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Leave a comment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 不違心則道法自然

《美國國慶日談誓言》

前二天好友黃兄忽然提醒,希望我們能打開心內的門窗去傾聽了解自由主義的想法,也許就會對他們一些激進的主張釋懷。很坦誠的表示,2016年總統大選時,受到小女的影響,我們不只是開了一扇大門,還在紐約民主黨的初選撰文支持了(Bernie Sanders),原因是2015年(Kari)帶著芝加哥大學團隊在聖誕節到白宮給歐巴馬夫婦做了無打擊樂器的演唱,對總統夫婦的待人親切讚不絕口,2016年Bernie到芝加哥競選時,又從芝加哥大學找了幾位同學到電視中對談(Kari)也是其中之一。(到現在,女兒和女婿還成了AOC的粉絲。)

我們也虔誠的告訴老友,當年選擇離開台灣,我們沒有一個人是為了想過好日子而出國,都是為了享有真正的民主、自由、公平正義、人權,因為我們很清楚,做為人必須活的有「尊嚴」。但是我們都理解先有義務才能享有權利的道理,到了美國是真正的自由了,感覺靈魂不再受束縛,在生活上落難時,雖然沒有人會伸出援手,你得先讓自己能生存,更體會「自由」是要有代價的,也深深在過程中觸碰到它的真諦。(因此,時下這些自由派的極端主張,使大家感受到過度的自由,反而失去了自由。)

7月4日是美國獨立日,(Gallup)民意測驗中心最新數據顯示,只有70%成年國民對國家引以為傲,比例是2001年首次調查以來的最低,「極端」自豪感更跌到45%,是連續第二年比例不足一半。91%受訪者選擇感到驕傲的是科學成就,其他依次為軍事能力、文化與藝術、經濟成就、運動成就、種族與宗教多元、醫療及福利制度、政治制度則以32%敬陪末座。(對於一個超過半生在美國的人而言,我們不可能不落葉生根,也不可能對這片土地的左傾現象視若無睹,尤其是紐約連亞裔都被他們牽連,年輕人和政客一樣可以浪漫,我們卻必須顧全大局。)

「誠者天之道也,誠之者,人之道也」,人至少要發揚德性,又如何能一昩的循私要求,進而嘩衆取竉、罔顧倫常?參與政治多年,我們很理解自己對社區與族裔的一種責任,如果跟這些瘋狂者一起共舞,將會使亞裔失去更多。華人文化中講究的是天理,雖然人是一個自然存在的個體,但沒有人可以離開天而存在,故古人講求「天人合一」。最讓我們無法適應的是,在風雨飄搖的國際情勢中,這些極端的自由主義者,竟能把美墨邊境的困境,用「人權」來責難自己的政府,完全不考慮別人的感受。

俄羅斯的總統普京,我們一直以來對他有不小的偏見,然而最近他在日本接受「金融時報」訪問的一段談話,引起我們很大的注意。他說:「德國總理默克爾在難民問題上犯了大錯,正是因為對中東難民採取自由主義政策,才讓數十萬難民於2015年蜂擁進入德國尋求庇護。難民們可以肆無忌憚地殺人、搶劫、強姦,因為他們做為難民的權利必須得到保護,這到底是什麼樣的權利?」他又表示,自由主義的觀點已經過時了,它損害了大多數公民的利益。

最近,我們常提醒有人別忘了,在成為公民時對上帝的諾言,以及美國邊境大蓬車難民對整體社會的危害,也用這個理由稍為使女兒他們開始改變了一些想法。告訴小孩們,人這一生「貴在忠誠」,首先就要忠於自己的良知良能,也因此有些朋友到現在不入籍只持有「綠卡」,我們相當的不以為然,原因是他們惦記著國內原單位的福利,我們就非常反對。不入籍成為公民投票,整天在微信群「胡言亂語」攪亂一池春水,只為了惦記國內的「民脂民膏」,從人格上就有缺陷,你又如何坦蕩蕩在人群裡大談「政治」?

紐約的情勢不比加州好,唯一不同的是,紐約人不到二年就會用手中的選票來改變現狀,加州的情況卻不容樂觀。對於紐約的華人而言,現在面臨比加州更難的處境,李孟賢至少還當過舊金山的市長,加州任何事不會沖著華人,而紐約的SHSAT竟直逼華人。我們可以放棄個人的思考,卻不容我們放棄華人該有的「尊嚴」。

華人融入主流社會的速度之快,比一般人想像的強,獨立日一大早進辦公室,由於街道上來往的車輛與行人減少,顯得異常的沉靜,沒有了平日的噪音,竟使人有空谷幽蘭之感。友人打電話問:「可願到寒舍烤肉應景?」,難得寧靜抱著吉他自彈自唱的「無病呻吟」,馬上很客氣的回答說:「今天醫生交待不能吃肉只吃魚,晚上在家烤文筆,撰本周之文章,感恩了!」(想想能彈著樂器開懷吟唱一個小時,雖有「顧音自憐」的感覺卻夠陶醉,倒也省錢、省電、更省心。)

《川普參加G20後大豐收》

總統川普避開向伊朗開戰,被我們形容為「國家一級演員」,到了日本參加G20時,他表演的更淋漓盡緻。首先是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歷時80分鐘的會晤,這是美中貿易戰5月初談判失利以後的首次。以過去的經驗告訴我們,每次美中碰觸到核心問題時,「元首外交」都能扮演即時雨,果不其然新華社在事後報導中表示,兩國元首同意在平等和相互尊重基礎上重啟經貿磋商,美方不再對中國產品加徵新的關稅。

川普也在隨後的記者會上說,他與習近平舉行了一場「比預期還要好的會議,美方現階段不會取消已實施的關稅,也不會對額外的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關稅,同時,中方將在短期內購買大量美國食品及農產品。川普也形容美中關係回到正軌,能否達成協議,就看接下來的發展,北京的「環球時報也形容是一個突破,但希望美國能夠遵守承諾,謂這才是關鍵。」(坦白說,美中內部都各自有壓力,破局都非川習之所願,考驗著各自的「國運」。)

總統川普在28日下午和俄羅斯總統普京的見面就更戲劇化了,持續近一個半小時,有一名記者問川普,是否會告訴普京不要干預2020美國的總統大選?川普笑著轉頭對普京說:「請不要干預美國選舉。」普京只是面對面保持微笑。坐在電視機前看到這個畫面,我們忽然覺得自己像個白痴,正襟危坐的在觀看著「肥皂劇」。普京透過助理也正式發出邀請川普,出席明年5月9日在莫斯科舉行的偉大衛國戰爭勝利75周年慶典。

川普也表示與普京的關係「非常非常好」,這對兩國關係將產生許多積極的影響,普京也用英文回應說:「謝謝你,總統先生。」川普又說:「我們有很多事情需要討論,包括貿易問題、削減武器問題,或許還會從積極的角度討論保護主義的問題,我們的關係非常非常好,期待一起度過美好的時光。」(我們察覺到,自從「通俄門」的調查結束後,川普毫不避諱與普京的互動。但沒有人發現,前二天俄國間諜潛艇爆炸,美俄兩國高層相當緊張,美俄的關係頗耐人尋味。)

結束了G20峰會,川普踏上韓國訪問二天之旅,6月29日川普突然在Twitter上提議,訪問韓國期間要與金正恩在非軍事區「握手問好」。朝鮮方面一開始表示,對「川金會」毫無所悉,也未接到正式公函,6月30日下午,川普抵達非軍事區,在韓國總統文在寅的陪同下參觀了哨所等設施。川普並到位於板門店警備區,當年簽署停戰協定的藍色小屋停留片刻。

大戲登場,川普忽然單獨走到軍事分界前線,金正恩迎面而來,兩人在軍事分界線前駐足,並握手交談。川普問:「你願意讓我跨過這條線嗎?」,金正恩立即回應這是我的光榮,並做出邀請手勢,川普抬腿跨過水泥墩,歷史性的越過軍事分界線,進入朝鮮境內。金正恩立即表示:「這是歷史性的一刻,他成為首位訪問我國的現任美國總統,這代表他願抛開所有令人遺憾的過去,開啟新的未來。」

如此跨越歷史性的壯舉,請問有誰會相信是川普總統在6月29日即興發Twitter,一天之內美朝韓三方就完成作業,6月30日就一切水到渠成。我們可沒忘記,2017年川普與金正恩隔空叫駡的鬧劇,最讓人笑炸的是,為了演活了這場戲,竟出現了白宫幕僚人員與朝鮮安全人員的衝突,還有人員受傷的場景,來加強效果。反正,若是國家一級演員的自導自演,那不拍電影當導演太可惜了。不過從另一方面來細想,這個佈局的戲劇化,有它安全上的考量。(有人說川普在G20向中朝示軟,我們只想提醒伊朗要小心了,可能會被美國修理。)

《民主黨的總統提名初選辯論》

面對2020年挑戰川普總統的民主黨人而言,首場的辯論至關重要,如何讓全國人民來認識你,是打開知名度的最佳契機,也因為是初次,所以未見火花四濺,彼此都有禮地攻訐,主要話題圍繞在要多向左派傾斜,如何面對經濟不平等和移民問題。我們注意到了加州參議員(Kamala Harris)和(Elizabeth Warren)的支持度大幅上升,雖然(Joo Biden)人氣已明顯下滑,以目前的民調顯示,他以22%仍居榜首,其次為(Kamala)的17%,(Warren)的15%及(Bernie Sanders)的14%,其他人均連5%也不足。

他們的共同敵人是川普總統,不過誰能打敗川普?使他們陷入嚴重的分裂,大致上可分成兩派,一派是要求劇烈的改革,包括推行全民健保、為大學免除學貸、寬赦性的移民政策、以及對富人徵收更高稅的自由主義。另一派代表的是溫和派,傾向通過實用主義來解決問題,他們也可能會得到中間選民的支持。(我們注意到民主黨爭取提名人辯論中,最大年齡差距竟達40歲,政見上出現非常明顯的代溝,另一個突出是Bennie 和Joe Biden兩人都比川普年長,主張卻是兩個極端。)

民主黨候選人在初選中激烈的尋求非裔選民的支持,甚至比2008年、2016年有過之而無不及。據我們了解,非裔選票佔民主黨的20%,過去一直是民主黨人最重視的,這也間接給加州的(Kamala Harris)造成利多的因素,因她曾就讀華盛頓的非裔傳統大學(霍華德大學)。雖然她現在的民調不是第一,但她的支持者認為,當年沒有人看好歐巴馬,且喜來莉有充足的競選資金,但最終逆轉勝,把喜萊莉打敗。

民主黨人要提防「好大喜功」,當2日有人率先表示,商務部長(Wilbur Ross)尊重聯邦最高法院裁決,人口普查問卷「沒有公民身份問題」,印刷廠已開始印製材料。民主黨人有幾位領袖,立刻發表聲明表示勝利,並召開記者招待會。川普總統從G20回來後,立刻矢言不會放棄,與廠商繼續印製的問卷,並不相互衝突,又或者希望能找到兩全其美的辦法。紐約州檢察總長(Letitia James)立刻表示:「又是一天,又是另一次製造混亂和混淆」。(我們想提醒大家的是,一半以上美國人是贊成詢問是不是公民的,現在川普有可能加印附件詢問公民的問題。)

《黎明》

7月3日選舉局正式清點了3552張缺席選票和2816張有效的宣誓選票,結果區長(Meliada Katz)最終以總票數34898票,領先(Caban)總票數34878票,僅以些微的比數,可能逆轉勝成為皇后區DA民主黨的候選人。選舉局將根據規定,當獲勝率低於0.5%時,將採用人工的方式重新計票,以確保選舉公正公平。不出所料的選舉局公佈前,已不斷的傳出,Caban對皇后區民主黨黨機器能操控選舉局的控訴與質疑。(最新的資料顯示,Katz比Caban多16票,選舉局將於下週二重新計票,才會正式公佈結果。)

我們認為民主黨皇后區黨部若能操控選票,去年20年的老牌國會議員,又是皇后區的黨部主席的(Joe Crowey)就不會被瘋子女議員AOC從明日之星給拉下來,現在的衆議長也可能早已不是佩洛希。更重要的是,一個背後能操控的選票,再笨的人也不會只做到20票,漂亮的做到讓它超過1%以上,不就翻盤成功,何必像現在留個尾巴,讓大家戰戰兢兢的從黎明還要再等到曙光才能放下。

美國人家境比較好的,每年都會在6月底離鄉避暑,因此像我們第七社區委員會,7、8月休會一直到9月份才會恢復例會,這也是為什麼過去的初選,會選在9月的主要原因。今年DA的初選訂在6月25日就會造成投票率降低,加上當天一大早雷雨交加的天氣,不過一些對社會比較有責任感的人,都會選擇在出行前投「缺席選票」,我們必須強調這些人,一般都比較理性。(理性的公民,應該不會把票投給Caban,而這也是初選夜,Melinda Katz不承認敗選的原因。)

Caban的得票率之高令人震驚,西語裔票不畏天氣的傾巢而出精神令人敬佩,以投票率不到一成的初選而言,華人的選票都可能扭轉成為關鍵,而這也是我們要鼓勵大家加入民主黨的理由,因為只有民主黨的初選,尤其是皇后區,華人的選票才會受到重視。倘若擴大到全市民主黨的初選,那就要提高到亞裔的層級了,而我們很少看到共和黨在紐約舉行初選。

Filed under: 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by

杜彼得

紐約民主党州委員,第七社区委員,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会總幹事,皇后社区大学与紐約皇后醫院顧問,慈濟功德會委员等,從事服務工作超过二十年以上經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