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Leave a comment

妝洗朝相待,風花冥不歸 看川普的國情咨文

《農曆新年》

總統川普5日發表國情咨文之前,特別恭賀農曆新春,並向為美國作出重要貢獻的亞裔族群致敬,順祝美國和世界各地慶祝農曆新年的人們豬年快樂,這次是他就任總統的後的第二次。川普也表示,值此親朋歡聚、共慶豬年之際,讓我們共同分享對健康、繁榮和幸福的美好祝願。

在紐約,我們在皇后區的農曆新年遊行,完整的走入了第23個年頭,為的就是在海外多元文化的社會中,從慶祝文化的活動中,不忘本的找到屬於自己的價值。其實我們要重視的是,在海外成長的下一代,深怕他們在對自然、生命、社會乃至太空知識追求中,不要忘了華人文化的根本,且是完全與融入主流社會不相抵觸。(大年初一從各式各樣的網際網絡中,看到Happy Lunar New Year的披文,加上開車從FM的古典音樂台,聽到主持人強調今天是農曆新年,那種感受比拿了個大紅包還開心。)

有華人朋友問,當初選擇「遊行」來慶祝農曆新年,主要的意義應該是什麼?我們認為應該是想用舞獅、舞龍來展現其他族裔熟悉華人的活動。雖然移民美國是我們要為自己選擇一個更有尊嚴的生活,可是離鄉背井之後,到了他鄉異國,逢年過節我們斷不了對故鄉的思念,捨的掉的是糾纏的心,捨不掉的是腦海中的「記憶」。等到一有機會刻不容緩,總想表現點什麼,也許僅僅是一個起心動念。

走過20多年,特別是近10年,我們不再滿足於展現文化,我們一步一腳印,爭取農曆新年成為學校公定假日,我們在廣結善緣中,接納了更多人的參與,進而希望別的族裔認同與尊重,這是一種「執念」。我們心中很清楚,美國的社會在多元文化中充滿了許多複雜的元素,如果無法抛開政治的牽絆,一旦介入政治元素,包容性就會欠缺,「認同感」也會被莫名奇妙的理由打敗。以現在的美國,主流社會對華人社區的了解,可能都比華人對自己的文化更透徹與珍惜,為什麼那麼多主流民選官員認同「法拉盛的農曆新年遊行」?我們只能說這當中「充滿禪意」,是兩岸三地籌備會成員嘔心瀝血凝聚而成。

中國電影及西方電影被形容最大不同之處,說是在於用替身的目的,後者有一套經典科幻電影,講述未來世界已經出現大部分人士經基因編輯而成長。而中國電影可能善用影子進行政治企圖,為小衆利益而行事。我們不見得完全能接受主流筆桿子敲出來的磚塊,但是卻不得不說,這些年光為了展現華人文化的遊行,我們年復一年遭來自同胞施於不少委屈,也堅決把遊行放在一個既定的目標,不為利益出賣炎黃子孫該有的人格。

《川普總統的國情咨文》

首先,我們想先談一下,美國的政治思考的模式。總統在國會發表國情咨文期間,副總統、衆議長和其他總統順位繼任人,都會一同身處國會之內,因此總統會在發表國情咨文之前,指定一名內閣成員擔任「指定倖存者」,以便政府衆多高層成員一旦不幸遇襲喪生,國家仍有一名部長級官員,能夠依照「總統繼任法案」成為代理總統。

「指定倖存者」源於冷戰期間,當時政府擔心總統等高層領導人,聚集同一地點後遭到核彈襲擊而有此安排。根據規定,只有年滿35歲以上,在美國出生,並且在美國生活14年以上,以及符合資格接任總統的內閣成員的國民,才可以成為指定者。這次被指定的人,是68歲的能源部長(Rick Perry),他是美國空軍的資深老兵,2017年3月起出任川普政府的能源部長。

由於現任國防部長、司法部長和內政部長都屬於代理身份,因此這次在考慮「指定倖存者」時,在人選上比往年複雜,運輸部長趙小蘭則因為出生於台灣,沒有資格被指定。就在川普發表國情咨文前不久,特情人員才將(Rick Perry)護送到秘密安全地點,不過卻對外公開宣布他是被「指定者」。

“國情咨文”可圈可點:川普的態度和措詞出乎意料的祥和、低調,卻也不失他的堅持。從民生、經濟、國防、外交、移民等,都以相對平和的語氣,請求兩黨的議員能團結為美國而努力,在講話中,不斷引人證來講述從二戰到現在,是由不少烈士用他們的鮮血,創造了美國偉大的歷史,言下之意希望不要以政黨利益做考量,摧毀美國的成就。

雖然字裡行間,總統川普習慣性的把經濟變好的情勢,給他自己與團隊加皇冠,甚至於外交、國防上加分,不過有些事的確是這樣,不容否認,尤其是一些大企業迅速重回美國的腳步。只可惜川普的自我標榜,也許會自我減分,但也可能是主流文化習慣表現的方式吧!談到美中的貿易戰,批評美中之間的貿易逆差,川普並沒有太責備中國,反而檢討過去美國政府的無作為,才使今天的情況發生,也強調他會與習近平磋商,解決美中的惡化關係。

由於一群穿白色女裝的女性國會議員形成非常顯眼的分區,川普出乎意外的說,國會在他的任上,第一次產生許多的女性,並大加讚揚女性對美國的貢獻。結果一群自由派女性國會議員,也不得不站起來為川普這番話鼓掌,形成一幅難能可貴的畫面。川普也嚴厲的批判那些不顧一切,想把美國變成「社會主義」國家的人,永遠都不會得逞,結果又導致含衆議長佩洛西在內,一群議員臉色難看,歪嘴怒目而視。(川普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昨晚最引人注意的一段是強調「邊境圍牆」的重要性,川普以許多實證來強調,非法移民對美國的傷害,還有毒品走私的殘害美國人,他甚至提到上週發生在紐約地鐵站黑幫的犯罪事實,而這些成員,正是來自於圍牆外的國家。川普並說明,他歡迎也接納更多的移民,但必須經過合法的途徑來申請,我們方能保障美國的國家安全。

不過,說句公道話,建立圍牆即便可行,現階段是否有那麼急迫性要使政府又可能於2月15日以後停擺,就很值得深思。美國人民很清楚,民主黨阻止建牆是不要川普增加連任的籌碼,然而老先生的緊咬不放,是真的有刻不容緩的急迫感,還是只是在意競選的承諾?我們認為,美國自由派議員的左傾,主張上的不顧一切,會給川普的建牆加分,使他的主張變得「合理化」。

美國是靠自由貿易、資本主義、民主制度發展的國家,今天使美國成為世界上第一大經濟體與強國。中國是在社會主義制度下,從經濟改革開放上創造奇蹟,成為第二大經濟體與強國。我們想說的是,這二大國都必須站在自己的本位上發展,對世界秩序與經濟才有利,換句話說,如果任何一方超越定位橫跨,都是不幸。因此;美國別指望中國走上完全資本主義,自己也別走上社會主義,維持各自擁有的國情與機制才是健康的基石。

過完農曆新年後,美中高層會談將於下周繼續,兩大國都寄希望結束這段期間,不斷升級的貿易戰。財政部長努欽6日上午在白宮證實他和貿易代表來特希澤將率領一個龐大的團隊前往北京,兩國都表示希望在3月1日前達成協議,避免使貿易戰再升級。川普之前也表示,將不排除前往北京與習近平會面,以敲定最終協議,不過努欽說:「我們將視下周取得的進展而定。」

“政治狂熱的美國”:5日晚川普總統的國情咨文,其實是獲得壓倒性的正面回應,民調顯示,有多達76%的被訪者表示,他們對國情咨文看法正面,其中58%稱「非常正面」,另外17%稱「有點正面」,表示看法負面的僅有23%。(我們對民主黨的領袖群用諷刺的語氣批評川普的咨文,認為是在野黨該有的一種態度。)

唯獨對一些左派自由主義者仍然把批評放在所謂的「人權」上,認為骨肉分離排斥移民不斷的升高它的界限,罔顧川普指的是非法移民進入美國給社會造成的傷害,且川普再三重申接受移民,但希望是合法入境。我們不以為一個國家不能有左派思想,甚至於比較極端的主張,問題是;過份的不顧一切激進,不只是對民主黨未來的選舉無助,最擔心的是刺激極右派的反撲。

說到種族歧視,民主黨人也不見得完全站的住腳,特別是在美國基本黑白對立的不堪。維吉尼亞州是一個藍州,最近產生的政治危機不斷升級,正當民主黨州長捲入種族歧視照片事件中,面臨辭職壓力,可能接任人副州長(Justin Fairfax)又爆出性侵醜聞,州檢察長(Mark Harring)6日又承認,自己在1980年讀大學期間也曾塗黑臉、戴假髮模仿過非裔。(Mark Herring )對自己加劇了維州人本周承受的痛苦感到羞愧,同日也辭去民主黨總檢察長協會共同主席一職。

維州三個傑出的州領導人,竟有2人因年少時曾扮演過非裔,竟遭到如此之責難,雖然凡事冠上一個「種族歧視」在今天的社會,尤其是主角若為非裔或西語裔,那就是天大不可饒恕的事。可是當非裔的饒舌歌手拿華人來開玩笑時,卻又必須不了了之,往往也因為這些原因使我們在FCBA的晚宴或農曆新年遊行上,可能對主流官員要求有一點嚴苛,真正的訴求,我們只是要求一點點該有的尊嚴與公道。

《委內瑞拉》

委內瑞拉的前強人查維斯,曾在多年前擊敗親美的候選人,把外商持有的石油企業強制收歸國有,查維斯政府利用豐富的石油資源收入大肆縮短該國的貧富差距,贏得不少人心,並成立奉行社會主義國家。然而委肉瑞拉是資本主義的社會,查維斯只重分大餅收買選票的支持,卻忽略了造餅的技術,不到幾年使該國經濟逆轉直下。

查維斯因病去世後,由現在的馬杜羅接班,本身就缺乏政治魅力的馬杜羅2014年石油價格大跌,整個國家的經濟陷入恐慌,物價通貨澎漲,馬杜羅只好舉債度日,光是向中國就借了近600億美金。可憐的委內瑞拉人民,所有政府的困境要由老百姓承擔,不只是貨幣不值錢,物價指數飛漲達一萬三千倍,馬杜羅卻無力改善。最不可原諒的是,馬杜羅試圖將12億美元資金轉移到烏拉圭金融機構。

四年多以來有超過26萬委內瑞拉人合法或非法遷移到其他國家,有百萬人湧入毗鄰的哥倫比亞,50萬人去了秘魯,到美國的也有29萬人,遠涉重洋去西班牙的竟也達20萬人。一個擁有3000萬人口的石油輸出國,國家經濟殘破到如此地步,人民只好用選票使獨裁的馬杜羅政府在2016年的選舉中失去了國會控制權,社會上反政府的示威更是排山倒海。

幸查維斯在任時,把強制收歸國有的石油公司利潤,大量的分給委內瑞拉的軍人,現在的馬杜羅就靠著這些軍人,勉強維持政府的角色。委內瑞拉國民議會議長瓜伊多在人民的擁護下,上個月自行宣布為臨時總統。南美許多國家早已不滿馬杜羅的輸出難民,去年的總統大選,反對派又指馬杜羅逼害政敵又選舉舞弊,因此引用總統出缺,推舉瓜伊多出任臨時總統,而這也給美國提供了承認瓜伊多的條件。

態度比較保守的歐洲國家出面,限期希望馬杜羅在委內瑞拉舉行總統大選,現在的馬杜羅只剩軍方的擁護肯定會拒絕。結果期限一到,法國、德國、西班牙、英國、葡萄牙、瑞典、奧地利、荷蘭、丹麥已相繼承認 (Juan Guaido)瓜伊多為臨時總統。西班牙總理說:「從今天開始,我們將不遺餘力地幫助所有委內瑞拉人民實現自由、繁榮以及和平。」並敦促委內瑞拉舉行選舉,呼籲各國對委內瑞拉人民提供人道援助。

英國外交大臣亨特表示,委內瑞拉人民蒙受的磨難已經夠了,他說:「必須終結竊盜統治的馬杜羅非法政權的壓迫。」法國外交部長勒德里安也說:「瓜伊多具備籌備選舉的權限和正當性。」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表聲明說:「我們鼓勵包括歐盟其他會員國在內的所有國家,以承認臨時總統瓜伊多並支持國民議會重建委內瑞拉立憲民主的努力,來支持委國人民。」

最後,我們想說的是,委內瑞拉的由盛轉衰,給世界各國一個頂級的參考價值。每個國家都有它的文化和背景,產生的政治制度也因環境而有所不同,任意去改變體制,就如同正常的人,無故的想改變體質一樣,再強的身體,也經不起拉肚子三天。

Filed under: 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by

杜彼得

紐約民主党州委員,第七社区委員,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会總幹事,皇后社区大学与紐約皇后醫院顧問,慈濟功德會委员等,從事服務工作超过二十年以上經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