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Leave a comment

愁因風雪起 隱者自怡悅

《毒品、犯罪、姑息輕放,正肆虐全球》

每次在臉書看到年輕一代華人,放上嬰兒或正在成長幼兒的相片,我們都會仔細的觀賞數回,手會情不自禁去點讚,「性之所至」還會回二句留言,給做父母的人打氣。或許有人會說,喂!你是不是很無聊,可是你若從我們一直重視群體榮耀與否的角度去看,肯定會了解,「傳承」對一個族裔的重要性,尤其是我們身處在美國這個大染缸的社會。

一個新生命的降臨,會給新為父母的年輕人,為了構築美麗的家庭,帶來特別的意義,它是愛與責任的開始,更是最甜蜜的負荷,是羈絆卻也使人更成熟。「手抱孩兒才知父母恩」是成熟心智的典範,接踵而至的是想給「新生命」創造更好的環境,從餵奶到慢慢看到小孩的成長,每個片斷對「用心」的人而言,絕對是一種享受。我們不想高調的去談論教育或未來,最起碼;任何年齡層的父母,最終最大的心願,都是祈求自己的子女「平安」!

美國邊境附近的一個墨西哥小鎮發生血腥槍戰,在當地時間11月30日中午,州警察與一群全副武裝、乘坐皮卡的槍手在邊境城市(Piedras Negras)西南約40英里處的(Villa Union)小鎮。這場槍戰,有4名警察被殺,另有6名警員受傷,持續一個多小時的衝突,10名歹徒被警方擊斃,該州州長表示,將果斷採取行動對付「販毒集團」的武裝分子。

黑西哥暴力事件頻繁,大致來自毒販與黑幫,雖然墨西哥內戰早在1920年已結束,但毒品泛濫,使民衆長年活在戰爭陰影中,此次槍戰爆發,竟是歹徒掃射(Union)鎮的鎮長辦公室。美洲大陸的毒品,不單是依靠壓制北美洲龐大的市場需求,更需要在供應鏈中,在發展中國家,找到種植毒品以外的經濟作物,才能有效完成消滅毒品。但對墨哥人而言,「販毒」常給他們飛來橫禍,逆來順受已成了生活的一部份。

去年12月,新上任的墨西哥總統,宣布終結前兩任政府對販毒集團實行的高壓政策,更明確表明不希望直接以武力打擊販毒集團,寧願把資源放在助貧、福利、打擊貪污、資助農業等工作上,避免低下階層民衆因貧窮而被迫加入黑幫。這位被公認為左翼總統,原本使人民和鄰國都寄予厚望能滅低治安之敗壞,卻被新聞評論認為是無意義的「投降」,結果此次發生的槍戰,正好是他帶給墨人「不幸」訊號的起點。

毒品的危害社會,真非三言兩語可以道完,販毒集團猖獗,依賴的是龐大的市場,它給他們帶來挺而走險的經濟效益。墨西哥的毒品是美國吸毒者最大的供應商,在美國只要有錢,取得毒品比取得槍枝更容易,華人社區也不例外。過去我們曾不只一次聽到過,華人不肖份子用毒品控制女性做「性交易」,內容是慘不忍睹。但我們最擔心的是,年輕人對毒品的好奇,特別是環境富裕家庭的子女,隻身到國外來留學,遇到挫折時容易誤入歧途。

幾年前曾應朋友請求,協助一位在某州立大學讀書的華人子女,被警方逮捕的事,原因是年輕學子被法拉盛夜總會經營者,用專車從上州接到本區夜店來消費,不幸被警方破獲在包廂使用危禁品。從國內剛來的家長認為警方「種族歧視」,竟溺愛子女到說:「不過是搖頭丸,有那麼嚴重嗎?」,因為態度惡劣咆哮警局,差一點被以「妨礙公務」移送法辦。(好多年了,這事讓我們感到丟臉又生氣,最氣的是基於是華人,遇到了麻煩又不能不幫。)

在澳洲,未成年人受嚴格保護,即使是孩子就讀的學校,也無權任意拍攝學童的相片,必須是家長簽了同意書,學校及老師才被允許為孩子們拍照。有一次,有來自國內的遊客,經掮客介紹來參觀學校,準備日後安排子女到此校就讀,參觀時經過游泳池,看到學生在上課,舉起相機就拍,校方屢勸不聽,憤而報警處理。遊客對此不以為然,覺得校方無事生非,不過就是「文化差異」?問題是校方在勸止拍照時有詳細做解釋卻無效,使整件事就成了「有文化或是沒有文化」的差異。

我們要語重心長的呼籲,一方面是提醒已經在美的華人重視對子女的教育,一方面就是不希望華人動不動就想把小孩往美國送,美國也有做為家長照顧不到自己小孩的風險。紐約市最新來自衛生局的數據,在過去20年內,使用過海洛英的青少年人數增加了3倍之多。衛生局發言人說:「我們看到紐約年輕人的藥物過量人數正在減少,並將大力投資人力資源進行毒品預防。」可是我們從數字會說話來看,2010年吸毒過量死亡1074人,2017年增加到3224人。(過去這二年華裔年輕人吸毒死亡的也不少,而且男女皆有,清一色來自國內富裕的家庭。)

華人到美國,不論是合法或偷渡,都是懷著「淘金夢」而來,如果真的有那麼多金好掏,就不會有華人,近期以來參予販毒工作被繩之以法,且相片、姓名被登在媒體上面,看了使人不寒而慄。在三藩市灣區華人聚居久負盛名的前(Oakland)華裔警員(Harry Hu)被聯邦控告受賄,並當庭指認前下屬(Warren Young),也是華人與此案有染,徹底顛覆(Oakland)市民過去把他們當英雄的形象,引起華人社區嘆息。

強者和弱者的分別在於面對改變的環境如何自處?不少國內來的兄弟姊妹跟我們說,過去他們在自己的城市是如何了得,來到美國以後面對陌生環境徬徨失措,沒有辦法適應,開始怨天尤人,感覺自己像個弱者,有時還會借酒澆愁。能到我們面前訴苦,一定是有緣之人,所以都會不客氣的曉以大義:「那你為什麼要來?既自稱強者就接受挑戰,勇於克服環境的不適,提升自己的境界,不要老是做著過去是強者的幻想,要不就回去重新開始,別浪費時間嘆氣。」

有讀過「誰動了我的奶酪」這本書你就會了解,只有次等的老鼠一旦在迷宮某處發現了奶酪,隔天就會繼續去發現的地方尋食,甚至那裏的奶酪已消失,仍會在那裏死等,虛耗光陰,不能接受現實、又無力自我改變、因而再三的錯失到其他地方,找尋更好機會的動力。像這樣的強者,內心比誰都軟弱,只是缺乏承認「弱者」的勇氣。

《美國的治安因左派而受到極大的考驗》

美國各州不斷的有槍擊案發生,各式各樣的情節都有,每個悲劇的劇情都令人匪夷所思,我們不忍一一的將連續劇在撰文中上演,但我們必須說,這個社會的確存在不少心理有隱疾的人,潛伏在凶嫌的身體與腦海中,沒有病跡、病因,根本無法去預防,人們只能說,倒楣了就會碰上,尤其是在美國只要有錢,取得合法或非法的槍枝很容易。

11月29日下午28歲的男子(Usman Khan)走在倫敦市中心金融區,倫敦橋附近的(Fishmongers’ Hall)參加一場活動,隨後從廳內展開攻擊,暴露其恐怖份子的行徑,隨後離開大廳轉往倫敦橋,在該處被制伏,然後碰上有武裝的警察並被擊斃。我們從Twitter上傳的一段影片顯示,有六七名路人在橋上聯手將凶嫌制伏在地上,並奪下他手上的刀,然而襲擊事件已造成一男一女兩死,另有3人受傷,警方認為是一起孤狼式的恐襲,整個事件過程只有5分鐘左右。(IS事後承認凶手是他們的戰士)

我們不想談案件內容,反正已那麼多人受傷及死於非命,只想向參予制伏凶嫌的勇士致敬,並為受到傷害悲劇的家屬祈禱。據英國高階警官(Neil Basu)在聲明中表示,(Usman Khan)在政府機關留有前科,他於2012年因恐怖主義相關罪名被定罪,卻於2018年12月出獄,當前調查主線是釐清他如何把這起事件付諸實行。

(Usman)曾被控2010年策劃炸彈攻擊倫敦證交所、西敏寺大教堂,甚至打算行刺時任倫敦市長約翰遜等人。他自稱是受「基地」組織所感召。和他一起被捕的一共9人,他們也都承認自己的罪行,去年12月他被假釋出獄,但需配戴電子腳鐐,當年的法官認定(Usman)和另外兩人屬「情節嚴重的聖戰士」。英國首相約翰遜說:「讓重大、暴力罪犯提早出獄是個錯誤,我們必須對危臉罪犯跳脫這種慣例、執行適切判決,這很重要,尤其是對恐怖份子。」

現在美國各地左派的自由主義政客,可有仔細考慮倫敦的恐怖襲擊和英國首相約翰遜的坦言?就拿紐約而言,監獄的轉移至各區將有多少服刑的人會被釋放?還有因監獄縮小,以後警方被迫輕罪不可以逮捕,加上大麻合法化,政客們必須考慮,這將會給整個社會治安,帶來極為嚴重的風險,問題是;左派政客又要加稅用於社會大福利,如果治安再變差,還有多少富人能被你們予取予求?就算能,請問能撐多久?

照正常道理來分析,以美國現有教育的普及,文盲的程度幾乎等於零,那為什麼瘋狂的主張,仍然能在社會得到部份群衆的青睞,大把大把的競選經費走向他們的競選總部,使他們的民調在民主黨候選人中名列前矛?就拿紐約的(AOC)得到的籌款額度,竟超過衆議長佩落西,更耐人尋味的是,全部是小額捐款,可見人數之衆。我們看到在美國具有大量競選經費的人,政治影響力不大,主要是經費是靠大額捐款而來,錢來的容易卻忽略了服務,捐款的人不一定會投票。反而是每張小額捐款那怕是只有美金10元的支票,卻代表的是會有一張「選票」。(旅居美國數十年,現在美國的奇異現象,竟讓人充滿疑惑與憂心。)

《人有命,國有運》

美中貿易戰的協議第一階段,若非主辦國忽然取消會議,早在上個月就可能在(G20)上簽約了,是因緣不具足還是上天不作美?任何人恐怕到此刻,都很難有明確的說法,筆者每每在下筆時都會感到手軟。正在倫敦參加北約會議的川普總統,3日忽然表示,可能要等到明年11月美國總統大選後,才能與中國達成貿易協議。美國商務部長羅斯此時又重申,若美中不能在12月15日之前達成共識,將按原計劃千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關稅。(星期二紐約股市應聲大跌,造成人心惶惶,到了星期三也只是小幅回升。)

自總統川普簽署了「香港法案」之後,中國方面採取了一些反制措施表示堅決反對,坦白說,我們都以正常的反應來看,也相信美中相關單位有想要達成協議的誠意。主要的原因是這場貿易戰,美中兩大國的市場經濟都有不同程度的受損,如果繼續打下去,整個民生樂利都會受到極大影響,尤其是年關將近,壓力已逐漸顯現,在美的華人社區首當其衝。FCBA和社區一起成長了38年,從某種角度上,我們最容易感受到,畢竟我們每天都在密集接觸各行各業,數字會說話現實瞞不人。(國會議員們又在此時此刻快速通過新彊法案,美中接下來的戲碼如何演變?我們已無法掌握。)

美國衆院情報委員會公布洋洋灑灑300頁的報告,由衆院的情報、監管及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導,並把報告移交司法委員會,該委員會主席曾要求總統川普出席聽證,日期又偏偏選在他要去參加北約倫敦會議的時候,最後以「遺憾」二個字收場。我們可以想像,衆院民主黨正迫不及待想要立即彈劾川普,只有前總統歐巴馬和衆議長佩洛西看清楚一旦付諸行動,不見得有利於民主黨的任何候選人。(佩落西這二天已被迫同意彈劾案,但看到她和記者的小衝突,可以想像她的心情。)

從入主白宮第一天起,就一直生活在被彈劾陰影下的川普,竟能在槍林彈雨中有所作為,美國人民不會感受不到,雖然目前「通烏門」大家心中有數,國會強調總統濫用權力,恐有違法之嫌,但也只有48%的人支持彈劾。我們懷疑川普根本就在等衆院把彈劾付諸行動,待案子到了參院再來個大反撲,美國這位歷史上第一位商人總統,非常清楚,彈劾不成功將助他一臂之力連任成功。

上個月川普仍然猛烈抨擊以民主黨為首的衆議院對他的彈劾調查「完全荒謬」,並希望和中國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來緩和趨勢的總統,現在又改變策略。前幾天在北約和法國總當著記者面,上演了幾乎是鬧劇的唇槍舌戰,接著又向加拿大總理要軍費,弄得不歡而散。(我們這位類似老頑童的川普總統,不知葫蘆裏又在賣什麼膏藥?)

前副總統拜登最近表示,民主黨內初選如果淘汏至只剩三人時,他毋須歐巴馬背書也能贏得初選。從理性上來說,我們是比較看好拜登的溫和,但是烏克蘭電話門發酵到現在,最受重傷的就是他。尤其是他的兒子(Hunter Biden)自離開烏克蘭能源公司,失去了每月5萬美元的薪金後,目前深陷債務糾紛,還被一名28歲女子控告,促他認養她與他的私生子。(父債子還,子債呢?父可以切割嗎?)

身處亂世,行一次善,令這個世界少一滴眼淚,多一彎微笑,播種福田在人們的心間,也許低潮時可以散播飄香。我們不能無視現時環境的巨變,牽一髮而動全身,量力而為行善自如!

Filed under: 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by

杜彼得

紐約民主党州委員,第七社区委員,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会總幹事,皇后社区大学与紐約皇后醫院顧問,慈濟功德會委员等,從事服務工作超过二十年以上經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