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Leave a comment

湖漅廣衍,早溢無常 川普新政,對症下藥

《人在做、天在看》

星期三晚上顧雅明在市議會慶祝農曆新年的活動上,頒獎給我,一開始辦公室的人以為我又會如往常一樣,委婉拒絕,殊不知他們打電話通知時,我一口就答應接受頒獎。後來友人問:「又是什麼理由?使你忽然又葷素不拘了。」我只簡單回答:「我有話要說。」(多年來在各式各樣場合,不論是用中英文講話,個人從不抒寫準備演講稿,故沒有人事先知道我會說什麼?因為比較喜歡即興而來,真的就好。於此必須強調,但我心中有譜,且會抓重點,說話絕不超過三分鐘。)

我是如此說的:「剛剛顧議員在介紹我時,說了許多我為社區所做的事,但其實終歸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做一個合格的美國公民,因為我提醒自己,在成為公民前,曾對上帝發誓,將為民主、自由、公義而戰,並忠於美國這個國家。2001年經歷二百多年,我終於第一次看到市議會大廳,舞獅舞龍慶祝農曆新年,當年劉醇逸叫我的名字時,個人眼眶是紅的,而今天;經過16年之後,陳倩文、顧雅明二位傑出華人議員站於我的兩旁,我興奮的感受到,華人在紐約的成長,我們的價值被肯定,今晚我最想告訴大家的是,華人要團結努力繼續展現實力,我們需要更多年青一代人的參與社區的活動。」

回法拉盛的路上,為了解大家的迷惑,我特別解釋,為什麼這些年我要先強調「美國公民」,再強調華人的原因。十多前中國崛起,大量的土豪與資金湧進了華人社區,也使得國安單位開始注意華人社區內部的演變。記得有一天和時任(FCBA理事長的顧雅明)二人一起被國安單位的人諮詢,我曾經理直氣壯的表示,非法移民的進入美國,是你聯邦政府及移民局的問題,不是華人造成的。如果是治安的問題,這是警局的責任,做為華人代表,我不會告訴你們任何華人內部生存的事物,倘若牽扯到國安問題,我們會義無反顧的告訴你們,只是我們接觸的是社區事務,而且一直在推廣感謝美國給華人的機會,鼓勵華人同胞回饋社區,融入主流文化。我們接觸不到敏感的事務,但絕對問心無愧。

去年,華人社區不平靜,又適逢總統大選,相關單位透過一位主流民代約我喝咖啡,他們先客套強調對我的尊敬,然後就進入主題,問了一些人與事,其中最敏感的有一華人。他們強調,此人進入美國第一天,就開始罵「美帝國主義」,他們接到許多人的投書,還有人說此人自稱是中國情治單位的人員,結果經他們調查是虛張聲勢,不過是增加自己賺錢的籌碼,最後說此人愈來愈張狂,問我的看法?

我的回答(一字不漏):「我個人忠於美國,卻也常常在電台批評總統、市長、政客與時政,這位先生罵美帝國主義,是一種在社區嘩眾取竉的生存之道,只要他沒有做任何損害美國的事或犯法,在言論自由的國度中,連黑人唱歌搶華人都能以言論自由去解釋,實不知我這位同胞有什麼值得你們注意與關愛?所以我很肯定的說,他和他的小孩與家庭,將來都會貢獻給這個國家,請不必去在意他對職業的表達。」

這些年我默默有形、無形助了許多同胞,有的是當事人很清礎,有的當事人根本不知道,可是我知道,人在做、天在看。倘若杜彼得三個字不能在適當的時間,為華人社區起到該有的作用?難道這麼多年無私的奉獻,我都只是為了上媒體的版面和所謂的「獎狀」嗎?這豈不是太寃了,成了一位不學無術、沽名釣譽的白痴,多年來付出的心血,豈不付諸東流。

也許有些人願意在別有用心的生活中翩翩起舞,我卻寧可選擇在離世後,留下的回憶在友人與子女心目中「長生不老」。因此做任何事,絕不藏著掖著,從不害怕別人誤解,更不怕自己受委屈而卑微。最擔心的是;昧著良心得到了什麼?又於驟然間失去了什麼?活生生的在心底留了永遠抹不去的疤,除非能麻醉自己的良知,否則一輩子會感到「疼」。

從三年前開始,我們看到了美國社會的病態,政府功能被停擺,各式各樣的怪事都能成為大事浮上枱面,也看到華人社區跟著盲目瘋狂,神經病的互標競地,(EB5)的詐騙案隨處可見,有錢買地沒有錢蓋,要靠國內資金來補後戲,男女情感的挖心掏肺,種種的現象,使尊重生命的我憂心不已。奈何文章勤寫、電台常說、可惜作用不大,紙醉金迷的同胞,都把它當成危言聳聽。(大選過後,美國醒了,從病態中下極藥,看似狂人的當選,很有可能就是良藥苦口。長期觀察我們心裡有準備,思想有準備,將會伴著好不容易發展成功的華人社區,希望能夠平安的渡過這次的挑戰,企盼華人下一代,明天會更好。)

《對症下藥》

中醫流傳數千年,它不像西醫能用科學儀器去診斷病情,但它有醫療的哲理。很多人以為中醫靠的是把脈診斷病情,其實不然,把脈最準的是滑脈(婦女懷孕),從脈象上一般只能了解,人之五臟六腑功能的強弱、虛實,中醫在下處方時,靠的是病患身上的症狀,因此望、聞、問、切才是中醫治療病症的依鉢。 (大家若仔細回想,過去二年美國病態重生,國防、外交、內政偏左的令人不寒而慄,執政者卻渾然未覺,還自我感覺良好,到現在仍認同者眾。)

總統川普上月簽署加強移民執法與邊境安全的行政命令之後,國安部21日公布如何執行這些行政令的指導條例。根據指導條例的內容,移民執法機構的執法方式將發生重大轉變。在歐巴馬時期,被判嚴重刑事罪名成立的無證客是優先遞解對象,而如今,移民幹員、海關官員和邊境巡邏幹員均接到指示,只要是犯有罪行的無證客,都是優先遞解對象,這其中包括因為交通違規或者商店盜竊等輕罪而被捕的無證客,以及欺詐任何政府部門和詐領公共福利的無證客。

國安部的政策也將擴大「快速遞解」(expedited removal)的適用範圍,允許邊境巡邏局和移民與海關執法局(ICE)的幹員能立即遞解更多無證客。優先遞解對象的改變意味著,執法部門需要的資源大大增加。(美國目前大約有1100萬無證客,以目前百廢待興,人力與資金有限,川普政府只是擔心,無證客犯罪出獄後,待在美國後患無窮,特別是幫派份子,所以川普政府只能為了國安,將小部份人作為優先遞解對象。此時此刻華人不必對號入座,跟著盲目起哄,反而使自己身陷泥沼。

目前不少所謂專門維護移民的機構,他們看似有理,不斷的高喊,移民政策早晚會燒到華人身邊,其實;這些人反川普(他們都是拿政府資源且擁有高薪),目的只是為了唯恐天下不亂,以便於他們拿到更多政府經費,拖華人下水,只是因為華人力量在亞裔是最大的,如此而已。我們如果要跟著他們起舞,引起川普政府注意與反感,倒不如用點心請律師協助,尋求正當管道,使自己在移民問題上立於不敗之地。

川普政府22日晚宣布,廢除歐巴馬時代有關變性人可以在公校自由選用廁所的條例指引。這一宣布對反對歐巴馬政府的人士而言是一大勝利。他們認為,聯邦政府不應介入這個問題。(民權組織則讉責這一行動,是對變性兒童的一個打擊,指他們被拒絕獲得平等權利。)

白宮也發表聲明,表示總統川普在競選期間已經清礎表示,他堅定不移認為,變性人廁所使用問題應由各州自己決定,指出類似問題在聯邦層面處理並非最合適。聲明還表示,這個由司法部及教育部共同作出的決定,現在已將這一權利歸還給各州,並掃除障礙,可以令地方層面根據家長、學生、教師及管理人員的回饋,制定公開及適合他們情況的獨特程序。(我們不知道川普這樣的決定,政客們在反對什麼?一個廁所由各州決定,不比聯邦政府硬性介入更具有說服力嗎?華人講究倫理道德,變性的問題變成人權是合理的民主嗎?)

古老的中國是以農立國,蝗災危害農業至巨,凶饑之因有三,曰水、曰旱、曰蝗。地有高卑,雨澤有偏被,水旱為災,尚多倖免之處;惟旱而蝗,數千里間草木皆盡,其害尤慘,過於水旱也。北方的蝗蟲之災,以山東為重,該省特別崇敬驅蝗神,他是民間供奉的驅逐蝗蟲之神,是傳統社會的民間信仰之一,其中最有名的是「劉猛將軍」。自明朝開始,山東開始出現了劉猛將軍信仰,如果以民主機制來看,就是人民投票選出來的神明。

《兩極化前所未見》

移民美國這麼多年,歷經數次總統大選、期中選舉,目睹兩黨競爭的戲碼,雖不致於你死我活,可勢不兩立的情懷倒也不少見,但最起碼都能在一定的民主政治的體制下,看到政客們相忍為國。過去歐巴馬政府8年,我們一方面看到共和黨處處刁難相左的運作,卻也體會到歐巴馬的一些主張偏左,且常以總統行政令來避開國會,加上歐巴馬在遇到一些社會問題發生後的言行,我們已深深體會美國真的生病了,且病的不輕。川普的成為美國總統,即已證明了某些問題。

川普上台後,首先在經濟面的表現,就不如早前唱衰他的人預測的崩潰,大部份人民、商人,各階層人員表面不說,大家心裡有譜是不容置疑的事實。現在只因牽扯到種族問題,一部份人走上街頭,特別是加州與紐約的趨勢最為明顯,從理性上來看街頭上演的戲碼,人們可以看到美國真正的病機病因之所在。這個陣痛是八年無形中累積逆轉下來的,我們恐怕在未來二年,大家必須在驚濤駭浪下共體時艱,否則未來下一代的福利將沒有(hope)。

再過若干年,我們都將離開這婆娑世界,三千繁華,彈指剎那,百年之後,一捧黃沙,為了不使這一生,由於我們的明智變成了虛無,是到了我們該審慎自我定位的時候了。有友人問我:「Peter你愛台灣嗎?」,我毫不猶豫的回答:「我關心台灣,但我深愛這個生活幾十年的美國和民主自由的制度,否則我會立馬搬回高雄。」我珍惜華人社區,因此密切關注美中關係的演變,更重視華人在美國生存的尊嚴。實際上,經由醫生診斷,個人的確沒有人格分裂的傾向。」

新任教育部長德沃斯23日表示,歐巴馬政府過去發出變性人選廁政策指引的做法,顯示歐巴馬發號施令,過分干預,一刀切的做法。德沃斯22日晚在宣布政府廢除歐巴馬這一政策時強調,教育部有責任保護所有學生,包括同性戀學生免受歧視、霸凌及騷擾。(我們無法理解,川普更宣布各州可以自行視州情自我調整,想不到教育部一宣布,各州反對派連紐約也跟著立即起來嚴厲批評反對。我們只想說一條,如果不廢除,大家女兒們,在學校上廁所,有外表男性的學生要與她們共用廁所,說他是變性人,請問女兒們可以說,把褲子脫下來讓我檢查一下嗎?)

國安部長23日在訪問墨西哥時表示,美國在移民執法行動中不會使用軍隊,雖然總統川普在當天較早時,將移民執法,強烈的描述為「軍事行動」。川普的原話是在白宮對移民公司的執行長講述移民執法情況,他說:「我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首次令幫派成員及毒販曝光,我們以人們之前從未見過的速度,將那些壞傢伙遞解出境。」(我們平心靜氣來看含墨西哥在內的南美毒販,他們擁有強勁的火力,殺取締他們家鄉的市長有如砍殺一隻雞,倘若為了美國安全,川普在形容詞上稱「那是一個軍事行動」,也許言詞稍嫌過激,但有那麼大的罪過,值得政客們大肆封殺嗎?)

《結語》

群體社會有精神疾病或許無藥可醫,倘若個人有壓力問題,則可以輕鬆自如的減壓,只要站在第一線的華人,大家能將正確的訊息與態度,健康的向群體傳遞,完全可以擺渡帶領大家遠離和預防壓力。依照物兢天擇的原理進化,人往往可以在特殊環境中,產生一種合理的自我保護意識,但它永遠不會是無厘頭的跟著走上街頭。

我們在最近非常感恩的看到華人社區,整體表現理性與不俗的態度,首先在移民問題上,當媒體訪問時,出來說話的人都相當理性,我們很少看到表達竟見的人自以為是。在廁所的問題上,華人也沒有跟著政客們唱高調,連學生家長,都能勇敢表明支持川普政府的決定。由此可見;華人的意識型態,已充滿了自主性,不再像過去,容易受到操控與作弄。

藉這個機會,我們想特別感謝所有從事華文媒體的工作者,在海外面對主流僑居地的政治上,都盡了該有的度和責任,正確的掌握資訊,提供給大家參考,使華人社區有序的成長茁壯。

Filed under: 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by

杜彼得

紐約民主党州委員,第七社区委員,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会總幹事,皇后社区大学与紐約皇后醫院顧問,慈濟功德會委员等,從事服務工作超过二十年以上經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