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Leave a comment

月中有客曾分種 世上無花敢鬥香

《親情何價?》

「父慈、子孝、兄友、弟恭」一直是華人從基本文化中,從小奉行不二的家庭倫理與親情的象徵,尤其是在僑居地的海外,更令華人感到驕傲的優良傳統文化,甚至有人直言,除了猶太人的家庭,沒有任何一個族裔可與華人相提並論。近10年在紐約,不少成功的華裔,由於年齡的關係,逐漸想把企業移交給在美受教育的第二代去接班,結果是;美式的教育和理論方式,使得年輕人根本無法相信父輩是如何把企業做大?直接將之歸納為「奇蹟」,進而排斥原本和父輩一起成長的骨幹,「矛盾」使他們在經營企業時,面對青黃不接的窘境。

我們常在聽到老友哀聲嘆氣中,告訴他們說,不能怪下一代,早年你們拼死拼活賺錢,根本忽略了在海外,必須加強「家庭教育」的重要性,必須多費心灌輸「倫理道德」文化給下一代。年輕一代在物質充沛中成長,學到了「功利主義」的效應,加上個性化可能自我感覺良好,立馬成為尖酸苛薄的「富二代」典範且沾沾自喜。這份因果,當然由創造事業的富人來承擔,就算沒有氣得提早去見上帝,大概只剩半條命繼續搖頭嘆息,古人說的好「富不過三代」洞悉哲理。

本以為,在遙遠的東方,華人這種隔代的障礙,會因為中文的教育薰陶而減少或不存在,想不到事實卻不然。最近有位成功經商事業有成的香港陳金華先生登報之聲明,完全推翻了我們的「冥想」,也證實了整個世界的潮流在巨變,所謂的文化底蘊已被高科技的現實衝垮,被功利已在不知不覺中取代,唯一的差別是它到底有多嚴重?

陳金華的聲明,「本人陳金華是新界打鼓嶺洋村陟雲祖堂之原居民,現向本區、本村、本祖堂之香港、國內、海外之叔伯兄弟及一衆鄉親嚴正宣布,由即日起與不肖長子陳崇輝(新界打鼓嶺鄉事委員會主席暨坪洋村村長)斷絕父子關係。按本宗族歷代規矩,本人日後之生養死葬,陳崇輝君俱無權參與。根據祖例,其踏足陟雲祖堂祭祠之權利,亦將受到限制,盼各叔伯鄉兄弟及一衆鄉親明鑑。陳崇輝君日後在外一切華洋轇轕,均與本人無關。本人以沉重、傷痛之心情決定與陳崇輝斷絕父子關係,更冀昭昭天日為我為證。更藉以奉勸世人,百行須以孝為先。」

我們讀此文不勝唏噓,最後一句話「百行須以孝為先」,說的最重,也完全可以體會登報聲明人陳金華的心情。據了解陳金華與妻育有四名子女,令陳氏父子反目,有指與陳金華抛棄糟糠有關,兒子護母早與父親不相往來。但有消息指稱,父子不和主因是同為經營房地產生意的父子倆,近期為爭奪坪洋一塊二十萬呎農地而關係惡化。不論真實情況為何?反正「天下無不是之父母」,「虎毒不食子」這二句成語,已被陳家父子推翻。

陳崇輝表示,事前不知道父親刊登斷絕父子關係廣告,並透露因父親早年在深圳尋歡而抛妻棄子,多年來已沒與他聯絡。陳崇輝指其母親出生於內地,到港後嫁給父親誕下兩子兩女,父母離婚後,母親含莘茹苦,養育子女成人。但最近父親透過中間人與其聯絡,要求母親將部分資產還給他,陳崇輝對於父親的做法感到無奈:「我不能幫阿爸逼阿媽,可能佢財政唔好。」

陳家父子關係疏遠是衆所皆知,去年陳金華中風入院亦沒有去探望,令老先生相當氣憤。陳崇輝對父親聲明中被禁入祠堂,他認為沒有法律依據,毫不擔心,指父親登報只是單方面想法,懷疑是想向家人施壓,為了不刺激傷心的母親暫時不想和父親對話。(陳崇輝也透露,他擔任村長的村選將至,為了「政治」懷疑有人鼓動父親做此聲明打擊他,但自認服務村民良好,應該沒有影響。)

這對父子在鄉間都是「有頭有臉」之輩,各自都在經營地產生意,陳金華從事多項公職,女兒出閣時,連有「新界土皇帝」之稱的前立法會議員劉皇發亦擔任主婚人。陳崇輝更是已故解放軍上將董其武的外孫婿。坪洋村有超過三百三十年歷史,陳氏祖先陳棟國由廣東梅州五華縣移居香港,其後定居於坪洋,又接待同鄉兩位堂叔伯一起發展,陳氏為主要居民,共有三個祠堂。

陳崇輝16歲到英國與法國留學,完成了三個學位,2007年當選坪洋村村長,亦沾手坪洋房地產買賣,2013年,以42歲之齡與妻子董喆結婚,她是全國政協委員董利翔之女,已故解放軍上將董其武外孫女。(以這樣的一個家族,父子反目,不惜把父親抛妻棄子女的往事抖出,不惜以嚴正聲明斷絕父子關係,若僅僅以爭奪一塊二十萬呎的農地,是很難令人信服的。)

倘若把此鬧劇歸之為即將到來的「村長之爭」,那可能就比較能被人接受。很多人也許並不了解,以為鄉、村長不過是芝麻官,有什麼好爭的?那可能就會大錯特錯,因為在大的城市,可使用的土地面積越來越有限,且大小官員林立,做什麼事沒有那麼方便。鄉或村的未開發農地那就太多了,村長就是當地的「土皇帝」,風水好的農地變建地,只要有投資者願開發,一塊荒蕪的耕地,一夜之間可能價值非凡,那就不在話下。(只可惜無價的「親情」到了這篇,卻遠比有價的「權力」不如,真是世風日下。)

我們這麼形容是有一定的原因,在早年的農業社會中,坦白說大戶人家「員外」級的商人,有個妻妾並非異類,陳金華與原配又有四名子女,有妾室在外,雖有違善良風俗,絕非到了「人神共憤、親情反目」境地。老先生中風,長子未曾前往探望,「事出有因」也非到了必須「斷絕」關係的殘酷。唯一的解釋是,「政治」使什麼怪事都橫生而出也,令人感嘆!

《美中的逆增上緣》

澳洲總理(Scott Morrison)表示,將發揮影響力,說服美國和中國以冷靜的方式處理在南海的緊張關係。事因中國一艘驅遂艦近日在南海有主權爭議的島礁外海域,迫使一艘美國驅遂艦(USS Pecatur)改變航線緊急避險,美國海軍指責中國軍艦靠近美艦的行為是「不專業和不安全的」。他告訴6PR電台:「我們在這一情況下都應保持冷靜頭腦。在這一不穩定的時刻,我們的工作是確保每一個人都減少不穩定,這就是我們正在做的事。」

美國副總統彭斯4日在華盛頓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發表白宮的對華政策報告。白宮為此舉辦了簡報會,向媒體發放了講話摘要:(一)彭斯指控中方企圖干預美國內政,情報機構也指出,美國州及地方政府已成為中國的目標,試圖在政策上導致聯邦與地方出現分裂。(二)中國正利用一些挑撥離間的方式,如貿易關稅議題,來提升政治影響力。(三)美國企業近期受到中國威脅,如果不公開反對川普的貿易政策,就拒絕向該企業發出商業許可證,情報界高級成員說,中國在美的所為,使俄羅斯做的相形見絀。(四)中國以「債務外交」擴大在全球影響力。(五)解放軍的蘭州艦在南海逼近美軍驅遂艦是「魯莾的騷擾」,但美國不會因而被嚇倒而退縮。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五日回應稱,彭斯的講話對中國內政外交進行種種無端指責,誣衊中方干涉美國內政和選舉,純屬捕風捉影、混淆是非、無中生有。美方把中美之間的正常交流合作說成是中方干涉美國內政和選舉是極其荒謬的。到底是誰動輒侵犯別國主權、干涉別國內政、損害別國利益,國際社會早已看得很清礎,任何對中國的惡意詆毀都是徒勞的。

平常大家都忙於自己的事業,甚至沒有去關心正在發生的國際或社區事務,但做為華人在這一波美中關係中,不論你從事任何一個行業,都應了解「牽一髮而動全身」的道理。上周我們就提醒商會的兄弟姊妹們,相當憂心美中兩大國的互不相讓,總覺得眼前的天空烏雲迷濛、風球高懸。副總統彭斯的講話,「嘭」一聲打在早已臨破碎邊緣的美中膈窗上,話珠被反地心引力彈起,差一點使玻璃紛飛散落,因為幸虧不是出自總統川普之口。

負責紐約市網絡安全的前聯邦調查局特工(Leo Taddeo)稱,俄羅斯的數字扭曲信息的努力取得「巨大成功」。他說,「我不是說我同意他們的所作所為,但是這些特工不僅在選舉前的過程中產生混亂,而且在美國大選後的環境產生了尖銳的對立,持續到今天,將懷疑播種進入2018年的周期。」原本美國相關單位認為中國的網絡和文宣能力僅次於俄羅斯,(Leo Taddeo)的說法就使中國可能凌駕於俄羅斯之上。去年參議員盧比奧就曾告訴華盛頓郵報:「中國干預美國公共政策和基本自由的努力比大多數人意識到的要廣泛得多。」

做為華人,我們知道值此美中貿易戰之際,任何對中國的懷疑是一種自然現象,其中含僑界部份的所謂「僑領」,常因本身的體會與教育有限,在不當的時間喊出一些「莫名其妙」的口號或動作,不但於事無補,反而在無意中增加主流社會的疑慮,最可怕的是;主流人士不說也不問,使華人社區百口莫辯。有些事我們無法阻止,只能提醒(FCBA)的成員要謹言慎行別幫倒忙,我們最不願意見到的是,美國主流認為中國礙美之能力超越俄羅斯,因為將會使之成為「草木皆兵」,不只是留學生,一般商人都有可能被點彩做記號。

不只一次呼籲華人兄姊,倘若不認同美國,或許是該回內地去和同胞們一起打拼的時機,把自己海外所見所學貢獻給中國,使中國能在穩定中茁壯。今天的美國已在轉型,雖有兩大黨之爭,所顯現的現象卻不只是如此,它有種微妙的左右之爭,特別是左傾的憂慮,因此;美國社會大多數人正在尋求「維穩」,人們要的是一個穩定的世局,而這又會使心態趨向於「保守」。此時此刻的思想最容易走進一個死胡同,對華人產生不利,一不小心若不用換位思考,不用同理心去理解,對任何與華人相關的事務,動不動就會被「曲解」。

這也是我們為什麼非常厭惡把不幸的「月子中心」事件,在紐約不斷的擴大,更氣民意代表急於開記者會的「好大喜功」。這個時候,做為黎民百姓我們無法左右美中的關係,因為它牽扯太廣太遠,有國際各大國的影子,特別是「俄羅斯」,所以我們也大可不必像一些「僑領」認為自己可以左右乾坤,賺取「手續或公關」費用。但我們一定要保護好,自己生存的社區,且要相互提攜、合作,有所為有所不為。不論你來自那裏,因為一旦社區被誤解開出一個缺口,請記住;華人就是華人,沒有兩岸三地之分。(民意代表幫不了什麼忙,恐怕他們自己都沒搞清礎應該怎麼做?)

佛家喜歡把事看成「萬般皆是緣」,從理論上來說,美中正處於一個「逆緣」的階段,我們卻認為在逆字中,好像有那麼一點因果,那就是美中都處在一個國家的轉型。期許兩大國都能徹底面對自己存在的問題,藉著反省在相互衝突中,去真正探討如何解決潛在的難題,進而減少給予對方的壓力,從根本上去尋求立即改善,那麼現在的桎梏,就立即成了「逆增上緣」,能善解就變「好事」。(當然這也許只是筆者做為美籍華裔的一個「愚見」,對與錯都是用心思考的想法,至少不違心。)

《卡瓦諾大法官》

(FBI)已將調查卡瓦諾法官的調查報告,呈交給國會,聯邦參議院也於今天5日表決通過程序。雖然仍有兩極化的思考,亦各自擁有支持者,無論如何,我們看到(Me Too)的政治效應正在減弱,是不爭的事實。今年11月的期中選舉牽動著美國國運和未來政局,重點是在國會衆議院,435個席位將全面改選,他們每個人任期兩年,下次要等到2020年。參議員任期是6年,100個席位中,今年有35個席位重新改選。美國國家廣播公司/華爾街日報最近的民意調查結果顯示,59%的選民表示他們希望看到川普政府能有「巨大」的改變,40%的受訪者表示不希望發生任何改變。

有些媒體斷言國會將「政黨輪替」,我們卻認為言之過早,因為「移民」是爭議最大的問題,民主黨主攻川普政府的「零容忍」政策,特別是將無證兒童與父母分開。民主黨有一股「進步」的旋風,主張廢除移民和海關執法局(ICE),他們反對總統,甚至呼籲彈劾,聲勢也大過於溫和的中間派。依我們看,選民能否認同這股自由派的旋風,將會決定國會選舉的勝負。

《結語》

聰明的華人勤儉且講究利益,精確的計算方在美國開花結果,名成利就之餘也許「精神空虛」,無形中追求不實的名位近乎「癲狂」。我們卻常善勸身邊的兄姊要惜福,學會感恩培養善良與慈悲,就會產生「智慧」和「覺悟」,懂得「守成」不使之流失,再一步一個腳印,認清時勢期盼能笑到最後!

Filed under: 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by

杜彼得

紐約民主党州委員,第七社区委員,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会總幹事,皇后社区大学与紐約皇后醫院顧問,慈濟功德會委员等,從事服務工作超过二十年以上經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