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Leave a comment

形而上者謂之道 形而下者謂之器

《等待黎明》

皇后區檢察官(DA)的民主黨初選之所以引起各方關注,主要的原因是民主黨人是多數的皇后區,只要能代表民主黨,在正常情況下即意謂著當選。選戰一開始,雖有七雄之爭,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支持者,大家也都以平常心靜觀其變,在選情上一開始也沒有太多不可測的激情,反正候選人各憑本事,想辦法去說服選民。(DA)這個位置20年來並沒有引起太大的關注,畢竟是執行法律的單位,能公平公正克盡職守,不會擁有太超越的權力。

例如大麻合法化雖引起民意代表的熱衷,但必須通過立法的程序以後,DA才能依法執行,也因為這樣,除了(Gregory Lasak)反對大麻合法化之外,為了爭取選票,幾乎每個候選人都以不同程度的支持大麻合法化的提案。綜觀選戰的經驗與知名度,我們認為比較有機會勝出的人是區長(Melinda Katz)和市議員 (Rory Loncman),法拉盛反對大麻的人不少,(Greory Lasak)的保守觀念,得到不少華人的支持超越了所有候選人。

(AOC歪風):(Alexadria Ocosio-Cortez)就是去年把連任十屆國會議員(Joe Crowley)爆冷擊敗,跳著舞進國會辦公室的網紅女議員,前一陣子上任不到一年的她宣布要競選紐約聯邦參議員,這次她竟把手伸進了皇后區DA的選舉中,加持了同為波多黎各裔的(Tiffany Caban),不但使Caban支持率上升,州衆議員牛毓琳與金兌錫竟馬上力挺,連紐約時報都背書。

我們才開始去注意這位左傾鮮明的民權份子(Tiffany Caban)的一些政治主張,發現她竟強調要把DA重新定位,要降低部分重罪的刑期,並主張不可以起訴地鐵站逃票的人、無照駕駛、從事賣淫的女性、大麻與濫用藥品無罪等等,無一不令人吃驚。我們眼看她的民調不斷上升,心想一個瘋狂的市長已叫華人憤怒,倘若此姝成為DA,將來在法拉盛超市或商店偷小錢的人,是否會以他們因為饑餓而偷東西成為輕罪,警方不能將其移送法辦?

我們仔細觀察(Gregory Lasak)是個政治素人,從未有選戰經驗,雖然他的主張比較符合華人的信念,皇后區是民主黨的天下,他沒有強力的組織支持,保守的主張很難獲得選票,怎麼評估都無法勝選,因此只好從區長(Melinda Katz)和(Rory Lancman)身上去考量。我們發現情勢逆轉,Rory和Melinda兩人必須一個退選,才能有機會遏止左派旋風在本區繼續擴大。皇后區黨部有力人士,終於有效達成了讓(Rory Lancman)放棄競選改挺區長。

(華人成為關鍵):多年參與政治的經驗讓我們體會到,雖然二位老將達成協議,在投票時恐怕仍然不會贏,華人選票集中才可能成為關鍵,而我們也有意造成這個局面,讓主流社會重視華人選票。顧雅明市議員以及數位資深僑領如莫虎、朱寶玲、王能、傅林敏芝、胡師功、張嶼麗、劉豫等在投票前周六的中午和華韓兩裔的群衆一起公開支持(Meliada Katz)並呼籲華人投票,我們很清楚韓國人的票不夠多,也會多少受到金兌錫的影響。

私下告訴國會議員孟昭文,AOC她們目中無人,以目前網紅的程度不見得看的起亞裔的民意代表,更不用說是華人,她們也不會看重華人手上少的可憐的選票。若向她們靠攏,恐怕連正眼都不會被瞧一眼,除非和她們一樣瘋狂刧富濟貧、吸食大麻、酗酒,再加上同性戀就更完美。因此一定要固好法拉盛華人的選票,以數字顯示,讓(Melinda Katz)贏,好好給AOC上一課,把左派的氣焰停頓在本區。

因為我們知道,如果讓AOC的(Tiffany Caban)當了DA ,華裔商人的優越環境將每下愈況。私人也告訴區長,將來你若贏了初選,一定是法拉盛華人票的助力,但你絕對贏不了太多。我們計算了一下,以歷年初選數字顯示,就算金兌錫的40選區,(Melinda Katz)還是能拿下高票,25選區也一樣,雖然(Nily Rozic)也有左傾的意識型態,加上其他選區的華人投票,預計險勝該沒有疑問。

選前一天,才有人告訴我們,有一群華人在微信上鼓動不投區長,要投(Grogory Lasak),我們雖感到吃驚,但想阻止也來不及,「擇善固執」是沒有錯,但在政治上永遠不會是是非題,而是選擇題,一旦華人把票投給了Lasak,就意謂拖住了Katz,直接保送了Caban。投票前一夜徹夜難眠,一大早天空陰雨雷電交加,不到8點就投完票,而且立即發Twitter和Facebook提醒大家投票,上午10點商會秘會Connie一進辦公室告訴找她去投票時,投票站只有四個人,我們馬上蒙上一層陰影。

幸虧下午天氣轉晴,心想老天有眼可助理性的民主黨人出來投票,我們下午立即趕到希臘人與愛爾蘭人社區想多拉一些票,Corona也有華人兄弟幫忙摧票。回家吃晚飯時,Walter提醒若Lasak拿到超過15%的選票,Katz的選情就危險,一語點醒夢中人,原先我們預估他只會拿到10%左右,倘若超過10%將會使Katz的票減少,因為這些選票若不投給Lasak必投Katz,不會給Caban。

結果是Caban以39.7%暫時領先Katz的38.3%計1228票,目前需等待選舉局計算3000張以上的通訊票才有正式的結果,我們不抱以樂觀的心情,但願以虔誠的心等待黎明與上帝的祝福。Lasak在法拉盛得1121張選票,其中1000張肯定來自華人。

(天意不可違):今天星期三,整天我們心情欠佳但不怪任何人,這二年我們一直感恩華人家長為SHSAT 、大麻合法化的抗爭,更感謝他們的參與關心社區,鼓勵華人投票。也許是我們這些老僑沒能去注意到這股力量的本身,不像我們參與政治有幾十年的歷史,他們心中只有對與錯,並不具備經驗去顧兩權其害取其輕的遠景和大局。水可以載舟也可以覆舟,該怪的是,我們沒能分析給他們聽,一切均是天意。

過去數次選舉,華人移民往往對人、事、物都有不同看法,而且都各自擁有一番大道理,仔細聆聽,若沒有私心的自用,所有爭論都緣自於來美國的時間和參與社區事務的長短有關。往往在不同的結論上,我們就會避免在政治觀點上相互爭論,避免或減少華人之間的磨擦影響團結,任何有華人願景的人,都會選擇忍辱負重。我們常告訴自己,即便學不會百毒不侵,至少要修成不輕易被激怒,總而言之,這次的失利,是Katz和我們支持她的人時間準備不足,該自我反省。

初選公布後,整天有福州與溫州的鄉親不斷的打電話給我們詢問,為什麼會出現這個結果?由於他們的企業龐大,有的是直接面對市場的,這些年頗受到非、西裔的困擾,最怕的是報案後警方如對流浪漢一樣,因市長白思豪的縱容而不敢處理。現在如果加上皇后區的DA都同情流浪漢,還要輕罪釋放,似乎會重創華人社區。(幾天來各行各業都電話不斷的憂心,也有人埋怨媒體的操作是否要承擔社會的責任等等。)

我們認為不必把茅頭指向任何人,不要說是媒體、微信群也一樣,近幾年華人的意識抬頭,造就了許多熱心人士,從個人的角度來看是好事,有時寧可責怪自己沒有時間去加入或參與,未能把數十年來累積的經驗,至少提供給他們參考。他們在操作上以眼前的現實現象做為考量,而且操作的方式都一樣,從參與社運的年限上,很難以華人整體的大局去考量,也是情理之中。(有人提醒我說,他們在討論事情上,常可見用文革式的漫駡,鬥惡鬥臭的狂飆髒話。我們認為在美國久了以後,自然會改善,因為不理性會很快被群衆唾棄。)

(一起享受孤獨):想再次借用慈濟證嚴上人的一句話:「不要以為你在做善事,就不會下地獄,如果你心念錯誤成了偽善,更容易有損陰德禍害子孫。」當然我們必須強調,這一句話對不相信天地因果報應的人而言,等於沒說。華人聚居超過30年的皇后區法拉盛,兩岸三地的兄弟姊妹相處久了以後,我們認為早已沒有地域之分,只有好壞人之分,這是個人用同胞愛的靈魂深處意會對人、事、物的感悟。嚴以律己、薄於責人,今天早上站在辦公室的陽台,眺望法拉盛圖書館街頭的人潮,忽然有強烈的無力感。

回想孟昭文初到州衆議會時,我們曾經告訴她:「我們努力想要的只有一個東西,希望主流社會尊重華人就像過去我們尊重他們一樣。」現在的華人世界面對的不只是主流,非、西裔的洪流更令人心驚,倒是華人力量增加了,卻強烈感受到各自澎漲自我的分散?想去尋找某個從現實突兀中彌合團結的點,很難,不如就和平地大家一起擁抱孤獨。(上午不到9點給孟昭文發了一個短信, “I am getting old now feel very tired” 她也貼心立即回了 “You can’t get tired and old yet.”)

《川普的急流勇退》

最近引起全美國關心的話題是,川普總統20日在最後一刻取消空習伊朗的報復行動,且私下向一名心腹抱怨他的主要國家顧問,企圖將他推向與伊朗開戰,並說道:「真令人厭惡」。川普又說:「大家都說我是好戰分子,現在他們說我是鴿派。我認為,我兩者都不是,我只不過是一個擁有常識的人,我們國家最需要的是常識。」(我們很想對川普總統說,您是一個愛美國的商人總統,不會將您以派分別,但會給您一個「國家一級演員」的榮譽。)

就在多國激烈譴責伊朗涉嫌襲擊兩艘大型油輪之後,伊朗變本加厲擊落美國「全球鷹」的無人機,該機造價在1億美元以上。美國兩黨議員和國際間都以為,川普總統的衝動個性,一定會立即出手教訓伊朗,而他也的確上演了一場有驚無險的鬧劇「臨陣喊停」給大家看,並解釋成150條人命太大了的笑話。(結果各式各樣的諷刺排山倒海而來,只是使用心設計這一局的人大失所望。)

有心人又開始操作,伊朗硬起來準備和美國大打一場,是這樣嗎?伊朗革命衛隊指揮官說:「我們曾發出警告,在20日凌晨3時55分並發出第二次警告,但它仍然進入領空,我們在凌晨4時5分將它擊落。」隨後他又解釋:「還有一架載有35人的美國P-8海上巡邏機闖入領空,我們可以擊落它,但我們沒有這麼做。」

又有人說,美國報復之所以喊停,是因害怕伊朗有3000枚導彈對準了美軍中東5個軍事基地。坦白說,美軍若真的打擊伊朗,我們很懷疑那3000枚導彈發射的出來嗎?在國會和總統川普的授權下,美軍方大幅加強對外國電腦網絡的祕密攻擊,精英網絡部隊過去兩年展開的行動,比歐巴馬政府8年更多,網絡戰專家有5000名,網戰部隊人數有8.87萬人左右。(別忘了美國是高科技最先進的國家。)

我們認為美國的報復伊朗,原本就是虛晃一招,所以才會有臨時問軍方人員會使多少人死亡的說法,請問戰都要打了才考慮死人嗎?過去老布希總統非常漂亮的打完中東海灣戰爭之後,在連任的路上,竟被阿肯色小州的州長柯林頓取代,川普不是傻瓜。即將連任的競選,川普更需要的是政績,且週末他馬上要與習近平、普京見面, 如果現在美伊在打戰,川普可有底氣坐上談判桌嗎?(大家還能把今天美國總統,看成是一個沒有腦子的花花公子嗎?)

老子的「道德經」,除了談「道」,也談「器」,但問題是;我們認為兩者都應歸類於「術」,因此;「我不往並不等於他不來」。老子的道並非把造物主視之為萬能的上帝,而是具有「一分為二,二分為三,三分為萬」裂變功能的自然之道。在筆者眼中,把天下事與個人都加入了「命」與「運」的元素,所以人有「命」的差別,國卻有「運」的天機。

Filed under: 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by

杜彼得

紐約民主党州委員,第七社区委員,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会總幹事,皇后社区大学与紐約皇后醫院顧問,慈濟功德會委员等,從事服務工作超过二十年以上經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