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 藝術文化
Leave a comment

我體會到了幸福的滋味 -如昌的禪修故事

4607_201105201028471ptMK

▲曾經病痛纏身
從我記事起,氣管炎就一直伴隨著我。為此,我在夜晚常常咳得躺不下,只能坐在那裡受折磨。束手無策的母親不得不整夜陪在身邊,全家人也被我吵得不能入睡。
為了治好我的病,父母什麼偏方都試過;母親早上4點鐘就去外面採集露水,煮開後給我喝;她甚至試過把雞蛋塞到癩蛤蟆嘴裡,悶在罐子裡醃製一週,再把飽吸癩蛤蟆毒素的雞蛋,煮熟了給我吃,說是以毒攻毒;我曾經眼睜睜地看著又長又粗的鋼針紮在我左手的虎口處,鮮血隨之汩汩流出來,據說這是在給我放血治療……
從初中開始,我就有胃病,稍微一餓就得馬上吃東西,否則胃就痛得厲害,越餓越痛,越痛就越不敢吃。酸辣生冷的東西根本不敢沾邊。
我還有嚴重的過敏症,一有花粉、粉塵和香水味道等,我都會過敏得受不了……
為了治病,我不知吃了多少藥,受了多少苦,但都沒有太大效果。
十多年前,一個偶然的機會,我來到了紐約這個陌生的地方。
隻身在海外打拼,過度的緊張勞累,長時間心情煩悶,思念故鄉、親人,再加上病痛的折磨……那段時間,我常常覺得這個世界是那樣的灰暗,生活沒有意思,好像沒有任何東西能夠打動我,沒有任何東西讓我開心。頭髮也在無意中慢慢脫落,頭頂越來越“光亮”。
11年前我又遭遇了一次車禍,讓我的身體、心情如雪上加霜。我的腰部因車禍受傷沒能治癒,此後經常酸痛難捱……
當時,我經常嘆息,這無奈的人生,什麼時候是個盡頭啊!
▲初嘗禪修效果
偶然中,我在1240電台收聽到《袈裟》,越聽越覺得好聽。接著,我開始跟著收音機裡伴隨著音樂的提示和導引做了一些動作、練習。非常奇特的是,練了沒幾天,我就覺得不再有渾身疲憊的感覺,整個人充滿了活力,工作起來也很有精神。後來我才知道,當時收音機裏播放的,我跟著做的,是菩提禪修的大光明修持法。
2011年12月8日,我第一次走進紐約菩提禪堂,見到熱情的老師和同修們,頓時有了回家的感覺,心裡暖洋洋的。
在禪堂見到那麼多燦爛的笑容,聽他們分享菩提禪修後的改善和收獲,都讓我既感動又有信心。
此後,每到週四休息的時候,哪怕是刮風下雨,我都一定去禪堂禪修充電,從未間斷,禪堂成了我工作之外必去的地方。
今年春節前的一個晚上,家裡的燈泡壞了,我把兩張凳子疊起來,站在上面想換燈泡,不曾想,凳子忽然翻倒,我從高處向後仰翻,重重摔到地上。當時我全身疼痛難忍,怎麼也爬不起來。房東在隔壁聽到聲響,趕緊過來敲門,可我不僅爬不起來,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當時我想:“完了,我都50多歲的人了,腰又有舊傷,這下肯定癱瘓了!”
時間一分一分流逝,我痛得渾身是汗,卻依然無法動彈……我突然想起了金菩提禪師,我說:“師父啊,救救我吧!”
說來奇怪,一想到禪師,我的身體就可以慢慢動彈了,雖然仍然疼痛劇烈,但我可以站起來了。
更不可思議的是,我當時也不知哪來的力量,支撐了半小時,堅持做了一遍大光明。
因為我的腰仍然在痛,我怕自己晚上睡不了覺,特地把《袈裟》書放在枕頭下。——聽很多師兄姐講,在最需要的時候,《袈裟》書能夠幫到我們。那一晚,我居然一覺到天明。
第二天早上醒來,我發現自己的腰動不了了。因為前一天的遭遇,我並沒有害怕,而是開始誠心地祈請師父加持。接下來,我忍著痛坐起來,練了一遍清淨觀想法,然後慢慢能夠動彈了。我又活動了一下,沒想到居然沒事了。也沒有影響我趕去上班。
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難,就這樣化解了!
多年的舊傷腰疾,讓我在禪坐時總不能安心。特別是剛開始的時候,我每靜坐一會兒就覺得腰酸背痛。
一次共修時,禪堂老師伴著上師的能量音樂,為我們調理身體,當時我感到後背好像有電流通過,非常灼熱,此後腰部輕鬆舒服了許多,疼痛大大改善。此後,我可以比較長時間地輕鬆禪坐了。
更不可思議的是,禪修後,我原來光禿的頭頂,竟然長出了新的毛髮!
▲如今輕鬆自在
禪修後,我不但身體充滿了活力,心情快樂自在,連身上的磁場也明顯改善——我和同事間的關係更融洽,就連我們老闆養的那只貓也被我“吸引”了。它原來一看到我就被嚇得“跐溜”一下跑掉。在我禪修後,它見到我也不跑了,有時還會趴在我的座位上打盹。
禪修有這麼好的效果!這讓我決定參加在2012年4月份舉辦地菩提禪修二級提高班。因為請不了假,為了參加課程,我乾脆把工作辭掉了。但課後不久,我就找到了一份更好地工作,這是後話了。
上課的第三天,我開始辟穀,不吃也不餓,精神飽滿,每天感覺輕鬆快樂,渾身輕飄飄的。短短的11天時間裏,我就學會了給人診病和調理,診病的準確率還挺高的;我給朋友調理後,對方也說輕鬆舒服了。禪師教給我們的妙方,實在是既神奇又簡單!
現在,我的氣管炎已經連根拔除,胃病也消失得無影無蹤,我甚至還破例吃了幾十年都沒敢動過的豆腐乳,但不管吃什麼東西,都沒有問題;無論遇到怎樣的環境,我身上都沒有了任何過敏的反應;還有,現在我可以輕鬆地禪坐1個半小時了。
更有意思的是,我右腮部位長了3、4個比黃豆粒還大的瘤子,手按上去感覺很痛。這幾個瘤子已經長了30多年了,近年來有增大的趨勢,讓我的左右腮不對稱了。近日我無意間摸去,咦,瘤子不知什麼時候沒有了,用力按壓也不痛了。
師父教給我們的妙法,實在是既神奇又簡單,我在短短的時間裡,就能給人診病治病,準確率還挺高的,給朋友調理的時我現在好像換了一個人一樣,精神煥發,幾乎沒有困、沒有累的時候,心情平靜得像一湖秋水。說句老實話,活了這麼多年,我現在才體會到,什麼是真正的幸福快樂。
如希望閱讀到《禪修與健康》雜誌,或直接獲得免費的禪修體驗和益處,請聯繫紐約菩提禪修中心(藥師禪院),電話:718-886-1122。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