外的華人,不必過度的去追究與了解,追責企業到底是那一位大官與他的親屬,那只會增加不斷的嘆息,以及永無止境的煩惱,相信事情最後相關單位,肯定會給一個完整的說法,我們不必費心去分辨「真偽」。

唯一能做的,是為那些受難的災民祈福,希望天津的事故,保險公司能盡到責任,對家屬做出合理的賠償,並對已無法安身立命的住房,給予妥善的安置,更希望人心轉變,不要於此時再見到有不肖之徒,借眾人的同情心出來斂財,這太傷人。

最後我們要為自己、為同胞、為人類祈一份平安,我們已無法去意會,有什麼比「平安」二個字,更值得人去追尋。

Filed under: 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by

杜彼得

紐約民主党州委員,第七社区委員,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会總幹事,皇后社区大学与紐約皇后醫院顧問,慈濟功德會委员等,從事服務工作超过二十年以上經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