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Leave a comment

明朝有封事,星臨萬戶動 啾啾棲鳥過又如何?

《社團的階段性演變》

百人會在成立30周年2019年年會之際,特別發表嚴正聲明,指近年來不少美籍華裔學者、專家,特別是來自中國的,頻繁陷入「間諜門」,更有聯邦調查局局長在國會作證稱所有中國學生和研究人員對整體美國社會造成「威脅」。面對越來越普遍的(racial progiling)現象,大家難免會表達對此問題的擔憂。(有華人問,這樣的聲明會起到多少作用?)

90年代時,百人會成立之初,適逢美中建交沒幾年,那個時候美中彼此的了解甚微,百人會成員和其他的專家與教授,不斷前往中國參訪,每位在各領域具知名度的華人,都想權當美中的橋樑,也曾經紅極一時。然而時空轉換,2000年之後來自中國的移民逐漸在商場上斬露頭角,中國也在經濟改革開放之後,隨著經濟的成長,涉外事工作的人員,不斷地在業務領域上展現成熟與自信的一面。

遠的不說,美中貿易戰的開打與談判,從根本上來看,都由雙邊官方直接對話,沒有任何一個華人團體能真正的,起到致力於實現促進美中之間建設性的作用。政治圈本身是現實又殘酷,一批年長或前朝的美國政要,在百人會的大會上分析美中關係,只是增加學術的口味,基本上並沒有太大參考的價值。因為它不會受到執政當局的重視,也談不上新聞價值。對美國的了解與掌控,中國外交部和駐美使館,恐怕比任何人都清楚狀況,重點其實是中國從實際的狀況上,要不要去接納與配合美國的要求。

相同的處境,美國對中國的情勢,也不需要靠僑界的提供資訊,有些來自中國在美事業有成的華人,可能對故鄉的了解,都沒有美國專業人員透徹。對在美華人的完全平等及融入主流社會,那就更談不上了,華人聚居的地方在全美各州,都有不同的問題,而且隨著州市的法律不同,想要去解決就一定要接地氣。就拿紐約州市而言,華人面臨特殊高中考試、大麻合法化、監獄與流浪漢收容所的困境,能期待的只有地區僑社的團結,一起用選票據理力爭做後盾。

百人會的諸公,在美國各個領域上有成就,高大上的顯示值得驕傲的一面,值得華人學習他們的過程。但解決華人面臨的問題,我們就不應該寄望與苛求他們,實際上,落地生根,華人必須有效的靠自己。妥善的運用手上的選票與支票,再講白一點,為什麼華人集中的地區,一些主流的民意代表都反對廢(SHSAT)?因為他們有競選連任的壓力。

已經發生的問題,像在科學界、學術界、政治部門工作的華人,因為長期進出美中,引起國安單位的注意或誤解,如果是有冤屈,首先要透過法律的正軌去訴求,同胞只能助威鼓勵。至於說商界與政界,我們已不只一次強調,美中兩大國存在競爭的關係,是因中國強大了,在國際上舉足輕重,這是一種自然的現象。華人在美有成,不可否認的要感恩美國給予的機會,若自己不小心,平常又喜歡說大話,引起有關單位的注意是自找麻煩的,和「種族歧視」沒有半毛錢的關係,自我反省千萬別在美中關係上幫倒忙。

我們已不止一次呼籲,華人不管你是在那個領域發展,只要你能融入主流的社會遵守法律,只要你在崗位上表現突出,就是最好的說明。華人社區不分彼此,不論來自兩岸三地什麼地方,我們每一個人都對自己和下一代有責任,能宏觀去看待面對的問題,你會發現,有為有守才是正道,打高空只是創造新聞。對新聞的認知,是有一定的專業,它絕不會是個人的「情緒」來取捨。(現在主流媒體與總統川普之間,就是充滿了情緒。)

華人的每一個民間社團,都有其存在的意義,重要的是,它所能展現的價值,會因時間的流逝而改變,領導社團的人必須具有深刻與了解,才會去調整社團的方向,因為階段性的目標不同。一成不變的思維,就會使社團萎縮,自我膨脹更容易迷失。以目前資訊的發達,真正要落地生根,除了在WeChat在Line、Face Book、Twitter都要佔有一席之地,當然Media的功能永遠不容忽視,Media的版面是有限的,想要完整表達見解的,就非自己動筆才行。

《牽一髮而動全身》

32歲的(Yujing Zhang)擅闖位於佛州的海湖莊園的案件,8日在佛州西棕櫚灘法院應訊,助理檢控官(Rolando Garcia)表示,執法人員案發當日在她身上發現多部手機和一個植入惡意軟件的USB硬盤等電子產品,又在她入住的酒店房間內,再搜出9個USB、一部手機、5張電話卡、7000多美元現金和值約663美元的人民幣、多張美國提款卡和信用卡,並搜獲一台偵測隱藏攝像頭的射頻設備。檢方也披露,她是支付了2萬美金希望參加能夠接近川普總統的活動。

FBI也正以間諜方向調查(Yujing Zhang),雖然她早前申辯攜帶多部手機進入海湖莊園,是因為擔心手機會在酒店內被偷,可是當檢方從酒店房間發現她留有那麼多現金,完全推翻她的申辯,加上過程中她幾乎向每個遇見的人撒謊,要釐清的疑點太多。華人社區即便想為Ms. Zhang說話,實在是找不到任何缺口,說她不能視為間諜,且她又有那麼多的配備,但我們又無法承認她是間諜,世上那有那麼笨拙的間諜,尤其她是華人。

Ms. Zhang的公派律師(Robert Adler)試圖在她為何現身海湖莊園這一關鍵問題上,替她找到證明沒有騙人,向法庭呈交了她向北京一家公司支付2萬美元的匯款收據,該公司將這筆款項付給一家名為「聯合國中華友誼協會」團體,該社團在中國刊登推銷前往海湖莊園出席慈善活動的廣告。她的有效簽證是10年的B-1/B-2,過去不到3年已進出美國5次。

有不少華人私下議論(Yujing Zhang)頭腦是不是有問題,但從這些金錢往來,還有3年進岀5次等事實,很難從頭腦有問題去做文章,至於若不是有問題,又怎麼帶那麼多設備在身上?就留給有關單位去調查,我們不必費疑猜。這件事情對華人社區肯定會有影響,所以今後希望北京相關單位,一定要對一些海外社團,在中國國內刊登招商的廣告注意,尤其是海外華人喜歡把社團名字誇大,不是世界、全美、聯合國;要不就總商會、協會,怪嚇人的名字,只差還沒有使用上宇宙、火星、月球等天文名字,國內的人很容易受騙。

20年前,在美長住的華人想回中國投資,老是被講究門道的所謂「高幹子弟」所騙,還有嚇死人大的公司所欺,所投的項目血本無歸。風水輪流轉,中國強了也富了,民間的錢多了、名堂跟著而來,內地的人羡慕到海外和政客名人合照的虛榮,就容易受海外同為華人蒙騙。海外華人能騙到內地的華人,除了僑居海外懂英文之外,主要是來自內地也了解民情。結果是改革開放的成就另一章,華人騙華人兩眼淚汪汪,更重挫了海外華人社區。(騙子的共同特質是穿金戴銀,講謊話面不改色,造謠編故事如家常便飯。)

我們最在意的是,主流社會看到類似這則轟動全美的新聞,民主黨的人肯定會拿來說事,就像佛州楊女士的翻版,共和黨的人也會對華人用另一個眼角去斜視。這些年華人不惜冒各式各樣的風險,連在生意上也如是,例如美國購房產中國付款等層出不窮的怪招,就算幸運過了關賺錢,你自己享受成果成為「土豪」,等到出事了,再以悲情訴諸華人社區來共同承擔「莫名奇妙」,非常不合理,賺取衆人的「同情心」更不可取。敢冒風險就要承擔後果,憑什麼在美的華人社區要經常無緣無故的成為「苦主」?

華人重視儒家文化,以家庭為核心的觀念至深,忠孝、仁愛、信義、和平,難道都要為了追求榮華富貴,變成要把這些字義用反面來解釋?想到這裡,不禁使人感到無力。也許是年紀的關係,見識多了看透了,我們竟找不到一個合理的解釋,無法平復找到頭緒。照道理,你沉溺在貪飲享樂,不能領悟一切皆虛妄,理應勇於扛起苦果,今天的美國是牽一髮而動全身,難道要把一切發生的事情,歸之為受美中貿易戰的影響嗎?

我們認為,真正的問題是華人如何「定位」自己?首先隨著中國的經濟已上升到了第二位僅次於美國,且不僅僅是經濟而己,美中關係只要不惡化已是萬幸,兩大國的競爭只會愈來愈激烈,「和諧」就根本談不上了。那麼華人就不該永遠扮演「深宮怨婦」的角色,老是唱著「請你記得我的好」有意思嗎?我們該抬頭挺胸的告訴主流,美國若沒有華人移民,不可能仍在世界居於領先的地位!幾十年了,美國太多的民生用品仰賴華人,從80年代的(Made in Taiwan)到後來的(Made in China),據我們私下了解,光90年代的義烏產品鏈,都不知造就了多少美國的富人。

三年前在法拉盛圖書館的紀念華裔鐵路工人圖片展,我們在致詞時就斬釘斷鐵的說:「這是我最後一次參加提醒主流社會,一百多年前華人鐵路工人的貢獻。美國的歷史才多久,一個多世紀以前華人已對美國的偉大付出,華人的犧牲奉獻應該是美國多元歷史的一部份,因為他們的下一代都是美國人。任何一位美籍華裔,都應該在每一個領域上,站出來說出自己的主張,不須再用悲情尋求主流關愛的眼神。」(年長一輩的人,總喜歡用悲情來訴求這段華人築鐵路的歷史,2010年以後,我們認為每一代人都有不同的觀念,它可以提升而不是一成不變的「麻醉」。)

《今日美國》

本月5日美國勞工局發布報告顯示,新增就業在3月出現強勢反彈,非農就業人數增加19.6萬人,失業率穩定在3.8%。這超出早前預估的17.5萬人,失業率符合預期。就在川普政府的經濟表現亮眼之際,衆院賦稅委員會的民主黨議員(Danniel Klldee)接受ABC電視台訪問時強調,要索取川普總統的報稅表,要了解國稅局是否真正審核川普的報稅記錄。白宮的代理幕僚長(Mick Mulyaney)則揚言,民主黨人「永遠」也不會拿到總統的報稅表,指責這是出於政治動機。

前總統歐巴馬也語重心長的表示,擔憂民主黨不同陣營均有人出來角逐總統提名之位,彼此間的政治理念南轅北徹,會醖釀成大範圍的內鬥,在競選過程中互相傷害。他特別提到民主黨內進步派的崛起,有人執著於信條不願妥協,一旦別人不支持左傾的理念,立即加以示威與批判。活躍份子不懂得與不同立場的人打交道,卻不知道,在政治上「你不可能100%得到想要的東西」,目前宣布參選的人,在民主黨已有接近20人。

身為民主黨人,我們看在眼裏也是這一點,這些突發奇想的左派進步人士的主張令人不敢恭維,可他們卻得到許多支持者。自由派人士除了拒絕妥協,不理性、不念情、不顧大局的堅持,只想將對方否定掉。他們的政治理念,千差萬錯總是他人錯,也因為這樣使他們已變成又窄又小的心,整個主張偏向特定族裔,卻不怕這會激化社會的分裂。路易斯安那州10天內先後有3座歷史悠久的非裔教堂被焚,雖尚未斷定是否涉及仇恨犯罪,現在聯邦調查局與地方治安機構正在聯手偵察,這就是社會被激化造成的。

總統川普7日傍晚宣布,國安部長(Kirstjen Nielsen)辭職,很多人已意識到她的離職將會使含移民局局長在內,數個與國安有關的單位異動,也知道必與對非法移民的處置不符合川普的要求有關。不過政治圈永遠離不開鬥爭的揣測,有流言就把劍頭指向白宮高級顧問(Stephen Miller),認為他是屬強硬移民政策的推行者,在路線之爭上佔了上風。另外一位離職的是國安部特勤局局長(Randolph Alles),流言又說和中國女子闖海湖莊園的事件有關。(我們不想在流言上,做過多的分析,這是政府的事。)

但是我們想從「非法移民」或「難民」上來做一個剖析,目前來自中美洲的大蓬車移民大軍,聚集在美國邊境,美國海關執法局正看守著他們,不只是要供養食物,ICE已漸感人手不足。綜觀大蓬車的移民大軍主要來自宏都拉斯、瓜地馬拉、薩爾瓦多。而這三個國家除了貧窮之外,共通點是毒品、幫派、貪污及有罪不罰,幾乎已成為暴力國家。2016年,薩爾瓦多與宏都拉斯平均每10萬人就有83人被殺,這些國家卻鼓勵人民偷渡到美國,因為宏都拉斯在美國的移民每年滙回母國的錢佔該國(GDP)19%,薩爾瓦多是20%,瓜地馬拉是11%。

華人又如何能跟著政客們一起聞雞起舞把川普的拒絕非法移民,視為所謂的否定「移民價值」?尤其是如果我們定位自己是美國人,請問現在美國有能力去接納這批大蓬車難民嗎?而且一旦開綠燈,就會一波接著一波沒完沒了,因為他們家就在我們隔鄰。(不過我們正密切注意一件事,據聞川普政府忌恨民主黨庇護的州市政府,有意把難民全部放進到這些州市,紐約州市恐難倖免,那我們豈不是要搬離開紐約。)

Filed under: 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by

杜彼得

紐約民主党州委員,第七社区委員,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会總幹事,皇后社区大学与紐約皇后醫院顧問,慈濟功德會委员等,從事服務工作超过二十年以上經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