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Leave a comment

2020非你莫鼠 北山白雲裏,時見歸村人

《心境》
星期五在商會晚會,老友忽神來一筆問:「你每天面臨這麼複雜又挑戰的環境,心力、體力如何支撐過來?如何陶冶心境,最大的娛樂又是什麼?」毫不猶疑的回答:「浪濤洗禮過後,立即冷却下來,回歸單純的自己,做家庭煮夫伴老娘吃飯,平靜、凡夫到連身體的呼吸起伏都隱藏,享受日益精進的美食,聚如露、散如霧、汐潮依舊。」
說起來輕巧,其實當環境與生命衝撞之時,我們還有一偌大震憾煩惱的利器,那就是玩樂器高歌一曲,用心靈的呼喚去填補憤怒、悲傷、失望的情緒,有緣的人就聽的出、聽的見「瘋子的吶喊」。它是一種「境」與「界」的差別,彷彿在細訴著,思考族裔、生活、方向與藝術的結合,至少多年來它指引自己不狂亂與「迷失」。
年紀不小了,看到一些同齡層的人,有人寫字、有人品茗、有人養寵物、有人種樹、有人練功等等,各自都在喜歡的範疇裏延續人生的樂趣,撇開金錢的枷鎖怡然自得。回看一下現在我們,雖然活動步調與節奏快而繁複,竟仍能保有筆耕、品茗、養竉物、高歌的奢侈,想到這裡心情豁然開朗了,世間也沒白走這一回。
上周六在中國夢之聲聽到周華健在睽違樂壇六年後創作的歌曲,名叫「少年」(The Younger Me),由這位即將邁入60俱樂部的歌手自彈自唱,令聽者紅了眼眶,這首歌的旋律與歌詞賺人心扉。不禁使人想起校園逸趣,那時在台北,我們喜購西洋唱片,幾乎伴隨著電影主題曲,如倆小無猜(To Love Somebody),(Auld Lang Syne)這首蘇格蘭民謠,已經忘記它的電影片名,(Watwoo Bridge)魂斷藍橋,(When Harry Met Sally)90男歡女愛等,我們必須打住了,否則又寫不完了。

《FCBA的晚會》
FCBA的年會,一向是主流政治人物最喜參加的餐會之一,因為我們只唱美國國歌,官方語言是「英語」。郭登棋市議員私下告訴我,任何主流社會的年會,都不可能同時來近20個聯邦、州、市各級民選官員與民意代表,你們不只做到了,近10年幾乎沒有間斷過。聽這席話,我們惶恐也謙卑,只是不斷的把華人的優良表現與故事展現在主流眼前,FCBA的每一個成員心中唱的是華人兄弟姊妹的樂曲,眼中只有群體沒有個人,只有文化沒有「自我」。
今年年會之前,在理事會上大家討論頒獎人時,一致決定頒獎給香港龍舟節的萬三權和109分局局長(Keith Shine),後者是感謝他對農曆新年遊行的協助。唯一引起討論的是,已上任的皇后區DA(原來皇后區區長Melinda Katz),主要的原因還是她主張的司法改革(Judicial reform),不過因為她多年來與華人互動甚佳,選前又得到我們在最後關鍵時刻大力支持。本周一在第七社區委員會的會議上,也有白人委員提出同樣的質疑,最後我們站起來說:「給她時間與耐性讓其做做看,否則太早下斷語於事無補,大家看結果。」
每年的年會在請政客方面,我們都是有「主議題」的選擇,除了州、市主計長(DiNaplli, Scott Stringer)、州檢察長(Letitia James)、聯邦參議員(Chuck Shuman)、國會議員(Grace Meng)及各州、市議員之外,主流民代都清礎,想要來看FCBA表達的政治走向。民代們也都清楚,只要能來參加的,競選時贏的機率大,因為我們事前會有很長的觀察與評估他們當選的機率,而且是印證了很多年。
周五晚比較特殊的有,準備競爭市長民主黨初選的市主計長(Scott Stringer)和市議長(Corey Johnson),只是不明白市主計長的競選團隊是怎麼想的,竟在同一晚安排他的籌款晚會,使他先到和華商會理事們照了一張相就得走,8點晚會正式開始後,所有的目光集中在首次來參加的市議長(Corey Johnson)的身上。和(Scott Stringer)是多年好友的筆者,對他團隊這一年的操作深感擔憂與無奈,也許是天意吧!
另一個是皇后區民主黨黨部背書的區長候選人,市議員(Donovan Richards),他是洛克威的紐約市議員,因為在珊迪颶風造成災害時,他極力的爭取並得到區長(Melinda Katz)的協助,很快的使他的轄區從重災區恢復過來,贏得很多的掌聲。他也在Melinda Katz競選DA時,投桃報李使她獲得很多非洲裔的選票。華人必須明白,政治競選在世界各國都一樣,它是一種實力的交換,不是你想或你要,而是你有什麼實力?選票和鈔票缺一不可,至少你要有一樣,才能具備交換的條件。(那天在晚會上我當著衆人面前說,我們支持你Donovan,但只是在這次特殊選舉,二年後要看你的表現,才決定是不是再給你機會支持連任。)

《伊朗需要自助而後人助》
現代戰場上,大規模真刀實槍的肉搏戰已成為歷史。伊朗2號強人將軍,一直在中東地區活躍,甚至被許多國家列為恐怖份子,但他和賓拉登不同,蘇雷曼尼是擁有伊朗首領高度信任的人,有國家的力量在背後。這些年來,蘇雷曼尼穿梭於中東數個國家,並造成美軍的傷亡,過去小布西和歐巴馬總統都投鼠忌器不敢動他,這次美國駐伊拉克領事館被圍,川普終於下令用(MQ-9)將他炸的粉身碎骨。
伊朗首領哀痛之餘,揚言報復美國,後來象徵性的選擇炸了美軍幾個軍事基地,並預先告知不造成人員傷亡,現在發現竟有11名美國大兵可能有腦震盪現象。川普總統沒有採取面子也要、裏子也要、反而「見好就收」。有一華人說,因為伊朗軍事強大,美國也害怕報復,所以不敢打伊朗。錯了,此次終止美國動手的,如果我們沒有猜錯,應該是中國官方給美國打了電話,值此美中必須友好之際,在很多國際情勢上,中國今天的份量已截然不同。(想提醒華人的是,伊朗真有實力打到美國本土,別忘了你人在美國,子彈不長眼睛,很多事想清楚再放炮為佳。)
蘇雷曼尼不殺,美國駐中東的軍隊很難得到安寧,以軍事戰略評估,川普的果斷把握時機,不會是莽撞之舉。等大家想看美伊好戲時,他又選擇接受中國建議「克制」,才真正跌破專家眼鏡。美國衆議會又通過了一個限制川普開戰的法案,而且完全不具有法律效應的,才是叫人啼笑皆非。(身為民主黨人,我們很擔心先有彈劾案,後有限戰案,民主黨想保住衆議院優勢,真不知還能維持多久?)
就在美伊衝突之際,一架烏克蘭客機突然墜毀,造成沒有人員生還的悲劇。伊朗官方一直想把飛機失事,嫁禍給波音公司的737型客機,然而失事地點有人用手機拍下畫面顯示,飛機是在空中有光點爆炸後才著火墜毀,後來飛機黑盒子找到了,伊朗官方又不願把黑盒子交給烏克蘭政府與波音公司,才引起懷疑。
伊朗11日發布聲明承認客機是被軍方錯誤擊落,並表示事故發生前剛以導彈空襲美軍駐紥伊拉克的軍事基地,正處於高度警戒狀態,在這種情況下誤射防空導彈擊落飛機。儘管伊朗最高領袖對這起事件表達哀悼,仍不足以平息伊朗人不滿當局掩蓋事實的怒火。(伊朗軍隊善長打偷襲與游擊戰,從軍隊的素質和武器上實在是落後,連客機從自家機場起飛都無辨識能力,如何跟訓練有素的美軍作戰?)
伊朗人民已連3日走上街頭示威抗議,不斷責難軍方謊言隱瞞在首都德黑蘭近郊被擊落的烏克蘭客機,其中不幸遇難人數中有一半以上是伊朗人。示威者在德黑蘭市中心的阿扎迪廣場遊行,唱革命歌曲及高呼「獨裁者去死」等反政府口號,目前知道他們認為,只是為了哀悼蘇雷曼尼可恥,要最高領袖哈梅內伊下台。(蘇雷曼尼的遺體回到伊朗國內時,也造成沿路圍觀者相互踐踏,60多人死亡,200多人受傷。)
我們一直在強調,美中兩大國必須良性通氣,這次在伊朗事件上,得到完美的印證,否則讓美國52架F35升空,加上B52轟炸機,在伊朗報復襲擊伊拉克美軍基地之後,伊朗恐怕早已成廢墟,重要的軍事基地將盪然無存。如果你深入去了解伊朗的問題,你會發現1979年之前,在巴勒維國王時代,做為伊朗人是多麼的令人羡慕,他們從出生到上大學是一律由國家栽培供應。
宗教革命後至今40年,伊朗的國運是一天不如一天,就拿此次烏克蘭客機從首都德黑蘭起飛,竟有伊朗軍方兩枚導彈打到從自家機場起飛的客機,相隔23秒,墜毀的客機有176人罹難,且大部份是伊朗人與加拿人,最可怕的是,伊朗政府竟想掩蓋事實,把人民當白痴。重點來了,現在的伊朗政府,有沒有能力去負起道德勇氣,妥善做好賠償的責任?
這一事件之後,伊朗國家廣播電視台(IRIB)前主播在社交平台Instagram貼文道歉說:「我很難相信我們的民衆被殺害,原諒我這麼晚才醒悟,也請原諒我過去13年向你們撒謊。」另一現任主播也宣布辭職,她說:「謝謝大家接受我當主播一直到今天。我永遠不會再回到電視上了,請原諒我!」。(伊朗國營電視主播請辭抗議不只這二位,這個國家再不自助,很難有其他國可以拯救他們,所謂宗教精神領袖,正好造成伊朗腐蝕的特效藥。)

《美中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
好事多磨,受到伊朗事件的影響,曾經一度傳出劉鶴不到美國來了,引起諸多想像的空間,讓一些唯恐天下不亂的「專家」,平添許多造謠的空間。15日劉鶴副總理與川普總統在白宮,上午共同出席簽署儀式,並於事後共進午餐,美中雙方約有200人出席,包括政商界的代表。該協議全長96頁,中英雙語都有。
川普事後在記者會上發言,讚揚這是踏出重大的一步,形容美中首階段的協議為「糾正過去的錯誤,並為美國工人、農人、家庭帶來經濟上的正義和安全的未來。」川普並向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表示感謝,稱和習近平為非常好的朋友,他將在不久的將來再次訪問中國,也表明美中將立即展開第二階段的談判。
劉鶴在儀式上朗讀習平寫給川普的信,並謂達成第一階段經濟協議,有利美中兩國和世界,希望美方公平對待中國公司。他也強調美中需要努力落實協議,為下一階段工作創造良好條件,中國未來兩年會按市場需要,年均輸入400億美元的美國農產品。(我們也看到,這一波貿易戰已造成兩大國一定程度上的傷害,彼此互信度差,但從兩國不同意識型態上,這種矛盾應是可以被接受與理解。)
美國國會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舒曼,立即在國會對記者說:「史書記載,尼克森到中國去了,它們也會記載,川普向中國屈服了。行政當局在2020年大選前,抛棄了美國的工人和公司。」衆議長佩落西也批評川普:「失敗的中國戰略給美國農業造成破壞,美國經濟正在流失數以千計的製造崗位,農業區正在接受川普總統造成的損害,美國人什麼也沒得到。」(二位民主黨領袖說的是有點刻薄,但是做為在野黨,從反對的角度,應該被理解。)
我們從宏觀的角度來看,此時此刻簽署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絕對不僅僅有利於緩解美中兩大國關係那麼簡單。美中的這次和解,將使幾個敏感地區免於立即的災難「戰火」,特別是伊朗,因此也希望喜歡幸災樂禍的人,大可不必多費口舌去唱衰美中兩國的未來,要為了天下蒼生著想,和平、了解、共創地球村的未來,才是大家該共同祈福的。

《俄羅斯的大動作改組內閣為何?》
個人總認為,俄羅斯是全世界國家中,最不想看到美中「和」的另一個強國,普京總統15日忽然提議公投修憲以限制未來總統繼承人的權力,同時轉移更大權力給總理和國會,讓國會可以選出總理。此舉不只限制憲法大修改,還為普京4年後卸任總統後可轉任有實權總理的空間。長期擔任普京二把手的總理梅德偉杰夫,就在普京發表國情咨文後不久,宣布現在政府的內閣總辭。隨後(Mishustin)獲得提名為新的總理,他是目前內閣成員中,被譽為乖乖牌聽話的人。(北極熊隨著地球的暖化,生存的環境遭到破壞,積極蛻變難道是他們尋求的生存之道嗎?)

Filed under: 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by

杜彼得

紐約民主党州委員,第七社区委員,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会總幹事,皇后社区大学与紐約皇后醫院顧問,慈濟功德會委员等,從事服務工作超过二十年以上經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