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Leave a comment

我們挺的不只是顧雅明 而是維護華人的價值

《靠車養家他頂的是生活》

8月23日12時許,颱風「天鴿」襲擊,我們在媒體畫面上,看到一輛貨車在狂風中不停晃動,一名男子試圖撐住車輛,幾秒後,貨車抵擋不住巨風終於傾倒,可憐的男子不幸被壓在車底,瞬間身亡。這個驚人的視頻,是由一名廣東省中山市民拍下,在網絡被廣泛傳播後,使親睹視頻的人感到鼻酸。

不過是一輛貨車,這男人傻呀,犯得著賠上一條寶貴的性命?但是如果你了解到裡面的隱情,也許你就不會有如此的質疑,而會嘆一口氣謂「造化弄人」。去世的男人叫周榮,是珠海人,平時以拉貨為生,事發那天他正好從珠海送貨到中山,的確有許多路人勸他放棄貨車,他卻不為所動。

周榮家境較差,為了供兩個孩子上學,一直以來都是靠他開貨運車來維持家計。經過省吃儉用,他在二個月前才買下了這輛新貨車,本以為可以稍為改善家裡的生活,而且這趟送貨到中山,大約能拿到150元人民幣,但是對周榮而言,在颱風中頑固頂的,並非我們畫面中看到的貨車,而是他心目中力抗艱苦生活的無奈。

《華人挺的是倫理與尊嚴》

法拉盛第20選區市議員的選舉,由於過去彭博市長的急性操作,現任市議員顧雅明得以競選他第三任,廷續再四年的任期。絕大多數華人同胞都紛紛力挺他的連任,不少主流的民意代表與官員私下都詢問,顧議員做的好嗎?讓社區很滿意嗎?是挑戰他的人條件不夠好?我們的回答很簡單:「法拉盛的繁榮是由華人一步一個腳印塑造而成,我們想要堅守的是一個值得正視的倫理,還有對華人價值肯定的尊嚴。」

任何人,即便有再高的能力,在執政了8年之後,老百姓與反對者均很容易從雞蛋裏挑出骨頭來,這是一種政治的常態,大至國家、州、市,小至地區性的市議員轄區,無一可以例外。中國經濟的改革開放之後,發展不只是迅速,人民生活水平也翻了一番,同時亦面對社會變遷的挑戰,早幾年甚至有人懷念毛澤東時代的艱苦生活。仔細探討,為什麼會有這麼奇怪的現象,社會性的改變,不僅是在民生與教育上,環境的立體與受限,常常會讓人措手不及,人民難道只有批評,對成就可以完全視若無睹嗎?

90年代的法拉盛異軍突起,曾經引起主流社會的側目與不理解,也因為這樣,時任市議員的茱麗哈里遜女士,才會公開對環境的髒亂頗有微詞,且是針對「亞裔」發出。而這也直接刺激了華人從關心政治進而直接參政的意願,筆者算是早期關心政治的一群,不同的是;選擇去接近主流民意代表,使她能理解,也發現如果做法得當,效果頗為可觀,後來茱麗哈里遜一度力挺中醫針灸立法可見一斑。(幾年前,今年97歲高齡往生的茱麗哈里遜,以93歲參選黨代表,我們毫不猶豫謹守情義,為她捐款站台力挺。)

如果真正了解從90年代到2000年,這10年的時間,法拉盛華人的架構非常的複雜,不只是有兩岸三地之區隔,台灣來的還有左右之分,更有藍綠之別,有的社團幾乎是彼此沒有互動。在這樣的環境下,華人為了替「亞裔」被污名化,不惜抛開個人的心結,關始朝著一個目標邁進,什麼叫求同存異,沒有人可以比我們體會更深。第一位亞裔市議員劉醇逸,第一位亞裔州眾議員孟廣瑞,都是在一個堅定不摧的信念中,由兩岸三地華人所諦造的。(由於筆者都參與其中,我們必須要強調,二位開創先跡的華人,都有他們自身努力與優秀的條件。)

人的一生,很奇妙,當呱呱落地一刻,自己呼吸著來到人間的第一口氣,是哭泣的,身旁的父母,卻是感動地似哭帶笑起來,歡天喜地迎接自己塑造的生命。今天有電台記者訪問時問:「這麼多年來,華人都知道你在背後推動,且默默的給予不少助力,難道你從來沒有想自己走到幕前來做嗎?」我們不加思考的回答:「不要說想,連動過心念都沒有,因為我知天命也惜福,而且很清礎,唯有沒有個人的慾望,才能看清礎形勢,我在乎的是華人社區,一口氣在,不容華人的價值失去尊嚴。」

如果命運能選擇,如果身體狀況還可以支撐,我們不會使華人在法拉盛不理性的傲慢,但也絕不容其他族裔的人,輕易的取華人而代之。法拉盛是華人自主性在美國創造的一個奇蹟,做為對社區有情有愛有義的一員,我們就必須講真話,不能揑造和歪曲任何一個事實,該是華人的不容取走。這和把「孔子」當成某國的祖先是兩碼子事,能寬恕的我們會鼓勵同胞「有容乃大」,就像「農曆新年」遊行,為了包容從中國新年改為農曆,若把「市議員」給弄丟了,華人將何以面對江東父老?

幾年前,在貝賽選區,竟有白人市議員以一張法拉盛緬街的現狀畫面,輕易地把另一位花了大錢的亞裔競選者給打敗,當時用的口號就是:「你可願見到,貝賽變成像法拉盛那樣嗎?」多少年來,我們一直對此事耿耿於懷,一方面是警惕「反躬自省」,另一方面是擔心,若有一天本區市議員是不了解華人文化,就只看到華人的缺點,而罔顧華人的貢獻,豈非叫華人所有的努力「功虧一潰」。

這些年有太多的跡象顯示,沒有人真正看到華人勤儉持家,以及儲蓄買房產增值的好習慣,總以為華人是莫名奇妙的致富,好像特別能到美國來淘金,我們最擔心的就是,反正不了解內情,萬一有人以訛傳訛,眾口爍金造成的化學反應,使人根本無法接受。顧雅明從一個窮留生打工,畢業後經營藥房生意,到法拉盛來創造事業的起點,雖然不是政客出身,卻有其獨到深刻的理解與體會,唯一比較欠缺的是在表達的口才上,遜於一般職業的政治人物,畢竟他是西藥房的東主,不是走江湖賣膏藥的。

《法拉盛的發展有其侷限性》

(There is no political power without control of the archive, if not of memory) 庫存不是客觀的儲存平台,它的內容、架構和運作方式往往涉及人為考慮。

一個社群、一座城市的變化,裏面承載的內容是什麼?是一個必須長期居住於此,對人文與地理產生感情,才能去分辨優缺點,且能用愛與領悟它,看到缺點背後的情感。2008年金融風暴之後,美國各地一片蕭條,中國各一線城市,卻展現強烈的經濟買氣,太多人把北京、上海的房產以高價售出,部份錢移到海外來投資買房,法拉盛成為首選得天獨厚。

憑心而論,我們身為第七社區委員會的委員,最能深刻去體會這段經歷。一開始我們也非常錯愕於房地產的開發如雨後春荀,由於50位委員中亞裔佔有14位(華韓裔各半),往往一個案子出來,眾委員就會莫名奇妙的以各式各樣的理由反對,不過有些理由是值得深思的。然而,由於土改與開發案的主事者均為華人,韓裔委員往往會加入反對的行列,令人很難去接受族裔劃分的「豈有此理」。

幸虧2000年以後本區市議員一直維持是華人,至少稍能穩住不理性的擴張與指責。我們身為委員,除了一方面多與其他委員溝通,感謝他們對法拉盛的關心,另一方面告訴他們,華人移民劇增,對房地產的需求,是很自然的現象,且由於新移民想居住於此,主要是本區的各行各業都能說華語,使他們不用擔心新「移民」陌生感的衝擊,且絕大多數的購房產者,也都是華人。

另一方面我們也強調,法拉盛的房地產也帶動經濟的繁榮,不只是創造了極佳的就業機會,也使本區的稅收居高於州市轄區,才使金融風暴之後,經濟一枝獨秀,當然也使得第七社區委員會,非常繁忙被市、區政府所重視。房地產是經濟龍頭,市場卻取決於人口,華人從故鄉帶資產來購房產,對本區與整個美國而言,只有利多於弊。(感到安慰的是,有許多委員最後都異口同聲說,是的,我們無法也不能阻止法拉盛的發展,只要不悖離法律規範,沒有理由去阻止它。)

認識一個城市,必須優先考慮人,延續以人為本的構思,法拉盛最要去考慮的是華人的文化與生活背景,這些年經由大家一起努力,主流社會已強烈的承認這個論點。我們偶有外出到美國任何一個大小城市,都自然會拿法拉盛目前的交通擁擠困境去比較與考察,幾年下來,我們發現,美國各地在中型城市的規劃上,首先都會以寬暢的街道條理分明的從一開始就規劃。(因此我們才會一再的強調,法拉盛是先天不足,原本就是小鎮的基礎,後天失調;無法預測華人的到來與集中。)

不論你認同與否,我們不只一次說,創造法拉盛繁榮的是華人,環境的不適應與交通問題,首當其害的也是華人,我們是有理由對環境負責,很多人也一直在想方設法。但有一點我們必須強調,任何改善的好方法,都要考慮到華人文化的影響,否則必會施行到一半斷羽而歸。基礎建設也必須考慮華人的生活習慣,不能完全以美國主流的技術官僚想法,來做事務性的策劃,否則將遭到反彈。(也會讓本區的居民,不只是感受不到政府的德政,反而覺得政府在找麻煩。)

「謊言」真正道出謊言與真相的模糊性,藉而帶出其衝突性和荒謬性,最近有些對顧雅明的指責,有些部份是他必須用心,花更多時間去完成,有些所謂的「缺失」,卻是由矛盾性文化的差距,去加大它的殺傷力度,問題是,我們根本看不到解決的方法,才使我們深刻體會到,要來本區服務的任何公職人員,若沒有長期住於本區超過10年以上,將很難對症下藥解決問題,英文能力再強也不行。

《政治也必須有道義》

我們一直對年輕人的參政與關心社區,持極為鼓勵與正面的態度,然而卻不想讓其變成想當然爾的完全失序。倫理與道義是做為少數族裔在這塊土地上,在政治的版圖上必須去遵守的,猶太人如此,義大利人與愛爾蘭人也不例外,否則將一切亂了套,很容易被個個擊破。其實主流社會在政治的領域上,他們也講究(Loyalty),除非對方有重大缺失,否則絕不會用「文革式」的做法,想取而代之。

華人在法拉盛一直都有一份「有容乃大」的情愫,在各方面尊重韓裔的存在,希望彼此能共存共榮。這也是為什麼當金兌錫成為州眾議員,我們都抱著支持與包容的心境,來看待某些事務性上,他偏向韓裔社區的舉措,認為是人之常情。我們對於金太太(Alison)的有意競選公職,做法拉盛的市議員的熱誠予以肯定,但是事先沒有跡象與協調的機會,不惜撕破臉的做法,頗為不以為然。

雖然我們不敢說,顧雅明百分之百做的很好,他的愛護社區、友善大家,是本區居民肯定的「好人」。不僅僅是如此;去年金兌錫要牛玉玲競選華埠的州眾議員,顧雅明不只是全力支持金兌錫本人,也跨區不惜得罪了陳倩文,力挺牛玉玲,後來她也很爭氣的順利當選,表現可圈可點。事隔不到一年,金兌錫先是背書顧雅明,後又不顧一切支持太太來對抗顧雅明,對顧議員而言,真是情何以堪?他們可有想到,我們這些熱愛本區的老人,心中會有什麼感受?特別是眼見到許多不是問題的問題,竟都成為攻擊的選項。

「現在的年輕人怎麼啦?」是最近我們在沉思時,不斷反覆自思的問題。最低限度,不會完全功利到罔顧情義吧?美國教育使人蛻變嗎?就算是;亞裔總該有倫理的家庭教育吧?記得金兌錫當選後結婚,我和顧議員一起出席同在桌上當佳賓,兩人也都包了紅包,而不是「空手道」,光這一點的情義,全都蘯然無存了嗎?搓麻將有「牌品」,打球也有「球品」,喝酒也論「酒品」,不少人把這三品直指是觀察「人品」與拆穿人戴假面具的捷徑,那我們是否也可把政治的操作,看做是參考選項呢?(佛都不度無緣的人,做為uncle,我們不願過多的指責,只希望未來的人生還長著呢?希望年輕人好自為之,祝福他們。)

《結語》

法拉盛此次的市議員選舉,連我都被上了史無前例的一課,Toby史坦文斯基也是在老公死後披掛上陣,孟廣瑞也是在退下之後由女兒孟昭文接替,青出於藍勝於藍,Grace成為美東首位亞裔國會議員,克林頓也在卸任後,才由喜來莉接著參選總統。夫妻二人想同時做州、市議員,恐怕連主流社會都會跌破眼鏡,我們有理由相信,大家都在看本區華人的反應,直接來判斷華人對政治的認識。

一些似是而非的挑戰,也許會影響到非亞裔人士對所謂「顧雅明=是川普」的誤解,多年參與本區的競選,我們非常清礎,華人是主流的選票,只要大家扶老攜少出來投票,不只是能保住顧雅明市議員,而且也可直接告訴其他族裔的人,華人是有情有義有理智有選票的族群。

Filed under: 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by

杜彼得

紐約民主党州委員,第七社区委員,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会總幹事,皇后社区大学与紐約皇后醫院顧問,慈濟功德會委员等,從事服務工作超过二十年以上經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