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Leave a comment

川普對北極熊欠缺遠慮 團隊近憂連連

《冷戰的影響》

二戰後,前蘇聯大肆併吞了東歐形成鐵幕,使整個歐洲形成兩大陣營,一個是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另一個是華沙公約組織,雖然壁壘分明,但也維持和平了數十年。北約各國在戰後不斷重建家園,在軍事上一直以美國為首,本國雖仍保有一定的武力,形成依賴美軍的心理卻揮之不散。華沙公約內部也不平靜,各加盟國對極端統治的不滿,使蘇軍疲於四處鎮壓,形成「布拉格的春天」,那種草菅人命重兵壓境的慘狀,你現在只要到曼哈頓各大音樂學院,找到終生的出名老教授,從他們口中願意告訴你,你必能體會一二。(最著名的有來自匈牙利、波蘭、羅馬尼亞等國家)

蘇聯解體之後,東歐各國紛紛獨立於共和國之外,但強壯的俄羅斯卻仍然虎視耽耽,特別是在普京主政之後,儘管象徵民主,卻一直顯現其(KGB)的本質,不只是鏟除政敵異己,對鄰國與北約各國互抛媚眼,不斷的霸道插手,烏克蘭被侵吞了克里米亞,就是最好也最殘忍的例子。一開始北約各國兵力集結準備保護烏克蘭的領土,都因為歐巴馬政府的虎頭蛇尾,最後以所謂的抵制俄羅斯奧運與「經濟制裁」做收。(經濟制裁多少給俄羅斯的財政造成不小的影響,歐巴馬雖軟弱,以目前的俄羅斯軍事力量,卻也不敢與美國硬碰硬。)

「重返亞太」的政策,使美國在東海、南海與中國的關係一再的趨向緊張。我們不是外交專業,緊張關係到底誰對誰錯?我們不想於此探討,因為它的確有不少二戰後歷史遺留的問題,非三言二語可以解說清礎。但我們想說的是,俄羅斯在二戰後,一直是美國最大的敵人,就連當年的韓戰,逼使中國參戰的背後驅使者,就是時乃共產大國的「前蘇聯」,50年代「中華人民共和國」剛成立,完全沒有必要拿老百姓的命與國力去打這場莫名奇妙的戰爭,使得「朝鮮」到今天成為中國最大的包袱。

在美國,不論是誰當政,可以與俄羅斯在敵意上降低,卻沒有任何理由?一夜之間和北極熊變成「親密戰友」。心非心,物非物,心高於物;心是心,心物必須合一,政治的分際,不會如夢隨風散。國際情勢使各國在不知不覺中常處於荊棘之中,保持常態不妄動,就不會有傷,一旦違背了規則,各國必驚慌妄動,整個秩序必大亂,除了痛其骨幹,世間臨災難,人類生命將受盡煎熬。

川普政府上台以後採取的一些新政策,除了政客之外,絕大多理性的美國人(含華人在內),都會以平常心去看待,大家也能感受到以美國優先的強勁經濟動力,從股票飊升,人們也體會到必須謹守法律,方能使自己未來的歲月,能有希望與期待。弱勢群體不斷的升溫對川普政府的抗議,我們也體會到歐巴馬政府造成的「美國共業」,除了民主黨的民意代表,有他們不得不為之的行為準則,一般老百姓,都是以正面去觀察與耐心等待,川普在政策面執行上的得失。

其實選後未就職前,我們就不斷的撰文或透過管道提醒新政府要注意與俄羅斯的互動關係,也希望川普不可本末倒置的把中國提升到頭號「假想敵」,因為與實際情勢不合。中國或許因政策主張不同,會與美國呈現忽敵忽友的態勢,中國在追回歷史記憶中,難免會使週邊國家感覺不適,但中國應該從未有取「美國」而代之的野心,充其量只是要美國承認其大國之關係。更重要的是,多少來自中國的華人,遠渡重洋到美國來打拼,包括中資機構的資金引進美國,這都不是其他國家和族裔可相提並論,川普政府不能無視於華人社區的感受。

自從中國有遼寧艦之後,加上東海與南海的緊張關係,不斷有一些軍事專家拿美中必有一戰來加以詳論,英國某雜誌更以兩大國在軍事上去比較論輸贏,這使關心情勢的美籍華人擔心,只有無心與無知果的華人才會喊打,試問美中對全球經濟有不可推諉的責任,有什麼理由去打這一場戰?二戰前世界經濟經歷連場危機,各國之間的矛盾愈積愈深,與此同時,美國為救活經濟不惜投入大筆預算造艦,1940年亞洲地緣政治已形尖銳化,當時才會盛傳美日終究會有一戰,也演變成後來的「偷襲珍珠港」。(而我們不認為,今天美中的情境,會或有必要走到當年這一步。台灣問題也不應成為美中的衝突點,幸虧這一陣子台灣政府到目前為止都保持沉默是金。)

《紙包不住火》

川普總統在上台之後,一直保持與競選時一樣,不斷發表與俄羅斯改善關係的言論,卻也不得不啟動了針對俄羅斯的情報作戰中心。該情報中心隸屬於美國國務院,主要是針對俄羅斯的情報戰展開活動。冷戰時期,美國為了對抗前蘇聯的宣傳,曾建立類似的中心,但最後失去其效用。歐巴馬當政時,才重啟該中心的計劃,是用於打擊伊斯蘭恐怖組織,但川普上台以後,將之變成了針對俄羅斯的情報中心。

這一個舉動,相當程度顯示川普並不相信普京領導的政府,也表明華盛頓繼續敵視俄羅斯的思微沒有變。雖然川普想改善與俄羅斯的關係,但希望莫斯科放棄攻擊性政策,目前看來,短時間恐怕不太現實。另一方面美國與北約成員國,近日已在東歐地區增加兵力部署,川普並大談堅定支持北約。此外,美國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並未解除,川普也向烏克蘭政府承諾,支持該國應對俄羅斯的威脅。

即便是如此,川普上台後與俄羅斯的曖昧關係傳聞一直沒有斷過,因揭發美國政府監聽民眾計劃,逃亡到俄羅斯的前中情局僱員(Edward Snowden),最近傳出有可能被俄羅斯出賣。有消息指出,俄羅斯總統普京正考慮遣返斯諾登,當成是送給美國總統川普的大禮。不過斯諾登本人在Twitter回應傳聞,認為有關報導證明他並無與俄國情報部門合作,他也表明:「沒有哪個國家願意交易間諜,因為其他人擔心他們會成為下一個交易對象。」(我們也一直怕川普上台以後,各方面政策雷厲風行,怕新政府團隊會出狀況。)

終於13日晚,川普總統的國安顧問弗林在就就職26天以後宣告辭職。於此同時,白宮也證實,上個月司法部已經警告新政府,在與俄羅斯駐美大使的通話上,弗林有隱瞞實際內容之嫌,使他自己面臨被俄羅斯敲詐的對象。這過程中最糟糕的是副總統彭斯上月在接受電視採訪中,還信誓旦旦的為弗林辯護。(此次事件是經媒體踢爆,新聞自由使川普暫時保持沉默。)

白宮14日發表評論,謂總統川普早在上月末就知道弗林未如實交待他與俄羅斯大使的通話內容,所以最終認為弗林不可信,並於13日晚讓他辭職。發言人也坦誠,在過去兩周多的時間中,總統團隊每天都在審查和評估(弗林醜聞),試圖找到事情真相。川普總統對弗林的信任受到侵蝕,加上一系列其他受到質疑的事件,最終導致辭職。

在前一段時間,川普私下也向朋友和盟友們表示,對其身邊最親密助理的諸多不滿,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川普有可能在今年夏天結束前對白宮人事進行大洗牌。有位川普友人私下表示,許多川普的高級顧問都直言不信任弗林,於此同時,川普不滿的還包括白宮發言人和幕僚長,他們都有可能今夏被替換。(川普的斬釘截鐵也好,斷尾求生也罷,就頗有商人、企業家之風範,和一般文人政治的確表現有所不同。)

15日總統川普批評情報部門非法向新聞媒體透露機密訊息,才導致國安顧問弗林下台。媒體卻認為,川普此舉是為了轉移外界對他如何處理弗林與俄羅斯暗通電話一事的關注。川普總統是在白宮與以色列總理內搭尼亞胡舉行的記者會時表示:「從情報界,文件正被洩露,事情被洩露是犯罪行為。這在我之前已經持續了很長時間,但現在真的發生了。」川普稱讓人氣憤的不是這些接觸,而是對接觸的洩露,他又重提所謂「俄羅斯關係」不過是民主黨陰謀的老調。(總統大人,這個說法我們就不以為然了,民主黨做為在野,監督新政府是職責所在,阻止新政府與俄羅斯過重甚密,非民主黨人之專利。)

聯邦參議院資深共和黨人向川普發出迄今最大的挑戰,誓言要徹查川普的助理與俄羅斯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並要求下台的國安顧問弗林到國會作證。電話紀錄和被攔截的電話顯示,川普的大選團隊和其他親信在去年大選前一年曾多次與俄羅斯高級情報官員接觸。南卡州共和黨籍聯邦參議員格雷呼籲,如果證實川普的競選團隊與俄國人有聯繫,應由一個特別委員會主持一個更廣泛的兩黨參與國會調查行動。

可能是受弗林辭職案的影響,川普的勞工部長提名人(Andrew Puzder),面對參議院民主共和兩黨議員日益強烈的反對,15日突然宣布退出這一提名。他在聲明中表示:「經過認真考慮及與家人討論,我退出勞工部長的提名。」同時他也為自己獲得總統川普提名為勞工部長感到榮幸並感謝,也將會繼續全力支持川普和他的班底。(民主黨人及其盟友為Andrew的退出提名而歡欣鼓舞,並指出他身為快餐連鎖店東主的背景,以及反對大幅度提高最低時薪和聯邦加班條例,顯示不符合勞工部部長的職位。)

事情出現狀況後,各方的揣測把脈如雨後春筍,華人當然也不例外。由於絕大多數華人對川普的政策有憂慮,卻不見得完全反對他,自川普就職以來,除了選前一些預測喜來莉會大勝的(仙人)與政治掮客之外,大多數華人都以無比的耐心樂觀其成。最近仙人們又開始活躍,透過交流平台,不斷預言川普肯定會下台一鞠躬,也使的華人開始真正憂心又回到過去。

我們接到不少詢問的電話,但我們想向大家說明看法。美國是一個以憲法做根基的國家,這也是為什麼總統川普在頒布移民政策並執行時,被法官裁定暫停執行,身為美國三軍統帥與最高領導人,也必須循法先暫停執行,再去尋求平反,不敢一意孤行。一切依法而非依人,是美國之所以強大的主要原因之一,因此,斬斷川普與俄羅斯走的太近,應該是絕大多數美國公民的共識,卻不代表對他其他政策的主張完全排斥。更重要的關鍵是,國會兩黨都是共和黨人的天下,他們可能只想殺殺川普「我行我素」的銳氣,卻不見得是拉他下台。

英國女子(Jernima Pockington),來自巴庫地區,用植物疏菜作占卜預言,使她出名成為賣點,被譽為「世界唯一春筍占卜師」,過往,其實她也使用過不同蔬果作占卜,而用春筍,聽說是模仿其祖國幾十多前之做法。由於她去年曾「準確預測」一年內英國首相將下台,今年吸引一些傳媒採訪。據說她手持一大堆新鮮春筍,走到一個大空地,把它們向天一抛,春筍落地四散,筍尖朝不同方向、不同重疊,但是沒有折斷,都是預測未來的方式,當然如何解讀?如何分析?就只有占卜師自己才知道。

我們想要提醒華人群體中的高人,如果這麼熱心於對美國總統川普的未來,熱衷的加以預測,且是從總統大選投票前就一直熱情未斷,不妨到英國請教一下占卜師,以免常常揣測錯誤,弄得華人人心惶惶,自己容易成為「仙人」不說,久而久之也會「失信於人」。依我們看除非有牽涉到政治利益的偏見,否則只要仔細了解、研究民主政治的範籌,用客觀的邏輯去排列組合,要誤判的機會就不大。

《結語》

川普在未上台前與上台之後,一直令關心美中關係的華人社區感到擔憂,甚至連美中必有一戰的說法都流傳於街坊。戰爭不只是荒謬且不人道,一眾女家眷送別男人上戰場,古來征戰幾人回,提倡多子多孫的美國,過去都會有「Where heve all the young man gone」的歌來反戰,更何況是一胎化的中國?有那一位士兵,沒有父母?大家又怎麼會把戰爭如此輕描淡寫呢?

我們一直不太擔心美中關係的主要根據是,中國超過13億人口的廣大市場,是目前世界經濟成長的一個不可或缺的助力,任何國家都必須考慮到它的價值,所以我們認為川普政府不會看不到這個現實。9日晚,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首次通話,為兩國關係注入強大的動力,在符合美國國家利益的前提下,川普保證堅持「一中原則」。目前兩國的外長也在「G20」見面,有跡象顯示,兩國元首的見面蹉商,將會順理成章的在未來進行。

Filed under: 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by

杜彼得

紐約民主党州委員,第七社区委員,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会總幹事,皇后社区大学与紐約皇后醫院顧問,慈濟功德會委员等,從事服務工作超过二十年以上經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