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Leave a comment

海上悲歌引人深思 美中兩國應和諧明分

《報恩》

這個星期不少友人當面詢問如「益友」,為什麼小女姓「魏」,回答最簡捷只有二個字「報恩」。從小由外祖父母扶養長大,對養育之恩無以圖報,唯一安慰的是;膝下子女一律姓母姓,並取得亡父之理解,至少二弟有子女均姓「杜」。華人長者有句俗語:「生的可暫放一邊,養的比天還大」。

「晚餐」是與子女相互溝通的最佳時間,數年來如一日。我很嚴肅的告訴回紐約待數天的小女,這9年來,我每晚提醒我自己,一步一個腳印,只求有朝一日百歲之後,能挺著胸膛見妳母親在天之靈,那就是把妳教育成人,且成為一個對國家社會有建樹的好人。(家庭機會教育)

上週六老友薛純陽兄為其父做壽,百歲人瑞受洗腎之憂近五年,倘若不是純陽兄之兄弟姊妹盡孝,使老人家生存意志旺盛,又何來長壽?在給薛伯伯的卡片中,落筆寫到:「家有一老如有一寶,您的長壽證明子女之不俗、優質與孝順,值此生日,祝您身體健康,福如東海。」

仔細思量,做為現代人,能有精神靜下來思考「報恩」,能有力氣去做一個積極的人,盡己所能掘善棄惡,養成「吾日三省吾身」的奢侈習慣,多和良師益友交換心得,培養正確有彈性進取的人生觀,學會感恩懂得珍惜,表示我們的生活都還適逸。

看到世界各地的天災人禍不斷,那些失去生命只為求一頓溫飽的人,他們又何嚐不想跟我們一樣有反省與思考,可是上天卻沒有給他們有任何置喙的餘地。是的;我們改變不了這娑婆世界的殘酷,至少我們可以掌握自己借試煉心,儘管我們不能延伸生命的長度,但我們卻可以決定生命的寬度。

《他們的生命是「海上悲歌」》

近千名偷渡的人蛇命喪地中海,引起全球震驚,意大利政府21日的調查揭露更多「蛇頭」賺黑心錢的骯髒細節,包括人口販子討論如何投資他們的黑心錢,據說一個家庭至少要花6萬美元才能踏上偷渡行程。

意大利情治單位公布這個冷酷卻利潤豐厚的系統,蛇頭運送數以千計的難民和尋求政治庇護者到英國及歐洲各地。警方秘密錄下數以百計的電訊通話,發現蛇頭在通話中,彼此慶祝賺了數以百萬計的美元,並嘲笑這些移民在利比亞沿岸登船時是如何無助。

從人口販子的談話中,有關單位了解到,投資最好的路線是從以色列、杜拜、瑞士、加拿大到美國。走私份子也有向難民要價數千英鎊,護送他們從撒哈拉沙漠到利比亞海灘候船,穿越地中海到意大利,再從那裏轉到歐洲北部富裕國家,包括英國。他們有些成功偷渡到歐洲的人為了取得難民庇護只得回頭做走私的生意。

是什麼原因,使得這些生命甘冒風險,遠離自己的故鄉去尋求另一個落腳點?如果是已到了民不聊生,那麼他們又何來幾萬美金,把命運交給這些喪心病狂的蛇頭?唯一我們可以確定的是,過去必有和他們一樣遭遇的人,成功到達另一個國度,開展了一個有希望的未來,才會促使他們前仆後繼、奮不顧身。

令人嘆息的是,全球有這麼多的國家,不同的膚色與種族,但大家都有一個統一的稱號,那就是萬物之靈「人類」,既是如此;為何境遇又是如此的不同?相較之下,今天生活尚稱安逸的我們,若不懂珍惜現在能過的生活,豈不是太不惜「福」。

這次船難的災民,是以利比亞這個國家的難民為主。我們都知道,利比亞在狂人卡扎菲2011年倒台之後,出現權力真空狀態,一直受專制極權統治的利國人民,不知何去何從?使的犯罪團夥和人蛇進出自如,大批來自非洲和中東的難民都經利國乘船偷渡,期望逃避戰火在歐洲找到一線生機。

問題是;對蛇頭而言,難民愈多愈好,偷渡船不只是船齡老舊,裝載難民罔顧安全系數,並不令人意外。可怕的是,存在多年的生意與犯罪,竟無國家願意出面打擊管制,若不是此次近千人命喪一夕,沒有人知道,世界上有這麼悲慘的生命活在殘酷的「黑暗世界」。

隨著「伊斯蘭國」勢力不斷擴張,以及近幾年利比亞動亂未曾停歇,呈現無政府狀態,大批難民被迫逃往意大利。歐洲近期人口膨脹,更意味著難民逃至歐洲,已經改變了歐洲的全貌。大批懷抱著「歐洲夢」的難民橫渡地中海逃離非洲,卻沒有人干涉阻止層出不窮的沉船事件,可謂「惡名昭彰」。

記得今年年初,在某個寒冷的冬日,超過3800名非洲難民在槍口的脅迫下,被人蛇集團趕上20艘停靠在利比亞海岸的簡陋船隻,人口販子給難民幾支輸入意大利海巡航隊號碼的衛星電話後,就任他們在海上漂流,船上沒有水也沒有食物,這些難民只能把命運交給無情的大海。由於其中有難民在登船數小時後,有幸熬過惡劣海象,打電話給意國海上巡防隊求援,才使意國海岸防衛隊展開海上救援已失溫或脫水的「偷渡客」。

歐盟委員會負責移民、內部事務和公民委員會計劃在今年五月提出新政策,呼籲其他歐盟成員國向意大利提供更多援助。歐盟19日也發出聲明,表示將召開會員國外長和內政部長緊急會議。

羅馬天主教教宗也敦促歐盟採取更多措施,協助歐洲各國解決移民潮問題。此外,聯合國難民署等組織也呼籲國際社會採取行動,遏止亞洲、中東、非洲難民國非法移民,涉險偷渡至歐洲的現象,同時配置更妥善的搜救系統。歐盟各國領袖要求歐盟對地中海移民危機,採取強而有力的回應手段。

《人道主義救援,突顯美中扮演的角色之重要》

過去20年,全球所受大規模,自然災害影響,亞太地區佔61%;從2000年至今,此地區共有16億人口受到災害影響,自1980年到2011年,災難給本區帶來的財務經濟損失高達4530億美元,脆弱的亞太地區需要制定更廣泛的抗災和救災計劃。

根據世行東亞和太平洋部門副總裁表示:「東亞太平洋地區是受龍捲風、海嘯、地震和水患猖狂肆虐的地區,為應對這些災難挑戰,各國政府需要時刻對可能突如其來的災難做好準備,並承諾對災害風險管理和恢復作出重大投資。」

聯合國估計,將世界居民更易受到自然災害影響進行比較,生活在亞太大地區居民,受自然災害影響的可能性是非洲人的3到2倍,是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區居民的5.5倍,是北美洲人的近9倍,歐洲人的67倍。

很顯而易見的是,此次義大利的「海上悲歌」災難,歐盟應擔負起救災、救苦,甚至做出強而有效遏止的行動,當然我們也相信,只要力所能及,美中兩國都不會袖手旁觀,但以國際情勢時刻會改變的狀況,各地區都必須就地取材自力更生,一向生活優渥的歐洲各國,又豈能視若無睹,繼續讓人命在他們眼皮底下「自生自滅」。

中國人民解放軍在國際人道主義救援和災難救助方面的計劃規模可觀且迅速增長,這一方面是因為中國經濟實力的宏偉,同時也在解放軍各項設備上加速現代化。另一方面是中國領導人認識到,人道救援和救災任務在戰略層面上佔據著十分重要的地位。

「使命」加強和補充中國在國際事務中的新作用,解放軍樹立起自身善意形象,也一定程度增強中國崛起不具威脅性的概念。中國的國防白皮書,曾指出解放軍參與地區維和、海上搜救、處理緊急狀況和搶險救災。解放軍逐漸累積國際人道主義救援和災難救助中值得稱道的記錄。

若以「亞太地區」來看,緊急對應外國發生的災害中,以美國能力最大、準備最好、配備最完善。美軍能夠如此高效地作出反應,因為它在關鍵需求方面具有能力,如空運和海運、供應鏈、後勤物流、重建基礎設施、通訊和應急醫藥保障能力等。更重要的是,美軍不論在裝備與高科技上,一直是世界頂尖的水平,何況過去他們一直扮演「世界警察」的角色,累積的經驗無人能相提並論。

美國太平洋司令部的合作夥伴和恊調關係重要性的日益增強,歸功於「高效救災和人道救援中心」。在過去,該中心的努力都集中在亞太地區,2015年該中心也在國防部的全球「軍民應急準備計劃」中承擔領導和管理責任。說到底;美國在世界各地重要領域,都長期經營建立有堅強的基地網,雖然這些年有勢微的現象,終究是有序經營的成果,無人能夠在短時間取代。

在國際間還有兩個多邊協定是重要的,「救災中使用外國軍事和民防資產奧斯陸準則」,和「應對自然災害行動中使用外國軍事資產亞太區準則」。其中言明,只有當災難程度超過一個國家的國力,當它請求並接受國際救助時,才允許給予支持。

我們想強調的是,美中兩國國內都非常容易受到自然的災害,未來在國際災難救助上,要切忌過度援外,以免忽略了本國災難的實際需要與救援,形成本末倒置。

《美中的互補》

美國和中國這兩個當世最大經濟力量應建立互補的基礎,雖然在各方面數量時空極大不同,但短短三十幾年中國的崛起,的確令世人感到震驚。美國走過非常精準的250年,從四百萬人口,到今天的三億二千五百萬,前150年由九成人住農村全部進入城市化,甚至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城市化規模已完成。中國卻在過去三十多年令五億農民城市化,把美國兩個半世紀完成的事,濃縮於一代人中。

我們要提醒每一位華人,尤其是身在僑居地且已入籍的人,國際情勢瞬息萬變,不只是中國的表現令人嘆為觀止,華人在僑居地的勤奮與經濟展現,也頗使主流社會感到驚訝。美中兩大國領導人都相當程度領會,兩國合則各蒙其利的道理,但是二者之間,從劇本上會有一定叫罵衝突的過程,絕不致於脫離劇本而演出。因此;在演出的過程中,海外的華人大可不必自以為是,在兩國關係上添堵,反而會使自己裡外不是人。

《結語》

昨天,有友人問:「為什麼,你之前會猜習近平與安倍早晚會握手?」笑著對好友說:「我不是猜,劇本的結果應該是這樣才合理。」有理由相信,朋友聽後一定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

道理其實很簡單,中國現在的領導人習近平,絕對是近二十多年來,難得一見的「明君」,深知「攘外必先安內」的道理,而此刻他的目標是「安內」。再者,中國非常清礎,輕易的憾動日本,必引起美中立即產生衝突,美中一旦開戰,全世界可能捲入第三次世界大戰,也象徵人類將立即面臨毀滅的危險。

如果你是習近平,你可願去承擔「生靈塗碳」的罵名?中國能走到今天,又豈容一時衝動,「義和團」式的走入自我摧毀?這個世界要穩住,人們應為美中兩國祈求和平與祝福。

Filed under: 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by

杜彼得

紐約民主党州委員,第七社区委員,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会總幹事,皇后社区大学与紐約皇后醫院顧問,慈濟功德會委员等,從事服務工作超过二十年以上經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