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Leave a comment

君之所以動天地也 言行,可不慎乎?

《廉價屋》

3月11日晚在第七社區委員會(CB7),所有出席委員在審最後一個案子時,大家心裡有數,今晚想要在10點半以前散會回家,恐怕已不太現實,光附近居民登記發言的就超過10位。這個案子本身就是一個「土改」的案子,開發商準備在法拉盛46街和Kissena Blvd上面,蓋一棟大樓,是商住合併的類型,不只是會有一家雜貨店,他們也以一定比例的廉價屋來做為爭取土改通過的優勢。

依照慣例,由開發商先對委員會做簡報,除了建築師、律師必須在現場,開發商本身也必須在場做一定的說明,他對整個開發案的構想。在委員會討論之前,社區委員先給登記發言的附近居民表達意見,以便讓等一下即將討論並投票的委員們與開發商團隊聆聽老百姓的意見。綜合居民的意見,我們概括了幾個重點:(一)附近地區多以小型一家庭或二家庭的房子為主,如果貿然蓋大樓將會影響視線與陽光。(二)由於附近有金城發超市和大型餐館,加上五所學校,原本已擁擠不堪的交通,將更寸步難行。

開始進入委員會討論的時候,我們就提出說:「請問主席,這個開發案的本身,到底我們委員會有多少作用?如果像(Flushing One)一樣,我們費盡心思去維護社區的權益,並因對法拉盛居民不公平而反對,結果皇后區政府和市議會強行通過,現在大樓已蓋完成,當年我們的恴見就像傻瓜一樣,根本得不到重視。」主席回答說:「我了解你的意見,這個開發案仍然有民意代表支持與介入,不過我相信,我們的意見應該會受到重視,畢竟不是政府土地的開發項目。」

等到社區委員在討論中發言時,我們已感覺到這個要求土改的開發案,今天晚上很難在投票中獲得通過,因此再次舉手發言:「主席你剛才已說有民意代表支持與介入,加上項目中有廉價屋的優勢,我們的反對是為了維護居民的反應,可是萬一區政府與市議會又強行通過,第七社區委員又成了裡外不是人的窘境。所以我們不如保留,繼續與開發商溝通,也許還能向整個開發案,多幫附近老百姓爭取一些權益。」

法拉盛房價一直居高不下,是它有一定的生存優勢,因為各行各業在本區以華人居多,基本上剛到紐約的華裔新移民,不論任何年齡層,只要能說華語,在方方面面那怕是看醫就診,任何人都會得到妥善的照顧。而這也是為什麼「廉價屋」的興建,就會得到各方的青睞,但是由於是華人,有些問題,我們就不願意在公開場合上來說。(Flushing One的廉價屋和老人公寓,我們私底下就聽到,有的人私底下給了一萬多美金,才幸運的抽到了入住的條件,也造成我們的困撓,竟有人以「紅包」尋求我們的協助,後來被我們大駡一頓。)

華人不走正門的習慣,在美國一定要改掉,我們鞭策了要求以紅包換取協助的人,同時告訴他們,不相信亞平會(AFFE)的人敢收紅包,也許是一些仲介從中利用管道賺錢而已。但是不論如何,如果廉價屋不能公平、公正、公開抽簽,就失去了它的「價值」。政府的德政,不是用來圖利某些特定的人。思考這些問題,我們就想到,在今天的美國社會裏,醫療、退休、各式各樣的福利,都得到保障,倘若將來讓相關單位發現,華人在爭取廉價屋的同時,竟可以發展成必須掏出相當金額的「紅包」,不知要給華人社區造成多大的傷害。

既然想要住進廉價屋或老人公寓,就表示生活清淡,沒有過多奢侈的嗜好,當然凡事就要守法守紀,如此才能掌握自己的生活與品格。華人新移民來到這個國家,絕對不要讓其他族裔或主流社會的人,認為華人貪得無厭「俗不可耐」,做任何事都想要講經濟效益,只要有便宜可佔就趨之若鶩,萬一東窗事發,再祭出「種族歧視」的令牌,久而久之,真正歧視的是華人自己。

事實上,在美國華人由於文化的差異,在對價值觀的判斷上,與主流是絕對有差距的,就拿Kissena這個開發案來說,第七社區委員會投票反對之後,當散會要離開會場時,許多華裔居民竟圍著我們說:「開發案對社區是有好處的,我們都住在那附近」。我就問:「你們剛才怎麼不登記發言呢?一大堆人反對,你們只是聽,私下再找我說,又能怎麼樣?剛才我已說了,保留可以改善的空間。」(其實我們心裏很清楚,主流社會的反對是不想住家環境被改變,而華人重視的是,未來附近房產的增值。)

《華人不可以輕忽美國的法治》

加州這二天爆發了入學弊案,有錢的父母望子成龍、望女成鳳,不惜運用金錢,幫助子女進入名校,結果不少家長因此而觸法,有的是名星級的人物,但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不只是自己遭殃,子女將因此而蒙上人生永遠的污點。這樁弊案的主腦辛格被以敲詐勒索、洗黑錢、妨礙司法公平等多項罪名起訴,罪成最高可以判入獄65年。除了認罪之外,辛格還向法官坦白承認,明確知道有關行為屬於非法,並且同恴向聯邦政府繳付340萬元罰款。

前些時候,佛州水療中心淫窟案,現在又有新的發展,水療店的前華裔東主,另外還在佛州開設投資顧問公司,並且利用自己美國公民身份,在2017年安排衆多中國來的商人出席總統川普的籌款晚宴,甚至進入川普名下位於佛州的海湖莊園(Mar-a-Logo)。這位華裔女東主名為(Li Yang)英文名叫(Cindy),在當晚的宴會上,以美國亞裔共和黨成員自居,這個委員會是在2016年成立,總部設在華盛頓。

晚宴是由共和黨全國委員會(RNC)統籌,入場會2700元起,與川普合照每人收費1000元,大約400名賓客出席,華人竟佔了100人左右。依照法例,外國人不能捐款支持美國的政治活動,但如果獲公民或永久居民代為購票,是仍然可以進場參與。問題是事後,共和黨有人匿名告訴美聯社,注意到大批華人參加晚宴之後,他們還特意就此展開討論,以確保所有參加者都經過背景調查。

聯邦選舉委員會最近公布,前總統小布西的弟弟(Job Bush)競逐共和黨提名期間,負責籌募選舉經費的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SPAC)「崛起權利」(Right to Rise)違規收受華裔夫婦經營的公司捐獻,因此要繳交罰款39萬元,華裔夫婦的公司也要繳交罰款55萬元。整個事件中案扯到小布希另外一個弟弟(Neil Bush)的房地產公司(APIC),及一名董事會成員,中國公民(Gordon Tang),其中有另一名中國公民參與其中,而成立於2002年的(APIC)在加州三蕃市,公司負責人是中國人。

按照聯邦政府法令規定,全美的政治組織不能接受外國人捐獻,外國人也不能在公司涉及選舉活動的決策過程中「指示、命令、控制、直接或間接參與」。(APIC)是由(Girdodon Tang)持有,他和妻子(Huaidan Chen)一直透過活動捐獻和其他投資,結交全美不同政客。夫妻兩人年紀約40多歲,擁有新加坡永久居民身分,並且定居於新加坡,多年來與美國不同政客建立關係,例如前舊金山市長李孟賢、前駐華大使駱家輝,還有小布希總統的兩個弟弟。(其他細節我們就不再於此談論了。)

我們想提醒華人的是,今天就算你與總統川普單獨合照,不只是對你沒有任何幫助,除了留做紀念「孤芳自賞」之外,一旦你觸法,還可能被川普的政敵逮住機會,使你遭受更嚴的重擊。在美國各項選舉中,包括州長與市長,他們每一個人的政敵都不少,華人也許只是好奇想照一張相片,但你不可做政治捐獻的動作就是法律,萬一被抓到,賠錢事小,入獄犯法可就事大了。

不要迷信任何人與政客們關係有多好,跟法律碰觸,關係好的人先上吊,而你也逃不掉。文化、政策、法律的不同認知,有些國家也許重視人際關係,美國講究的是法、理、情。影星胡慧中的丈夫,眼科名大夫何博士,在監獄渡過多少年了,且在獄中教書還義診做好事,目前動用多少人向法官寫陳情信?到現在為止,我們仍感覺不到有被釋放的跡象。(每個國家有不同的國情,華人有向朋友吹噓的習慣,特別是回到國內誇大其詞,反正死無對證,但我們卻不樂於見海外華人一再的受傷,它何嚐不是對美國華人社區的打擊。)

司法部現正在調查,與總統川普有關的一個政治籌款委員會收到的一筆10萬元的捐款,是否來自一名在逃的馬來西亞華裔商人。這筆捐款是由美國公民(Larry Danis)在2017年12月捐獻給幫助川普2020年競選連任籌款的川普勝利委員會。Larry 是夏威夷投資公司LNS Copital的共同擁有人。該公司是以中國電訊公司華為為總部的投資公司。相關單位現在調查的是這筆捐款是否來自之前7個月由馬來西亞華裔(Jho Law)轉入LNS Capital的150萬元。

就像佛州水療中心前華裔東主楊蒞不斷秀出總統川普的合照曝光後,不但沒有給她個人帶來光環,反而被社交傳媒拿來做文章攻擊川普,且探討她如何從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女商人,搖身變成共和黨大型活動的自拍女王。不過楊蒞的母親(Griying Zhang)卻有一個更簡單的解釋,說她女兒喜歡顯擺、讓人嫉妒。(這個世界有太多人喜歡攀龍附鳳,以關係作為自己的資本,甚至找名人合照,以為讓自己臉上貼金,看透了、說穿了,那些政客只認支票根本不認識你,換句話說;合照一文不值。)

《不值得為他賠上國家》

衆議長佩洛西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目前無意彈劾川普總統,她解釋,彈劾過程將分裂社會,國家不值得為川普付出如此的代價。她也強調並非認同川普的政績,而是為了顧全大局,不值得為他賠上整個國家。川普在13日下達緊急行政令,要求航空公司立即停飛波音公司生產的737MAX客機,直到獲得該型號的飛機在埃塞俄比亞墜毀的更多信息。(不過早前川普簽的行政令用於建牆的經費,在衆院通過阻止後,又在參議院獲得通過,川普行使了否決權,那麼參衆兩院要獲得2/3的票數才可能去扳回,這不太現實,但川普政府卻必須繼續為此案打官司。)

佩洛西的有為有守又再次得到肯定,但做為民主黨的衆議長她也有她的無奈,12日佩洛西公布(Dream and Promise Act),特別提到約80萬年輕人在(DACA)保護下暫時留美,這個法案是讓他們可以不被遣返,如果此案能順利通過,未滿17歲來美的移民在美國居住至少4年後,便能申請10年期綠卡,並完成至少2年高等教育或參軍2年,又或者工作3年,便能得到完整綠卡。(目前DACA的受惠者以拉美裔居多,但是像現在紐約來自波多黎各的女國會議員AOC,就不斷批評川普沒有好好救助波多黎各的災情,她卻完全無視,同一時間美國有很多州都有重大災難。佩洛西提的案子,肯定會引起兩極化的思考。)

紐約市市長白思豪近日表示,他有可能競選總統,但是他不會辭職或放棄紐約市長的職位,因為紐約人需要他。「紐約郵報」報導,金融分析師指出,由於企業逃稅及個人大規模逃離,再加上市府公共開支激增,擔心紐約正在蘊釀一場危險的財政災難。市長白思豪也正在加大預算,新預算比目前的892億元多出30億元,紐約市每個家庭的長期債物已超過8萬1000元。(白思豪上台以來,市府開支增長了32%,是通貨膨脹的三倍,市府僱傭人員5年內大增超過3萬3000人。紐約州市是全國負擔排名的第一位。)

市長白思豪的妻子麥克雷牽頭的精神健康項目,竟然花費8億5000萬元未知實際成效,除了市主計長斯靜格已下令進行追查,市議長詹遜也做了同樣的表示。這個目稱(Thrive NYC)在運行3年期間,組織者未有任何記錄工作是否達標,計劃的成效也不如預期,唯一超額的只有撥款,現在正向5年內花費10億元的「里程碑」邁進。

共和黨籍紐約州衆議員(Nicole Malliatakis)近日提案,要求明令禁止紐約市長白思豪提出意在幫助患毒癮者的注射中心。白思豪的計劃是監督注射中心除了讓毒品成癮者可以在受過專業訓練的中心員工的監督下接受注射以外,同時也會提供戒毒治療服務。支持者認為2017年一共有超過1440名的吸毒過量致死個案。我們只想知道,吸毒的人如果到注射站打海洛英,警察就不會抓人嗎?(下屆紐約市長的選舉,Nicole Malliatakis一定又會再次參選,此女子的未來,值得華人關注。)

《德不孤、必有鄰》

正當紐約看山不是山之際,有一群維修達人,自發駐守不同地方的咖啡店,免費修理市民帶來的家電等用品,好讓各種看來難再運作的舊物,都可以重新擁有第二生命。一個又一個的志工,帶著可歌可泣的故事,加入了(Fixer Collective),他們的成員大概有10名核心志工,每次聚會都會有至少一半的人到場,在他們的努力之下,維修成功機率大約是75%。這個世界雖充滿了自私自利的政客,但是我們看到是「人心不古」,它也永遠不吝的綻放「溫馨」的花朵。

Filed under: 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by

杜彼得

紐約民主党州委員,第七社区委員,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会總幹事,皇后社区大学与紐約皇后醫院顧問,慈濟功德會委员等,從事服務工作超过二十年以上經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