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Leave a comment

平明拂劍朝天去 薄暮垂鞭醉酒歸

《「豈有此理」也是理?》

「家有家規」:巴基斯坦邊境地區科伊斯坦的一場婚禮上,有5名女子因在婚禮上和男生一起唱歌跳舞,其中3名女子遭到父親和兄弟「榮譽處決」,另外2名女子失蹤,巴基斯坦法院判處涉案的3名男子無期徒刑。原來在當地,男女一同唱歌跳舞被視為「敗壞家族名譽」,根據習俗,會先處決該名女性,再追捕男生。(按照此習俗,被處決的通常是女性,可是執行者也不見得有好下場,令人難過的是,兩者都是血親。)

巴西漫威創作的某部漫畫裏有男男接吻畫面,對此曾任教會的巴西里約熱內盧市長克里韋拉,強烈要求書展撤出此套漫畫,但法官為了保護言論自由權,裁定漫畫可以繼續販售,結果馬上被民衆搶購一空。有趣的是,巴西在2013年早已核准同性婚姻,但是克里韋拉市長曾讉責同性戀是邪惡行為。

以上的故事雖千奇百怪,其實每天都在很多地方、很多家庭上演。當我們看到這樣的新聞,正常的情況下,心中都會感到遺憾,家家有本難唸之經,誰也改變不了誰的命運,不過;以家庭為中心,現代父母有責任和義務在孩子小的時候,就擬定一套中心思想,讓他們有原則去追求靠譜的人生。如果家長能給自己和家庭有合情合理的「家規」,也許就可避免使成員中,在未來生命匆匆下課時,不會後悔「就這樣過了一生」。

緣份編寫著人類的故事,喜悅的遇見促成了家庭的結合,悲傷的離別是薪火相傳的延續,它不僅是故事也是「歷史」。緣來的時候,那怕是來自遙遠的地球兩端,也都能陌路相逢,締造的可能是「姻緣」,也可以是兄弟和姊妹情,天地之大,彼此竟能相識於異國他鄉,值得珍惜也相互學習。友人曾問,什麼是你在美國對子女的座佑銘?「防人之心不可無,害人之心不可有!」且對任何族裔都一樣。

「國有國法」:總統川普9日駁回以人道理由允許受颶風多利安肆虐的巴哈馬島居民進入美國的建議,理由是擔心當中混進壞人和幫派份子。川普說:「我們要非常小心,每個人都需要完全適當的文件,因為其中有些人不是巴哈馬居民。我不想允許不是住在巴哈馬群島的人進入美國,包括一些壞人及一些幫派成員及毒販。」(川普的發言使本已在船上的人,有逾百名被趕下船。)

川普隨後又補充,在這個問題上美國必須要非常強硬。因為美國的賑災部門把重點放在幫助人們遷移到巴哈馬群島沒有受災的其他地方。他說:「我們要做的是,將人們遷移到安全的地方。美國有些地方也受創,也正在從這個颶風中恢復。」(我們一直支持川普在要求非法移民上的原則,尤其是難民問題對歐洲的傷害,還有德法面臨的苦果、英國的脫歐、都是因難民困擾造成。)

民主黨總統提名參選人(Beto O’Rourke),9日攻擊川普拒絕巴哈馬難民的事件是「殘暴的登峰造極表現」。但海關及邊境保護局發言人表示,那是該輪船公司沒有適當與美國使館、巴哈馬政府及美國的國際救援機構的疏散工作進行協調所致。(國防、外交都是總統的權力,這是美國憲法中賦予川普的,到底美國選民是否贊同川普對非法移民的態度,明年大選中會見分曉,最起碼他現在所做的決定是為了保護美國。)

比起其他國家,美國堪稱是相當有「愛與包容」的國家了,非法移民的問題,尤其是來自中南美的,正在逐漸的改變美國的政治生態,這是一項現在若不做為,明日將後悔莫及的「大是大非」,政客可以為了選票而昧心,美國選民肯定不會瞎盲。日本是一個君主立憲的自由國家,為了保護日本,他們是禁止穆斯林移民日本的,有聽誰說過,日本是沒有人權的國家嗎?

「911的覺醒」:一幌多年過去了,星期三一大早,我們就在Twitter帖上一則短文寫到,「做為亞裔美人,在發生911之後,我們知道必須對這個選擇移民的國家給多一點的愛與貢獻,是感恩,更是落地生根。」記得發生事故當天,上午內人送小女到城裡上學,我們在家中萬分著急卻因通訊中斷而無法知道她們是否平安?一直到晚上9點半,母女倆才安然回到皇后區的家,等候的無奈心境,回想起來都心有悽悽焉。

經過雙子星大廈倒下的洗禮,從電視轉播中看到第二架飛機撞上第二棟大樓的畫面,我們真正體會到,不能再抱著「過客」的心態,就算你是華人,當美國受到恐怖襲擊時,不要忘記死亡的三千多人中,不乏華裔的身骸。正是911事件,促成我們絕不再做「啞裔」,但是我們很清楚,不是無的放矢就是「發聲」,因為它只會變成「笑話」。做為少數族裔,為了使自己的言語能叫人重視,首先必須在發言上有立足點、有立場、有理性,更重要的是,你平常的表現,要讓主流社會認為你比他們更愛美國。

《彈劾川普》

衆議會司法委員會針對總統川普的「彈劾調查」,將於11日作第一次投票表決,以正式確定調查範圍與內容,加強調查的嚴謹程度,方便日後傳召證人作供,亦有助民主黨議員向選民交待,彈劾程序已經正式開始。雖然司法委員會主席(Jerry Nadler)強調,委員會已向川普採取行動,但外界一直有呼聲要求,委員會必須訂立更明確調查範圍。

共和黨議員多次批評司法委員會的調查,未經衆議院授權,有違過往彈劾調查的慣例,例如前總統尼克森及克林頓的彈劾程序。雖然民主黨現控制衆院大多數議席,但有部份新任議員來自搖擺地區,當地選民不太歡迎彈劾調查,可能會左右表決結果。目前有134名民主黨議員支持,但遠遠不及最低門檻的218票。

北卡第9國會選區的補選,最近一直被喻為總統選舉的試金石,可以藉此考量川普在保守選區的政治影響力,因此大家普遍的關注。代表共和黨的(Dan Bishop),由於選情緊綳,9日川普親自到北卡為其站台,要求支持者向「仇恨左派發出明確消息」,並向他捐最高上限的2000元。這個選區從1963年以來都由共和黨控制,但川普執政以後頗受爭議,民主黨認為可以測試保守派選民的意志,因此導致選情競爭激烈。

截自10日晚上11點半為止,在已經點算的逾98%選票中,(Dan Bishop)以9.6萬票50.7%得票率,險勝對手(Dan McCready)的9.2萬票。36歲的(Dan McCready)早年曾在海軍陸戰隊服役,立場傾向溫和派民主黨,是經營太陽能的企業家,給共和黨造成很大的壓力。我們也注意到獲勝者(Dan Bishop)形容自己的勝利是「總統川普的成功結果」,並當場打電話給川普,然後再把手機貼近麥克風,讓川普向現場支持者講話。

坦白說,我們對川普總統的「口不擇言」也相當的厭惡,尤其是動不動在Twitter發表帖文,但是今天的美國,沒有人敢否認他所做的一切,不是為了美國未來著想。就拿現在民主黨台面上參選的人攻擊川普的,絕大多數是圍繞在人權或對非法移民的「不人道」,而這方面又剛好是川普在2016年贏得大選的強項,那麼換句話說,2020年的總統大選,民主、共和兩黨又要再「移民政策」上再較量一次。(做為民主黨人,又屬於理性溫和派,除非前副總統拜登出線代表民主黨,我們才會出來投票支持,否則2020一定放棄投總統大選的票。)

911恐襲紀念當天,川普和夫人梅蘭尼婭出席在國防部舉行的悼念儀式並發表講話。川普指出:「對於經歷過911恐襲的每一個美國人,那一天已銘刻在我們的心中。」他還特別提及,在塔利班上周殺死一名美國士兵後,他已經取消有關美軍從阿富汗撤軍的和談,因為他在之前曾計劃與塔利班的領導人在大衛營會晤。川普也強調,在過去4天,美軍以敵人從未遇到過的猛烈火力做出反擊。他也重申:「若我們受到攻擊,我們會使用從未使用過的武力,但不是核武器」。

從防衛上的做法,川普的確是有他說到做到的可取之處,是不是代表,川普是非常不顧一切又魯莽的總統?答案是否定的。川普在10日發出的推文中寫到:「我昨晚通知波頓,他不再需要在白宮服務。我強烈不同意他的很多建議,政府裡其他人也一樣,因此要國家安全顧問辭職,今早他已交給了我辭職信。」(事後「波頓發出不同說法的推文,稱自己是主動提辭職的。」我們認為誰先誰後已不值得一提。)

據我們了解,早在伊朗打下美國無人機之後,波頓就是強烈主張要採取軍事行動的人,後來被川普在半路叫停。川普到東京開會後,順便到38度線與朝鮮金正恩見面,且即興的跨越到北韓境內,使波頓有相當的微詞。最近川普要安排塔利班領導人在大衛營會晤,談判阿富汗的和平協議,更引起波頓的不滿,9日還與川普在白宮吵了一架。

年初到現在,川普幾乎沒有隱瞞他對波頓的不滿,波頓也不買川普的賬,8月25日他曾拒絕亮相電視節目的訪談,避免為川普在俄羅斯問題上的觀點辯護。70歲的波頓在2018年4月9日出任國安顧問,他在白宮任職期間有許多作為,在重要政策上居於主導地位,最廣為人知的是,川普取消2015年前總統歐巴馬與伊朗簽訂的「核協議」。過去美國大兵被伊朗革命衛隊在海上俘虜,歐巴馬付出4億美金贖回,川普上台後,一反作風以強硬對待伊朗,卻又取消對伊朗的動武。(這也顯示,川普在某些政策上,可以在緊要關頭踩剎車。)

波頓是擁有博士學位的行政官僚,且在歷任政府中擔任過不少重要職位,是美國強硬鷹派作風的代表之一,他在國安顧問頭幾個月的工作中鞏固授權的做法,頗令其他官員感到不滿。他還在如何處理邊境移民問題,與前白官幕僚長凱利及前國防部長尼爾森衝突,導致後來他們二人的離職。最突出的是,第一夫人梅蘭妮婭的辦公室,竟公開呼籲解僱波頓親手挑選的二把手(Mira Ricardel)導致其離開國安會。

我們認真檢視以上發生在川普政府的一些事情,不難看出總統川普是有他個人存在的一些缺點,但能不能構成彈劾的條件?恐怕民主黨人要三思而後行。因為民主黨完全可以在2020總統大選中,努力爭取選民打敗川普,而不可使用非常手段,讓選民認為民主黨沒把握贏得選舉,乾脆用「彈劾」來解決。美國選民都了解川普與媒體的關係,某些新聞對大環境評論的是否合理?有太多的見人見智。時空交錯影響評論的公正性,誰管他劇情合不合理?就先雷神揮揮錘「彈劾」再說,民主黨要認真考慮是失分還是加分。

《美中之間的矛盾》

中國國務院公布第一批對美加徵關稅的「排除清單」,豁免包括16種美國進口產品的懲罰性關稅,部份更可申請退還已繳稅款,17日起正式實施,為期一年。川普隨即肯定這是中方釋出的「善意姿態」,他在白宮向記者表示:「這是個大動作。因應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的要求,鑒於10月1日是中國國慶,我們同意將2500億美元中輪美商品關稅推遲到10月15日起開徵。」(原川普宣布是從10月1日起開徵。)

最近在一個偶然的機會和主流二位民意代表論「美中貿易戰」,其中牽涉到中國在短短40年超現實的崛起,成為世界上第二大經濟體,有可能會在未來趕上美國。他們的論點是,中國有超強的(Copy)能力、廉價的勞動力、最大的內需市場、強大的超低價產品在全球的市場佔有率等等。(我們抱著一個不強辯的心態,耐心的聽完他們的論述,笑臉以對。)

輪到我們講時,直接了當的告訴他們:「你們剛才說的是硬體,對與錯也許有很多爭議,在此我不與你們作無謂的辯論。但我要說的是軟體,這也是美國政府或許不太認識的部份,中國領導人習近平若叫所有企業向左轉,絕對沒有人敢向右轉,反觀川普總統要鮑威爾降息,喊了一年多,鮑威爾不只不降,還說一定要做滿任期。我想請問二位,到底是中國進步太快,還是美國政客們自我設限了美國的發展?」(咱們這招四兩撥千金,回報的是二位主流民意代表拼命的點頭。)

Filed under: 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by

杜彼得

紐約民主党州委員,第七社区委員,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会總幹事,皇后社区大学与紐約皇后醫院顧問,慈濟功德會委员等,從事服務工作超过二十年以上經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