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Leave a comment

宏揚文化價值 珍惜法拉盛農曆新年遊行的緣份

《前言》
猶記得當年主流民意代表詢問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會前理事長李明星,你們有什麼樣的活動可以展現華人文化的價值?李先生找大家集思廣義,終於在95年大家決定以慶祝中國新年遊行,於1996年第一次舉行,雖然當年隊伍只有上千人,又碰到下雪,眾人手拿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旗加上美國國旗,心中的血是沸騰的。
從北方大道與緬街路口往南走,到39大道右轉到王子街左轉,再到羅斯福路左轉,到友聯街右轉至PS. 20小學做室內慶祝。全程大概二哩長,從11時開始走到中午12時,整條緬街與羅斯福路站滿了人,巨龍由數十人揮舞,二隻醒獅陪襯整隊向沿途商家拜年,第一次有故鄉過年的氣氛,眾人滿心充滿喜悅。
到今年2017年法拉盛農曆新年遊行,悄悄中已過了22年,2008年對華人而言,是一個躍進紐約市政治平台的一年,在全體華人一起打拼下,劉醇逸成為市主計長,我們也開始想要有朝一日使「農曆新年」能成為學校的公定假日,而把遊行升格為「社區的活動」。突破這個窗口的就是現在的國會議員孟昭文(當年是剛上任的紐約州眾議員),過去數位民代的努力,頂多只達到讓主流政客口頭上稱今天是「農曆新年日」。(記得筆者親自告訴孟昭文,請她在州眾議會努力,我們會在法拉盛廣結善緣,使遊行成為社區活動,2009年也開始要求Mr. Mets加入遊行,連皇冠垃圾車都參與並派上用場。)
今年2月4日的遊行,不論是主流媒體或華文媒體問到我(遊行主席),什麼是你感到最特別?我的回答千篇一律:「感謝所有扶老攜少在街邊觀賞遊行的人群。」也許很多人都以為官員越大的蒞臨參加,會使遊行增色不少,這也的確有其正面的意義,然而我心中很清礎,和我併肩走在前頭的主流政客,真正震驚並非近萬人的隊伍,而是佇立於街邊擠的滿滿的人潮。
人潮代表的是本區的市場與活力,政客們積極的用華語向街邊的人拜年,是一種鼓勵,更是對華人到美國來堅強精神、創造經濟奇蹟的一種肯定。遊行籌備委員會每年花二個月的時間,風雨無阻每週二到商會辦公室開會策劃,誰能想到我們把遊行團隊分的很細,光負責人王能與王理仁帶領指揮的義工團隊,就超過百人,加上其他團隊參與負責的人與義工也達百人,沒有他們的參與,這麼多年來,我們不可能使參加的人,不斷稱讚法拉盛遊行的準點出發、井然有序。
我們在有限生命的道路上,抱著別人能、華人也能做到的希望,趐翼展現我們想告訴美國社會的目標,華人在這原本陌生的國度裡,是如何勤儉持家一步一個腳印創造自己的前途,我們更想告訴所有其他族裔,華人文化是多麼博大精深與有容乃大。
最要感謝的是,法拉盛經營有成的企業贊助,他們從未奢侈於對社會與華人社區的回饋,世界日報從第一年到現在沒有間斷過,近十多年富頓集團的大力支持,中文電視的全程轉播,加上其他企業紛紛以公司或個人名義的參與支持,都令我們感恩無限。做為遊行主席與華商會理事長(過去的徐朱留弟、現在的胡師功)都要各自先帶頭捐1000元展開籌備的序幕,也因為我們不是以營利為目的,一直都維持花車價格十年不變,雖然花車公司一再漲價,但我們寧可壓低價格,也要充足花車的數量。
特別要謝謝109分局、第七社區委員會、市政府各部門如環保局、MTA、各單位鼎力的協助,雖然在籌備的過程,我必須與他們不斷的交涉開會,每每都以虔誠的心意向他們表示謝意。今年遊行光警方與國安單位至少出動200名以上的制服與便衣人員協助,也使我們對美國在多元文化的尊重上,充滿了感激之情,也更加深做為「美國公民」,我們也該對美國這個國家盡該盡的義務,至少要懂得感謝。

《老友》
「老友」一詞,早在「宋史」已有記載,意思是相交多年的朋友。1999年開始與韓人社區一起遊行並以「農曆新年」定位,雖然幸運因此在2000年被時任紐約市長朱利安尼選中,在慶祝亞裔傳統月上頒獎給杜彼得及韓人會的(John Hong)。但說來慚愧,促成此事的是,過去我常稱其為「師父」的孟廣瑞 (前州眾議員與華商會理事長)。個人雖做事不小氣,但自始至終對華人社區特別重視,更何況當年仍年輕氣盛,若沒有大我十多歲孟大哥的循循誘導,我不可能接受韓裔而得此殊榮。
90年代對法拉盛華人社區的事,卻是由孟廣瑞帶著我,兩人一起有商有量的打拼,從僑界有左右之分到後來的和諧,無一不是如此,記得當年有僑領與孟意見不和的時候,還把我叫成孟家軍的大將。台灣發生921大地震,市長朱利安尼為了要競選連任,成立了台灣921救濟基金,在市府召開記者會,我們去了5個人,孟廣瑞、李明星(代表藍的)、莊振輝、施長要(代表綠的),杜彼得(無黨無派),電話通知大家雖然是我,背後主導者是孟大哥,我也學到了他的「平衡之術」,否則以我當年,絕對沒有這個拉攏藍綠的概念。
這些年我很珍惜孟昭文,很多友人都以為是因孟廣瑞的關係,但實際上並不完全是。沒有父親,當年還小的孟昭文不可能與我認識,對孟家而言,無心插柳柳成蔭的孟昭文,並非他們預備來從政的苗子。從後劉醇逸時代,已參與政治多年的我發現,孟昭文的和善謙卑,反而更能達到她所想要的目標,硬碰硬都因華人選票不具說服力,在政訴求上使我們斷羽而歸。孟昭文能進軍國會,沒有白人社區(特別是猶太人)的支持,是不可能達到的。
所以在公眾場合,面對主流社會,我從未以「孟昭文是華人」而支持她,不斷的說;把好的華人奉獻給美國社會盡美籍華裔的心。反過來在華人社區,我們不斷以孟昭文是華人的女兒,也是社區的共同財產,我們要不獨親其親,因為她不僅僅是孟廣瑞的女兒。個人與孟大哥在生活上的興趣不同,這些年兩人也難得見面,但是,我謹守老友之情誼,這些年來;孟家有任何事發生,從未袖手旁觀過。(過去孟廣瑞兩次競選,杜彼得一直是他身邊支持的主力之一。)
說到父女情,不禁讓我想到小女上高一的時候,有一天和我共進早餐時,我曾對她說:「現在每個人都說妳是杜彼得的女兒,所以妳要好好學習讓成績好一點,以示報答爸爸養育之恩。將來我最希望聽到的是,有一天人們說我是圓緣的父親,所以爸爸也會要求自己增廣見聞,且端正好品性,使妳的朋友能因為,妳擁有一位有點水平的父親,替妳感到高興。」
我們一直為孟家感到驕傲,同一個家庭,一位是美東第一位亞裔州眾議員,一位是美東地區首位國會眾議員,這在主流家庭中都屬不易,在華人家庭中堪稱典範。我們有理由相信,一切都是前世修來的福份,常常替他們父女感到高興。

《2017年農曆新年遊行始末》
去年11月份當我們開始籌備2月4日的遊行,中國駐紐約總領事館僑務組行政人員,曾坐下來和我有面對面懇談的機會(這是多年來他們第一次),除了相互了解過去與近年來遊行的發展,他們非常虔誠的希望,美國新政府上台之後,2017年在遊行中,不要有任何不必要的政治標語。(我必須強調他們沒有任何干預遊行參加隊伍的訴求,做為外交人員,他們謹守分際。)
我們採取了坦誠以對的態度,一方面透過媒體向法輪大法弟子傳達善意,並要求在慶祝農曆新年遊行這一天,不要有任何政治不適之標語,並強調川普政府上台以後,美中關係對僑界很重要,期盼法輪功在未來能改善與中國的關係,這不是我們的責任所以只是「期盼」,畢竟過去江澤民政府已經下台多年。另一方面也請遊行負責人王能再次透過媒體傳達,大家能過一個好的開始,不要有違規的行為(強調不舉旗是不要兩岸僑團賽旗,而「反邪教」是當初他們向州政府註冊的名字,但不一定要把反法輪功標示出來,也希望法輪弟子不要對號入座。)
花車組負責人恆揚兩個月煞費苦心,兩邊協調,更在遊行出發前檢查兩邊的花車,真的希望法拉盛的新年遊行,能使所有中華兒女在美國大地上,徹徹底底呈現中華文化和諧,展現彼此尊重的難能可貴。我們更在事前不斷對主流政客喊話,華人在美國的貢獻與價值,表明我們是一個愛好和平的民族,希望川普新政府,不要激化與中國的關係,以免傷到華人社區的僑心。(相關單位也知道我們的用心,一再詢問要不要協助,我們說謝謝,其實是不希望有人出事,特別是在移民政策趨嚴的情況下。)
雖然人世間對於做了壞事、惡事、錯事的人,自有執法及司法人員,出來主持公道,可是我們是生活在海外,同樣是華人,我們並非主張讓那些在我們勸導時狀似流氓的人消遙法外,而是我們相信懲罰,不一定要在法律上,而是相信善惡逃不出因果,更何況本是同根生。走在遊行前面時,後面團隊不斷有某隊伍在遊行中,態度惡劣違規的行逕傳來,有些主流政客也聽到了直搖頭,治安人員也一樣。也許在年輕時會心急,快意恩仇,恨不得將對方揪出來,痛數其不是與美國有仇,就是與中國有恨,否則不會如此「無道」。但終究是年長了,思慮也多了,只能嘆息於同胞的無知,相煎何太急,暫時一笑置之。
遊行結束後,團隊的義工再三以搖頭來陳述對這些害群之馬的無奈,有人指出:「uncle他們把你的孫子兵法用在遊行上。」我笑著回答:「孫子兵法是戰術的君子之法,我只是沒有告訴你們,遊行前已有看不慣的友人事先警告,說某些人一方面策劃違規行動,一方面又告訴台灣社團的友人,某團體會違規,因為杜彼得拿了某機構的好處,默許這些人的舉動。這是厚黑學,我們不能污辱了孫子,也不能稱它叫做兵法。」(如果不是我在和總領館僑務組見面後,立即將善意傳達給相關人士,否則真是跳入黃河也洗不清。)
華埠遊行後,又有友人說:「uncle我們去參加了,那有所謂50萬人,簡直是…。」我立即表示,三區的遊行都是以華人為主,能夠以同理心去樂觀其成,我們應該高興華埠遊行的成功,甚至人數比我們多。但是主流相關單位不是吃乾飯的,警察總局安全人員都參加了三區的遊行,他們特別在星期一上午打電話給我,對法拉盛的遊行有組織又井然有序特別給予嘉許,這是團隊合作的結果。今天的美國,大至華文媒體,小至我們小小的個人,主流相關單位都清礎我們的所作所為和「可信度」,公道自在人心,舉頭三尺有神明。

《結語》
人世間,如果在每件事情過後,人們一定要去問為什麼?也許你永遠都無法找到正確的答案,又或者說你根本不想要答案,因為太殘忍,也無情無義。做為美籍華人,我們堅持心地善良,行的正、使腰桿挺得直,做我們該做的事,盡我們能盡的心,雖然個人來自台灣,也沒有在內地經商,發自內心關心美中關係,不為別的,說到底,還是為了整體華人社區的「尊嚴」。

Filed under: 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by

杜彼得

紐約民主党州委員,第七社区委員,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会總幹事,皇后社区大学与紐約皇后醫院顧問,慈濟功德會委员等,從事服務工作超过二十年以上經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