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Leave a comment

川普的行政命令是 物極必反還是天降煞異?

《物極必反》

美國國土安全部早在日前已重新調整難民政策,目的是配合新上任總統對難民可能造成美國安全的影響。歐巴馬政府官員以往都定期前往約旦、馬來西亞、薩爾瓦多、肯亞、埃塞俄比亞等國家,與申請以難民身份來美的人面對面會晤,在正常情況下,這些會晤也是難民獲批來美前的最後一道程序。

川普在競選民期間不只一次批評歐巴馬擴大收容敘利亞難民,令美國國家面對安全威脅。根據國會記錄顯示,2017年美國一共收容了11萬難民,比前一年的8.5萬人大幅增加。因此總部設在紐約的「國際難民協助項目」(International Rofugee Assitance Project)也已經收到通知,暫停接受難民入境。(接受難民不止要大量花費納稅人的錢來照顧難民來美的生活,且要編列大筆預算去培養一個龐大審查與接受難民的機構,光是參與工作人員的專業與行政費用,就是一個天文數字,美國國債在歐巴馬主政期間直線上升,是有一定的原因。)

一個圓形,哪兒頭哪兒尾,哪裏開始哪裏結束,每一部份互為牽連,其中因果繁雜深遂。但是歐洲大陸在接受難民以後的悽悽慘慘,導致數個國家人民與前去旅遊的人死於非命,使得世界各國草木皆兵,美國又豈能倖免?古老的中國在唐朝以前,人們供奉的觀世音菩薩,幾乎所有塑像或畫像,都是男人的相貌,後來的形象,才隨眾生的需求,而改為女性裝扮。美國是以基督教為主的國家,到底美國的上帝,現在應該是男聲還是女聲呢?

1月27日川普總統簽署特別行政令,暫停接納難民120天,同時也對含敘利亞在內7個穆斯林國家的人民禁止進入美國,由於政策來的太突然,且各大機場的相關官員,也執行的非常徹底,甚至連持有綠卡的人,也被禁止返回美國,連日來遭到大批民眾的抗議,國際社會也一片嘩然震盪前所未見。

面對全美乃至全球的憤怒抗議聲浪,川普總統1月29日下午發表書面聲明,澄清其暫停接收難民及暫禁7個伊斯蘭國家旅客入美的行政命令,並非「伊斯蘭禁令」,而是為了保護美國民眾不受恐怖主義威脅。同日稍早,白宮幕僚長對這個政令作出解釋,稱從7個伊斯蘭國家入美的綠卡持有者不會受到影響。

根據川普27日簽發的行政令,敘利亞難民將無限期地被拒絕進入美國,未來90天內美國不再向伊朗、蘇丹、利比亞、伊拉克、敘利亞、索馬里和也門7個中東及北非國家國民簽發入境簽證。川普在事後也以書面聲明:「我想澄清,這不是媒體錯誤報導的穆斯林禁令,這與宗教信仰無關,這事關恐怖主義和保證我們國家安全。」

前一陣子,我們看到伊朗前總統拉夫桑賈尼在德黑蘭出殯,數以萬計支持者在德黑蘭大學為他祈禱送行。然而伊朗各界對這位前領導人,卻各說各話毀譽參半,有人稱他做事開明,亦有指他的政策過於保守。伊朗這個回教國家,傳統回教什葉派,許多寺廟內及軍事設施不准拍照,女性在全國也要包頭巾。但有些地方開放到,連伊朗革命後的禁書,都能在書店買到。在伊朗東部連可口可樂都可以買到,但在西部不准人民信奉耶穌基督。(穆斯林國家,對西方世界與非回教國家而言,的確存在太多神秘面紗。)

雖然人道的立場,會使很多人對目前幾個國家人民想要進入美國而產生同情,但是想到歐洲的恐怖主義作為,我們又很難以「明知故犯」的迷惑,去禁止或強烈批判政府過激採取的行動,我們總不能姑息養奸,等到有一天禍事降臨自己與家人身上,再來「後悔不已」。(站在華人的立場,我們想到過去華人遭遇困境時,這些國家的移民從來不曾站出來以少數族裔的立場予以支持,甚至平常他們也不見得待見華人,此時此刻,我們憑什麼以莫名的「排華」二字,把自己的族裔和他們拴一起抗爭?)

歐巴馬執政期間,共和黨人事事刁難,現在川普政府上台,民主黨的民意代表投桃報李,是屬政治上相互攻訐的自然現象,但做為關心整體華人族裔的一份子,我們更會去恆量的是,要不要把整體華人社區拖下水?再者華人同胞在美國生活多年落地生根,大家已不再是過去「吳下阿蒙」老是被人牽著鼻子走。去年總統大選不少人支持川普,且大家也發現連美國媒體都會昧著良心處理新聞使之失真,因此寧可相信自己眼之所見和考慮未來的生活與希望。

更重要的是,我們看到川普的做法是,一竿到底再慢慢回放,而不是採用過去傳統官僚的做法,一步一步緩緩尋求到位,卻常造成拖延耗時、效果不彰,且易成為和稀泥的政策。而川普的雷厲風行、一動到位,在美國與自由世界早已多年不存在了,而這也正是他能在去年得到選民青睞的原因,我們有理由相信,大多數人都選擇與其苟且偷生,倒不如「賭」一把「Change」的可貴。

31日眾議長賴恩為川普有關難民和移民的行政令做出辯護,與此同時,副總統彭斯也向共和黨議員承諾,未來在重大政策上,政府將改善與他們的交流。賴恩在與共和黨眾議員舉辦的閉門會議中後,向記者表示:「總統有責任保護國家的全安。現在所發生的事情正是我們希望和需要制止的,我們必須保證排查標準足夠縝密,這樣我們能保證國家的安全,這是行政令的作用。」

我們也看到川普政府開始在移民問題上,用很審慎的態度來嚴肅對待移民濫用福利的漏洞,特別是當他們到達美國後誰做他們的生活擔保人,在未來不會是一種形式,而是真的要負起責任。這對於以移民為主要聚居的社區,也許會引起一陣驚慌,然而濫用社會福利最大的族裔是他們的敗類專門把華人當肥咖(搶或偷)的人,主要是在一些機構上工作的人,有很多都是他們的同胞。

雖然在亞裔族群移民排第一的華人,多少在川普的移民政策上也會受到衝擊,但我們有看到媒體提及,領福利移民若減少,恐衝擊華人的藥房,因為川普政府正擬草案,計劃遣返領取社會救濟的新移民,若政府要砍醫療保險和聯邦醫療補助,可能藥局與成人日間護理中心都會大受困擾。

大家看看光法拉盛市中心,華人藥局就有近40家,成人日間護理中心近30家,除了惡性競爭,造成服務品質降低與大量醫療資源浪費豈有他途?而我們明白,本區的合法居留人口,並沒有那麼大的市場,業者經常採取有瑕疵的競爭手段,用交通車到五大區吸引顧客。做為華人我們衷心希望,華人業者見好就收,倘一切依法行事,就不必顧忌政府嚴打,「真金不怕火煉,管他政府採取什麼行動」。

星期四早上川普在國家祈禱早餐會表示,美國擁有世界上最慷慨的移民體系,現在正被無止境的濫用,卻也破壞了應該被珍惜的價值。川普總統更語重心長的說:「我們歡迎熱愛美國的新移民,熱愛美國的價值觀,而不是仇恨美國與我們的價值。美國是一個自由、安全的國家,我們將維持所有公民享有信仰的自由,且不用擔心受到暴力侵害與敵視。」(過去一週以來,雖然川普新政策導致遍地開花的抗議,但絕對得到含「華裔」在內,半數以上美國人的支持。)

《天降煞異》

川普總統在面對抗議,卻似乎不為所動,堅持他競選時的承諾且一做到底毫不妥協,為了能夠百分之百執行他的政策,甫上任的新政府代理司法部長、代理移民與海關執法局局長都因態度有異,立刻遭到解除職務。唯一軟化的只有對穆斯林7國持有綠卡的人放行,不再禁止他們入境美國。(坦白說,川普若不這樣做,將會使過去支持他的人大失所望,也稱不上是「雄鷹」。)

在川普宣布在南部邊境建造圍牆和增聘5000名邊巡員後不到一天,剛於去年10月上任的邊境巡選局局長 (Mark Morgan)便被迫離開。超過100名國務院官員已在一份不同意見書的草稿上簽名,正式抗議總統川普的移民與難民命令,稱他的政策過度妨礙美國的反恐行動,而且可能損害美國的利益。

新政府認為管制總會妨礙公司的發展,經過縝密思考的放鬆管制,確實能起到幫助作用。但川普認為持續升級電力、汽車和建築公司的清潔能源標準會影響工作崗位,則有可能會矯枉過正。我們雖然相信美國需要大力改革來使國家更有力度的展現「鷹」的風采,卻不願見到變成「煞異」。

2月1日川普敦促參院共和黨人在確認他的聯邦高院大法官提名人戈薩奇,他更表示說:「如果像他這樣合格人選不能獲用,那將絕對是一個恥辱。」川普是在副總統彭斯陪同戈薩奇禮節性拜會國會時,發表這番言論,共和黨人也對戈薩奇高度讚揚。但我們對川普說,萬一遇到民主黨人的阻撓可使用所謂的(nuclear option核式選項),這個條款可使參院以簡單多數即可通過,不必像傳統必須有60票,有些許擔憂。

有朋友開始以訛傳訛,說川普恐怕連一年總統都做不完,其中有一項方法是「彈劾」,只要川普在重大問題上犯錯。當年柯林頓婚外情都可以成為彈劾的理由,以川普的霸氣,找理由不難,問題是共和黨占有眾議院的多數席次,除非2018年期中選舉,民主黨能成為多數,否則我們認為機會不大。(有人說用軍事政變可以成功,這太荒唐了,美國人守憲法成就了國家的偉大,軍人干政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更何況此次總統大選,nuclear option軍方和警方一樣,票大多投給川普。)

《結語》

小女和一些年青浪漫學子一樣,對「人權」充滿理想,她一直支持喜來莉和總統歐巴馬,在競選期間數度與我爭論,最後她要求我在文章與電台廣播時,別過於認真批評他們。最後我告訴她,喜來莉和Dady的合照,從2008年一直懸掛於家裏至今,不會對她有苛責,但歐巴馬總統;在面對黑人歌手叫人搶華人時,華人有十萬以上的人聯署向白宮請願,他竟把仇恨犯罪,輕描淡解為「言論自由」。我雖力主做好美國公民的義務,但不會不承認自己是「華裔」的身份,故無法不就事實批評歐巴馬總統。

有華人說川普排斥中國,沒有向華人拜年,我們對表面的拜年不以為意,卻相信13億人口的市場,誰也不可能在經濟發展上,不在乎它的價值,美國更不會例外。

川普的女兒伊萬卡,2月1日到中國駐華盛頓大使館,參加慶祝農曆新年。她攜女出席,在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陪同下,觀賞中國傳統的音樂表演,美中關係和緩,皆大歡喜。(有人說伊萬卡的出席不代表川普,但她所代表的不只是川普的女兒,甚至是第一夫人的角色,川普沒有點頭,她將很難出席。)

Filed under: 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by

杜彼得

紐約民主党州委員,第七社区委員,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会總幹事,皇后社区大学与紐約皇后醫院顧問,慈濟功德會委员等,從事服務工作超过二十年以上經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