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Leave a comment

但願川普從善如流 接納諫言成為明君

《不必活在心路顛簸》

紐約市長白思豪在周三到川普大廈與候任總統見面,事後對記者表示,說二人相見是「坦誠」與「尊重」的會晤,他向川普說,許多紐約市民對川普上任後的施政計劃,感到懼怕。市長在「川普高塔」門外向傳媒表示:「我嘗試向他表達,在這個城市各處社區,在不同族群之中,以至在全國,是有那麼多人對川普政府管治美國,存在這麼深切的恐懼。」

我們並不了解白市長見川普的動機,也無法明白他述說紐約市人恐懼指的是那一個族裔?反正自他上任市長以來,一些行事風格,大家已經見怪不怪。明明有學校公定假日,他卻寧可一次給穆斯林二天假日,卻推說沒有多餘的假日可以給「農曆新年」,後來還是州參議員史坦文斯基找出根本沒有在使用的公定假日,才終於勉強同意給農曆新年。(每次市長到皇后區來宣佈任何公共項目,面對絕大多數以亞裔為主的群眾,白思豪一定要求說一次拉丁語,而非華語或韓語,每次都氣的筆者半途離席抗議。)

在市長的德政下,紐約市存在至少50萬非法移民,許多人都持有市政府發出的市民卡俗稱(白痴卡),為了發卡編列巨額經費,聘用人員在各圖書館登記,也使的許多民意代表必須跟著發顛,自己登記之外還鼓勵轄區公民也去登記領卡。如果公民也去申請,那麼每個人身上將擁有許多卡,公民護照卡、駕照、保險卡、信用卡、市民卡,遇到警察盤查,都不知道該拿那張卡最能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ABC電視台報導,候任美國總統川普威脅全國任何給非法移民提供避難所的城市,將會面臨被聯邦政府扣發撥款。白思豪市長表示,如果川普嘗試要把這些非法移民遞解出境,他就會銷毀所有市民卡的資料。(拜托,市長大人,那是你花很多納稅人的錢建立的,你不能燒錢,況且川普已表示,只對有「犯罪記錄」的非法移民。)

也請白市長別把華人拖下水,因為這族群,天生具有積極能量,不論環境如何變化或困難,到了海外,哪管是刮風下雨或患上重感冒,醒過來的第一件事是,上班開工賺錢去。華人心無旁騖、勤勞專注,他們也許在生活上有很多缺點,行為模式不令人喜歡,但是自強不息、自給自足的精神,做人態度相當完整。華人不止喜歡「賺」,亦更喜歡「存」,對美國社會的貢獻,強過於其他少數族裔。

有的人有「心悸」的毛病,以為一顆藥丸便可以好起來,卻沒想到舒服無懼的感覺只維持了六個小時。這就好像一個人到了一棟高樓見友人,坐電梯時步履不穩跌跌碰碰地回家,立即吞下一顆藥丸,閉目深呼吸,覺得有點累,心情卻輕快、講話很大聲不再怕。第二天在思微中,又再次走入大樓的電梯,便突然又害怕起來,問題是,這人永遠會想不通,如果他不入大樓見友人,就大可不必害怕,只要問心無愧,又何苦咎由自取恐懼?

華人兄弟姊妹心中都很明白,奉公守法才是生存之道,躲避不等於解決問題,相反的;將面對更多問題要去解決。在未來,華人會在不同的形勢下,逼使自己發憤,保持堅毅戰鬥的精神,一定會在美國這塊土地上展露頭角。唯一要告訴美國政要的是,華人不再是可以被玩弄的對像,包括白市長在內,我們將良禽擇木而棲。

《川普因移民政策贏得大選》

祖籍德國的川普在美國總統大選中勝出,但他的家鄉,德國西南部小村莊卡爾施塔村的老家人,大多淡定不為這位「海外遊子」的當選有特別興奮。川普祖父母在這裡出生長大,村中的人口僅1200人的卡爾施塔村位於萊茵蘭普法爾茨州,地處德國著名旅遊區,「葡萄酒之路」上。(這和當年歐巴馬當選後,非洲某國大肆狂歡、大異其趣。)

我們平心而論,歐巴馬總統在施政上其實可圈可點,他和家人也都潔身自愛,但是他過於偏向少數族裔、弱勢群體、非法移民的做法,使整個美國走向左傾,也使美國社會普遍對他的「移民政策」感到厭煩,也間接使川普強化的移民政策,還有以美國強大為先的口號,得到大多數人的認同。(那天曾和友人開玩笑說:「如果美國要走向左傾,那麼來自國內的兄弟姊妹就不必移民來此,世界上沒有比中國式的社會主義走的更好。」)

川普打著驅逐有犯罪前科的非法移民和限制回教徒難民而當選美國總統,加上支持者中不乏白人民族主義者,令不少人用它做藉口,促使少數族裔和移民感到憂心。瞬間,討厭川普的美國人把加拿大的移民官網塞爆,冀望尋找另一個天堂。結果川普的墨西哥圍牆未建造,反倒是加拿大人先表示,希望加拿大政府在美加邊界築牆,把川普難民阻擋在外。(這真是天大的笑話,美國憲法保障每個人的權利,川普又豈能為所欲為?未來的美國,一定會重視基建,減少歐巴馬與白思豪式的浪漫。)

我們再來看川普的家庭,他與元配伊凡娜所生的三個小孩親切、優秀又有禮貌,而他們都曾經歷了父親的公司破產、婚姻危機。他們在過程中知道許多美國人不喜歡他們的父親,但是他們認為這是媒體的偏見,因為他們覺得擁有一位值得尊敬的父親。

這個世界能夠傾聽的人愈來愈少,大家都自以為是的在表達自己的偏見,也使得很多忠言成為逆耳,很多政客一意孤行,只有寬宏大量的人,才能深刻傾聽並觀察時勢。靜下心來,才能聽到天籟的玄奧,人言的真偽,才能領悟造物的博大和瑰麗,此刻的美國,太需要川普的努力,重整強大的經濟,我們只要守份的做好自己,支持與配合。

《被煽動的激情終究會平息》

以拉美裔為主的抗議人士,在川普當選後不斷走上街頭,深怕自己被趕出美國,他們如果去研究選票,就會發現,跟紐約一樣,雖然以民主黨為主的加州,不少他們同族裔的人和紐約的華裔一樣投票給川普。但這個趨勢和黨派沒有關係,而是大家更願意看到穩定的美國,卻不是大量的接受非法移民,使美國的社會福利在未來盪然無存。

大家比較注意的是年輕的學子,他們有的是嚮往喜來莉上大學免費的鼓舞,自川普當選以來,在全美各地爆發抗議活動,學生唱著民權歌曲,所有大城市舉行的示威抗議活動,多是由背景不同的年輕人即時發起的行動。

我們認為現在的一些行動,只要是在可控範圍,都是培養年輕人關心時事和獨立分析的習慣,是好事。也相信他們會了解這樣的示威沒有用,你必須靠自己的努力去上大學,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要好好珍習。年輕人希望好的生活方式和理想,那就要先塑立良性的政治制度、維護法律的尊嚴、不能輕易賤踏憲法的價值。

在資訊爆炸的年代,早已沒有什麼新聞與消息,足以令人感到震驚了,這一波「反川普」的活動,絕對觸動不了多少美國人的心底。人們希望的是,能夠在一個穩定的社會生活,全球大災難、各地槍擊案、意外離譜的事件,人們早已厭倦了再繼續接受恐怖襲擊的威脅,眼看著政府束手無策,大家心有淒淒焉。因此任何政治考量的牽引情緒,識趣的人已不再會激動。

《歐巴馬總統提前見川普》

雖然在選前因分屬不同陣營,競選時也彼此攻訐甚烈,選後歐巴馬總統10日緊急約見川普,他們在白宮,首次會面後並一起公開露面。我們看到二人暫將競選期間的嚴重分歧抛開一邊,川普表示非常尊敬歐巴馬,並說樂意耹聽歐巴馬的建議;而歐巴馬也表示將力盡所能,確保權力的順利交接。(美國式的民主風範,再次展現在世人面前,川普也實該感恩歐巴馬總統,沒有他就不會有川普。)

當然有熟悉美國政治歷史的人,總希望歐巴馬與川普的見面,能使對外政策上蕭規曹隨,像過去艾森豪爾當選後,繼承了杜魯門的冷戰戰略架構,歐巴馬當選後,採納了小布希的反恐架構。但是依我們看,歐巴馬的政策絕大多數會被川普逆轉,特別是移民政策,唯有對介入敍利亞內戰與中東局勢,兩人都可能採取「戒慎」的態度。

11月川普團隊把領導接班過度的新澤西州長克里斯蒂換成候任副總統彭斯擔任,川普也說明,他有意借助彭斯在華盛頓的經驗及人脈,幫助推動整個權力的交接程序。不過立即有政治觀察家認為,川普在見參眾兩院共和黨領導人之後,才因而受到壓力而撤換人選。更有坊間傳聞,共和黨人預防川普的隨性,本就想架空他。的確在某些重要職位上的任命,川普都要看參眾兩院的臉色不假。

川普是一個相當成功且經歷起死回升的商人,以他把家裡裝飾的金壁輝煌,且不拿總統工資的承諾,共和黨要架空川普是在妄想。川普可以過舒適的日子,白宮總統官邸與大衛營渡假村都不能與川普家園相比,我們相信川普必定是想在美國近代史上留名,無慾則剛,想架空他的人都有競選連任的壓力,且共和、民主兩黨議員,未來也可能全力支持川普的某些決定。如果連日本首相安倍都願提前到紐約晉見川普,共和黨諸君有什麼能力架空他?(美國人失落太久了,見到安倍到紐約金光閃閃豪宅與川普見面,那股氣勢相信美國人心中都與有榮焉。)

《總統未來顧問(Stephen Kevin “Steve” Bannon》

(Bannon)1953年出生在維吉妮亞州,是來自愛爾蘭裔天主教工人家庭,他和另類右派(Alt-right)思潮有著緊密關係,他曾服役於美軍,且曾在高盛企業任職。服役期間曾在海軍太平洋艦隊服務,也擔任過五角大廈海軍行動處首長特別助理。他也與夥伴創辦了政府問責組織(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Institute)對柯林頓夫婦的財務窮追猛打。

他所創立的新聞網站(Breitbart),在今年5月28日主編室轉載洛杉磯時報5月27日的「與支持川普的華裔美國人見面」一文,標題「川普的領導權威獲得美國華人共鳴」。撰文中,特別有自稱「真正愛國者」的網民稱,「很好奇為什麼黑人不像華人、日本人或其他亞洲人那樣成功?嗯,從來看不到他們在暴動、抗議、搶劫、肆虐、強暴、暴力攻擊、殺人或其他混亂的新聞中出現,他們有家庭、知道要工作與守法等…..」。

這個人在未來,將在候任總統川普的心目中,具有一定的影響力,他非官僚、也不是無恥的政客,但絕對會是一個堅守自己理想的人,值得華人加以關注。

《結語》

華人在未來的美國,不會是被排斥的少數族裔,也永遠不會是。我們不必因川普的當選,而尋求加入共和黨,因為那不會對你的事業有任何幫助,就算你要從政,在民主黨的州,你也不會有更佳的機會。因此;做一個有文化底蘊的華人,將使你立於不敗之地,信守「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來世果、今生做者是」就可以平安、順利。

Filed under: 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by

杜彼得

紐約民主党州委員,第七社区委員,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会總幹事,皇后社区大学与紐約皇后醫院顧問,慈濟功德會委员等,從事服務工作超过二十年以上經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