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comment 1

千鈞得船則浮 錙銖失船則沉

《共苦不同甘‧同甘不共苦》

記得去年瓊瑤與平鑫濤的兒女為了插管急救的問題,鬧得沸沸揚揚之際,我們曾著墨力挺她。畢竟我們這個年紀,絕大多數都是看著瓊瑤的書與電影長大,在少年維特之煩惱的回憶中,記得當年男男女女常常把自己於夢中塑造為秦漢、秦祥林、鄧光榮、林青霞、林鳳嬌等巨星,有時伴著結局完美的夢;有時又帶著些許淒涼的下場,但無論如何總能在懞懞懂懂中入睡,慢慢的在殘酷的現實人生中成長,暮然回首竟六十有二,就嘆歲月無情「馬齒徒長」。

昨天忽然看到平鑫濤的原配林婉珍擺脫了沉默50年的枷鎖出書,並感慨她在乎平先生的一生中,讓自己扮演著「共苦不同甘」的角色,反之;瓊瑤竟是「同甘不共苦」。林婉珍強調,平鑫濤努力了一輩子,終究沒有找到能夠「同甘共苦」的伴侶。(林老師不帶髒字的狠狠損了前夫一頓,平鑫濤地下要有知,上面的每一個字,都值萬兩並有千金之重。)

林婉珍和平鑫濤相戀步入婚姻時,皇冠出版社還在草創初期,兩人一起打拼,等到我們這一代人,手裏常常拿著「皇冠」閱讀時,據說平先生已和瓊瑤暗通款曲了。(年青時在台灣,我們除了皇冠之外,最暢銷的雜誌就非「讀者文摘」莫屬,如果沒有記錯,皇冠的紅極一時,多少應與瓊瑤的小說,有一定相輔相成的關係。)

在書中的回憶中,林婉珍猶記得在離婚前,有一次對平鑫濤抱怨一些事情,只見他很生氣的丟下了一句話說:「妳為什麼不能同甘共苦呢?」當時她心理想的是,我們之間只有共苦,哪有「同甘」。所以林婉珍認為平鑫濤在與她共苦之後,選擇與瓊瑤同甘,結果終其一生,他最終仍未擁有「同甘共苦」的伴侶。

我們在書中也讀到了好大篇幅的內容,都是在描述瓊瑤當年是如何介入她的婚姻,其中有一段頗為耐人尋味。平鑫濤有一次深夜未歸,打電話到處找不到人,林婉珍鼓起勇氣打給了瓊瑤,時間已是深夜零時以後,瓊瑤一開始說,平鑫濤正在打麻將,後來卻語帶挑釁的說:「要不,妳來把他領回家去啊!」

最後擊垮林婉珍的稻草是,她在平鑫濤的書櫃中發現瓊瑤寫的情書:「窗外正唏哩嘩啦下著小雨,你來了,寂寞就從門縫裡出去。」衆所皆知;瓊瑤第一部暢銷小說就是「窗外」,難道是和戀情有關?不過這情書短短幾個字,在我們這個年代,能夠引起相當的共鳴和悸動,要放在今天,時下的年青男女即便懂中文,一定會嗤之以鼻謂「什麼亂七八糟的」,這就是「代溝」。

因為瓊瑤與林婉珍的孩子們因為醫療與照護上的問題爆發了,非常嚴重的衝突,孩子們是深愛自己的父親,做為母親不得不出面維護孩子,才選擇出書,讓當年的往事成為話題,「讓我不得不出來說說這麼多年從來沒有機會告訴旁人的真相。」(母親您真偉大,敍述這些往事,一字一字的刻成書,林婉珍肯定掉了不少眼淚,字裡行間沒有隱藏她對平鑫濤的愛,和瓊瑤的每一個過節,對林婉珍而言,都刻骨銘心。)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許!」一直是我們成長的過程,對男女情感最憧憬的畫面,過去很強烈的認為,平鑫濤勇敢的邁入瓊瑤似的愛情,令人羡慕!現在看來,有人說:「人的靈魂,往往死在兩大引誘—金錢與權力」,也不失它的真理。林婉珍的這本書,不僅是還原瓊瑤式愛情的真相,也在告訴世人,不要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的「人生經驗」豐富,看到新聞或微信上有人說,就馬上信以為真。今天對於世間的事,都必須具有一定求真求實的態度去探討,才不會使一切變的莾撞。

記憶就像一部電腦,將一切過往的經過輸送到現在,雖然我們眼前所見的四周現象是當下,可是如果你能把記憶從電腦中拼湊出來,你會發現,讓你憤憤不平的事物,都有它合理發出的「原因」。不要說是愛情,現在不斷上演的政治紛爭、軍事衝突、貿易激盪在歷史的過程中都有它一定的哲理。我們最近從韓朝瞬間的扭轉中,又體會古人說的淺顯名言,「話說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至深、至大、至遠。

《中興事件的反思》

中國改革開放40年,特別是近20年融入全球化經濟體系的腳步迅速,除了廣大的市場與人力資源,其中不少部份是借助引進先進的技術與高科技。川普政府上台後,凡事以「美國優先」的精神,尤其是在貿易失衡這個領域,首當其衝的就非中國莫屬,而且我們過去也提過,問題並不完全在中國,美國前面幾屆政府蜻蜓點水式的叫喊「避重就輕」,已使得「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立刻突顯出來。

前一陣子川普大張旗鼓地公開說中國認識到自身的問題,並開始採取行動糾正自己的偏頗,他滿懷信心將與中國達成維護美國利益的相應協議。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也用大氣的方式宣布,中國繼續開放,而且是大開放,是有相當的高瞻遠矚,這是一種妥協,不是「屈服」。(我們也曾提到美中兩國「元首外交」的成果,也看到中國領導人非常理性的一面。)

唯一令人不太明白的是,老百姓民粹式的不懂還情有可言,中國各部會的發言人口徑強硬的表示:「不惜任何代價奉陪到底」抱著玉石俱焚的心態,是不明白將自損八千的道理,還是習慣性的「術語」。我們曾提到美國是貿易逆差的一方,本來就比較有發言權,中國方面合情合理的讓步,雖然是妥協,如果一定要把它稱之為「讓步」,但它卻是解決問題的方法。如果認真的看待美中貿易的逆差,中國進入(WTO)之後,除了成就了許多大企業的金主,使他們過上志得意滿、紙醉金迷的生活,對各項承諾又做了多少?中國的大企業主對自己的企業,又用心了多少去居安思危?

全球化給中國企業提供了利器,國內廉價的勞工市場,使得許多業主成了跨國金主,大量將資金轉移到國外,購買更容易「發財」的物業,一方面脫離中國政府的掌控,一方面又以「愛國英雄」式的表示「宏揚國威」,這一個部份果然不出所料被習近平主政後,尤其是這二年,不斷的要求不合理資金轉移的企業要把錢移回中國。(我們也看到了這些土豪式的企業,把該投入自主研發的資金省下來,用更便宜的方式,使高端技術依賴正常化,而且形成固定的模式。)

就拿中興來說,美國在中國發言人的強烈喊話中,終於祭出制裁中興,且跟「智慧財產IP」有關,從科技的角度,誰有先進的技術,誰就搶到市場,中興的市場佔有率,取決於美國頂尖的技術,美國會不知道嗎?其中最基本的,就是「晶片」。我們從中國國資委研究中心在4月20日的報告中,看到中國相關部門看到了,非常理性又實事求是的一面。

報告回顧了中興的犯案經過,在明知違反美國禁令,已經接到美國的傳召下,仍然以無錫上市公司為轉賣對象,間接將晶片銷售給伊朗。報告批評中興「頂風作案」、「一系列應對十分愚蠢和被動」,因為中國通訊行業高度依賴美國的晶片,美國的制裁將可能對中興及其他央企帶來高危影響。(這份報告,使我們也看到美國未來20年的危機,如果中國的相關部門能如此不避諱的看待問題,而美國政治繼續朝自由主義左傾,早晚中國會趕上美國。)

中興簡直是目中無人至極,該公司董事長秘書違反中國國家規定,將同伊朗交易的文件帶出國,被美國海關發現,文件落入美國國安部門手中。某些輿論認為這是「晶片業走向中國的摧化劑」,中國國資委可沒有熱昏了頭,而視它為「熱血上頭」。他們建議,中國要從中興案吸取教訓,堅持改革開放,加強重點產業攻關,還需要培養誠信經營的氛圍,對走出去的企業加強人事監管,加強企業法制培訓。(我們很高興看到,本來在外交、商務、國資委上,充滿「義和團」式的人才,今後將會逐漸走入歷史,這對美中都是好事。)

《法國總統馬克龍》

在美英法聯軍空襲敍利亞之後,法國總統馬克龍到訪美國,成為川普總統上任後,首位國事訪美的外國元首。本月24日美法元首在會談之後舉行聯合記者會,馬克龍表示準備與華盛頓一起和伊朗締結新的核協議。川普則再次強調,新協議必須建立在堅實的基礎上。我們特別注意到在出訪前馬克龍在接受訪問時曾提到,「我們之所以有這樣的特殊關係,可能因為我們倆人都是特立獨行的人。」來表示他和川普的私交很好。

事實上連日來,無論是語言表達還是肢體語言,兩人之間確實表現得十分親密。我們在歡迎儀式上,川普總統多次用歐洲典型的問候方式向馬克龍表示歡迎,互親左右臉頰,之後又握手長達數秒的時間。川普也在歡迎儀式上說:「我們在過去一年建立了深厚的友誼,這也是我們兩國悠久友誼傳統的見證。」(有友人在談論川普總統有人來瘋的習慣,會不會在別人奉承幾句以後,失去保護美國的立場?我們非常肯定的表示,這個商人總統在政策上也許會有對錯,前一陣子日本首相安倍,今天的馬克龍,該分歧的如伊核問題、氣候變化、貿易問題上,川普將不會輕易讓步。)

不過川普總統24日在白宮與馬克龍總統共同舉行的記者會上表示,美國可能會與中國達成一個貿易協議,而且他的財政部長努欽與貿易代表萊特希幾天之內就會動身前往北京,與中方進行談判,如果雙方不能達成協議,美國將按計劃對中國產品微收關稅。(全世界都關心美中貿易衝突的影響,川普也一定了解傷人一萬自損八千的道理,但能談就是好事,一意孤行的結果,對問題本身並沒有好處。川普的堅強意志,也使得更多國家,願與美國坐下來談,尤其是看到了美國企業的回歸本土。)

《壞年冬、多瘋人》

加拿大多倫多(North York)地區,23日下午1時左右驚傳一輛白色廂型車衝撞路人,造成10人死亡、15人受傷,現年25歲的凶嫌(Alek Minassian)在警方趕赴現場後被拘捕。由於兩個月前,(IS)才發出一份令人毛骨悚然的宣傳視頻,呼籲極端分子發動汽車攻擊,所以此次案發後,一度被誤以為恐怖攻擊事件。

但事後調查結果是,凶嫌(Alek Minassian)有心理偏差的精神病象,特別是對女性的仇恨,也使得被他用車撞的對象是以女性為主。事發地區因華裔人口聚集,第一名趕到現場的警察就是華裔,他與凶嫌對峙,凶嫌還口出狂言,要警察開槍殺死他,並拿出類似手槍的物體。華裔警員非常冷靜,並循循誘導,等到其他員警到場增援後,才將該名男子制服並拘捕。(事後華裔警員的表現,被譽為國家英雄。)

小時候,奶奶常會告誡我們,「壞年冬、多瘋人」,仔細想想;我們現在生活的世球,到處天災人禍、異象叢生,就拿移民美國這麼多年,我們第一次見到有州、市政府不惜為了保護非法移民與聯邦政府叫板,還自以為是的愈玩愈真,這不是壞年冬,那會是什麼?

Filed under: 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by

杜彼得

紐約民主党州委員,第七社区委員,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会總幹事,皇后社区大学与紐約皇后醫院顧問,慈濟功德會委员等,從事服務工作超过二十年以上經歷。

1 Comment

  1. 王静 says

    文章涵盖人世百态,内容信息量惊人,见解深刻独到,省人启思!超赞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