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Leave a comment

全球無聲勝有聲的巨變 股市的震盪

《股市在台灣》

最早認識股票的效益是在80年代的台灣,當時男人做各式各樣五花八門的生意,特別是經濟起飛之後的房地產,一夜之間隨著投資的順利,加上銀行貸款的方便,企業家的生活變的多彩多姿,隨之而來「風花雪月」也風靡一時,舞廳、酒店、沙龍等行業如雨後春筍,「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就成了丈夫對妻子訴說應酬的一種最佳的「藉口」。

自命「風流」的商人,絕對想不到,生活水平大量改善閑賦在家妻子的想法,又豈肯落後於時代的腳步,她們開始跟著時尚炒股,而且是大有斬獲。有些懂得玩股票,又有高人指點的婦女,在股票獲利上不輸給丈夫,她們不只是在生活追求上注入多元的色彩,崇尚名牌已不能真正滿足精神上的需要,她們嚮往的是和男人平起平坐的地位。

五花八門的股票經,是當年社交場合她們最津津樂道的話題,逐漸地;她們也在丈夫事業上有資金的缺口時給予適時的補強,使男主外、女主內的潛規則被徹底的顛覆。因此,男人瞻敢在外包二奶,婦女不再以一哭二鬧三上吊來做弱者的表現,而是以「包小王」其人之道反治其人。(台灣當時好多企業,也因股票上市而一日千里的發展,回憶起台灣當年能領頭於亞洲四小龍,還真不能否定這些婦女熱炒股票的貢獻)

後來由於房地產的沒落,一些男子也跟著女性炒股,市場大環境也隨之有很大的轉變。但也由於這個改變原本正常的股市「買空賣空」的現象充斥於市場上,雖然成就了許多股市名嘴與大亨,卻因操作過了頭,現實環境使上市股票公司應聲而相繼陷入困境,重點是公司利潤非如預期,數據完全是虛構而成的假象。

*政治力的介入:70與80年代的台灣,中小企業在股票順利上市之後,立即轉變為大企業,當年股票上市的過程中,很多時候與銀行有直接的關係,一般屬地方控制範圍只有所謂的「信用合作社」所有與金融有關的行業,不是屬國營的就是省屬行庫,黨政的運作與民意代表,都在企業的營運上,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除非企業大到像王永慶的「台塑」,否則稍一不慎在政治上得罪那位高官,保證你血本無歸。

蔣經國晚年,台灣從官場到商場分成兩大勢力形成龐大集體,那就是圍繞在二位太子的身旁,一為蔣孝武,另一為蔣孝勇,當經國先生階段性比較疼愛那一位兒子時,其所屬派別立馬在各方面一帆風順。然而;做父親的人之常情是,有時喜歡A,過一天又會喜歡B,而這也使二派人的廝殺 (含股票在內) 起起落落,換句話說;企業經營不好的,不代表股票價位會低,股票崩盤走人的,也不見得是不會經營,真正取決的也許是在政治風向上跟對人與否。

講句公道話,如果你問經國先生了不了解這些情況?我們只能說一知半覺,反正當年經營中小企業者,鑽營研究政治人脈會把自己搞複雜,當機會來臨,人只要用心把握,成功者都是簡單的人。選擇對的人脈,任何人都可能一夜之間致富,叫誰姓什都不重要了。

當然也有不少商人踏實地工作,懂得張弛有度,勞逸結合,但他們必須甘之若飴,不尋求上市成為大企業,也都能平平安安立於不敗之地。我們曾經形容這批企業主是,沉得住氣、彎得下腰、抬得起頭,境界無上限,道德有底線。

股票的溫度,改變了人心靈的冷暖,看的懂的人面對成敗自會游刃有餘,行至水窮處,坐看雲起時,不會有一絲驚慌。看不透的人,來之不義,會任意揮霍;來之不易,會倍加珍惜,萬一失敗哭給自己聽,笑給別人看,哈哈大笑如喝醉,大聲吶喊:「這就是人生」。

台灣在過去有很多「羅生門」的故事,同一件事,一群人在同一個空間看到,但描述出來的情形卻全然不同,而偏偏,每個人說的都是實話!那就是觀點與角度的分別了。眼睛看到的東西未必是真相,至少不是事實的全部,甚至很可能是扭曲了的事實。(筆者當年因為是本省人,完全沒有黨政關係與背景,「無所求」反而把事情看的透透的。)

《黑色星期一震驚全球》

中國A股繼上周遭遇重挫後,24日再出現雪崩式下跌,滬指盤中最高跌幅近9%,跌破7月27日創下的8年來最大單日跌幅,且完全回吐2015年初以來漲幅。雖然中國國務院23日拍板,明定養老金可以投資股票等權益類產品,但未能挽救A股。A股跌破3300點,已經跌破救市前低點。

中國中央繼今年6月27日央行宣布「定向降準+減息」舉措之後,又一次降準、減息出擊,並且此次降準是普降與定向相結合。為何採取雙降?中國央行解釋:「中國貨幣政策的最終目標是保持幣值穩定,以此促進經濟增長。國際國內經濟形勢和金融市場流性狀況是政策調整的主要觸發因素。」

我們認為雖然中國宏觀增長偏弱,改革預期在政府穩定市場的措施之後有調低,而貨幣政策亦只是在勉強維持,在人民幣貶值之後,部份短期資金利率有逐步上升的趨勢,這趨勢又夾雜著「政治」的不安因素,中國網絡以訛傳訛的功能又出奇高端,北京想方設法斧正視聽,但效果不佳,政策若不能及時應對,肯定會繼續打擊市場信心。

如果認真探討中國經濟,雖然現在只是增長放緩,其實是發生巨變,背後有許多複雜的因素,抛開習李的反腐引起反彈不說,光是現有大企業與富爺們失金,都只是不義利潤的回吐。所以才會產生有許多明星一夜失金,仍面不改色去渡假!說穿了,原來明星們在股市也賺的不明不白。(這和我們研究過去的台股有異曲同工之妙。)

可憐的是那些股市大媽,A股開市慘跌,失守7月救市前的指數位,個個神情凝重,除了絕望,選擇上吊不在少數。她們搞不清楚東南西北,只好直斥北京中央,「誰說救市,誰說股市穩住了,我們又一次被騙進股市套牢」,一些心灰意冷的股民直言,「這次徹底沒救了,全球都在跌,要等聯合國救市才行。」

這些似是而非的話語,正重重打擊習李體制,坊間開始有耳語,習近平在反貪腐上太過疾厲,而這些耳語正是對習李不滿者,最為欣喜聽到的。倘若找不到好的方法,如果口水淹掉了李克強總理的位置,沒有人會感到意外。

我們從海外的華人角度來關心今天的中國,也許我們是錯的,但卻認為習近平反貪腐是對的。一個健康穩定的中國,對全球經濟都有利,畢竟唱衰中國對誰都沒有好處,講句不該講的話,希望習近平了解留住李克強的重要性。

中國被視為全球股災的關鍵性因素,甚至有人認為中國經濟即將進入低速發展的階段,有人更直指是鄧小平改革開放以來前所未有的危機。主要原因是中國受到腐敗侵蝕,忽略了民眾對社會、環境和產品安全的關切;經濟累積了大量債務,產能嚴重過剩,沉迷於信貸驅動而又配置不當的投資。(我們認為外界的猜測,都只是對文化的了解有限,中國只要不凡事泛政治化,其發展不受限於人的包袱,前景將會無可限量。)

《亞太地區影響深遠》

香港在這次黑色星期一的旋風中,也未能倖免於難,恆生指數下跌5.17%,除此之外,台灣加權指數下跌6.35%,日本日經指數下跌4.61%,澳洲股市為2009年以來最大跌幅,沙特全股指數下跌6.86%,大家可以想像亞太地區股民在星期一當天,應該是哀號遍野,飽受驚嚇送醫者有之。

港股把此次不能獨善其身,歸因於美國跟著暴瀉觸發骨牌效應,而港股七連跌,24日狂瀉1100點,是二年來新低,市值單日蒸發逾一萬四千億元,市場氣氛持續轉差,恆生指數隨失守二萬點大關。

台灣鴻海郭台铭4日也無法倖免重挫,最低跌破80元整數關卡,來到77.9元,大跌8.8%,創2013年12月中旬以來20個月波段低點。換句話說郭台銘身價蒸發268億。宏基股價也跌破票面,24日以9.71元作收,創掛牌以來歷史新低,淪為雞蛋水餃股!宏基執行長陳俊聖先前不斷加碼自家股票,如今也慘遭套牢。(因應台股重挫,行政院緊急啟動「國家隊」救援機制,並射出雙箭頭,並要求四大基金投入股市「加大力道」。)

《美國終究是美國》

美國道瓊指數早於黑色星期一前,上週周五經歷2011年11月以來最大跌幅,亞股和歐股隨後輪番下跌,油價也遭遇重壓,紐約油價2009年2月以來首次跌破40美元的重要關口,全球需求低迷和供應過剩促成雙殺。美股在24日開市大幅下挫逾千點,不過其後快速止跌,神奇地收復大部份失地。(美國政府一個由政府財經巨頭組成的「跌市救大隊」(Plunge Protection Team)強力發功拖市。)

前一陣子,正當大家擔心就業和經濟衰退的當下,又遭遇股市風暴,可能會使2012年以來房市上漲太過於迅速,很可能會產生泡沫化。這只是美國正常房價,可能產生的隱憂,因為全世界許多地區房價有被高估的趨勢,所以有人把它歸於「心理因素」。但我們卻對華人聚居的社區存在更大的「危機感」因素,因為除了美國經濟之外,華人社區多了一項未來中國國內資金能否順利走出來的因素,倘若不能;對華人投資開發案立即造成重創毋庸置疑。

經過幾天動盪之後,27日全球股市大幅上揚,加上美國第二季經濟成長較原預估強勁,支撐美國股市創下2009年以來最大二日漲幅,亞洲股市28日開盤後,也延續漲勢。中國經濟與股市27日表現出穩定跡象,受中國央行「雙降」、養老金等長期資金入市等利多消息刺激,A股當日終於止跌並強勁反彈。

最近有跡象顯示,中國正持續賣出美國國債以守衛人民幣匯率,「而透過美國利率,中國也直接影響了全球市場」。過去兩周美股大跌,而美國國債作為全球頭號避險產品,理應受到資金青睞而使得收益率下滑,而事實上美債的收益率在這段期間幾乎沒有變化,因為剛好被中國抛售的動作給「抵銷」了。

《結語》

美中兩國已全面影響著全球的事務,這一切看在兩大國政府相關單位眼中,不會不清礎該在什麼候採取什麼樣的態度,而其實除了在經濟上;包括軍事與外交上的立即衝突,這兩大國都有能力扮演止血的角色,希望領導人懂得以天下蒼生為念。

比較令我們擔心的是,華人在資金上的投資運轉,尤其是華人大媽前兩年把資金轉回國內賺取利率,萬萬想不到此次人民幣貶值,又使大媽們成了被宰的羔羊,令人替她們感到惋惜。

此時此刻,如果沒有確定「正確」的投資,我們倒要奉勸華人,留住現金在你身邊,銀行利息雖低,至少你不用冒「買空賣空」之風險。

Filed under: 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by

杜彼得

紐約民主党州委員,第七社区委員,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会總幹事,皇后社区大学与紐約皇后醫院顧問,慈濟功德會委员等,從事服務工作超过二十年以上經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