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Leave a comment

從世足賽的傳奇—看政治人生

《德國與巴西在踢假球嗎?》

那天中午在紐約街頭,相識的朋友爭相走告,下午四點德國與巴西之戰,很可能代表冠軍之戰,喜賭的人早已選邊等著看一場好戲,押巴西這個足球王國贏的人不在少數,雖然賽前有專家評估,該國失去第一號戰神,實力將會大打折扣。

但從常理推斷,足球是團隊運動,以巴西全國上下瘋迷足球,加上為了舉辦這次世界杯所付出的努力,應該全體隊員會全力以赴。

賽前大夥抱著足夠的心情期待著,觀看一場本世紀最值得看的球賽。殊不知,開賽不到30分鐘,映入眼簾的場面竟是一場實力懸殊,猶如大人與小孩在踢球般的比賽,德國以五比○,踢的巴西隊幾乎無招架之力。電視機顯示的畫面是,在觀眾席上,不少巴西球迷在德國進第三球時早已痛哭流涕,悲慘的情景令人鼻酸。相信全世界坐於電視機旁觀賞球賽的人,一定都不敢想像,呈現在眼前的畫面。

世界杯的每一場球都會有不少的人簽賭,這場準決賽埋單下注的人金額必相當可觀。有錢輸贏的球賽,就會有所謂踢假球、吹黑哨,就像過去十多年來,職業球賽弊端不斷地被揭發,且手法層出不窮。難道世界盃也不能免俗的被污染了,大盤國際賭局,一切以金錢掛帥,真的會有人用非法手段操弄賽果,以博取最大利潤嗎?(答案應該是否定的)

《為了世界盃巴西社會加劇了撕裂》

拆遷是世界盃帶給里約最大社會問題。根據里約市政府的資料,2009年1月至2013年12月間,2.03萬個家庭被拆遷。巴西在全國範圍內,街頭抗議活動早已炸了鍋,在里約、聖保羅等大城市,一些抗議者成立組織如雨後春筍一般。抗議者的不滿不僅僅源於世界盃,還包括交通成本上漲、生活成本提高、住房問題和警員的暴行等一系列的社會問題。

巴西人對世界盃或承辦奧運主辦意義的爭奪,歸根究底是圍繞在政府應該不應該在賽事上投入巨資?因為巴西國內有太多問題需要解決,其中包括住房、教育、衛生、交通、公共安全等等。問題的關鍵是巴西人面臨瓶頸,要麼要世界盃,要麼要先顧好「民生問題」。與1980年代巴西財政危機不同的是,現在巴西政府有能力同時促進各項經濟部門的發展和因應各種社會需求,並且同時主辦世界盃。

但這次巴西世界盃卻加劇了社會的撕裂,向富人更富與窮人有罪化兩個極端延伸,使的世界盃的主辦,成為一個以進攻性的模式推進社會排斥的工具,使得社會財富更加集中、壓迫更甚。

以上這些理由使我們相信,巴西對球賽輸贏的殷殷期盼,沒有任何人敢於此時此刻踢「假球」,尤其是以巴西人對足球的熱愛,巴西隊若能「奪冠」,再大的社會問題,都會得到緩解,因此沒有人會甘冒大不諱。

唯一能解釋的是,我們體會到南美球隊,對足球明星的依賴,一旦失去「足神」帶領,整個球隊立即可呈現「弱不禁風」,那麼這就比較能解釋南美人天性的「浪漫」。過去因為球賽輸贏,倒致「福克蘭群島」阿根廷軍隊的投降,完全可以被「合理化」。巴西這場球的離譜表現,充份體現了南美人雖對足球熱愛,卻保有相當大且深的缺點。

我們也有理由相信,對最後保住顏面的第三名,巴西隊一定會全力以赴,雖然面對的是實力不弱的荷蘭隊,到底巴西隊會有怎麼樣的調整來面對為世足撕裂的社會大眾呢?(撰寫文時比賽仍未舉行)

《世足奇觀》

我們曾經撰文希望世足比賽能取代殘忍的戰爭,並非毫無根據,事實上世界盃足球賽已然成為一種人們心目中國與國的爭戰,也從比賽中諦造了所謂「世仇」或「魔咒」等等,而且賽前假動物預測還奇準無比。

「德國坦克」用壓倒性的7:1酣暢輾碎不可一世的巴西,可以說報了一劍之仇。12年前在世界杯決賽上,巴西隊以2:1拿到第五冠,雖然是兩個球,但已讓德國人臥薪嚐膽了12個年頭。這次德國以坦克的霸氣淋漓的大勝巴西,一點情面都不留,尤其是在「森巴軍團」的家門口,使巴西慨嘆時光易逝風華不再。(不過,這個樑子結的很深很深,巴西人不會忘記,就如同他們對阿根廷的恨,永遠的改變不了。)

荷蘭與阿根廷之戰,從技術上及球隊配合度上,荷蘭基本上均優於阿根廷,不過早前已有人提起「墨西哥魔咒」,意思是多年來,誰在四強前贏了墨西哥,一定會敗在四強賽上,走不到頂端。我們在荷蘭與阿根廷比賽上,非常清礎看到荷蘭的「不幸運」,也就是球運欠佳到極點,難道真是魔咒見效?

說到運氣,另一個值得一提的是,上屆世足冠軍隊西班牙在巴西世界盃首場就以5:1輸給荷蘭,後來又以2:0負於智利,連第三場都不必踢出結果,肯定畢業提前回家。原本以足球霸主之姿來到巴西,而且是以衛冕之態乘勢而來,沒有人可以料到,西班牙成了「氣球」最佳的代名詞。

在各項球類的競賽中,除了球員平均的實力及團隊的歷史默契之外,「運氣」的確時刻在困擾著球隊,能否正常發揮也使得整場球賽充滿了漫長且曲折,但也考驗著球隊及球員的承受度,能否在逆境中扭轉乾坤。

「相信運氣」並非人類獨享的權力,有人對猴子做研究,竟意外的發現,猴子和人類一樣,會無理由地相信連勝或者連敗,也就是說,猴子和人類都有關於「運氣」的虛假信念。

為了測量猴子是否相信運氣,研究人員創造了一種非常吸引人的電腦化遊戲,猴子可以連續玩幾個小時。據美國羅徹斯特大學大腦認知科學博士研究生布蘭爾得說:「我們發現,猴子和人一樣喜歡賭博。」研究人員用了許多方法去試驗猴子,他們發現在隨機情景裏,猴子仍然會做出特定決定,彷彿在期待「運氣」。「牠們有足夠的機會擺脫偏見,去學習和改變,但是猴子們仍然堅持等待運氣。

我們從球賽與運氣的循環中,不只是感受到它所形成的「魔咒」與「預測」,「神算」等名詞的含義,更看到了命運的輪迴,不斷的在宇宙天地間得到印證。在人類的大命中不斷有「世仇」在彼此間來來回回、兜兜轉轉,今天我消滅你,明天你侵吞我,雖然情節複雜無比,實際上簡單的歸納,就是好與壞運不斷在人與人、國與國之間循環。

2014巴西世界盃足球賽的官方主題曲,是(We are one “Ole Ola”),由來自東道主巴西的(Clavdia Leitte),配搭美國饒舌天王(Piebull)和著名歌手(Jennifer Lopez)聯袂演唱,隨著開首的口哨聲,迸發生命力的非洲鼓樂,以及歡愉熱鬧節拍,叫大家聞歌起舞,熱情奔放,一起高呼“Ole Ole”,他們整體的組合,為作品注進充滿熱情的時代氣息。有人把這條歌譯作(我們是一家人),讓足球凝聚全世界之意,也道出「足球之歌」弘揚快樂、和平與愛的正面氣息。

巴西世界盃中國隊雖無緣赴會,但內地人們對足球的熱情卻絲毫未減。目前,一場名為「生態泥」足球全民運動賽在廣州上演,來自美國、立陶宛等國家和地區的超級玩家,和廣州市民一道演繹了一場令人嘆為觀止的激情生活秀,僅僅用「瘋狂」一詞還不足以概括這場生態泥足球賽的全部,所有來參賽的人都愛上了這項新鮮運動。

廣州舉辦的生態泥足球賽,是使用環保、健康,具有保健功能的面膜原料,因此受到眾多喜愛挑戰自我的球迷的熱捧。從美國來參加比賽的選手伊萊表示:「我喜歡足球運動,以前聽說過英國有這類比賽,現在廣州能夠參與,非常驚喜,真的太不同、太有趣。」

《從巴西隊的失落看政治人生》

這次世界盃個人唯一全場觀注的球賽,就是巴西與德國這場一面倒、一點也不刺激的球賽,邊看球賽心中一片沉淪,有一點哀傷。心哀的不是球賽的倒足胃口,而是我從球賽看到,從巴西隊的表現引伸到政治人生,從遠古到今天,從球隊的錯愕到觀眾席上哭成一團的巴西人。

先不說中國在歷朝歷代的盛衰均決定在一人的身上,他不是別人,是「皇帝」或「大王」。以國際史而言,大英帝國、西班牙、葡萄牙,甚至更遙遠的羅馬帝國,不都也決定在明君或昏君的身上,來帶領國家與人民的命運,太悲壯了,最淒涼的是被統治的人民。以巴西隊而言,明星球員是領導人,政府是球隊的隊員,除了哭或笑的是人民(觀球賽的球迷)。

任何一個現代的國家,如果盛衰由其領袖來決定,而不是整個政府團隊都堅實,那麼這個國家的人民,就隨時隨地處在將自己宿命交給「運氣」的境遇,然而若從人權與民族性的角度而言,類似的民族豈不永無恆態可尋。

當前世界上最明顯的國家,非北極態俄羅斯莫屬,普京的確把俄羅斯帶上了一個高峰,雖然他對烏克蘭的強硬做法令人不恥,但是沒有人可以否認,普京是一個明星的政治人物,正帶領俄羅斯球隊,走上政治世界盃前四名的舞台。他和梅德 韋杰夫的交替合作領導俄國,以目前來看,是強化了俄國隊的強盛,可是他們可有想過,這種不健康的循環統御,一旦後俄羅斯失去了普京與梅德韋杰夫,將可能會成為德國坦克壓扁的巴西隊。

中東有許多國家,從近十年的政治生態來看,強人政治使民不廖生,但推翻了極權之後,並沒有使老百姓過上一個更好的生活。從窄義而言,也許人們會說「茉莉花革命」之後,反倒不如過去的強人政治,然而從廣義上來說,這些國家本就應該在一開始就建立一個適合人民、文化的制度,而不應由強權來決定他們的命運。他們就是「人民」。

美國從獨立建國至今,從華盛頓總統到林肯總統,每一位領導人及國會的議員,都在盡力尋求一套能使國家走上自由、民主、有制度、有法律的社會,這也使得這個國家不論有沒有明星領導人像羅斯福、甘乃迪、雷根等,仍然能維持世界第一強國的地位。但我們想說的是,美國的強大並非決定在領導人的好壞,而是全體人民熱愛這個國家,維護它的制度。

《結語》

國家的命運如球賽,一個州、市、區又何嚐不是,州、市、區長都能使該州、市、區有很大的改變,更重要的是;他們所帶領的團隊能不能集體良性發揮。小至一個小區如法拉盛也一樣,我們常稱市議員顧雅明是法拉盛的市長,那麼不同團體的成員就是這個特殊球隊的一份子,每個社團若都能有遠見、無私心、全方位配合的發揮本區的功能,那明天的願景就可以被期待。

Filed under: 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by

杜彼得

紐約民主党州委員,第七社区委員,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会總幹事,皇后社区大学与紐約皇后醫院顧問,慈濟功德會委员等,從事服務工作超过二十年以上經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