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Leave a comment

世事豈能盡如人意 但求無愧於心

《不談也罷》

美國的學生尤其是高中生,通常學校老師在每四年的總統大選,都會在必要時請學生觀看,特別是在初選完成後,兩黨參選人一對一的辯論時。一方面是增廣見聞,再者也是對國家未來方向的認識,進而培養自己建立公民的責任,但會不會在課堂上討論?一般而言是因老師而定,基本上學校當局,可能不會鼓勵,以免被人冠上政治傾向性的色彩。

我們敢肯定的是,今年總統大選的辯論第二場,家長一定會請未成年的子女去做功課,不用在看下去了,因為內容太勁爆,兩位候選人的言語太粗俗不堪,怕對子女造成不良之影響,污染了健康的人格,乃至對明天的美國失去了「信心」。

昨天走在路上,有位華人問我:「杜先生你認為誰當選會對中國比較好?」我非常誠懇的回答了他。不論誰當選對中國都不會太好,也絕對不可能太壞,美中兩大國都沒有太好或太壞的條件,因為這場戲,按照戲碼恐怕仍要上演忽冷忽熱10年以上。做為美國公民,我們投票的考量,必須是考慮對自己與子女的影響,再從社區與族裔的榮辱去考量,在海外;我們第一優先考慮的是立足且能站穩腳步。

人就這麼一輩子,匆匆忙忙地來到美國,都是抱著奮鬥目標而來,我們拼摶的是事業與前程,行有餘力關心母國是一份情懷,有誰能告訴我,來美國是為了美中關係或促使美國更愛中國而來?(同樣的內容也包括兩岸三地)我們換一個角度想一想,如果美國被唱衰了,這是我們移民美國的「夢想」嗎?

我們想鼓勵大家的是,記得投票吧,不論你投給誰或是誰當選?未來所有美國人的代價都夠大,尤其是現在美國千瘡百孔的現狀。只有一點是確定的,任何的大環境改變,對華人聚居的社區都影響不大,我們已形成了自己的一套生存模式,在經濟上的運作,除了開發商會受到熱錢進出美中的影響,沒有任何值得我們擔心的項目。

從出生到死亡,由於人類是群體而居,完全離不開「政治」的因素,成長時期的教育,離不開所有考試的制度,踏進社會工作,到結婚生兒育女,每一個環節都涉及政府政策、意識型態、甚至於路線的取向,連入土為安都還要被牽涉到法律的約束,那麼你說我們那一項不受政治的箝制?

那何不讓自己簡單點,我們又不玩政治,想要競選有當官的野心,不得不滿嘴跑馬去虛張聲勢,安份守己的做好自己的生意與工作,當一天和尚敲一天鐘,既然入籍了就盡本份「投票」。華人參政、地方選舉在物質上,有能力就略表心意,至於美國總統大選,個人的原則是,要錢沒有,要選票一張,不必用錢來買,自己判斷去投票,它是代表你的靈魂。

《華人善終基金會》

(全福殯儀館):90年代,因為緣份加入了「慈濟」的行列,身為委員和一群師兄姊共植福田、共渡慈航,每個星期一奉獻一天當「志工」在會所值班,面對社區大眾,希望能盡點棉薄「聞聲救苦」。當年隨著兩岸三地的移民增加,同時也帶來繁複的社會問題,自己才真正體會許多的生老病死,且了解走入生命終點並非年長人的權力,而是任何年紀,無論你從事什麼行業,「死神」眷顧你的時候,誰也無法挽回。

由於地緣關係,當「全福殯儀館」在法拉盛誔生後,從慈濟會所走過去不到三分鐘,對於常常參與助唸「往生」的人而言,能使往生者安祥的離開,最後再於靈前躹躬悼念,就給予很多的方便。從做中學,我們深深體會,當一個人即將揮別這個塵世事時,眼神中的無助與不捨,親人的悲傷都是自然,非親人的關懷,更能使其釋放不捨,由「溫馨」取代,那麼活著的人又何苦吝嗇。

常到全福參加喪禮,而且不分宗教儀式,都能配合主家的信仰,記得有一回參加「耶和華見證人」的儀式,另有一次是參加以「天道」的儀式,事後都有記者問道,做為佛教慈濟功德會的委員,可有任何感覺不適?我們毫不遲疑的回答:面對暗角的眾生又在海外,既是有緣,我們感恩能有這個「福分」,以往生者的宗教,送他最後一程,只求能回向使其好走。

記得有一次,我曾私下問「全福」的工作服務兄弟,你們整天與「往生者」為伍,天地皆有靈,可曾碰到任何不知名的「困擾」?他斬釘斷鐵的回答:「從事殯葬業多年,如果說對六度空間的事沒有體會,那絕對是騙人的,但是我們是在幫助死者完成一個肉體的安葬,就算他對塵世有再多的怨恨,至少不會算在我們頭上,所以我們都很平安。」(這一席話,給我的啟示太大,寫這一段,不是幫全福做廣告,而是廿多年來,不知在此地送走多少人。包括自己家人的喪禮上,我從不和他們講價,反而是感激他們的幫忙,減低個人心中的傷痛。)

(生前契約):我們曾經在93年目睹一位老先生(時年已65歲) 獨自照顧早已失聰的老母親 (大概是90歲左右),因為長期失工,使他只能打零工來過日子,家境相當的貧困,卻不願享用政府的福利,因為慈濟有免費義診醫療車每週二天服務社區,他帶母親前來看病。(我們曾要求老先生也接受身體檢查被其拒絕,並謂他身體硬朗,但是我們擔心,萬一他健康有恙,他老母親怎麼辦?)

太多堅強的華人同胞,生活在我們社會的每個角落,我們無法解釋他們的固執近乎無知,是受到文化的影響?還是本身「不想麻煩人」的個性特質?但我們很清楚,他們需要來自同胞更多的關愛並施予援手,雖然我們無法揣測,他們是如何移民到美國,為什麼會淪落到這個處境。(90年代的華人,都羞於拿政府補助,他們善良又固執的令人心酸,甚至認為被救濟是恥辱,我非常敬佩他們的不貪,卻對他們的鄉愿感到無奈。)

印象最深的是,家中有人因意外而喪生,家境貧寒無法負擔喪葬費用,我們大家湊錢助其完成後事,可是往往只能湊到基本,談不上能按照不幸者本身的意願,去做到較合適的善後。在理解和善後的過程中,根本沒能著意人和物在情境中的個別意志,隱晦的按照現實的空間去做,呈現太多的困惑,留下遺憾的思緒。

五年多前,陳麥潔明女士在中文電視開播「善終基金會」的節目,個人是第二個應其邀請上節目談「生前契約」,雖然當時對該契約的含意了解不多,卻因在慈濟的那些年的體會,加上眼見華人移民的快速增長,2000年後的社區型態已不可與90年代同日而語,就毅然決然的和她在節目中侃侃而談。

這些年華人經貿發展迅速,加上移民人口的增加,決定了市場的龐大,造就了不少富裕的華人。只可惜我們看到了,大家把文化的錯誤理解,所謂「財不露白」,使得人只有吞噬、不肯回吐,凡事只要著數,半點不肯蝕底。不知是他們成長的過程,還是其他原因,即使有機會「拔一毛以利天下」,而我們聽到的是「善門不可開,否則沒完沒了」。

以美國現在的社會福利,生活在美國的人,再窮困遇到老與病,不會沒有機構對你施予援手,唯獨對於人死後的喪事,倘若沒有親友可以照料,我們的認知是,政府在這方面並無太多明確的福利政策。「自助而後人助」從長遠之計而言,那就是若有一個機構能出來協助,至少在事情突然發生後,即時出手來處理,那也許會減少一些淒涼的故事,經由媒體報導,令人感到心痛。

上週再次與陳麥潔明在中文電視錄「生前契約」的訪談節目,感受和以前大為不同,種種的意外與事故,都說明了「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華人新移民離鄉背井在美國,真有個什麼事,身後事就需要「善終基金會」能協助與伸出援手。她也提到80年代末,曾有一個兒子照顧一個行動不便的老母親,不幸兒子有心肌梗塞的毛病突然往生於家中,連累母親也在乏人照料下餓死在床榻,後來鄉友幫忙善後,結果才發現母子在銀行有60多萬美金的存款,因沒有任何遺囑,最後由州政府接收。

如果這對母子不避諱,能用法律許可的方式,做個生前契約什麼的,不僅是善後可以按照自己所想的方式,可能健康的老母親也不致於和兒子一起同往「西方極樂」世界,對整個社會而言,將減少一件令人唏噓的悲劇洗禮。(Nick Cave and the Bad Seeds),每次精心雕琢的作品,令人欣賞的已不是單純的音樂性,還有當中那獨特的,抽絲剝繭的黑暗美學,要麼懾人心神,要麼教人敬而遠之。

《人心不古》

認真的回顧華人世界這些年,從種種不同的事件中,我們深深的體會,雖然華人有不少遭詬病的地方,但從人性而言,在愛心的表現上,仍然是可圈可點,且不只是在母國 (兩岸三地都有)有災難時,慷慨的施予援手,社區有個別不幸事件時,總有人會抛磚引玉。最令人贊嘆的是對梁彼得案件,同胞們踴躍的捐款助其打官司一臂之力。(難能可貴的是,愈是窮的人,反而更捨得。)

不可否認的是,華人的勤儉持家,使我們的社會資源比較優渥,但這也激發出人性「貪妄」的劣根性,不少人都在選擇利用公器,賺取大眾的愛心,反正能得到援助,不拿白不拿,久而久之,會使群眾產生反感,愛心會因而冷卻下來。

陳麥潔明在處理善終的過程中,也面臨相同的問題,有些人在父母往生後,不惜裝窮來享受社會的資源,且對品質與方式還有自己的看法,她曾在被逼無奈之下,就直接了當的告訴不肖的子女說:「我調查過你們的經濟條件,現在可以按照你的要求做,但是不能全部叫我用基金會來做,你們做子女的必須承擔50%的費用。」(結果據說此事就不了了之,她說是他們可能找別家殯儀館去了,但是我卻寧可往好的去解釋,認為陳女士激發了他們的良心,所以打消使用社會資源的貪念。)

我們真的很希望華人同胞都能珍惜社會架構性的資源,真正有需要的時候善用它,不可存在任何「反正無據可查」的心理,因為當你濫用它一次,都會使「善心」的概念受到挫折,不僅僅是阻斷菩提心,也使得真正有悲悽的人,失去受到照顧的機率。如果你相信因果,天知、地知、你知,這種喪心的舉動,來生你會窮盡一生來償還。

《結語》

我們不只一次在撰文中提到,歐巴馬總統這8年,激發了許多美國潛在的社會問題,可惜的是;激發出來之後不是改善,而是產生更嚴重的對立。我們並不反對總統也好、市長也罷,不斷的強調所謂的公平正義,或者向少數族裔與低收入階層傾斜照顧,至少要有配套的教育他們向上,而不是使他們認為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甚至轉而成為巧取豪奪。

華人不論投票給誰,都一定要出來投票,盡公民的義務與責任。千萬不要抱著你投票給誰,他或她會成為美國的救世主,否則明年你將會相當的「失望」。因此,你可以堅定的支持你自己想投的人,卻大可不必去攻擊你不支持的人,因為候選人當不當總統都不會知道或記得你叫什麼名字,那你又何苦因支持的人不同,而與你的同胞傷了和氣?

Filed under: 存仁專欄, 華人社區

by

杜彼得

紐約民主党州委員,第七社区委員,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会總幹事,皇后社区大学与紐約皇后醫院顧問,慈濟功德會委员等,從事服務工作超过二十年以上經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