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Leave a comment

海外華人無慾以靜 天下將自定

《還政於民》

個人非常熱衷於欣賞中國拍的連續劇,尤其是悠關於中共從民國初年成立以以來,一些元老如陳獨秀等人,為了老百姓爭真正的民主,甚至最後二萬五千哩長征,在延安悽息,任何時候都懷著一份以民為本的理想。當然五四運動之後,一些青年男女紛紛投入社會愛國運動,不惜犧牲愛情與家庭幸福,寧可選擇執著與信仰,這和國父孫中山先生領導革命推翻滿清,以及後來國民黨領導的北伐與抗戰都相映成輝,每一個情節都吸收我們關注與享受它的歷史。

放眼從廿世紀進入廿一世紀,我們深深體會到,世界許多國家的人民,根本卑微到沒有權利去選擇「賢能」的政府與領導人,幾乎都是在被強迫與求生存中,無可奈何的接受被統治。我們從北非、中東放眼望去,人民能夠選擇理想統治者,在全球二百多個國家中,竟只是為數廖廖無幾。在蘇丹這個國家,不要說奢望統治者能成為全心全意為民服務的政府,大家卻只能企盼政府給人民一個安穩的政治秩序,人民不敢要求有制度化的自由民主,因為他們了解這是永遠不可能實現的「夢」。(像蘇丹的國家,在今天世界上不在少數。)

我們非常崇拜世界各國的民族英雄,只是文化的隔閡,可能我們更能去體會華人近代史中,那些為不同信仰而打拼抛頭臚、灑熱血的烈士。也許你會笑,電視劇和影片的情節都有美化,如何加以相信?但我們認為;人物也許會因角度而美化,歷史的情節與背景是不容改變的,尤其是兩岸的歷史課本是如此的記載不同,我們不致於蠢到完全失去自辨的能力,跟著劇情起舞。

有生之年,我們會樂於學習古人的「精神」,用現代的「理智」盡可能去拼湊還原歷史的真相,雖然我們理解若能掌握七分已是萬幸,但卻不願帶著迷惑不辨是非的老去,到了另一個空間時,才用飄逸的靈魂,尋找在世時無法捕捉的真相,在六度空間懊悔自己的無知。

最近不斷看到一些網上與微博之兄弟姊妹,每次一看到一些情境產生時,完全不用思考的就在第一時間發表高論,也許想要展現自己的「情緒」,卻往往最後呈現的結果,使這些看似「高人」的志士,成了不知所云的「唯恐天下不亂」之士,置自己於「機器人」的地步,相當替他們感到惋惜。

世界地球村的概念,我們相信每個活著的生命,都想在一個更好的環境中去延續家族的命脈,然而這基本的要求在現世並非人人可得。因此;如果能在比較理想中過活的人們,不論在任何情境下,理應保有一份更成熟的思考,才不導自己於不仁、不義的誤區,白白浪費上天對你與家人的恩賜。

《以平常心期待「馬習會」》

分治66年的中國與台灣領導人終於在7日於新加坡見面,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台灣總統馬英九開展歷史性的會晤。雙方針對鞏固兩岸和平、維持台海現狀交換意見,沒有簽訂任何協議,也不聯合發表聲明。

台灣總統府發言人陳以真3日晚證實這項消息,並謂此前雙方已經展開秘密磋商一段時間,近日才最後敲定。馬英九與習近平7日下午在新加坡香格里拉飯店會面,兩人單獨談20分鐘,會後各自舉行記者會,並共進晚餐。

北京國台辦主任張志軍表示:「此次會面雙方以兩岸領導人身份和名義舉行,見面時稱『先生』,是經雙方商定的。這是在兩岸政治分歧尚未徹底解決情況下根據一個中國原則作出的務實安排,體現了擱置爭議,相互尊重的精神。」

馬習握手引起舉世的關注,特別是美國國務院以「審慎的樂觀其成」,率先做出該有的回應。全球各大重要媒體,也都以相當顯著的版面報導兩岸領導人的歷史性會面,不過這也是預料中的事,畢竟分治66年且過去一直相互敵對,忽然能以更正面的方式彼此認同,絕非三言兩語可以道完。

雖然中國與台灣官方都在面對媒體時有官方式的闡述理由,但以目前來看,馬習會的見面會談,除了象徵性的意義,實質上真正能達成共識的有效協議,實在是不太可能。我們從側面觀察含經貿、政治、外交、國防上都因馬英九的任期將屆,無法建立任何機制,而且中台互動的的平臺主動權均掌控在北京的手上,經營二年多未果的馬習會,一夜之間加速完成,我們唯一能真正看到的是美中南海的緊張情勢,北京可能不希望台灣如東南亞國家因地緣關係被牽扯進去,希望以兩岸交流的態勢,告訴美國不要動台灣的懸念。

《馬英九的心經》

從當總統第一天起,馬英九一直致力於想要在兩岸和平關係上有突破口,不容否認的,從ECFA兩岸經貿合作協定簽成到現在,台灣早已從海基跟海協會的辜汪會談,進步到官方的陸委會與國台辦直接對話,無形中也使海基、海協的作用逐漸被邊緣化。中國省部級官員訪問台灣各大城市,台灣縣市首長大陸行的交流,這幾年好像已常態化,就看互動的需要,不再於政黨上貼(Yes or No)的標籤。

2014年9月,馬英九獲得了「艾森豪國際和平獎」,2015年10月台灣的遠見雜誌頒給他「遠見領袖和平貢獻獎」,各大「和平獎」幾乎成了馬英九心中追求的榮銜。胡景濤時代,由於連爺爺是當紅炸子雞,而且兩岸破冰時間不久,從基礎上;馬胡見面仍差一段距離。

習近平上台後,展現施政上的許多魄力與突破,2013年底開始,馬英九透過各式各樣的管道,期望能在「第三地」與習近平見面,跨越兩岸「和平」的願景,這當中他託之人,含一直與他並不融洽的連氏家族,卻屢屢斷羽而歸。

馬英九是想藉由2012年的「東海和平倡議」與今年5月的「南海和平倡議」,若加上兩岸關係的新趨勢,到7日與習近平順利的在新加坡見面,他心中其實追求的是「諾貝爾和平獎」,馬英九已經把該努力的都作到位了,剩下的就取決於諾貝爾評審委員會。(促成馬習會的功臣,非陸委會主委夏立言莫屬,和夏是故交,我們有理由相信,以夏外交長才的智慧,他有可能直接把馬英九的目的告訴北京,不再使用外交辭令與手段繞彎子,反而得到眼明手快的習近平青睞。)

《習近平深知攘外必先安內》

中共第十八屆五中全會在即,在被稱為「改革開放以來最嚴黨紀」的條例中,備受關注的「中國未來人口發展報告」,據說也建議立即全面放開二孩政策。實施36年的計劃生育政策,或在五中全會拍板時間表。我們看到習近平主政以後,早已看到兩個問題,(一)中國勞動人口減少,正在失去優勢。(二)中國人口老齡化速度正在加速。(反觀東南亞諸國,特別是越南年輕化的勞動市場,正在吸收各國資金前往設廠加工。)

習上台後,進入第三年的反腐敗鬥爭,除了在鏟除舊勢力貪腐集團的反彈,歷經了艱險困難時刻的習近平,早年被下放到農村所培養的毅力,鍛練他堅忍不拔,除惡必盡方能見功效的作法。現在中國不止是加大力度反貪腐,而且雷厲風行,數度採取迅速有效的請君入座接受調查,弄得一些大官人人自危。甚至享盡榮華的不肖官商勾結商人,滯留海外不敢回中國,在坊間也大有人在。

北京更打擊了大肆消費,不僅僅衝擊了奢侈品賣家,連葡萄酒業也不放過。2010年起,由於中國國內的需求,進口商數量猛增,大量進口葡萄酒,而且價格節節上升,好酒可以標到「天價」。這二年的反貪腐抓非法使用公費,一箱紅酒的(Chateau Brehat)以原價每瓶50美元,在保存了三年之後7月份清倉,以兩點五折的價格售出,由此可見一斑。

中日過去二年在釣魚台問題上緊張的相互叫板,習近平在軍事上從未示弱,但關鍵點,北京都選擇理性的克制。「文攻武嚇」是中日關係最佳的寫照,不明就理的海內外華人,在不了解內情的情況下,不斷的批判安倍政府,喊打主張動武的人不在少數。

前一陣子,暑假的時候,大量的中國遊客湧進日本觀光,採購消費之巨,受到日本商人展開雙手迎接中國的貴客。不少喜歡在微博鼓吹所謂「愛國情緒」的能人,揮筆在網上大罵「賣國賊」購日貨無恥。有友人看到這種現象覺得相當奇怪,曾問我們怎麼看待?我們毫不猶豫的告訴友人,中日將會解套,緩和彼此緊張的關係。(以中國現有體制,北京若不點頭,民眾不可能肆無忌彈的去日本消費。)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11月1日晚在韓國出席中日韓峰會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舉行雙邊會談,稱過去幾年,中日關係走了彎路,日方應認真總結教訓,真正做到正視和反省歷史。安倍表示,堅持改善和發展中日關係,日本對二戰深刻反省,將繼續走和平發展道路。中日雙方達成共識,包括明年初舉行高層經濟對話,恢復兩國外長互訪。

美國導彈驅逐艦拉森號,無視中國抗議駛近中國在南海的人造島嶼後,美中磨擦升高。中國的軍艦除了跟監之外,非常理智的沒有做出任何激化的行動。此事發生,又有民間人士反應激烈的敦促中國海軍擊沉美艦。美國國防部長卡特與美軍太平洋司令司部司令哈里斯分別出訪韓國與中國,與此同時正在全球訪問的解放軍三艘軍艦停靠泊佛羅里達州「梅港」海軍基地訪問。

其實早在九月間,數艘中國軍艦穿越美國阿拉斯加對出的白令海峽航行,美國軍方也相對克制的沒有採取任何不適宜的行動。雖然美方預計未來每季都會展開南海兩次「自由航行」行動,其中一次還計劃進入南沙群島爭議島礁12海哩之內。中國在未來不會就此放棄,透過外交的手段爭取鄰國的支持,習近平現在對越南和新加坡的訪問,同樣在亞太經合組織和東南亞首腦峰會上,北京也會有所行動。(和馬英九見面,會不會與此有關,恐怕就見人見智了。)

先秦時期,陰陽概念被用來稱謂世界上兩種最基本的矛盾現象或屬性:凡動的、熱的、強壯的、明亮的、公開的為陽,凡靜的、冷的、柔弱的、晦暗的、隱蔽的為陰,將天地萬物的正面和背面歸納為兩種普遍的姿態和傾向。把它應用於社會與政治面,就成了光明、正直、剛健、進取和有為(指陽),隱忍、細密、委婉、退守和虛靜(指陰柔)。與陽剛文化相對的陰柔文化在漢以後歷代王朝的扶持下,也逐漸滋生起來,給中華文化的發展帶來了莫大的影響。

「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我們有理由相信,習近平非常清楚,對外不能示弱卻莽撞不得,對內當下之急,必須除惡務盡,不容節外生枝的道理。

《結語》

藉此機會與海內外的華人共同探討,某些缺德八卦雜誌最喜歡選在藝人跟另一半一同甜蜜拍拖的時候,或情侶間不融洽時,拍下某些照片煽風點火,唯恐天下不對沖而亂。

「對沖」是用混淆追導彈的熱能彈,不但可以混淆對事件了解不深的公眾,把是非黑白搞混顛倒,使自己成為所謂的「英雄」。當今之世界,沒有比美中關係對人類的未來更重要,做為美籍華人,誰不希望中國和平崛起?誰又能置美中關係不和諧於事外?那麼我們似乎不宜扮演「英雄」之角色,而該是默默理性的「助力者」。

Filed under: 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by

杜彼得

紐約民主党州委員,第七社区委員,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会總幹事,皇后社区大学与紐約皇后醫院顧問,慈濟功德會委员等,從事服務工作超过二十年以上經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