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Leave a comment

政治大浪不必心慌 海水明淨是蔚藍色

《選前怪異現象》

*前一陣子我們曾於撰文中提到在競選花絮中的所謂封官、封侯,並非空穴來風,現在選完了,把它當茶餘後的閑飲,且聽娓娓道來。(有位白人朋友有一天給我打了一個電話,問某總統候選人是否對華人有許多承諾?這番詢問的確令人有些錯愕,所以不加思考即回答:絕無此事。並反問友人何出此言?)

友人說,鄰居告訴他,有一位媳婦在政府部門服務的華人老婦告訴白人之友 (華裔),近期會賣掉紐約之住房,因為媳婦支持之總統候選人,會以大比數贏得大選入主白宮,媳婦可能必須到DC升官工作,他們舉家將遷移到該州居住。白人也順便提到,你們華人是否只要有家人在政府工作,親友逢年過節就必須送紅包,含婚喪喜慶等等亦然?(這些問話把筆者問的有點急了,特別是扯到華人,族裔尊嚴之刺由然橫生。)

我們回答:「老婦所謂賣住家是虛,向鄰居顯擺媳婦高升是實,不過前提是該總統候選人必須能贏,再者;該候選人是否有做此承諾我懷疑?因為支持他的族裔與人甚多與複雜,老婦之媳婦有此舉足輕重之地位嗎?」第二個問題才是我最在意的,我很坦然的告訴白人,最近有一在醫療保險(屬於政府系統)工作,我非常喜愛的年輕華人女子結婚,我送了她一個紅包(內有200元現金,因未能參加),她堅決不收,並表示在和市府相關的行業工作,不能收超過10元的禮物。(我並強調華人都很自愛,遵守美國法律,特別是有幸在政府機構工作者,一定不會藉機「貪腐」,因為夜路走多容易碰到「鬼」。)

*許多華人家長最近都受到來自上學子女的壓力,他們回家告訴父母,一定不能投票給川普,否則他們會被趕出美國,因為川普是「白人至上」主義者,甚至有的小孩直接告訴父母,乾脆搬回「北京」或「台北」吧,這些朋友問筆者該怎麼辦?如何有效回答孩子的提問?(這種現象不只是在紐約,加州也一樣)

我們的回答是:「不只是你們面臨這樣的難題,我也不能倖免,已經工作的小女,就以另一種「種族歧視」的說法,無論如何要我表態。但我告訴她,民主制度中最可貴的是有法律保障人民選舉的權利,初選有黨派之分,大選卻沒有,美國的憲法是每一個人哪怕是總統都必須遵守,這也是為什麼大法官的人選必須中立比什麼都重要,只要是合法移民,沒有任何一位總統可以用任何理由把人驅逐出境。美國總統是全民之總統,當選後勢必尋求反對黨的合作與支持,更何況是善待合法擁有公民權的人民呢?」

每個人都各有各的位置,各有各的理念與價值,也各有各的人生與世界觀,不必苛求別人,也不盲目要求自己。這次總統大選,由於有民主黨「黨代表」的身份,我雖沒有投票給柯林頓,但也沒有投給川普,讓總統的選欄上維持空白,其他都圈了本黨的候選人,至少要對的住自己的「心」。保持真誠做到善良,得與失、成和敗、聚或散,都是人生的一種成長。我們對很多功名利祿都看的很淡,唯一無法釋懷的是我對「華人」的尊嚴,常覺得自己拼了20多年了,放不下、且越陷越深。

《美國主流文化與價值的演變》

記得80年剛踏上美國本土的那一剎那,我們承受最多的口號是,認識美國文化融入主流社會,對任何一位新進港的移民而言,都是不小的壓力與沖擊,尤其是對超過廿歲且在母國上過大學、當過兵的人而言。對任何一位華人而言,內心都有根深蒂固的文化與語言、文字的包袱,開始試著去適應美國的生活,就必須具有一定的耐性與認知。

「白人至上」是我從美國開國精神中認識的版本,這個國家的人有愛與感恩,導致爆發了南北戰爭解放了「黑奴」,雖然如此,但社會存在不平等的現象並沒有改變。難能可貴的是,美國的歷任總統,都能夠嚴格的遵循創立的「憲法」,並使它凌駕在權力之上,不論是誰都要在法律規定的基礎上去行使權力與義務,事實上美國的強大除了人民、領土、政治精英、軍隊強大中立,最重要的是,大家都能珍惜「憲法」代表的意義。

2000年以後,我們才真正感受到,所謂多元文化的社會型態,已經慢慢的開花結果,它不再是一句口號,而是美國的開國精神從價值上產生量變,特別是「白人至上」在眾人心目中,已成為極端思想跟犯罪的代名詞。2008年一句(Change)使得歐巴馬打敗了柯林頓喜來莉,一路乘勝直追成了第一位非洲裔的美國總統。平心而論,這對主流美國社會而言,從文化與價值上,可以說是徹頭徹尾的顛覆,也就難怪諾貝爾和平獎毫不考慮的頒給了剛當選的歐巴馬總統。

歐巴馬當選那一年,對華人而言,無非是頗大的震憾,當年包括筆者在內,華人扶老攜少的捐錢給喜來莉,支持她的競選,從民調與實質上,除了年青一代的美國人,絕大多數都認同喜來莉,對歐巴馬充滿了迷惘與「賭」的虛幻。生活在美國的每一個人,一夜之間吃了一頓的「政治、種族快餐」,以現代國家社會之定位,心理頗為複雜,從精神上捏一把冷汗,就差沒有去接受「心理治療」。

8年下來,歐巴馬政府雖非毫無建樹,但是我們看到了凡事一意孤行的「政府停擺」,我們看到了以債養債的「國債」上升,我們看到了弱勢群體高不成、低不就的無力反省,除了勇於投票,抱怨、抗議乾脆讓「社會福利」養著,留著更多的精力來「示威」,視法律如無物,動不動就要求賠償。而這個時候,仁慈的歐巴馬總統,不只是考慮大赦移民,且要接受歐洲的難民,為了滿足這些需求,劫富濟貧的加稅,減低國防開支就變成他唯一的方法。

為了維持美國表面的強大,政府把僅存的強勢武力「重返亞太」,使的中東問題成了空城計,成就了「伊斯蘭」的強大,並把矛頭指向美國本土,美國在中東窘態叢生,在亞太也不見得討到便宜。歐巴馬把弱勢群體的「仁慈與愛」轉嫁到他國的身上,卻沒有考慮過去美國強大時,向世界輸出「人權、民主與自由」,伴隨著奶粉、糖果、餅乾,今天美國經濟大不如前,空話的輸出仁慈與愛,雖然有「武力」做後盾,但對弱國而言,都成了空言、干涉、說三道四。

幾十年培養的結拜兄弟菲律賓,最近與美國的尷尬處境,雖然受辱的是歐巴馬總統,然而對美國人而言,是一戰、二戰、冷戰後,美國受到的最大的「奇恥大辱」。美國人面對的世界變的好冷可怕,很多荒謬的現實好像積非成是的壓在每個人心頭,歪曲是非黑白,大家不敢理直氣壯的道出。(我們看到美國人寃屈無處可伸的無奈。)

「歐巴馬健保」到現在也沒有人可以說的清楚,偏偏選在這個時候要漲價,兩年來保險公司以大吃小的併來併去,不少華人子弟在健保公司服務,他們永遠都在短暫的時間要去面對不同的公司主管,還得三天兩頭的告訴外界,我們的公司又改了名字。

中小企業在經營上面對稅務的繁重,又要殘忍的去應付工資的增高,動不動被員工告上法庭的風險。中小企業主除了收手不幹之外,就只能採取精兵政策,減低僱用不堪為用的人員,而這些失業的人,若沒有上進之心,就只能成為國家社會的負擔。

2016年美國的總統大選,從頭到尾兩位候選人被大家封為「瘋子」與「騙子」的雅號,如果公平對待川普與柯林頓,我們認為是非常的「不公平」。先談「騙子」柯林頓,她是美國史上,我們看到最有政治能力的女性,堅強面對柯林頓當總統時的風流妙事,最後還要被安東尼‧韋納打擊,且還能精神奕奕的打選戰到出乎意料之外的失敗,我們不願用不雅之號稱她,卻願為她的「時運不濟」向其行禮。(倘若8年前當上總統的是她,美國國勢不會變弱,今天的民主黨不可能兵敗如山倒。)

「瘋子」川普以非常聰明的方法,用非傳統的方式打敗所有與他拼搏的共和黨傳統精英,一路裝瘋賣傻的點出歐巴馬8年來的所有重大缺失,且用極其惡劣的語言針針扎在深愛這個國家傳統人士的心上,是歐巴馬總統塑造了川普使他過關斬將直通白宮。歐巴馬總統8年前用(Change)使喜來莉成了國務卿,8年後更成就了川普,再次用(Change)使她只能在公園溜狗,未來還可能因自己過去的大意與疏忽被法律起訴。(我不只一次對友人說,若把川普當成瘋子,可能你才是瘋子,打敗喜來莉的人是歐巴馬,民主黨因看不到這一點,成就了明年共和黨的全面執政。)

也許大家不知道,連英國的脫歐,也是拜歐巴馬總統所賜。英國開始叫退歐之初,一度全國徬徨,許多人歇斯底里,所謂居安思危,後來弄假成真,多少也因為外部勢力所累,其中一個因素,就是美國總統干涉英國公投內政,叫英國人收手,否則美國會抵制等等。這種施壓特別敏感,歐巴馬總統讓保守的英國人,看見一位黑人總統利用「膚色」的優勢向他們恐嚇,導致他們走向脫歐,也將為此付出代價。

《美國人選擇極端,震憾全球》

美國人也不能免俗地加入全球的「選舉造反」運動,演出類似英國脫歐的結果,選民用手中的選票做出極端的選擇,雖然政界、輿論和學界,都沒有心理準備去迎接一位政治素人川普入主白宮,但廿多年來潛心研究美國政治與選舉的我們,卻一點也不感到意外,且在選戰一開始,就相信川普會贏。重點是美國主流社會要找回他們失落已久的「價值」,含華人在內的中產階級,都想要好好經營他們的生意,再創他們事業上的輝煌,川普當選後,美國股市的上漲,就是最好的證明。

在這個過程中,川普18年成功的避稅、好色、下流的年輕往事,只是使要投票給他的人,在選前民調中閉嘴不談,卻未改變投票給他的決心。這也使得民調在一定程度上失準,加上柯林頓競選團隊和媒體互動親蜜,沿路一直用民調做迷湯,使喜來莉和支持她的人,相信她必勝且會大贏,使她在精神體力上表現活躍,不曉得的人,以為她打了「雞血」,其實完全是「心理」激勵。

《結語》

11月8日從深夜到9日凌晨三時半,關心美國未來的人,窗外風聲呼呼,心中彷彿挾著萬千心絲的等待狂風暴雨的結束,然而給風吹得左右搖擺,待結果呈現地安然屹立,人們卻無法安然入眠。

世間之事,紛紛擾擾,對錯得失,難求完美,也不可能盡如人意,其實只是「因果」。結果已出爐,若仍一心想要求順意,反而深陷於計較的泥淖,不能自拔。若凡事但求無愧於心,得失榮辱不介懷,自然落得清閒自在,還能從容的說一聲,「上帝請祝福川普與美國」。我們都在同一艘大船上,船底破了個大洞,現在補好了,就看未來船長川普怎麼開,開向何方。

Filed under: 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by

杜彼得

紐約民主党州委員,第七社区委員,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会總幹事,皇后社区大学与紐約皇后醫院顧問,慈濟功德會委员等,從事服務工作超过二十年以上經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